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林总吃黄连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310 2019.07.29 12:00

  言煦走上前来,按住林克的胃,“这里痛吗?”

  他动作快得林克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大拇指在腹部狠狠按压了一下,林克疼的身子不由自主蜷缩了一下。

  “这里呢?”言煦说着,又左右换着位置反复按了几下,倒是很专业认真的检查。

  林克自己经常腹痛,被医生这样检查过多次,也能感觉到言煦是正常走了完整的流程。

  只是,手上的力道重的他眉头都忍不住皱起。

  他一把挥开言煦。

  “林总似乎恢复的挺快,胃疼到晕过去的情况下,没吃药治疗也能迅速自愈。漫威下个超级英雄要说是你,我也信。”言煦语带嘲弄,检查完走到洗手池旁,仔仔细细的洗着手,打着洗手液洗了两遍。

  林克从镜中冷冷看他,这个人,真是说话做事都能让人不爽极了。

  他转身要走,却被言煦叫住。“林总还要去找安安吗?胃疼这种事,有我这个医生在,何必麻烦她,她能帮得上什么忙?”

  林克冷哼一声,“我们的事,不用你来管。”

  “我们?”他呵笑一声,“安安跟你,也能称得上我们?”

  “你知道什么,”林克不想跟他多话,“你什么都不知道。”

  “林总是觉得安安曾经喜欢你这件事我不知道?”

  林克是极高傲的性子。即便早上隔着一道门听到他们告别时的对话,即便在餐厅看到言煦对艾安安照顾有加,心里早已拧成一团,也不屑于去争抢所有物般跟另一个男人争执起来。

  但“曾经”二字,重重的敲在了他心上的隐忧,像一根钉子,扎的又准又狠。

  他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直视起言煦。

  “或者说曾经很喜欢你?”言煦看着他,笑得坦然又欠揍,“怎么说都好,因为已经无所谓了。”

  “她心软你我都知道。男子汉大丈夫,既拿不起,就应该放得下。仗着她的善良,反复伤害她,林总这样的小人行径,实在配不上她的喜欢。”他上前几步贴近林克的身,虽然面上笑着,冰冷的目光却满是挑衅和鄙夷,带着艾安安从未见识过的压迫感,“不过还好,她是聪明人,迷途知返。”

  “你不是想问来得为什么不是她吗?”

  “安安的性子,我最了解。她爱你的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不爱你的时候,你说你是什么呢。”

  “林总,都疼晕过去的人了,餐厅经理还能知道桌上哪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呢?大集团的继承人,编造谎话的时候也要稍微动点脑子吧?”

  “是安安不值得你认真思考,还是你就这点脑子呢?”

  “都离婚了,还自称别人老公呢,做男人的脸面还是要的吧?”

  “长点心吧。”

  林克一直沉默着听他说话,拳握的死紧。而言煦一边说话,一边不断地逼近他。

  林克忍无可忍的一拳砸向他。

  言煦一直格挡,却没有还手的动作。只是他的格挡都是肘部完成的,每一下都重重撞在林克肋间。

  “林克!”

  安安在走廊尽头大喊了一声,又顾忌着外面人多,快步跑进来。

  她拿自己身子挡住一眼看上去像是单方面被殴打的言煦。

  好不容易拉开了他们,安安火速检查了周围有没有人看到。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安安克制着自己的音量,“林克,你疯了吗?”

  林克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说言煦刚才如何挑衅他?说自己禁不住挑衅没忍住动了手?

  说出来都嫌丢人。

  他沉默不语的绷着脸,侧过脸去,不肯直视她。

  言煦捂着腹部,身形一晃往后靠向安安。

  安安担心的扶住他,“怎么样,没事吧?”

  “林克,人家好心过来看你,你却揍别人,你有毛病吗?”

  林克本来不欲解释,却有些委屈,半晌说了一句:“你也知道不合常理。”

  艾安安,我又没病,我能平白无故打他吗?你要是脑子清醒,你不会想想他做了什么吗?

  安安跟林克这么多年的纠缠中,受委屈没有千次,也有百次。但是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是她自己犯贱爱上一个人又忘不掉,她认了。

  而今天不一样,言煦作为外人,无故被她牵连。她向来就是委屈自己可以,委屈爱人和朋友绝不能够的性子,自己的朋友被欺负,怎么能忍。

  “常理?什么是常理?”她脸上带了几分怒气,“一个本来疼晕过去的人,在我面前威风凛凛的殴打我的朋友就符合常理?”

  “我……”林克张口欲言,但他骗安安自己晕倒在先,到底理亏。

  “林克,你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医院,你联合医生一起骗我。我们俩都离婚了,你还拿病来吓我。我说出那些就算你一辈子站不起来,我也照顾你一辈子的话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很得意吗?觉得我傻,我可笑吗?”

  “一次装病,这次又来。你能不能有点新意。”

  林克方才挨了几下言煦的肘击,再加上中午压根没吃两口,胃真的开始隐隐作痛。

  浑身都疼,分不出胸口、胃还有两肋到底哪里最痛。

  但是都比不过艾安安的话伤人。

  “我没有。”

  安安愣了一下,她抬头看着林克,目光涌上些挣扎和茫然。

  “嘶——”,言煦低低的痛呼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还好吗?我扶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安安有些担忧的看他。

  两人转身要走。

  “我没有。”林克看安安没有要停下的样子,一时间嗓门都大了一些,“我没有觉得你傻,没觉得你可笑。”

  安安步子没停,继续往前。

  “艾安安,你信不信我?”林克冲她喊。

  我不是那样的人啊,你信不信我。

  安安步子一顿,还是离开了。

  直到安安扶着言煦彻底消失在走廊,林克才终于坚持不住,重重摔靠在洗手台上。

  他疼的身子都在痉挛,手机都几次掏不出。终于掏出手机,有十几个徐风的未接来电,他回拨过去。

  徐风很快接上了电话,“哎呀我的爷,你到底去哪了!李总都到了你还没来,我找了人先去撑场子了,你可快点吧。”

  “徐风……”

  徐风听到他虚弱的声音,觉出不对,停下了絮叨。“你怎么了阿克?”

  “来XX日料店接我,国际医院附近那家,我在洗手间外面。”

  徐风还要细问,林克说了句“快点”,就挂了电话。

  徐风只好忧心忡忡的快步跑向电梯按下了停车场的楼层。

  林克慢慢滑坐在地,捂着越来越疼的胃,低垂着头。

  是报应吧,他想。这一幕也曾出现过,只是这一次,他和艾安安互换了位置。

  有嘴难言,不被相信的感觉,原来如此涩人。

  像壶放满了涩口劣质茶叶的浓茶,自己亲手熬制,分了旁人一杯。终于有一日,自己将亲口喝下满壶。

  这样的痛,今日是第一次,不会是最后一次。他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