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官方小媒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赐旨和离

官方小媒婆 十月生芽 2066 2021.03.02 21:49

  方瑶不确定地问:“你……叫我?”

  那人突然抬手,方瑶吓了一跳,再一细看,他手里拿着的竟是她的钱袋。

  流萤将钱袋一把取过来,怒道:“原来是你偷的。”

  那男子惶恐万分,一个劲地鞠躬:“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是谁……”方瑶顿了顿,话音一转,“你怎么成了这样?”

  “我……我是摔的。”

  “摔的?”

  “额……是……是摔的,我先走了。”那人转身就走,如同一天泥鳅,一会儿便消失在人群中。

  方瑶向四周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褚言舟,他望着那男子离开的方向微微出神。

  “走吧。”方瑶道。

  褚言舟收回目光,笑着点点头。

  掌柜见他们进来愣了一下,没有上来迎接,只是对方瑶笑着点了点头。

  方瑶跟着褚言舟上了二楼包厢,褚言舟在窗边落坐,方瑶则在他对面坐下,又招呼流萤在她旁边坐下。

  窗子很大,坐在窗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楼下的街景,满街的花灯从上面看并没有很好看,就像是一片会发光的大白菜一样。

  三个人点了许多菜,若是仔细算下来定是要花不少钱,不过有褚言舟在她肯定是不用破费的。

  上菜的依旧是之前的小二,他是一个十分称职的服务生,脸上一直挂着笑,动作行云流水,像是一点都不会累似的。

  “菜齐了,郡主慢用,若有需要便招呼小的一声。”小二躬身道。

  方瑶笑着点点头:“多谢。”

  拿起筷子,将桌子上的菜一一看了一遍,最终将目光落到褚言舟身前的那道酸梅琉璃鸭上。

  这道菜是一整只鸭子,但能看得出来上面的肉已经被削下来,鸭子上包裹着一层亮晶晶的粘稠汁液,使整道菜如同一个艺术品,再加上上面点缀的几个酸梅,使人口水直流,直像一尝为快。

  方瑶不由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正要站起来去夹,褚言舟突然起身将那道菜端走了。

  到嘴的鸭子飞走了,方瑶疑惑地看着褚言舟,只见他离开座位,向她这边走来,然后……把鸭子放到她这边了!

  嗯……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方瑶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道:“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我先替你尝尝。”

  说着她夹了一块放入嘴里,如嘴是酸酸甜甜的味道,还有一些凉凉的感觉,像她以前吃过的一道甜品,又不太一样。

  “嗯,真不错,可以作为主推款。”方瑶像模像样地认真点评。

  褚言舟笑了笑,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拿着筷子又给方瑶夹了一些菜,温和地道:“多吃点。”

  他这个样子特别像一个宠溺的老父亲,方瑶忍不住想说一声“谢谢爸爸”,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不过褚言舟夹的那些菜都是些鱼啊肉啊的,看着就很油腻,她一点欲望都没有,不过不吃的话又有点不太好。

  方瑶在碗里扒拉了一下,最后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嘴里,一进嘴便感到一股腥味直冲胃部,一阵恶心上涌,方瑶差点吐出来。

  “小姐!”

  “瑶瑶!”

  褚言舟和流萤同时出声,跑到她身边紧张地看着她。

  方瑶拍了拍胸口,皱眉道:“没事,就是鱼太……我最近胃口不太好。”

  在人家店里吃霸王餐也不好说什么不好,再说了,她要是说了,厨子恐怕要被扣钱了。

  “小姐一直这样可不行,还是看大夫吧。”流萤道。

  “不用,我没事。”

  她最近确实胃口不好,不过不是病了,只是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扰人心神,她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

  最终,桌子上被动了的几乎就只有那盘酸梅琉璃鸭,而且还被光盘了。

  出了琼瑶楼时候也不早了,街上的人少了许多,褚言舟要送她回家,她也没有拒绝。

  回去时路过之前买灯的地方,那对老夫妇正好还在,方瑶便过去将钱给了那老妇人。

  只是那老妇人却好奇道:“小姐走后就有人帮您把钱付了,小姐不知道吗?”

  有人帮她付钱了!方瑶心中惊讶万分。

  “是什么样的人?”方瑶的语气有点急。

  那老妇人不假思索地道:“是一位长的很好看的公子。”

  长的很好看的公子?莫非真的是他?

  “是否着黑衣,身高大概这么高,单眼皮,看起来很冷漠?”方瑶一边比量一边道。

  那老妇人这次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头道:“不是单眼皮,也没有这么高,看起来很温和。”

  听她这样说,方瑶心里突然有点失落,像是希望落空一样。

  她竟然以为是莫云寒,甚至很希望是他。

  方瑶心中苦笑,她与他的缘分已尽,他有了泽丽公主,不再需要她,而她也要离开他了,她还在期待什么呢?

  与褚言舟并肩走在灯会上,却觉得这热闹的灯会似乎越来越安静了,也许是时辰太晚了,大家都散了吧,也或许是大家玩的累了,该休息休息了。

  一路无言,走回了永义侯府,只与褚言舟道了一声别便再无他语。

  府里今日也是冷冷清清的,因为她给下人们放了假,允许他们去看灯会,许多人都还没回来呢。

  过了今日这个年便结束了,她与莫云寒的关系也该结束了。

  第二日一早,方瑶身着白衣,头戴荆钗,坐上马车进了宫。

  她现在是郡主,出入宫都方便,守将见了她也没有阻拦,直接将人连同马车一并放了进去。

  马车只能进宫门,再往里走是不行的,方瑶便下了车步行前往文德殿。

  要说这皇宫,也是个一回生二回熟的地方,犹记得当年初入宫时的情景,如今想来那时真是笨,这么简单的路都记不住。

  早朝没有多久就结束了,想必现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大事,皇帝脸色还算正常,方瑶稍微松了一口气。

  “和乐怎么来了?”皇帝问道。

  他的声音一如初见时那样严肃而随意,低沉得如同乌云密布的天空。

  方瑶双膝跪地,扣了个头,平静地道:“臣女请陛下赐旨和离。”

  皇帝的眉毛动了一下,又不动声色地道:“这是为何?”

  “臣女无德,忝居王妃之位,臣女实在惶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