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自作多情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1735 2019.06.25 12:00

  徐风等到六点,进了病房。他在外间的茶几上盛出一小碗粥,盖好保温盒才走进去。

  要是直接拿进去,万一boss随口一说让他给陆玫也盛一碗,被艾安安知道他就别想再从她那蹭饭了。

  那个女人,可小心眼的很。徐风暗自点点头,心里很是赞许了一下自己的睿智。

  林克不方便动,徐风直接升起病床,然后要喂他。

  陆玫连忙说,“我来吧。”

  徐风让开,把碗交给了她。

  陆玫边舀起一勺粥递到林克嘴边,边柔声说:“这种事还是女孩子更擅长的。”

  徐风心想,您老这手法还没我熟练呢。但他当然不会说,看了一下林克好歹能喝进嘴里就打算出去,让他们独处了。

  “她呢?”林克问。

  “啊?”

  “这粥是她做的吧,她人呢?”这粥林克太熟悉了,除了他以前很喜欢的一个大厨,就只有艾安安能做出这个味道。

  而那个大厨前几年就不在A市生活了。

  徐风没想到林克会突然问起安安,瞟了陆玫一眼,有点尴尬:“她回家了。”

  陆玫禁不住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只得低下头去稍稍掩饰。但她又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安安现在也会做吃的了吗?我好想尝一尝,粥还有吗?”

  徐风讪讪的说:“没……没了。”

  有我也不能给你啊……

  林克皱眉,“她带粥来就带了这一小碗?”

  徐风挠头:“安安给我喝了一碗,还有一个大夫也喝了一碗。”

  “大夫?”

  “嗯,好像不是这个科室的,但是看他们俩好像还挺熟的。”

  徐风没敢说——不光看着挺熟的,你老婆还是被人送回家的呢。

  林克轻哼,艾安安在医院哪有什么熟人。别是又为了他的病情小恩小惠的去巴结哪个主治医生了吧。

  这女人,真够蠢得可以,以他林家的家世,她这样用得着吗。

  陆玫本来还想多待一会好好表现表现,反正九点半一过护士就会来赶人了。陪护的家属只许留一个,其他人都要离开,林克当然不会让她陪夜。

  但林克看了徐风一眼,眼风又瞟到陆玫。徐风立马心领神会,客客气气的把陆玫请出了病房,没给她待到九点半再依依惜别的机会。

  莫名的,林克虽然浑身都疼,却意外地睡了个好觉。

  而那一头,言煦叫了出租车就把安安拎上了后座。

  言煦上车就说:“先送你。”

  安安只好老实报了她现在那个小公寓的地址。

  本来安安突然跟言煦独处,还有些拘谨。言煦的存在感太强,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太过出众,整个人简直行走的荷尔蒙。

  没想到上车以后言煦向后一靠就闭上了眼睛,安安偷瞄了一眼,他似乎是真的很累了,眉眼间都是疲态。

  安安本来也想眯一会,但又怕睡过头了,总不能大晚上打着车两个人都睡着了。

  于是她开始看着言煦的手发呆。当年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时候,言煦总是带着手套,她没有仔细看过,今天近距离瞅着,才发现言煦的手比起广告里的手模也不遑多让。

  安安想象了一下这双手拿着手术刀的样子,居然有点脸红。

  她拍拍自己的脸,艾安安你都多大了还这么少女心泛滥!少看日漫啊艾安安!

  这是学长啊!高岭之花啊!谁亵渎谁不是人啊艾安安!就算是他的手也不行!

  安安内心戏爆表的时候,肩头忽然一重。她僵硬地转过头,就看到学长的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她轻轻推起言煦的头,本来想推开他,她一点点挪动着,都快要挪开了的时候,他似乎有些要醒的迹象,想起刚才等车时他眼里满是红血丝的样子,安安有些不忍心。

  靠就靠吧。

  司机师傅从倒车镜里看了眼后座挨在一起了的两人,正好看到男孩子闭着眼睛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他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年轻人啊,谈起恋爱来甜甜蜜蜜的,正是好时候呢。

  快到安安家楼下的时候,言煦终于“醒”了,“到家了给我打电话,我接到你电话再走。”

  跟学长当年再熟悉,他到底是异性,安安被他送回家其实不是一点尴尬都没有。但看他连车都不打算下的样子,反而心里松了口气觉得自然了很多,她笑着点头答应。

  看安安下车就走,言煦放下车窗,“安安。”

  安安回头:“嗯?”

  “你连我手机号都没留,想怎么打给我呢?”

  安安脸红,两步跑回来,存下了言煦的手机号。

  等她到了屋里,打开灯。走到阳台上拨通学长的电话时,那辆出租车还停在下面,果然还没走。

  “学长,我已经到家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言煦嗯了一声,“你好像还欠我一顿饭?”

  安安大方的答应了:“馆子随你挑,但是过两天吧,我这两天好累啊。”

  “好。”说完言煦就挂了电话。

  言煦存好安安的手机号,给司机报了自己的住址。

  司机调侃着:“小伙子不容易啊,住的离女朋友这么远,送一回得多花一个小时不止吧。”

  言煦摩挲着手机,对着窗外声音低的仿佛自言自语:“是有点远,可以变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