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奇葩醉酒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352 2019.07.04 12:00

  红着脸的小螃蟹在浴室里冲了会儿热水,出来更红了,整个人都泛着粉。

  在海里玩了一下午,她连晚饭都比平时多吃了些。言煦看着比初见瘦了太多的安安,表示很欣慰。

  晚饭后,安安仰着一张粉扑扑的小脸,乖巧的跟在言煦身后进了泳池酒吧。臆想中酒林肉池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酒吧里几乎是清吧的样子,还因为一个个泳池相隔,甚至没有清吧热闹。

  安安有点失望。说好的大肌霸猛男呢……网评都是骗子!

  言煦很喜欢这样的环境,酒吧里放着爵士,点一杯威士忌坐在角落,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能在这里跟艾安安两个人坐到地老天荒。直到世界尽头,或者……直到安安喝了两杯调出的鸡尾酒,开始大着舌头嘟囔着胡话戳他脑门。

  言煦无奈,叫了杯柠檬蜂蜜水,想给她解解酒。

  安安戳的起劲,不肯配合,摇着头躲开杯子。

  凑近了听,她嚷嚷的是:“坏蛋!林克大笨蛋!”

  “……”凑太近的言煦被她从脑门上戳的往后一倒。

  他好不容易把杯子对上她的嘴,结果她突然挣扎,水直接钻进了鼻子里。

  安安呛住,身子缩成一团,呜咽起来。

  言煦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结果他双手伸过去待要给安安擦脸时,才发现她在抖,抖得厉害。

  “安安?安安你还好吗?”

  “哥哥……哥哥我错了……”

  “安安,你清醒一点,我是言煦。安安?”

  “别这样对我,哥哥……”她像是很怕,五指抓着衣角,捏出了深深的印痕。

  言煦见周围人的目光已经聚过来了,直接将开始呓语的安安一把抱起,回了房间。好在他们的住处就在海边,并不远。

  没几分钟,回到房间的言煦找了个纸袋给安安,哄着她对着纸袋深呼吸许久,她方才冷静。

  言煦摸着她的头,开口问道:“你哥哥他,对你不好吗?”

  安安撇开头,一手捂着脸,摇了摇头。

  言煦坐近了一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安安,我记得以前,四年前,你答应过我,不会对我隐瞒什么了,是不是。”

  安安抬头瞪他一眼,“你怎么偷换概念,我明明答应的是以后要再打翻实验室东西,不会瞒着你。”

  言煦粲然一笑,“那你当时有加限定词吗?我这可还有字据呢。”

  安安揪着衣角,拨弄着纽扣,大眼珠转了几圈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有没有加限定词,但是既然言煦斩钉截铁的说连字据都有,大概是当时被他诓了?毕竟他记忆力那样好。

  安安犹豫了一下,决定告诉言煦。也许说出口了,自己真能够放下,也不会再这样频繁的做噩梦和出现创伤后应激反应。

  “我十岁那年,妈妈再婚了。”她顿了一下,看着言煦,他的表情那样诚恳,她像是受到了他的鼓励,接着说道:“我妈妈的老公有个儿子,大我四岁。他很讨厌我,总喜欢对我恶作剧。有一次,我在浴室睡着了,他进来把我按在了池底。我差点淹死,也开始怕人。从那时候开始,我怕水,再也没办法游泳,还养成了反复检查门锁的习惯。”

  安安停了下来,她有些不想再说,但言煦悄无声息的握上了她的手,他手心的温度仿佛传递给了她勇气。她接着坦白说出自己更为怪癖的一面,“结果后来,虽然哥哥还总欺负我,到底没有再那么过分过。大概自那以后过去了有两年,我好了伤疤忘了疼。那时候刚兴起彩虹浴盐,我在网上看过星空浴盐的图片,同学们也都说很漂亮,我太喜欢了,就忍不住又一次用了浴缸,当时我明明有锁好了门的……我真的确认过……”

  她说着身子又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言煦忙将她抱进怀里,“别怕,我在。安安,我在。”

  安安低着头,言煦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裤子上一滴又一滴不断落下的眼泪。

  安安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哥哥又进来了,我很怕,拼命的哭,哭着让他出去。哥哥不让我哭,他说他最讨厌我哭。他又把我按进了池子里,家里的浴池是长方形的,很大,我被按下去的时候连池边都抓不到,我拼了命的挣扎,可是我什么都抓不到……”

  “后来哥哥也许怕真的闹出人命,放过了我。但是从那之后,我对水的恐惧,就更大了,甚至到了至少洗澡洗脸也一定要睁着眼睛能看清周围,洗脸的时候也是尽量几秒钟就立马冲完的地步。浴缸就更不用说了,我再也没办法用浴缸。”

  言煦皱着眉,心痛的紧缩起来。他一直知道艾安安爱笑的外表背后,是一颗戒备的心,但没想到她是因为这样形成的。

  他从以前就发现了,艾安安不喜欢人靠太近;如果实验室只有她一个人,突然进入别人出现在她身后,她会惊得打翻东西;她喜欢有人陪着。也就因为这样,当年他才会在明明能快速完成任务回寝室的时候,特意多做一些别的事来等艾安安,这样无声的陪伴,即便她一直无知无觉,他也甘之如饴。

  言煦握着安安的手,站了起来。

  安安懵懵的跟着他走,等言煦带她站在屋外的甲板上,安安看着木制的阶梯直通的海面,有些惊疑的退缩。她看着言煦,摸不准他是什么想法,她本能的后退着。

  言煦揽住安安的腰,直视着安安的双眼,那双眸子黑亮的吓人,像能蛊惑人的灵魂。

  “安安,相信我吗?”

  安安点头,可她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海面,又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言煦带着安安往阶梯又走两步,安安像只要被主人拉回屋的哈士奇一样死命抗拒。

  “呵。”言煦本来就有无限的耐心,更不要说此刻。他轻啄了一下安安的嘴角,安安果然震惊的僵硬呆住了。

  “安安,我把你看的比我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就算我出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相信我,嗯?”

  安安脑子里似乎一头浆糊般什么都没想,又好像脑子里炸出一个太阳系一样十万条弹幕齐飞。她的脑容量根本不足以在几秒钟内同时处理这么大的信息量。

  “高岭之花为什么亲我?!喜欢我吗?!”

  “相信学长喜欢我,真是比相信我是美少女会变身还要难。我信了我就笨蛋啊。”

  “他说他把我看得比他的生命还重要?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但是学长好像真的从来没有骗过我,不管他说什么都真实现了。”

  “他是不是想骗我下海,我只是被你亲一下,你就想要我的命呜呜呜……”

  艾安安大概天然的脑内构造和别人不一样,激烈的脑内思考后,她本能的跟随着言煦行动的同时,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么蜻蜓点水亲一下就想要我的命,我也太亏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