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棋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1768 2019.07.01 12:00

  陆玫回到病房,与林克闲聊了些话,林克始终兴致不高的样子。

  她说着说着,状似无意的说了句:“阿克,刚才我看到安安了。”像是无心中随口一提,也没有多说,便接着认真的收拾林克的东西。

  林克起初不想开口,似乎这话一问出口,就输了什么。但他看着徐风拿来的新文件,时不时瞥一眼门口,终归是没见到艾安安的影子。

  陆玫在哪看到的她?

  她来干什么?

  看他吗?

  是从徐风那知道自己今天要出院吗?

  林克心里像有猫在抓挠。

  等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林克低头拿着个橘子剥着,开口问道:“你不是去拿化验单的吗?怎么碰上的艾安安?”

  陆玫收拾着行李,回头一笑,“刚好遇到大学时候的学长,我说安安怎么之前来医院这么勤,原来是他在。”

  林克一听这话,越想越不是滋味。“你学长在这怎么了?他们俩很熟吗?”

  “他们俩当时在学校还算挺出名的一对吧,没想到当时安安为了借钱转眼就跟你结婚了。我们好多同学还觉得惋惜呢,不过大概是他们缘分深,现在又能在一起了。”

  陆玫放下手里的领带,走到林克的床边,手搭上林克的手,语气温柔而欣慰,“安安现在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我真替她高兴。不然一想到当年她因为家庭卷进我们之间,失去了所爱,总归心里不安。”她握了握林克的手,“阿克,你说是不是?”

  林克皱着眉,“艾安安当时有男朋友?我怎么没听她提过?”

  陆玫轻笑,“那种情况下,你就别怪安安瞒着了,当时她多着急啊。”

  陆玫几句话就把往事抹的漆黑。寥寥几句,艾安安就变成了为了向别的男人拿钱而火速跟自己男朋友分手,并且隐瞒了这事的女人。

  林克皱着眉,沉默不语,也不知信了几分。

  陆玫点到为止,林克是个戒备心重的人,言多反而有失。

  陆玫到了周末的时候,借着拿忘在林克车里的东西,去了林克家里。她叫了林氏旗下一家西餐的厨师长来家里为他们做午饭。那天随口的几句话,不过算是埋下了引线。一起吃午饭,才是要点燃这引线。

  林克听到陆玫说周末想一起吃午饭,本来随口说了句想吃陆玫做的,他当年很喜欢她做菜的味道,念念不忘很多年。

  陆玫笑容有些僵硬,“这几年太忙,都没怎么做过饭了,现在搞不好切个菜都会切到手。”

  林克怎么会舍得?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阿克,你最近在医院闷了这么久,我们下周出去散散心吧。”

  “没时间,公司事太多了。”他连头都没抬的回答。

  “啊……”陆玫露出失望的表情,“那万一我到时候跟安安他们撞到了,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被他们秀恩爱秀一脸,岂不是好惨……”

  林克没说话,只是停下手中的动作,一副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

  “前几天我在医院的时候听学长说要带安安去马尔代夫呢。我一想,现在去时间刚刚好啊,再过一个月就到那边雨季了。我们也去吧~好不好?”

  马尔代夫。

  “呲——”,林克的刀叉一个用力不慎,在盘子里划出刺耳的声音。

  马尔代夫是艾安安当时想去度蜜月的地方。

  她那时家里一团糟,未必有什么心思去。然而林母对这个第一面就很满意的儿媳妇很上心,婚前就一直催着她选最喜欢的地方去,经费什么的不必考虑,全由她来支持。

  艾安安也就把自己本就极少的睡眠时间再划出一些来,好挤出时间做攻略,也挤出时间处理事务腾出蜜月的时间来。

  林克端起红酒浅啜一口,语气满不在乎的轻蔑,“她想去哪?莉莉岛?还是美人蕉?”他记得这两个岛是她当时做攻略时最想去的两个选项,她能留出的时间太有限,只能选其一。

  然而最后的结果其实是,两个都没去。因为他不想去,自然不会也懒得去配合这游戏。

  陆玫心中一沉,脸上的笑意险些挂不住,她扯动嘴角勾出一个笑来,“没想到你跟安安想到一块去了呢,他们这次两个岛应该都会去。”

  林克轻嗤了一声,也不知在想什么。

  陆玫顺势坐去他那一边,抱着他的胳膊晃,“去嘛去嘛。”

  林克扬眉,下巴一点示意他坐着的轮椅,“我这个样子,怎么跟你去?”

  陆玫的笑越发甜美,“不要紧啊!我可以推着你,到时候我们俩在海边晒太阳。到我们七老八十的时候,还是这样,多浪漫啊。”

  林克不为所动。

  陆玫把脸贴在他的腿上,从下往上看他,眨巴着眼睛,“你以前答应过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的。我机票和酒店都订好了,不管你去不去,我是会去的。你忍心我被众多情侣虐吗?”

  林克听到艾安安要跟别的男人去她计划中的蜜月旅行地,本就心里不是滋味,再加上陆玫这样央求,半推半就的,也就答应了下来。

  陆玫笑着用脸蹭他的胳膊,“阿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她心中得意,以为自己布棋精妙。哪里想过,她也不过就是言煦牵着林克走的一枚棋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