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农门商女发家日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樊癞子的本事

农门商女发家日常 我瘦瘦瘦 2168 2019.03.15 12:11

  家里要断粮了,这瞌睡就来枕头,确实是要走狗屎运了!

  那樊梨花是什么人啊?

  那可是樊勇家养着的娇娇女,每一天都有八分钱的零花钱的,即便那是还在读书的时候,但女孩子花不了多少钱,想来这些年她也能存不少。

  樊梨花唯一的哥哥樊刚宝之前还是部队的连长,这都当连长了,每月工资七八块是走不了的,又娶了人莆县那边一校长的独生女徐敏,那个年代当校长的人,谁没点家底?

  徐敏嫁进樊家好些年了,连孩子都给樊家生了三个,想来老徐家的老底现在都能在她的手上,她是樊家的儿媳妇,以樊勇夫妻宠爱那梨花的份上,都分家单过了,是徐敏的还不得有梨花的一份?!

  这樊梨花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有家里对她好的,也有外头对她好的。

  在这村子里,樊富贵一家就算是头一份。

  这些年樊富贵家可没少精养这个干闺女,明面上的,光糖票布票就花费不少,这私底下的,到底是在家里分了出来,钱粮什么可不就得给劲的补足吗?!

  这个受尽上天宠爱的娇娇女梨花还是个有文化的人。

  有文化的人脸皮可没他们这些没文化的厚。

  家里没粮了,儿子被打了,而且还是被村子里的娇娇女梨花给打的!

  他们上门要梨花负责,梨花脸皮没他们厚,还不是要什么给什么!

  樊江江可是樊癞子夫妻将来要养老的儿子,这唯一的儿子被打得不中用了,他们要对家负责不也是常理所在么?!

  当时想通这些关窍,樊癞子和婆娘高兴得哟~

  立马就想着上梨花家找碴,但婆娘怎么说啊?

  樊癞子的婆娘就道,“你个二愣子傻是不是?这都是饭点的时间,咱们现在过去闹,咱儿子可不是要饿肚子?”

  “那你说怎么办?”樊癞子摩拳擦掌,要不是婆娘使劲的拉着自己,他两脚就像踩着那哪吒的风火轮一样,胡溜一下就到梨花家了。

  樊癞子的婆娘就道,“梨花脸皮可没咱们厚。儿子小,她欺负了咱儿子,又都是当妈的,这饭点时间还不得给他一口吃的?咱现在闹上去,就从多一张口变成了三张口,都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谁知道她家里备不备那多的饭食?万一因为脸皮薄,到时候闹得连儿子要吃的一口都没了,你说这本来是芝麻西瓜都能捡着的,但早点闹了去,反而只捡着了西瓜捞不着芝麻,你心里过得去吗?”

  极具富有道理的解说彻底镇住了樊癞子。

  他婆娘说得对,还真不能早去了。

  日头都没下山,有地利人和,天时却没到,还真是不能过去早了。

  于是他又要婆娘拿着主意,“那你说咱们到底啥时候过去好?过去又要怎么闹才能拿到最多的粮食?”

  樊癞子的婆娘嘿嘿的笑。

  “这还不简单?这次又不单止是咱们家!樊老五的小儿子樊小五还和咱们儿子是一条草绳子上的小蚂蚱呢!他家什么时候去,咱们家什么时候就去呗!要怎么闹你听我的,一会过去我去抱儿子哭,你大男人也不好哭哭啼啼的,不用说话,就找个地方一滚撒泼,凡事都有老娘,老娘保证这一战绝对能让家里一个月都缺不着粮食!”

  “好好好!还是你主意好......”

  幻想总是美好,但现实总是很打击人。

  樊癞子在家都和婆娘算计好了,但谁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梨花家居然来了村长、也就是现在的生产队大队长樊大梁。

  他家婆娘在村子就没怕过谁。

  唯独有一位,也就是现在的大队长樊大梁。

  当年婆娘和自家结婚的时候可是顶着未婚怀孕的肚子过来的,那时候大队长刚当上村长,大公无私,吆喝着村民就将婆娘拉去装了猪笼,要下浸村子旁边的河里。

  要不是当时他求得躺在床上垂垂老矣的老村长发话救人,装了猪笼的婆娘杨氏就已经浸水死了,现在哪还有他儿子樊江江出生?

  樊癞子的婆娘在听见村长发话就怕了。

  刚才进得匆匆忙忙,还真是没注意到边上和樊勇樊富贵两人站在一起的大队长樊大梁,或许不是看不见,而是她下意识的忽略了去。

  现在被大队长大声呵斥,她抱着儿子使劲的打颤。

  下意识的看向男人樊癞子。

  不滚地的樊癞子坐起来就和婆娘的视线接了个正着,看着那张带着惊恐的大圆脸,眼珠子一转,看了一眼依旧在抱头哭着,显得毫无用处的樊老五,樊癞子心里不屑,决定自己亲自上阵。

  于是,梨花又有幸见识了樊癞子一份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的本事。

  “大队长啊大队长,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家儿子江江都被人欺负死了,难道我家还不能上门讲理了?这村子里家家户户谁不知道,我樊癞子运气不好,一辈子就生这么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养大,连磕都没敢磕他一下,家里的粮食我和婆娘都没敢吃,天天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就为了养大这个儿子好让老了生活好过,也好为我这一支传一下香火。”

  “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我和婆娘就出门去女儿家走个亲戚,才回来就听说儿子被打得不行了。乡亲们,乡亲们,咱们大家可都是讲道理的人!你们说说,你们家传香火的儿子被人打了,这还不得着急死?晚年没有人养老,连死了都没个儿子摔香盆,这说破了天去,都不能打死人家传香火的老儿子不是?”

  樊癞子双手拍着地面,唱作俱佳。

  院子外拿着各色板凳坐着的村民看得津津有味。

  现在听着樊癞子提到老年养老、摔香盆,众人态度都不一样了。

  “那可不是,养儿子就是要防老,这把人家儿子打死了,这老了老了,可不就是没人烧香摔盆子了!”

  “可怜啊!没想到这娇娇女梨花心思这么歹毒......”

  “这樊癞子确实是运气不好,杨氏接连生了六胎,就这么一个老儿子樊江江,梨花确实不应该打他。”

  “你们可是没见着,我在家门前可是见着梨花提着樊江江和樊小五,一手提一个,像抓只小鸡崽一样,看着可可怜了!”

  “我也见着了。那樊小五脖子歪得像是棵歪脖子树似的,也不知道是被吓晕了,还是打晕的。”

  “我也见着了见着了。樊江江好像一条手都不能动嘞!也不知道是不是梨花给打的......”

  ......

作者感言

我瘦瘦瘦

我瘦瘦瘦

明明看见收藏了,怎么就没人评论呢?谢谢断刃刀--KANG的两张推荐票,么么哒!

2019-03-15 12: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