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霸春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晋霸春秋

忆枕中梦

  • 历史

    类型
  • 2019.07.16上架
  • 26.62

    连载(字)

2051位书友共同开启《晋霸春秋》的历史之旅

掌门大隋后裔 舵主个人乐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太子申生

晋霸春秋 忆枕中梦 2039 2019.07.15 21:58

  晋献公二十一年十二月戊申(公元前656年12月27日),寒风凛冽刺骨,曲沃新城的城头上,文绣着“晋”字的大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曲沃新城宫室太子寝殿。

  晋国大夫罕夷、梁余子养和先丹木三人跪在塌前伏尸而哭。

  殿内殿外的官吏扈从人人皆有悲戚之色,垂泪者亦不在少数。

  晋国太子申生今日在其寝殿中上吊自杀了。

  “悠悠苍天,何薄于太子?”梁余子养仰天恸哭,斗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沾湿衣襟犹不自知,殿内殿外,无人不受其感染。

  浑浑噩噩之间,吴跃渐渐有了一点意识。

  他还有点懵。

  “我还活着吗?”吴跃心说。

  脑子里的记忆定格在最后一幕画面,是一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卡车前站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在马路边上大声呼喊,试图让孩子闪避。

  但已经被吓傻的孩子,哪里还知道躲闪。

  卡车越来越近了,孩子越来越无助,路过的吴跃飞身扑到孩子身前,将孩子推开,而他毫无意外的倒在卡车车下。

  照理来说,他应该是活不成了。

  不过,思维意识的复苏却告诉他,他似乎还活着。

  想睁开眼,看一看眼前的世界,然而他拼尽全力,依旧无法睁开。

  没过多久,他的意识便再度陷于浑沌之中,他太虚弱了,也太累了!

  在似梦似醒之间,他听到了一阵哭声。

  他无从分辨这究竟是谁的声音,便又再度陷入沉睡之中。

  “大夫,太子的手指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羊舌突作为晋国下军军尉,自然比常人敏锐一些。

  罕夷、梁余子养和先丹木三人的身体猛的一震,几乎在同时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

  “臣刚才看见太子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羊舌突不太确定的说。

  “臣刚才好像也看到了!”先友也站出来附和羊舍突的说法。

  罕夷带着激动、不可置信又有些恐惧、唯恐失望的心理,伸出手去探申生的鼻息。

  梁余子养和先丹木,以及殿内的其他人死死的盯着罕夷,眼睛一眨不眨,一时间整个寝殿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唯恐自己的呼吸会影响罕夷的判断。

  罕夷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他是害怕的,害怕得到失望的结果。

  就像之前他劝太子出奔他国一样。

  他把手伸到申生的鼻前,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所有人都注视着罕夷脸上的表情。

  而罕夷却一直面无表情,良久,罕夷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又有些如释重负的语气宣布道:“太子……还活着!”

  “快请医者,快!”罕夷扯着嗓子大喊道。

  殿内诸臣还未来得及欢呼申生未死的这一喜讯,便各自手忙脚乱的殿外奔去。

  看着塌上一息尚存的申生,梁余子养目露忧色。

  “二位大夫,是否将太子未死的消息暂时封锁起来!”

  “对,梁余大夫之言甚有道理!”先丹木赞同的附和道。

  “羊舍大夫,你立刻率人封锁曲沃,不许任何人出入,同时将方才在殿内的一干人等控制起来,绝对不允许有太子未死的消息传出去!”罕夷下了命令。

  “唯!”羊舍突轰然领命,神色肃穆的转身离去。

  羊舍突离去不久,先友急匆匆的带着一鹤发童颜的老者赶来,“三位大夫,医者来了!”

  罕夷、梁余子养和先丹木闻言立刻将位置让了出来,生怕耽误医者为申生诊治。

  “二位大夫!”梁余子养冲罕夷和先丹木使了个眼色。

  二人立刻会意。

  三人走出寝殿。

  “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梁余子养如是说。

  “而今局势危急至此,还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梁余大夫有话不妨直说!”罕夷佯怒道。

  “窃以为,我等应该立刻护送太子出奔他国!”

  “君上废太子之心,已是昭然,晋人无人不知,太子太傅杜大夫强谏而死,若仍留太子在国内,臣恐祸患立至啊!”梁余子养忧心仲仲的说。

  “梁余大夫之言虽有道理,不过是否等太子醒转之后再做计较!”先丹木有些迟疑。

  “先大夫此言谬矣,太子仁孝,我等亦尝规劝过太子,若太子听从我等劝告,怎会有今日之祸?”梁余子养急了。

  “唯今之计,不如由我等护送太子出国,待太子醒转,事成定局,太子亦无如之何!”

  罕夷没说话,先丹木也沉默了。

  “二位大夫,君上老矣,晋国社稷将系于太子一身,若太子再弃社稷于不顾,晋国宗庙将托于何人之手?”梁余子养疾呼道,情绪不免有些激动。

  “愿二位大夫更虑之!”梁余子养一揖及地。

  罕夷和先丹木皆有动容之色。

  片刻,罕夷一咬牙,“此事便依梁余大夫之言,若太子醒转之后有责怪之意,由夷一力承担!”

  “不可!”梁余子养和先丹木同时反驳道。

  “若太子责怪,我等愿与罕大夫共担!”梁余子养和先丹木同时作揖道。

  “既然如此,梁余大夫你去召回羊舍大夫,命他点起兵马准备护送太子出国,先大夫你去打点行装,我等今晚便从曲沃离去!”罕夷下了命令。

  “二位大夫,离国之后,我等将护送太子出奔何地?”先丹木问道。

  这确实是个关键问题。

  要知道申生现在还戴着一顶意图杀害君父的帽子。

  出奔到其他国家,好一点的估计会好吃好喝招待一番,然后礼送出境,次一点的干脆拒不接纳,再次一点的,估计会把他们这些人绑到晋献公面前。

  就像申生上吊之前说的那样,“被此恶名也以出,人谁纳我?”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却不是毫无道理的!

  “不如奔秦,太子姊为秦伯夫人,万无不纳太子之理,且秦地近晋,异日国内有变,太子归国即在旦夕之间!”梁余子养建议道。

  “梁余大夫之言甚有道理,那我等便护送太子奔秦!”罕夷作出最终的决定。

  “唯!”梁余子养和先丹木同时应道。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