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官方小媒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宫宴

官方小媒婆 十月生芽 2060 2021.02.23 16:54

  “你怎么来了?”风雪中莫云寒提高了声调。

  “我来给你送伞。”方瑶将伞从腋下取出来给他。

  他没有接伞,而是将手掌贴到了她的手上,又摸了摸她的脸,然后皱眉道:“等多久了?”

  他一边说一边接过两把伞,交给了身后的呈宁。

  方瑶活动了一下冻僵的手指,咬着牙僵硬地道:“没多久。”

  他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几下,一堆零零碎碎的大雪块落下来,方瑶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已经积了这么多雪。

  莫云寒解下自己的貂裘披在方瑶身上,方瑶想要拒绝,向后退了一步,他却面无表情地道:“别动。”

  方瑶听话地站在那里没动,等他给她穿好了之后才又提议道:“我不用,还是你穿着吧。”

  莫云寒没有说话,背对着她蹲了下来,微微侧着脸道:“上来。”

  方瑶愣了一下,吞吞吐吐地道:“不……不用这样。”

  “你鞋子湿了。”莫云寒干脆转过头来,用命令的眼神看着她。

  方瑶纠结了一下,又实话实说:“我想等我爹,他惯常骑马,我不放心他,得嘱咐他几句。”

  莫云寒这才站起来,朝宫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抓着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衣领内。

  方瑶大惊失色,忙把手抽了回来,她的手这么凉,他哪能受得了?

  “我只是帮你暖手。”莫云寒没好气地道。

  听他的语气,想必是误会她的意思了。

  她一开始就很排斥与他接触,估计是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现在她已经适应了做他的王妃,而他似乎还不知道。

  他们已经成亲,那么她希望他们能好好过日子,未免他再多心,方瑶解释道:“手这么凉,哪能往身上贴,就算你铮铮铁骨,也受不住这样。”

  莫云寒闻言脸色好了起来,又替她把披风拢得严严实实得,挪了个位置,背对着她看着宫门口的方向。

  他往哪里一站,方瑶感觉打在脸上的雪少了许多,眼睛都能完全睁开了。

  看着他宽厚的背影,方瑶心里突然一暖,或许,他真的有一点喜欢她吧。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方瑶却突然害怕起来,她在期待些什么?她怎么能有所期待?

  他是未来的皇帝,他会有许多女人,他不会是她一个人的夫君,她不能……不能喜欢他。

  “瑶瑶,你怎么了?”方胜的大嗓门叫醒了出神的方瑶。

  方瑶笑了笑,道:“我没事,我来看看您,今日雪大,不要骑马了。”

  方胜哈哈大笑两声,依旧是那样旁若无人,不顾斯文:“这点雪怕什么,你放心吧!”

  “爹~”方瑶皱眉不乐意,“你若是再这样不在乎自己的身子,我便再也不管你了。”

  方胜最受不了她撒娇生气,赶忙束手就擒:“哎呀行了,不骑便是。”

  莫云寒插话道:“风雪大,侯爷路上小心,改日本王定带瑶瑶登门拜访。”

  方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方瑶身上的貂裘,嘴边的小胡茬翘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方胜冲莫云寒拱了拱手,走的时候大摇大摆,嘴里还嘿嘿了两声。

  方胜一走,莫云寒又蹲了下来,这次他什么都没说,方瑶知道犟不过他,便老老实实地趴在了他背上。

  进了王府他也没有将她放下,路过的下人们纷纷侧目而视,想必不多时就会有“寒王夫妇恩爱无比”这种话传出来了。

  莫云寒背着她进了屋,将她放在在火炉边,又命人打了热水来给她泡脚,这才出去。

  他总是忙得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天天在忙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论他忙什么,一定都与皇位有关。

  一场大雪过后,府里开始忙碌起来,添置了不少新物件,管家来找她商议过年的事,方瑶听得直打哈欠,直接摆摆手把人打发出去了。

  虽然她现在是当家主母,不过有莫云寒在,她可不敢当家做主,她什么都不懂,万一做错了什么事可就尴尬了。

  再说了,莫云寒选的管家,肯定不差,哪里需要她来指手画脚,她可不像孙氏,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没过几日,管家又来了,本以为他又是来跟她商量过年的事,谁知他是来送银子的,还送了不少,说是莫云寒专门吩咐的,让她添置点新的衣物首饰。

  方瑶坦然地接受了他的好意,反正他有的是钱,没必要给他省着。

  每到过年时都是公司搞团建或者聚餐的时候,皇帝这个大老板也不例外,每年都要搞一次宫宴。

  大臣们可以携妻带子参加,对于有些女人来说,可能一年里就只有这一次进宫的机会,都是尽心尽力地打扮。

  方瑶穿着天蓝色广袖云锦裙,脚踩珠绣缎面鞋,头戴翠玉簪,轻点胭脂,略施粉黛,远远看去,如同出水芙蓉,清冷高贵。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莫云寒今日没有穿黑色,也穿了一身蓝色衣衫,腰间用银丝绣着祥云飞鹤,与她袖口的银丝菊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莫云寒握着她的手穿过重重宫门,越往里走方瑶越忐忑,褚言舟应该也在里面,她要如何面对他?

  走到御花园附近,人渐渐多了起来,方瑶将手从他手里抽了出来交叠在腹部,这才发现自己手心都是汗。

  莫云寒搓了搓手,然后将手背到身后,笑着道:“不必如此拘谨,本王不嫌你丢脸。”

  方瑶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嘲笑自己,干脆放下手,也不做样子了:“殿下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

  方瑶一边走一边偷偷四处望,看见白色的身影心里就会突然紧张一下,发现不是褚言舟又松了口气。

  莫云寒不与人攀谈,独自在席间坐下了,方瑶与他不同,她还有想见的人,而且她也不想就这么尴尬地陪他坐着,便寻了借口离开了。

  方胜今日可能带着方思羊来了,她已经许久不见方思羊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是那样孤僻。

  方瑶沿着一条人不算多的小路寻过去,果然在一处僻静的园子里找到了方胜,与他一起的不仅有方思羊,还有褚侯爷一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