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霹雳咱家不差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霹雳咱家不差钱 清宁无咎 2202 2019.03.18 07:06

  将衣服晒了,伍文画打算去山林摘点常用的草药。大山深处,野兽、蛇虫无尽,药材也多。

  对于先天人来说,那里也不是险地。

  余晖未尽时,便见路旁一紫影。

  最后一点霞光映在他的身上,在暮色下依旧华光照目。

  “母亲。”

  疏楼龙宿站在黄昏下,已等待了一个时辰。他从未这样等过一个人,等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今日初尝,心下涩然。是不是每个落日,母亲在门口等待幼时的自己也是如此的心境?

  “咻咻。”伍文画撩起一把白发,唉~失策,早知道儿子过来,就不做此装扮了。

  “孩儿差点就认不出了。”

  对上母亲的笑脸,疏楼龙宿笑意渐深:“药篓里只几根,母亲体验的生活也非全貌。”

  “哈,养尊处优多年,全体力活,你母亲可做不来。儿子,你今晚住哪儿?这农家院子,不比家里方便,可没人服侍。”

  对于疏楼龙宿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伍文画想象不出等会儿他该怎么办。

  “耶,母亲小看孩儿了。荒山野岭,吾也是住过了的。有母亲在,孩儿会受什么苦呢?”疏楼龙宿想接过伍文画的空竹篓,她没让。

  “嘴甜。明天走吗?”伍文画猜测儿子是有事出门。

  疏楼龙宿想了想,认真回道:“明日去寻一处地方,佛剑他,战亡了。”

  “谁做的?”伍文画眼睛冒星,踉跄一步,站稳道。

  疏楼龙宿移到伍文画面前,搀扶住她,急急道:“母亲,佛剑不会有事,孩儿明日取得元灵即刻去寻冰楼。”

  伍文画有很多话想问,想知了小和尚为何没用她送的药物,也想问从一开始亡身为何没来寻她,终究她也只能站在这无能为力:“咻咻,你也要小心。扶我回去吧。”

  “好。”疏楼龙宿来此就想将此事告知,如果从他人口中得知,自己若不在,母亲伤心也无从安慰。

  非常君、习烟儿和越骄子正等伍文画回来吃饭。

  眼见靠在疏楼龙宿走回来的伍文画,俱吓了一跳。

  “义母!”三人围拢上去,关心问道。

  伍文画嘴角微弯,扯出一个笑脸:“我无事,吃饭吧。咻咻啊,与我下去洗手吧。”

  “好。”疏楼龙宿余光扫了越骄子一眼,扶着伍文画往净室走。

  这一餐饭,众人吃得沉闷,伍文画环顾一圈,为孩子们添菜:“我无事,乖乖吃饭。黝儿,这房子留着,明日我去寻仇。”

  “母亲?”疏楼龙宿并不赞同,他不想伍文画深涉武林,“寻仇之事,待好友复活,让他自行了结。”

  “咻咻,麦劝我。你母亲,我很久未曾这样生气过了。”

  唾弃无力,更想发泄出来。伍文画怕自己憋久了,更凶残。

  越骄子眼神一闪:“义母,报仇当雪恨,明日我陪您去。”

  “越骄子!”非常君不满地道。这小子,三日不打上房揭瓦。

  疏楼龙宿淡淡地扫了越骄子一眼:“汝是何人?乱认吾母。”

  越骄子清咳两声:“我乃越骄子,今日得见义兄,深深佩服义兄义薄云天、华丽无双之姿,能……”

  “哈,话说得再好听,吾兄弟也不是谁能当。”疏楼龙宿打断越骄子,眼中之意明显,“汝与义弟长得再像,也非同一人。”

  非常君神态怡然,义兄这话总算好听一回。

  习烟儿看看这个望望那个,见义母并不关心他们的刀来剑往,贴心地舀了一勺豆腐酿:“义母,吃菜。我今天去华小荻家,华芷姐姐教我做了酿菜。”

  “是嘛。酿菜啊,看来他们祖辈应到处迁徙,这个地方的人对于外来户并不友好。黝儿,有机会让他们搬走吧,南山药堂初立,正是用人时。”

  伍文画仿若未见孩子们的争锋,轻咬一口,汁水甜嘴,是凤梨的味道,还夹有鲜虾,豆腐包裹,软嫩鲜香又清甜。这菜在前世经常吃,如今尝来,滋味依旧,心境是否也依旧?

  非常君应了声是。三人不再做无谓的争辩,舀汤吃饭。

  三余无梦生不时以手扣头,三步急两步转身,晃得屈世途头昏眼花,终于忍不住道:“好友,何事忧急?坐下来说吧。”

  “坐不下。”三余无梦生仿若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心情有丝急躁。

  “坐下吧,你晃得我脑壳疼。”屈世途放下茶壶。将三余无梦生拖到石凳上坐下。

  三余无梦生无心喝屈世途到的茶水:“好友,堕神阙有危矣。”

  “何危?你与妖皇才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有那么深的感情吗?”屈世途不解地问道。

  三余无梦生苦恼:“佛教大师虽有龙首奔波复活,也有天佛原乡忘尘缘大师出谋划策。但伍大夫不是易与之人,她若知道佛剑大师身亡,堕神阙及黑狱有危矣。我与妖皇交情还谈不上,但他是计划中重要一著,劣者不得不想对策化解恩怨。”

  “啧,难得好友有此惊惶。”屈世途百年难得一见,自是打趣一番。

  三余无梦生无奈至极:“好友,麦说笑,与劣者说说建议。”

  “临时抱佛脚,小心被佛踢一脚,故好友现在去套近乎,料想伍大夫必定不悦,论交情,毕竟你与素还真差了百八步;儒门龙首极有可能已告知此事,瞒不住;那只有一途,就是晓之以理。伍大夫是个明理的人,好友,超常发挥你的长才,说服大前辈。”

  屈世途拍拍三余无梦生的肩膀,将茶喝了一口:“这茶叶还是大夫送来的,你也不是没有情可论的。”

  “只能如此了,劣者先去寻大前辈吧。”三余无梦生不再耽搁,往流芳榭急奔。

  时间树,是时间城独有的物种。时光碎片成叶,光亮鉴人,神异非凡。

  此时,饮岁站在时间树下,迈着方步,愁人,时间之子啊,太熊了,明明有个闲人天踦爵,城主不放手,偏要自己下界寻找。

  翡冷翠花园,天踦爵注视着对面的时间城城主:“城主,汝当真放心饮岁一人?”

  时间城城主似笑非笑:“齐烟九点天踦爵,汝已无下界之机了。”

  “咦,城主,劣者也并未说想下界。”天踦爵脸皮够厚,脸不红心不慌地否认。

  “呵,汝就好好等着时间消逝乖乖回到素还真体内。”

  时间城城主郁闷地端起天真蜜抿了一口,鬼知道那个强人给天踦爵偷了多少时间。今天的花蜜甜得太齁,饮岁,汝还是早去苦境学点泡茶的本事。

  饮岁本想磨磨蹭蹭,赖掉这次出差。谁料劲风刮过,自己已趴在殊离山脚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