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倒打一把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1833 2019.06.17 12:00

  刚这样想着,她看到了林克身后走来的窈窕身影。

  呵,看来她想好聚好散,有人不想啊。

  陆玫从林克的身后走上前,手搭在他的肩上,顺势拉开旁边的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然后嗔怪的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喊我出门,我都来不及化妆。”

  “我喊你出门?”

  “对呀,不是你让安安发的微信吗?”

  人在桌上坐,锅从天上来的安安低着头撇了撇嘴,这话真够可笑的。

  陆玫是学珠宝设计的,三年前陆玫连林母的面都没见到就差点被圈内封杀。今天林母的接风宴,陆玫不请自来,如果真是她喊陆玫来的,她安的什么心?

  她是想让林克觉得自己心机深重大吵一架然后闹掰?然后顺便在未来婆婆这里刷个存在感免得变成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安安搞不懂她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行为是怎么想出来的。

  也真够沉不住气的。

  林克眉头一皱,还未等他说话,陆玫又看着林母接着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妈。”

  陆玫露出惊喜的甜笑,忙站了起来,身子前倾探出一只手做出要握手的姿势,“阿姨您好。”

  林母切着牛排无动于衷,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陆玫。

  林克要能蠢到在这个时候上演一出为爱抗争的家庭喜剧,那三年前就不会娶艾安安了。

  他顺着陆玫的话说了句,“安安,上次我们说有事要找她谈,你也不用约今天吧。今天就先吃饭吧,正事改天再说。”

  倒好像是艾安安不识时务,在自己婆婆的接风宴上找人谈事情,好不懂事一般。

  果然,安安心想这个男人无论听到陆玫怎么样荒唐的话,都会选择第一时间相信并且袒护她。

  换做以往,为了林克,安安八成会配合应下,然后默默因为他的偏袒委屈心酸。说不定还会试图去解释自己没有发微信把他的心肝喊来这种会作大死的场合。

  但今天她真的觉得已经精疲力尽了。衬托白莲花的绿叶戏码,恕她不奉陪了。而她既不争辩、也不应下的反应,场面瞬间有些冷场。

  陆玫伸手没被理会,也不觉得尴尬,不放弃的接着说:“我是阿克和安安的朋友,今晚没想到是阿姨的接风宴,冒冒失失的打扰您了。阿姨这段时间在国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喊我。”

  安安心想当年觉得陆玫段位挺高的,现在怎么蠢成这样了呢。刚还装不知道林母是谁,这下连今晚是接风宴都说出来了。

  她还是下午才知道林母回国了的呢。

  当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在她手里吃了一次又一次的亏,安安觉得自己大概真是个陷入爱情的傻逼吧。

  林母没有搭理她,反而招手唤来服务生,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份玫瑰甜虾,“这道菜怪倒胃口的,腻得慌。撤掉,来杯解腻的茶。”

  林克看到这场面,头都嗡嗡的疼。

  他妈在警告他了。

  他喊来司机,让他先送陆玫走。

  陆玫虽然不情愿,还是不愿惹怒林克,跟着司机走了。

  陆玫的出现在林母这里连点浪花都没激起,但反观林克就不一样了。陆玫走后他几乎一口没吃,不到半个小时就借口有事,丢下安安独自走掉了。

  林母看着安安坐在位置上安稳小口喝粥的样子,微笑问她:“看你像是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什么?”

  “林克去找她了,我不信你没猜到。”

  “去年妈回来的时候,不是教过我,放风筝的时候线拉的太紧,会断吗?”

  林母大笑:“傻孩子,这句话可不能生搬硬套啊。今晚这阵势,你如果不抢占先机,人家指不定怎么装着柔弱诉委屈呢。到时候你再长几张嘴,他也不会听你解释了。”

  安安心想,就你那儿子,我抢在前面解释了也没用的。

  试了三年了,或者说更久。屡战屡败。是个人都会累的。

  但她当然不能这么说,所以她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匆匆拿起包,“谢谢妈!我去找他。不能送您回去了,真是……”

  林母拍拍她的肩,“快去吧,有司机呢,不用管我。”

  安安一出酒店就打车回了家。

  她太困了,好不容易撑到下车,刚要进楼道,就被等在车里的林克拦住了。

  安安的表情仿佛见了鬼:“你怎么在这啊?!”

  “不然我该在哪?”

  “我以为”,安安本想说我以为你去找陆玫了,结果觉得这话说出来好像她在吃醋一样,转念就打住了,“反正不该在这。”

  “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解释的,你的心肝不是我喊来的。她可能不知道,她三年前就被我拉黑了。我很困,我要十分钟之内睡觉。闪开。”安安豁出去了,全不似往日在林克面前的小心翼翼。

  “我没让你解释,是你说今晚结束要谈离婚的事。”林克觉得女人真是麻烦极了,也难理解极了。莫名其妙冲到他妈面前吸引火力的陆玫是这样,艾安安的脑回路更是让人费解。

  “离婚?这么着急?”说好再也不为这个男人伤心,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酸。喜欢了十年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就能不牵动自己的情绪。

  林克退后一步,“既然你累了,那先去睡吧,明天中午来我公司我们谈。”

  安安冷着脸,从包里掏出文件袋扔给他,“不用,条款我都整理好了,名也签好了,有什么不满意的让你律师联系我就行。”

  “林克,我们不要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