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农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铁了心了

田园农娇 卷耳温柔 1387 2020.12.30 23:58

  “大妞,你醒了?”姚大壮声音里面都带着惊喜。

  “嗯,爹~”姚禾软软的唤了他一声。声音很是的轻柔,仿佛就像是一只娇弱的猫儿一般。

  “是爹让你和你弟弟受委屈了。”他自责的说到。

  从前他媳妇还在的时候,他娘也时常为难她,可苏氏却从来都不在自己面前抱怨委屈。

  从前他总想着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才好,媳妇儿不是他家的姓,他娘不认,他再怎么处心积虑的周旋调解,姚婆子都没收敛不说。还变本加厉。他干脆放弃了,和媳妇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她都那么的退让了,她娘还是把媳妇给磋磨死了。

  姚大壮不是不怨,不是不恨,可还有两个孩子。他一个大男人总要去挣生活的。他原本以为他娘会看在自己的份上,看在孩子是姚家的血脉上,好歹照顾一二。

  却没想到她娘不但没有反而把当初对苏氏的怨气都发泄到了两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这让他知道。他无论怎么做,他娘都不会顾念他一分好。

  “爹,奶奶不喜欢我和弟弟,我们姐弟也不喜欢她。她是坏人。”姚禾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总是轻而易举的就能被那些回忆给影响。此刻她眼眶红红的。倔强的没有掉一颗眼泪。

  她这具身体又弱又小,还未成年。记忆里这个世道乱穷又多战争。她觉得为了以后日子好过一些。她需要暂时的依靠姚大壮这个便宜爹。

  女儿这倔强的模样,像极了他的亡妻。姚大壮脑海中的脸和女儿的脸重叠。让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哽咽了。“那以后咱们都不和你奶奶婶娘他们过了。”他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分家。

  “好。”姚禾乖乖的点了点头。将舞台给了姚大壮。只希望她不要让自己失望才好。

  “大哥,你怎么和娘说话的?都是小误会,自己人说开了就好了。怎么还就当真了呢?”

  黄氏自然知道自己大哥这是在怨恨自己和姚婆子。这事说来也是他们没理。姚大壮生气也是应该的。

  她平时也不待见姚禾和姚姜,分家这事她琢磨过。但还是眼红舍不得姚大壮每个月交给姚婆子的那些银钱。若是分家了,大哥以后肯定不会在把所有的钱都给姚婆子了。补贴到他们二房的银钱肯定就少了。那她肯定不同意的呀。

  姚婆子不傻,听了,顿时就跌坐在地上嚎啕起来:“当家的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我含辛茹苦的把儿子拉扯长大。如今他翅膀硬了。为了两个贱人生的野种,就想要撇下我单独立户了。”

  “不孝顺的东西啊。我怎么生了你这玩意儿。狼心狗肺的东西。吃我的血长大。就是这样回报我的?我这是做了哪门子的孽啊?”

  骂着骂着,姚婆子就突然跳了起来,冲着床上的姚禾扑过来,“都是你这个小娼妇唆使我儿子和我分家。你这个烂心肝的屎玩意,心眼和你那短命的老娘一样黑,今天看老娘我不把你个卖钩子的打个稀巴烂!”

  姚禾躲在被子里的手捏成了拳,她垂着眸子。眼睛里面快速的闪过一抹戾气和怨恨。她真是佩服原主一家子。怎么就能忍受这么个撒泼打滚的极品的?

  “闭嘴!娘,你用不着扯这些旁的。”姚大壮一把就将自己老娘挡住了,顺便的轻推了她一下。

  姚婆子趔趄的退后两步,好歹被黄氏给接住了。“大哥。你……”

  姚大壮扫了她们两人一眼,目光冷的犹如寒冰,“养育之恩我不敢忘记。但我也不会让两个孩子在受人欺负。”

  “谁欺负她们了?我是他们的长辈,当奶奶的教训他们几下。是犯法了?”

  “不犯法,但是过分了!我每个月累死累活做工,交给你的银钱差不多快五百文。我倒是不知道,我女儿病了这么久,家里穷的连副汤药都抓不起了?”

  姚大壮的嗓门太大,带着压抑的怒吼。仿佛一只红了眼的雄狮。

  黑黝黝的脸阴沉而又铁青。吓得张扬跋扈的姚婆子都微不可查的颤了颤。连撒泼都不敢了。

  姚大壮步步紧逼,“娘。你倒是说啊?好好的想一想在说。”

  姚婆子心中咯噔一声,那钱她还不是拿来补贴了二房。她有些气短,还是梗着脖子说到,“二房两个男丁。姚大宝和姚二宝都在私塾读书。烧钱的很,若我不补贴一二,老二单独打猎哪里担的起这个担子?

  你也要体谅一下你弟弟和我啊,那两兔崽子也不用读书,你正好帮着供一下二房的孩子。以后孩子中了秀才,中了举人,那都是光耀门楣的。这是好事啊。”

  “你想想,我们姚家要是出了个人才的话,那孩子还能忘记了你这个亲大伯?”

  听听,这话多理直气壮?凭什么他的儿子就不用读书?他的儿女就不配吃一顿饱饭?不配看病?还要沦落到被卖给傻子做老婆?

  他有儿有女的,需要靠别人给他挣脸面和前程?

  有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憨厚不愿意计较罢了。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这次姚婆子和黄氏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让他十分恼火。

  他娘到现在都还满眼都是二房。丝毫不知悔改,还一口一个野种,兔崽子,贱东西的。实在是让他心里窝火。

  “娘。这次我是铁了心要分家了。你生我养我不容易,以前交给你的那些银钱我也不要求你分一些给我。以后我每个月会给你两百文钱供养你。余下的我留着供养我的两个孩子。”

  “我不同意,哪有母亲还在就分家的?你这会让村里人看笑话的。”姚婆子觉得两百文太少了。他儿子一个月可是能够挣五百文呢。

  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一个人就是两百文。而儿子和孙子孙女三个人,紧巴巴的只能共用三百文。

  黄氏现在一旁。没吭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同意也行,那大妞再过两年就要相看人家了。出嫁的话。公中出一两银子的嫁妆。姜儿开年了就吃六岁的饭,也要送去读书了。我这房子比二弟他们家可要破烂的多,公中开春了怎么也要想办法给我修葺一下……只要您答应我的条件。我和孩子们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姚婆子听着,只觉得心惊胆颤。这算下来。样样都要花钱,样样都不是小数目。怕是她手中的那点棺材本都要被抠出来。

  姚禾听到便宜爹说的话,都想站起来给他鼓掌了。以退为进,看似退让。实际上是步步紧逼。没想到姚大壮竟然也有这样的头脑。可以呀!

  黄氏听了哪里可能同意,收钱还行,贴钱?“大哥说的,就不能缓缓?家里如今也是困难的时候,这年底了。哪里还有闲钱?”

  “老大啊,你这是在逼死我啊!家里穷的连年货都买不起,就指望着你弟山里打猎能有收获呢。”姚婆子捂住心口,喘着粗气说到。

  “那就是做不到我的要求,同意分家了?”

  这让姚婆子怎么回答?横竖都是在剜她心口的肉啊。撒泼是不能撒泼了。她算是看清楚了,她这大儿子现在不吃这一套了。

  黄氏抿唇,选择了默认。

  姚大壮点头,“行,正好村长和里正还有村里的父老乡亲都在。我去让他们给我做个见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