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回家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128 2019.08.21 23:25

  梁辰有心帮林克一把,带着林克一起去了剧组,艾安安却没来。

  他四处没寻到人,端着平日里高冷的架子走过去问了问白钰,白钰说艾安安有急事,回家去了。

  林克闻言有些纳闷,但还是拍了拍梁辰的肩就准备直接离开了。

  梁辰喊住了他,“哎,菲儿也不在,我跟你一起走吧。”

  “我没空送你。”

  “啧,稀罕。我没车吗?”梁辰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晃荡着跟着林克往外走,迎面有人过来,又瞬间收敛了那副孩子气的模样。

  林克虽然习惯了他在外人面前装高冷,但到底看不惯他一见到人就得这样装,“我真是服了你了,人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才搞人设。你呢,不愁吃不愁穿的,有必要吗?”

  梁辰斜他一眼,有些不情愿的说:“还不是菲儿眼光不好,喜欢你这样冷冰冰没点人气的。”

  林克没想到他这几年在外人面前装深沉还有这层缘故,也不好再往下说。但是想到这个人醉酒撒野的烦人劲,不免又补了句,“你爱装就装吧,但酒还是少喝为好,你酒品这么差,哪天被人拍了我看你这人设还怎么混。”

  梁辰笑嘻嘻不以为意,“那不是因为菲儿也在吗,我要不喝,他们肯定灌菲儿了。”

  林克:“行吧,三句话不离沈菲儿,你这个黏人精。”

  林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没找到安安,今天听到她有急事回家,他隐隐有些不安。

  他刚走到车旁,正这么想着,手机就响了。

  陌生号码,没有备注。林克本来不打算接的,稍一犹豫还是接起来了。

  电话那一头一个女声传来,“是阿克吗?”

  林克皱着眉,听不出这声音是谁,“你是?”

  “我是安安妈妈呀。”

  林克一愣。“阿姨有什么事儿吗?”

  他们结婚前后,林克只见过安安父母一面,连改口都未曾。

  “刚好安安今天在家呢,她爸爸让我问问你,你要有空的话也回来坐坐呀。”

  林克没想到白钰说的安安回家去了,是回了父母家,正好他不放心安安,随即答应下来。

  林克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没多久就到了阮家在近郊的别墅。

  他进了门,问了句“安安呢?”

  易映青支支吾吾的,瞟了一眼楼上。

  林克虽然性格冷,但是该有的礼貌并不会少,他递上后备箱里常更换备着以防不时之需的礼物,微笑着说了句,“安安在楼上吗?我去看看她。”

  “阿克,”易映青叫住了他,“我们在楼下坐一会,阿姨给你洗了水果。她和她爸爸说话呢,一会儿就下来。”但她脸上的笑太不自然,林克又怎么能看不出来。

  他点了点头,但没有跟着易映青坐下,反而大步上了楼。

  易映青一回头,林克都快走到二楼了。她急急追了上来,结果还是没来得及。

  林克的脚步很快就停在了书房门口,因为里面争吵的声音太大,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听到的第一句就是:“林克这棵大树,你靠着就能万事无忧。你这蠢东西,怎么就这么倔呢?”

  安安回答的声音是林克从未听过的冷硬,她说:“林家是林家,林克是林克。林氏不是他林克一个人的。”

  阮父明显因为她顶嘴愈发愤怒,“要是没有阮家,你算个什么东西。才嫁出去多久,就胳膊肘往外拐。”

  “要是没有阮家?”安安冷笑一声,“没有阮家的时候,我住过不到五百块一个月的群租房,干过一天不到三十块的兼职。没有阮家,我照样活下来了。”

  林克听到这话,心下一动,但他还未来得及多想,书房里传来噼里啪啦东西砸落在地的声音。

  伴随着这声音的,是阮父怒极反而语气渐趋平静的威胁:“让你去找林克帮点小忙就这么难?一点小事,能让他林克为难?你怕他为难,就不怕阮家倒了,你妈妈的日子不好过?”

  里面再听不到声音,不知是两人声音放轻了,还是安安沉默了。

  林克敲了敲书房的门。

  没多久,阮正豪打开了书房门,方才他还那样气急败坏,开门的一瞬间已经又是林克记忆里慈眉善目的和蔼样子。

  林克这些年在生意场上看尽了人的百张面孔,还是不由心里叹息了一声,有些理解为什么每次他提起安安的爸爸,安安都是那样的反应。

  他也娴熟的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爸爸,我有个重要的应酬得带着安安一起去。您看……”

  他话说了一半,阮正豪已经顺着他的话,“阿克啊,你阿姨还想留你吃个饭呢。”他有些不确定林克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话,如果听到了,再强留下他们反而不好。“不过你们年轻人嘛,工作要紧,先去忙吧。回头哪天我让你阿姨帮你们做点小菜,给你们带过去,啊。”

  林克上前搂住已经傻站住的安安,揽着她往门外走,他虽然在笑,语气却隐隐含着不悦,“就不用麻烦阿姨跑一趟了。我们安安啊,这几年被我惯的吃穿用度都挑剔着呢,怕是吃不惯了。”

  他的言下之意,阮正豪也听的明白——你嘴里不是东西的艾安安,我宝贝着呢。

  阮正豪脸色铁青,明白他刚才的话,林克怕是听到了不少。

  安安扭着身子要挣开他,被林克使力死死按住带出了家门。

  眼看他们走了,易映青担忧的说:“阿克听到了那些话,会不会不肯帮你了。”

  阮正豪冷笑一声,“听到也好,他今天知道自己如果不帮忙,老婆有多难做人,更容易答应。”

  林克方才维护安安,安安上了车却一点不领情,“你刚才就不应该帮着我说话,更不应该那么演戏!他现在肯定更琢磨着怎么拿我逼你出手帮忙了。不过他这真是打错了主意。”

  林克不去接她话茬,反而问出自己的疑问:“你爸怎么会那么说你啊?”

  安安顿了一下,本来不想说,又怕阮正豪绕过自己直接去找林克,索性把实话说了,“他只是我妈妈现在的丈夫,不是我爸爸。我姓艾,他姓阮,他跟我能有什么关系。林克我告诉你,我们俩都离婚了,我们家的事你不准管。”

  林克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还有点可爱。他笑着说:“那三年前怎么又哭着跑来找我帮忙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