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见习死神日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20年06月21日 原主之屋

见习死神日记 浮生一小白 2549 2018.10.07 08:12

  黄昏时分,即使是夏季,太阳也早早地就下班了,余晖倒是要留下来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给这座城市上空的连绵的云上点颜色。

  还因为风的缘故,被余晖染成金黄色的云出现了几个断层,以致于在有心人(下班后有心情抬头望天空的人)的眼中变成了波浪的模样,或许还是麦浪。

  而我是一个例外,我也有这份看天空的心情,但可惜的是我只是个趁太阳不在从乌鸦形态变为人样的灵魂……

  在这个同样对某些人来说有些伤感的时刻,我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一个问题:今天是李根重生的第几天来着?

  说到这个问题,我又得吐槽一下,当灵魂就是在看时间方面不方便,看的话还得去人群里走一遭或是寻觅播放广告的荧屏。

  对了,我记得鸭神说过他要帮我弄个手机来着,emmm……我觉着还是不要为好,有了手机,我的行踪可能会暴露……他是说帮我弄手机还是帮我弄个企鹅号来着?忘了!

  记性不好,没法儿。

  记性不好,是我写日记的一个原因。写日记不写天气是因为相比天气,还是天空更能引起我的关心;不写周几,是因为写了之后,时间就会给我重复的感觉,比如会不可避免地想到:“这周一和上周一有什么区别?”

  这周一和上周一的区别……额,如果是人类的话,我想大概没有多大区别,我的话,唯一的区别是会遇到不同的灵魂吧!

  以上,就是夕阳引起我的遐思。

  ……

  今天是李根重生的倒数第二天,如果把计数单位“天”换为“小时”的话,说不定看起来剩余的时间还长一些,就是所谓的错觉的形成。

  这些天,李根最奇怪的行为不过是去参加了个化装舞会买了包面粉,而且买来之后他往枕头下一甩,就没再管了……所以呢?他这个行为的意义在哪里?伏笔?铺垫?引子?

  撒,谁知道呢!

  除了那件怪事之外,李根做的最多的也不是他跟猪头男说的“挥霍大把时光来快活”,而是极力地去打好与原主的妹妹,以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家庭中的正常的哥哥形象来与原主妹妹相处,嘘寒问暖(只是比喻,实际这几天应该挺燥热的),送妹上学,给妹做饭等等。要不是那妹妹不玩游戏的话,说不定李根还要来个带妹上分呢!

  皇天不负有心人,李根所做的行为改善了一下那对兄妹(原主及其妹)之间的关系,但他一点利益也得不到,就算那妹妹破天荒地叫了声“欧尼酱”也不是在叫他,而是在叫原主。

  李根的行为让我想到一种武功——嫁衣神功。当他死去,他所做一切的善果将会被原主摘取,而且铁定会将其变成恶果(李根只是附身原主,在心理上不会对原主造成任何影响)——原主看到了去德国骨科的最佳途径,即与妹妹打好关系。

  啧啧,到时候我是救妹妹还是不救妹妹呢?毕竟或多或少与我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嘛,到时候再说吧!

  ……

  晚上,饭后,李根似乎准备回那个总统套房,而且估计回去也只是睡大觉,所以我不打算跟着去。这次我准备去他附身的这具身体的主人的房间去好好看看,上次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其中细节可还没看清楚呢,嘿嘿!

  目送李根远去,我穿透好几道墙来到原主的房间。这间房嘛,说得俗气一点,就宽敞,高端。而且里面什么玩的游戏设备都有,VR手柄啥的都有好几套。甚至还有运动器材,跑步机哑铃等等——这大概就是原主八块腹肌的由来。

  当然,以上只是很普通的东西,有意思的是这家伙的房间里的墙壁上贴满各种妹系动漫的海报:老到《腹黑妹妹控兄记》的妹妹和《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妹妹,到现在的《我的妹妹来自异世界的异世界》的妹妹和《只要是妹妹就没问题了吧!》的妹妹。天花板也没放过,一张穿旗袍的穹妹油画摆个撩人的姿势占满整个天花板。

  你以为这就完了,还有地板呢!

  地板上的光滑瓷砖上,也有“妹妹”们的画像。

  还有还有,房间里好几个书架,但不是用来装书的,而是用来装“妹妹”们的手办的。那些手办一看就是很精致的那种,其价格我都想象不到(毕竟我没买过,不过据说手办这玩意儿都不便宜,或者说都挺贵的),而且数量惊人,看得我都眼花缭乱的,就是其中有部分有些不堪入目。

  再看床上,妹妹床单,妹妹被褥,妹妹抱枕,妹妹枕头,妹妹帷帐(都指带有动漫妹妹角色的东西),啧啧啧,令人咂舌!

  重头戏来了,在墙壁之上密布的动漫妹妹海报中,在这些海报上面,贴有一些类似照片的东西,不,就是照片,照片里面的人物当然不是动漫角色,而是原主的妹妹。

  这些照片如果咋看之下,你会觉得它们是这些动漫海报之中的叛徒,但如果细看,你就会发现,这些照片的数量与海报的数量势均力敌,不,甚至是碾压。

  而且,这些照片不像是光明正大拍出来的那种,因为几乎没有几张正脸,唯有的几张正脸的妹妹的照片中,好像有张还是在人群中拍到的。所以,如我所见,这张照片,除了妹妹之外,上镜的其他人都成了黑人,我估摸着要不是为了不影响照片的整体感的话,那些人会被剪掉。其他的正脸照片要么是妹妹低头时拍到的,要么是妹妹趴在课桌上睡着时拍的。而其它的照片,可以说三百六十度的照片样样齐全。

  所以说,这些照片只可能来自偷拍。

  但是呢,在心中夸赞原主一声“好变态!”之外,我心中有个疑问,妹控难道不是在颜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吗?而且动漫里的妹妹也比现实里的妹妹不知好了几何?这个家伙是怎么会对他这个我看了这些三百六十度的照片也没有发现任何亮点的妹妹有异样的感情的?有些照片由于角度的问题还让他妹妹可以成为鬼畜素材了,他居然还能贴在墙上。

  原主真是,果然,是变态啊!

  再度浏览了一遍这些照片,我发现其中有一张比较特殊的照片,里面的妹妹貌似是素颜(也有可能是化了精致的我看不出的妆)。总之,这张照片给我一种强烈的反差感,里面的妹妹的漂亮程度和我遇到的那位少女有的一拼了,而且脸上挂着调皮的笑(这张照片估计是原主高价从他妹妹的某位朋友手上进口的),给人一种少女特有的青春感。

  出于惯性思维(鬼知道是什么样的惯性思维),我走过去打开了原主的电脑,然后轻松地打开(没有密码估计是因为没人涉足这间房),鼓捣了好久,没有找到任何以前在超市里瞄到的监控画面,心里冒出一个疑问:难道这位变态还有点人性?干不出监控妹妹的事,只是偷拍?

  不太可能,但是确实没有找到,可能是因为我除了用电脑打游戏看视频,对它的其他功能不了解了。

  ……

  怀着惊异莫名的心情,我离开了这间充满“妹”气的房间,同时扼杀了自己去原主妹妹房间一窥其妹妹真颜的冲动,心里还多出了点纠结:

  我要不要继续监视李根了?如果监视,我可能最终会走上这个变态的老路,不监视的话,我的游戏的意义和乐趣就没了……

  不明朗的夜色下,我对自己的监视行为产生了质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