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失之东隅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187 2019.07.07 12:00

  她回头就去包里找钥匙,林克却在她身后幽幽地开口了:“小玫,谁说不影响了。”

  林克看了一眼艾安安握在言煦手臂上的手,接着对陆玫说,“每个房间看到的自然是不同的风景,你既然喜欢,又怎么会不影响。”

  安安被他这冷水一泼,不禁有些委屈,“喜欢看日落的人就单她一人吗?”

  林克的回应很冷漠:“别的人喜欢与不喜欢,干我什么事?”

  安安强挤出一个笑,是啊,她是谁,从前还有他名义上妻子的身份,如今她算什么。她还来敲门,可不是不自量力了吗。

  可旁的也就算了,连她想实现这点小小心愿都要给她添堵,这两个人是真的要把她回忆里仅有的那些美好,一点一点抹煞吗?

  她看了一眼曾说过要陪她一起看日升日落的男人,此刻只给了她一个冷硬的侧脸。他们真的在多年以后一起出现在了这里,他却是陪着别人看日升日落了。

  别的人喜欢与不喜欢,干我什么事。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记得她的喜好,只是她已经是“别人”了。

  言煦一直沉默的旁观着,此刻看安安失落的样子,终于有些不忍。他牵起安安的手,把她带离了那里,安安情绪低落,也由着他带着走。

  “安安,要钓鱼吗?”

  安安没有钓过鱼,她对所有没尝试过的东西都很感兴趣。言煦带着她借了钓鱼的装备,她很快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跟着言煦一点点学起来。

  “言煦,你真的很牛逼哎,怎么什么都会啊。我真的觉得你的时间好像一天有48个小时,不然怎么学的过来这么多东西。”安安大学时候就很崇拜言煦了,可他好像总能给她新的惊喜。

  言煦只是微笑,很有耐心的教着安安,也不多说。这也是安安大学时暗自很喜欢言煦的一点,他很谦和内敛,即便什么都很优秀也不会浮夸的自傲自夸。

  安安带着大大的遮阳帽,跟言煦一人一张小板凳坐在岸边,有种奇妙的诙谐感。

  言煦很快钓上了几只鱼,有大有小,他留下一只大的,放生了其他的。

  安安眼巴巴的瞅着他的桶,噘着嘴委屈巴巴:“为什么我钓不上来呀,我是按你说的做的呀,它们是不是针对我?”

  “有点耐心,风吹得大点你都当成是鱼,老是收杆,能钓的上吗?”

  安安不服,这下不动如松地握着杆子,手都酸了还不肯换姿势,就怕自己动起来手抖把鱼吓走了。

  言煦说了几句娱乐钓鱼开心就好,安安也不肯放松,一脸认真的瞪着海面。“我就不信了!今天钓不到鱼,我就不回去了!”她冲言煦眨眨眼,“我一定钓一条大鱼上来,你等着看吧。”

  过了半个多小时,言煦看她表情微微皱眉,应该是胳膊酸痛了。他暗笑她的倔强,又有些心疼。

  言煦站起来,揉了揉安安的头,“在这等我一下,别乱跑,我很快回来。”

  安安问他去做什么,言煦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

  安安虽然很随和,但其实骨子里很要强,性子又倔,这会言煦不在,她也毫不放松。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太阳落下了些,不再那么刺眼,迎着海风坐在海边这样安静的钓着鱼,倒是让安安感觉到了几分老年夕阳乐的惬意来。

  “咦,”安安突然觉得钩一沉,“有鱼了?”她试探性的一提,仿佛还很沉。她慢慢的一点点的抽着钩,感觉快要到水面了,使力快速的收钩往上提,却重到有些提不动。

  安安站起来,有些小兴奋,难道是好大的鱼?这下刚才吹出去的牛总算能圆了。

  安安费力的拉着钩,结果随着钩露出水面的却是一个人,安安呆了一瞬。然后迅速往栈道边缘跑了几步,她手里还握着杆子,那人顺着渔线一点点收拢,朝她游过来。

  他穿着潜水服,游到近前时,慢慢推高了面镜,露出了大半张脸来。

  “言煦?!”安安惊呆了,“你什么时候下去的,我都没看到。快上来呀!”

  言煦拽着已经没了饵的鱼钩,笑着问她:“怎么样,这条鱼够大吗?”

  安安这榆木脑袋直到听到他这话,才反应过来言煦下海是为着什么。她脸一瞬间涨得通红,虽然觉得很不应该,还是止不住的笑起来,嘴角都要咧到耳朵了。

  太犯规了吧这个人,她脑子里只剩下这句话。

  稍稍缓过神,她催着言煦让他上了岸。

  “多危险呀,你都没穿全套装备,以后千万别这样了。你从哪下去的呀,我压根没看到有人下海呀?没事吧?”她围着他转了一圈,怕他有划出什么小伤口,可别感染了。

  言煦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没事。你呀,要回去吗?”

  安安却没空觉得这动作有多暧昧,她抓住言煦的手指,“怎么出血了?是钓鱼线划伤的吗?”

  她皱皱眉,拉着满不在乎的言煦回酒店,要去找前台找消毒药品。

  言煦在她身后半步,被安安拖着走,在她身后露出的笑容炫目到如果安安看到一定要红着脸躲起来的。

  在酒店前台没要到消毒药品,还好言煦自己有带带着碘伏的棉签。这点小伤口,言煦完全能自己处理,可他一脸满不在乎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责任感爆棚的安安怎么能放任不管。安安拽着他的手,先去浴室拿淡水冲洗,又握着他的手认认真真的拿棉签处理着。

  言煦一直默不作声的任她拽着,仿佛一只安静温顺的大金毛。安安垂头给他处理伤口,若是抬头看到他这样炙热的眼神,只怕要被吓到。

  等安安尽量放轻动作的仔细处理完用创可贴包好言煦的伤口,他为她撩起耳边垂着的一缕发丝,在她耳边轻声说,“安安,你看。”

  安安顺着言煦另一只手所指看过去,窗外正是她心心念念的日落。

  言煦牵着她走出屋子,安安从没看过这样美的日落。云在海风的呼啸下,仿似奔涌向他们的河流,甚至能看到云高速移动的样子。阳光在云层中泄露出来,把云染成粉紫色,投射到海面上,像打碎在海面上的星璀璨着闪耀。

  她和言煦安静的站在屋外,一直从霞光漫天看到暮色四合。

  原来这景色本身就足够美好,根本不需要特别挑选什么地点。

  碎了一个梦,也圆了一个梦。遗憾本身就是生活,失去的也是回忆。

  既如此,便没有什么不能释怀的。——《艾安安日记之日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