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头版头条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惜宛 2130 2019.08.29 22:53

  安安听到他这荒谬的言论,徒然转过头来,一字一句的对他说:“因为我明明从未拥有过你,还要不断的感受失去你的痛苦。我真的受不了了。”

  林克闻言呆愣在地,而情绪在失控边缘的安安绕开他迅速跳上驾驶位。林克下车的时候并没有拔车钥匙,安安发动了车划出一个弧线完美的漂移,飞速的倒车离开。

  艾安安压抑着自己快要爆发的情绪,拨通了徐风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徐风惯常打趣的调侃声传出:“安安?怎么想起打给我了?”

  “徐风,你方便来黄金海岸接一下林克吗?”

  徐风先是愣住,很快收敛了语气,认真的详细问着具体位置,问完后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安安,阿克怎么会一个人在那里呀?你没跟他在一起吗?”

  安安不想解释,也不知道从哪开始解释。她也不愿意说出“因为我把他扔那,自己一个人跑掉了”这样会伤林克颜面的话。即便已经分开,那也是她爱过的人。

  “总之你现在快过去吧,我挂了。”

  安安夺车而逃其实是一时冲动的下意识反应,她在说出那样让她甚至觉得厌恶自己又卑微极了的话之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没法再面对林克,更没法和他两个人在逼仄密闭的车内一起度过回到市区的漫长时间。

  但是有些事,不是你去躲就能躲得开的。

  第二天一早,新闻头版头条就是林克搂着她离开阮家的照片。

  她只有一个侧影,而林克的脸十分清晰。

  紧接着一则又一则的报道接踵而来。娱乐版刚一挖出两人是从阮家的别墅出来、照片里的女人是阮家千金的背景,财经版就紧接着报道了阮家和林氏可能有的商业互动。

  新闻中写着“据知情人士透露”,阮家千金和林氏继承人早已成婚,是典型的商业联姻。而阮氏的股票应声而涨,之前因爆出经营不善引发的连锁危机,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安安不想见林克也没办法,总得知道他那边公关打算怎么做。

  她再一次拨通徐风的电话后,徐风对她从自己这预约林克的行程也是哭笑不得,但好在徐风没有劝她把林克加回来,很是爽快的说会帮安安安排好时间,让她直接到点来公司就好。

  因为有预约,安安一路畅通无阻的见到了林克。

  再次踏进这间办公室,居然已经时隔了一年多。里面的陈设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却不如她记忆中宽敞明亮,有些莫名的压抑。安安望着林克站在落地窗前的萧索背影,不禁产生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进来的时候办公室门半开着,就直接进了,进来后林克一直背对着自己。安安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反手敲了敲身后的门。

  林克依然没有反应。

  “林克。”

  林克才惊醒一般转了过来。他神情微怔,像是还没缓过神来,低声说了一句,“你以前,从不这样叫我。”

  安安不由苦笑,“这不是你一直要求的吗?”

  林克像是想到了什么,本就苍白的脸色也更灰沉了几分。

  的确是他要求的。

  当初艾安安跟他闪婚,对他来说,安安比陌生人熟悉不了多少。但是显然艾安安不是,她很喜欢带着几分笑意唤他“阿克”。

  轻轻软软的声音,起伏的音调。少女口中温软上扬的“阿”、清脆短促在舌尖的“克”,光听这两个字都像是能听出爱意。

  远不是如今她喊他“林克”时生硬冰冷,语气平平的样子。

  他当初很讨厌艾安安喊他“阿克”,三令五申的呵斥过她,禁止她喊他阿克。但她还总是这么喊,每次他一瞪向她,她就吐着舌头不好意思的微微笑着对他说:“对不起啊阿克,我习惯了。”

  习惯,呵。

  他跟她很熟吗?她才这样叫过他几次,足以让她喊成习惯?

  他让她改了那么多次,她都没改过来。后来是怎么改过来的来着?

  似乎是因为陆玫为了要出国的事来他办公室,被艾安安撞了个正着。

  陆玫当时哭了他还记得,说了些什么呢?他记不太清了。

  但是艾安安那天是怎么哭的呢?陆玫在的时候她面色平静,反倒陆玫走以后,艾安安把他的沙发都哭花了,皮面上的渍迹还送回店里清洗了一趟。

  好像是大哭着说她再也不要喊他“阿克”,和陆玫一样叫他,让她恶心。

  他连吵都没有跟艾安安吵起来,只觉得看着她就让他心烦,丢下她一个人在公司,直接离开了。

  林克如今回忆起来,才突然发现,从那时候起,艾安安似乎真的,一次都没有再唤过他“阿克”。

  艾安安说得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今天这样,是积水成潭。

  他不断回忆着过去,虽然能看到眼前的安安不断翻动着嘴皮,一直在说些什么,他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林克!”安安察觉了他的走神,手指关节轻扣了一下桌面,“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在听。”

  “那你觉得我刚才说的可以吗?”

  “你刚才说什么?”

  “……”安安泄气的深呼吸一下,又接着重复了一遍,“之后各种场合的采访肯定会问到,索性到时候就一步步公开我们离婚的消息。新闻稿可以往我们两个人虽然离婚了,但依然是朋友这个方向写,不会对双方形象有大的影响。”

  林克沉吟,“但是有几个问题。第一,你爸不会同意。第二,我妈听到消息肯定会有动作。第三,上个月我带你一起见过天盛的两位董事你还记得吗?他们都刚送了祝贺的礼物。”

  安安眉头紧锁,虽然林克没有摊开来细说每个原因,但是就算抛开林克那一边的事不提,她也隐约明白这次的事是阮正豪搞出来的。

  怎么会那么正好能在阮家拍到他们两人的合影,又怎么会不到一天时间,挖出那么详细的背景。再加上这绯闻爆出后最大的获益者,幕后是谁在推动就一目了然。

  阮正豪逼她不成,就自己主动出手。仅仅一张略显亲密的照片,最后的结果或许还比林克直接给予资金支持的效果来的更好。

  算下来到底还是她连累了林克,要不是阮正豪,他也不会多生出现在的隐患来。

  艾安安心里呕的要死。

  “那怎么办?”

  ————————————————————————

  林克:安安,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喜欢你,真的。

  艾安安:你怎么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我看你是需要吹吹海风清醒清醒。

举报

作者感言

惜宛

惜宛

大家习惯在什么时间段看文呀,我下次找个集中点的时间提前发

2019-08-29 22: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