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日出日落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188 2019.07.06 12:00

  林克浑浑噩噩的连轴转着忙碌了许多年,久到他都想不起来上次像这样安静的坐在窗边什么也不做是什么时候。

  他有些迷茫,当年回到林家,接手公司,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是为了什么来着?

  为了他的傻姑娘。

  但是,他侧首看看在身后刷着手机的陆玫,心里一片荒凉。是岁月改变了故人吗?还是他自己变了心,又来挑剔她?

  他想不明白。

  陆玫察觉到林克的视线,凑上前来,“阿克,冷吗?要吃点什么吗?或者我给你换杯热茶?”一如既往的体贴。

  林克没有回头,沉默了一会后,他开口说道:“陆玫,你看过医院的诊断吗?”

  “什么?”

  “病历上有写,我有很大概率站不起来了,你看到了吗?”

  陆玫愕然,呆了一瞬,但她很快笑了笑,笑容得体而娴熟,“别想这么多了阿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会有办法的。”

  林克直视着她的表情,目光幽深,终于还是只“嗯”了一声,便转过头去没有再看她。陆玫端着茶杯躲了出去。

  医院的病历其实写的没有问题,但他当日一时兴起为了诈艾安安,死乞白赖让医生瞒着艾安安真相,让安安误以为他伤的很重。也因此安安才会对他那样百般纵容。医生虽然不愿,但被他缠的没有办法,也就含含糊糊的对着安安糊弄过去了。

  林克想起陆玫方才的表情,弯起嘴角,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人心最是经不得试探。他从小就明白的。

  都怪艾安安,那个憨傻过头的呆子,总是让他忘了这一点。

  他又看向海面,方才他就看到言煦拉着艾安安经过阳台,但海面上没有灯,一片漆黑,他看了许久,也辨不清两人此刻在哪。

  徐风看陆玫下楼在一楼坐立不安、又不肯再上去。放心不下的上楼看了看,林克在只开了一盏台灯的屋子里安静的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像一尊孤独老去的雕塑。

  他叹了口气,轻轻关上了门。

  而另一边,安安有意逃避,言煦也不再逼迫。第二日看言煦无事发生的样子,确实让安安松了口气。

  为了林克,她几乎失去了所有朋友。对于言煦的重新出现,她其实有些感激。

  言煦情商很高,他用一些细小的琐事分去了艾安安的注意力,又在她面前出一些不大不小的糗,微妙的化解了那晚过后的尴尬,两个人没有生出嫌隙来。

  他是个很会倾听的人,虽然对着旁人冷淡些,对着安安却很健谈。言煦表现的太过坦然,安安也总是被他引着说出很多无伤大雅的小秘密来。不过三天时间,他们的关系明显恢复到了大学时的亲近。

  第四天他们吃过早饭,去了美人蕉。

  其实临行前安安问过言煦,怕他会不喜欢美人蕉。

  来马代旅行的人,对美人蕉的评价两极分化。美人蕉整个岛较小,步行顶多半个小时便能环岛一周,椰影白沙、蓝绿色的珊瑚礁环绕着整个岛。不喜欢的人说美则美矣,但太过乏味,性价比不高。至于安安要去,是因为她自打在网上看到了一组美人蕉的日升日落图,便心心念念着要去看。

  安安十三岁那年,重读《小王子》,里面有一段话,她记得非常清楚。

  书里写道:当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会格外喜欢看日落。

  还有一段作者与小王子的对话——

  “有一天,我看了四十三次日落!”

  过了一会儿,你又说:“你知道,悲伤的人会爱上日落的。”

  “那么你是很悲伤了?”我问,“看了四十三次日落的那天?”

  她彼时正坐在窗边,抬头就能看到日落时暮色四合的景象。她才明白,小王子根本不是给儿童读的,她七岁时初读小王子,哪里能体会一个人搬着自己的凳子在他的孤独星球上看四十三次日落时,有多少悲伤。就从那时候起,她也爱上看日落。

  十五岁时,她的小王子告诉她,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看日落,我陪你一起看。第二天,我还会陪你一起看日出,不管有多少难过不如意,总还有明天,太阳总会再次升起。总还有我。

  安安思及此,苦笑一声。

  骗子。

  不过即便身边已经没有了他,她可以独自来完成当日他们的诺言。安安到了美人蕉,第一件事就是去向酒店预订最方便看日出的水屋。

  酒店那边却回复说能直接在屋内看日出的水屋都被预订出去了。

  安安不死心的追问,那能看到日落的呢。

  得到的也是同样的回复。

  安安有些失望,退而求其次订下了能看到日出的沙屋。沙屋在沙滩上,比起建在水上的水屋离海面更远些,少了能直接看到鱼和海面的乐趣,但也有面积大,屋内设施更好些的便利。

  到了傍晚,她拖着言煦去水屋边上的栈道,想坐在栈道边看日落,也聊胜于无。

  明明不是旺季,岛上都没看到有多少人,她有些不死心的探头看着两侧尽头能看到日出日落的几间水屋,“好像里面都没有人嘛,怎么就没房间了呢?”

  正看着,安安一股邪火突然冒了起来——林克在其中一间屋子,而紧靠着他的陆玫就趴在窗边。

  看着他们,安安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觉得这实在很像是林克的做事风格。她走过去,敲了敲门。

  陆玫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安安斜倚着门框,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活像上门找茬的流氓。

  安安倒确实是来找茬的,“林总,我不得不来问一句,”她的表情还算克制,语气却酸的厉害,“201-204号房,还有这边的几个房间,都是被您老人家包下了吗?”

  林克的目光绕过她,看向她身后的言煦,又转回视线看向窗外,一句话都未说。这样视若无睹的态度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总能轻易的刺痛艾安安。

  但一次又一次的纠缠,早耗尽了她的气力。换做以往的每一次,她也许会不依不饶的赖在林克和陆玫二人之间,这一次,只是让安安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她恢复了理智,后退一步,就想拉着言煦离开。

  陆玫却热情的喊住了她,“安安,这几间屋子都是阿克订的,他陪我看日出和日落的时候会方便一点嘛。不过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一两间屋子的钥匙呀,不影响我们的。”

  她回头就去包里找钥匙,林克却开口了:“小玫,谁说不影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