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进组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1644 2019.07.11 00:03

  陆玫本来还有些愁闷林克自打从马尔代夫回来,对她的态度更加捉摸不定。再加上林克的身体原因,她期间还想过要不要换棵树乘凉。谁想到离了艾安安这颗扫把星,林克的身体很快彻底恢复,一点都看不出是重伤。而她又有了事业上的重大飞升,她突然也有了些底气,开始考虑成为林夫人这件事。

  陆玫也许比安安还要清楚,要让林克软化,该从哪里入手。

  所以她的第二本书,写的全是当年。那是林克心里的念念不忘,也是如今已经冷硬了心肠的他为数不多的软肋。

  安安也是看着这次的新剧本,才发觉不对。何瑞森走后,她把剧本大纲抛在脑后忙工作,但终归没忍住把大纲带回了家,又忍不住总去翻上一翻。

  她捧一盒薯片啃着,很快就啃不下去了,齁得她眼泪都要下来了。

  安安翻了很久,虽然剧本还没有最终成型,但就已有的部分来说,她对剧本的感觉就是陆玫的记忆力真的很好非常好特别好。如果不是看她写的东西,安安自己都不一定想得起当年是怎么对陆玫说的。

  她笑着往下翻页,手里无意识的抓着一团擦过手的卫生纸,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卫生纸已经全被她揉捏成了小碎片。纸屑散落在安安的睡裙上、沙发上和地板上。她去捡纸屑,一用力却揉进了布料的缝隙里,越扣越深,她用力弄了很久,终于把黑色的睡裙弄出脏乎乎的一片来。

  安安泄气的一捶沙发,纸屑又四散的更厉害了。她本来还能笑出来,但却因为这样一点根本不算什么的小事,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哭了出来。

  总归不是因为自己当年当做最好朋友的人哭的便罢了。

  她把别人当做朋友,朋友反手夺去她最珍贵的东西时,连犹豫也未曾。

  艾安安其实反复的问过自己,是她不配拥有这些吗?亲情,爱情,友情。她都不配拥有吗?

  所以她孤立无援的长大,在受尽委屈的时候别人总能喊一声“小心我告诉我爸爸”,“我要告诉妈妈去”,而她,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好容易她以为自己苦尽甘来拥有了爱情,她的小王子却在她昏迷的时候杳无音信的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

  男人这种大猪蹄子消失了,有好姐妹的生活总还能让她抱有感激之心,所以她尽一切努力对陆玫好。

  但当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原谅她爱着的那个人消失不见时,他却对着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让她寒心不已。

  而这“另一个女人”又是自己最好的好朋友时,她气过、怨过、怒过。

  但夜深人静时,她心里自卑的黑影爬出来,面目狰狞的拷问她。艾安安,你有今日的下场,是不是因为你怀着私心?

  你那么拼命的对每一个人好,那么艰难的迫使自己原谅每一次不能原谅的欺凌、背叛、伤害,是不是想换得别人的好?想拿自己付出的很多的好,来换得许许多多的暖,好填补上自己心里那个永远填不满捂不暖的黑洞?

  她怯懦的在心里点头,可又实在不服气。

  我以真心换真心,有什么不对?!

  我对他们付出了十分的好,只求一分的回报来暖自己,他们又哪里吃了亏?

  为什么呀?

  到底为什么别人不必付出也能得个圆满,我尽了一切努力都只是水中捞月镜中观花?

  大家的人生都这样难吗?还是独独我一人这样挣扎在命运的泥潭里无法翻身?

  艾安安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也这么问命运。

  她问了许多年,都不曾有个答案。只好在不断的失去中,学会安慰自己。

  影视投资作为艾安安涉及的次要领域,她一贯是不插手具体制作的,既不愿意,也没时间。但是这次的剧本,写满了她当年亲口说过的傻话,也有些她不曾窥到的光景。

  虽然说过一千次一万次放下,她对于当年林克是如何和陆玫相遇相恋的细节,终归是无法释怀也无法做到没有好奇心。

  安安到底还是跟何瑞森打了个招呼,加班加点的把自己手头最重要的活干完后,低调的装作个打杂的小人物进了剧组。

  等安安忙完进剧组的时候,男女主角已经选定了。

  男主角她不认识,脸生的很,据说现在正当红,包揽了这两年的视帝奖项。他其实已经出道许多年,但是经常演些烂剧里的丑角和负责搞笑的小角色,生生给埋没了。听说自打好不容易火起来,他还挺忙,好像是因为这部剧的导演是前两年把他挖出火坑的伯乐,才推掉一个大热的综艺进了组。

  安安呆在剧组的第一天,连男主角的演员的名字都没记住。到了暗搓搓看着他和女主对戏的时候,才生出几分欣赏来。

  大约是他长的真的太过好看,以至于安安在此之前一直很难相信他是像别人所说的那样,纯靠演技折服粉丝的。直到安安亲眼看到他在几分钟里,对着没合作过的女主角,眼睛里酝酿出了能溺毙人的爱意。

  她抖了抖鸡皮疙瘩,边情不自禁姨母笑的被煞到,边搓着胳膊打定主意离这样的妖精远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