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虚与委蛇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1996 2019.07.31 23:35

  车上有常备的胃药,林克吃了药,又侧卧着睡了半个小时。到下车时虽然面色还是苍白的厉害,好歹可以自己独立走上楼了。

  服务生为他推开包厢的门,林克扫视了一圈,李总正跟秘书团的总助向秋蓉相谈甚欢。

  向秋蓉原本举着酒杯在和李总聊,看到林克来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李盛四十多岁,却已经像个成精的老狐狸,看着笑眯眯的很好说话,但是每句话都模棱两可的打太极,就是没有一句准话。

  你跟他说李总,这个项目前景广阔。他笑嘻嘻的回你,新兴产业啊哈哈哈。

  新,就意味着风险。

  向秋蓉业务熟练的跟他分析数据,他举着酒杯主动往向秋蓉杯上一碰,“大美女认真起来的样子,真是让人心折啊。”

  向秋蓉知道,他是觉得自己不配跟他谈。但是林克临时放鸽子,她既然顶上了,就不能露怯。只是对着李盛,像对着棉花出拳,让人泄气。

  林克走到李盛身旁,拉开座椅落座。

  “刚才有点急事,来晚了。我自罚一杯,李总多包涵。”说着就拿起红酒往自己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了大半杯。

  李盛笑眯眯的看着他喝完,才开口道:“林总怎么自己就喝起来了。事多是常有的,哪里用得着这样。”

  “是我这个做东道的照顾不周,应该的。”

  “既然林总都这样说了,那喝红酒就有点不够意思了。我们喝点别的。”李盛唤人进来,要了一瓶白酒。

  他倒出一杯,放到林克面前,“林总青年才俊,相见恨晚啊,来干了这杯。”

  徐风见状,皱着眉要开口阻拦。林克轻轻一按他的手,微微摇了摇头,徐风只得忍住。

  到了林克如今这个级别的圈子,其实谈生意已经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红酒还是茶,全看主客自己的意思。毕竟大家都身价不菲,既然是来谈生意,自然是双方怎么舒服怎么来。处处刁难,只存在于实力不对等时的对自身权力的炫耀。

  林克知道,李盛面上笑嘻嘻,心里却有气。几十亿的大单子,要进行下去至少需要合作好几年。这样的情况下,他这个发起者却不在场,李盛不满他的态度,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林克面上越发谦和,爽快喝了李盛递来的酒。“多谢李总的厚爱。”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避开不提合作案的事,只说饭桌上不要太严肃,尽聊些家长里短的琐事。

  林克情商智商都很高,他看得出李盛聊起自己家的一对龙凤胎时,眼里的笑意是一中午唯一的真心,也就顺水推舟的把话题往这个方向引。

  这次的合作案涉及到AI智能、电子竞技、娱乐行业以及相关的所有链条产业,如果进行的顺利,未来几年的风向下,天盛和林氏的子公司就能成为行业的领军者。

  天盛和林氏一样,虽然体量大、历史悠久,但也正因为此,病灶就成了顽疾历久难除,而且整个公司的发展偏向保守,转型难上加难。

  信然是林克回归林氏之后一手做大的子公司,以互联网相关为主。但到底投入太少,规模所限成不了气候。这一次如果成功,以信然为载体,信然提供技术、天盛提供部分资金和业内的影响力,双方在未来五年里都能更上一个台阶。

  林克和李盛聊了许久,话里话外夹杂着合作案里涉及到的新技术一旦实现,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效果。

  李盛谈及家人,心绪柔软了许多,话也能有一两句能落到实处了。“林总啊,谁也没法预料未来,是不是?几年前4G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4G的作用只能想到网速变快,有多少人能预料到移动支付这些现象级事物随之出现啊。”

  林克听出他的忧虑,微微一笑,“下次有机会李总带着两个孩子来信然玩,有些新技术,他们一定喜欢。”

  李盛笑着问:“林总不怕技术泄密?”

  “如果信然和天盛达成合作,李总泄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他抬腿换了个更为放松的姿势,面上的自信和骨子里透出的骄傲掩都掩不住,“再说了,信然在这方面的技术,超出同行的距离不是别人随便就能追上的。我有信心。”

  “后生可畏啊,哈哈哈。”李盛露出欣赏的表情,“那就期待进一步的了解了,林总。”

  “后续我会安排信然的人和您那边接洽。”

  李盛后续的行程,向秋蓉早就做了安排,暂时都不需要林克的陪同。

  终于等到他离开,林克冲进包厢里的厕所吐了起来。

  徐风担忧的看他,“我还怕你撑不下来,好歹是熬下来了。我这就给赵医生打电话。”

  林克翻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徐风倒了水给他漱口,最后被徐风扶上车送回了家。

  赵医生为林克检查结束,摇着头怼他:“又不是年轻的时候了,一把年纪还这么放纵自己。”

  徐风怕林克撑不下来,是没有见过他离家出走后刚回归林氏的时候。当时林家的叔伯为首,都恨不得借机把林克踩在脚下再不能翻身,处处暗中使绊子。他空有林氏继承人的名头,却不得不赔着笑脸一杯又一杯喝着红白混合的酒,接受他人被暗中授意后刻意的刁难、甚至羞辱。

  今天的这点程度,实在是不值一提。

  醉了也好,就不用想起这段时日里日夜折磨他的人。

  醉了也真的不好,大家都离开后,空旷的屋子里连电器偶尔响起的电流音都那么明显。就像在提醒他,不会再有人知道他醉酒,就不放心的偷偷溜进来整夜照顾他。

  林克缩在被子里,想起言煦说他很了解艾安安。

  他相信。

  可言煦说“艾安安是个聪明人,她会迷途知返”,就说错了。

  艾安安不是个聪明人,他林克也不是。他们两个,都是傻子。

  注定要一起傻一辈子。

  艾安安,我们来日方长。

举报

作者感言

惜宛

惜宛

来日方长个屁咧,蜜汁自信的我鹅子要被分分钟打脸打到脸肿。   嘤,差点就没赶上十二点被开除甜籍,我的日更flag不能倒!

2019-07-31 23: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