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见习死神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20年04月15日 飞内衣之谜

见习死神日记 浮生一小白 3124 2018.08.20 09:12

  今夜发生了一件怪事,我夜观天象,发现有什么遮挡了月亮,让我连它只能照亮自身的光辉都看不见。

  夜黑风高……

  胡咧咧解说结束,其实今夜月亮还行,毕竟白天甚是晴朗,夜里无云。至于我说的有什么遮挡了月亮的光,实际上是有一件女性穿戴的物品巨大化后遮掩了我的视线,这件物品嘛,别以为它飘到半空中,就以为是动漫里乱飞的**。

  它,是一件内衣,黑色,蕾丝边。

  为什么我能这么理所当然说出来,因为这件内衣,实在太大,大到约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

  谁都知道,放大这个功能很可怕,一个高清的视频放大了几十倍后,只能看到满屏马赛克。虽然这件内衣放大后轮廓花纹等等都完整,但还是太大了,与之相比,足球什么的弱爆了。但是足球般大虽然夸张,好歹尚能接受,这个,额,我很难想象有什么物种能使用这么巨大的衣物。

  女版金刚?女版绿巨人?还是女版变形金刚?或是女巨人?或是女奥特曼?亦或是小说中的女泰坦?

  不,即使这些娱乐作品中角色,且不说他们虽然巨大,但还是在人类的可视范围之内,把我不知道具体有多大的女泰坦排除,我猜这些角色中最高的应该是奥特曼吧?毕竟是手掌能停战斗机的外星人。可是好像,一个足球场能停不少战斗机吧?这么一类比,这件衣物还是没有找到它的正主。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盘古的族人使用的,毕竟那是能开天辟地的存在,虽然不能想象其高大,但是穿戴这件衣物,绰绰有余吧?

  想了一会儿,我一拍额头:“直接问它不就好了!”

  没错,不要以为这里有死后世界,就以为什么不合理的奇怪现象都会出现,能出现的一定是合理的,比如这件衣物,其实是灵魂变的,而不是突然出现的,或是从某个异次元穿越而来的。

  我收起视线,觉得仰头问话虽然已经不会让我的脖子酸了,但太麻烦,所以我打算飞到与它平齐的地方。

  约三十秒以后,我来到与它平齐的地方,当然,没有静止在虚空,因为它一直在飘,还好速度不快,不然我可不知道飞得太快能不能进行交谈。

  我咳了咳,成功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只见它停下来,原先对着地面凹下去的那部分,现在是对着我,然后两半折叠起来,像个椭圆形的球,紧接着这两个凸面的中心各长出一个黄色的眼珠,再加上有了两条带子的陪衬。emmmm……这不就是没有身子的鲢鱼头吗!!

  它开口了,两半布片一开一合。

  我以为它发出的声音会是是“啪啪啪啪……”

  结果传来的是一道像是在瓷砖地板上拖动椅子般尖锐的声音:“你是谁?”

  我没得头皮但还是听得我浑身发颤:从未从任何灵魂那里听过如此难听的声音,它生前的嗓子是被魔鬼咬过吧!

  即使它的声音听得我难受,我还是心平气和:“见习死神——鸦。”

  它:“见习死神?那是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见习死神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种工作。”

  它:“哦,工作。”

  我问他:“大叔你这是什么情况?”

  它的其中一条带子在它的上轮廓来回滑动……这算是…挠头吗?看得我想笑。

  它:“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这样了。等等……我是在做梦吧?”

  我:“要不,你用这两条带子抽抽你自己看疼不疼?”

  它居然还真照做了,指挥着两条带子抽向自己眼珠之外的轮廓,这回真发出了“啪啪!”的声音。但是它把它的眼珠子都收回去了,搞得我不好评论它是真狠还是胆小。

  我问:“疼吗?”

  它恢复眼珠:“不疼,看来是做梦了!我就说我怎么会变成胸*罩呢!哈哈……”

  为了我的耳朵不退化,我打断它刺耳的笑声:“不,不疼,说明你不是在做梦,如果你是做梦的话,你不可能控制你的‘身体’的,那种做梦还活蹦乱跳的,是艺术化后的梦。”

  事实到底真的是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我是胡乱分析的。

  它如被人扼住喉咙:“额……”

  我:“不过没事,变成内衣而已。现在问题是你已经死了。”

  它惊讶得摊开着像个被划成两半的咸鱼头,声音虚弱:“怎么会?我只是睡个觉而已!”

  我:“真的假的?睡觉怎么会死?你有心脏病?”

  它又合拢,眼珠上瞟,似表达不屑:“我心脏很好!经常徒手攀高楼!”

  我:“极限运动者?”

  我知道这种,不用工具直接爬高楼或者在高楼屋顶乱窜等等的人,当然我知道这些,纯粹是经常看到一些“外国人为什么这么少”和“高手在民间,失手在阴间”系列的视频。

  它再次“挠头”:“额,算是吧!”

  我:“那你爬过的最高楼是什么?”

  它来劲了,唾沫横飞(这只是个形容,灵魂没有口水)地说道:“那当然是一幢高达十八层的公寓楼,你不知道我利用空调的室外机和阳台爬到十七层的时候,我的心跳有多激烈,现在想想都刺激!”

  我:“切,就是爬个公寓楼,还以为是爬什么有名的高建筑物,比如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什么的!”

  它气急败坏:“只要你给我出国的钱,我爬给你看!”

  我:“切,谁有钱闲着没事干,给别人去爬楼。”

  它:“那不就是了。”

  我:“不说这些了。大叔,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那啥吗?”

  它:“那啥?哦,内衣啊,我也不知道。”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变成内衣的。”

  它:“这个很简单啊!”

  说着,只见它合拢的形体平摊,然后凸的两面相对,像两个屁股相对的扩音喇叭。

  好吧,现在知道它是怎么知道的了。

  我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它变回球状:“谢谢夸奖!”

  我:“……那大叔你生前是做什么的?制造内衣的还是卖内衣的?”

  它左右摇摆。

  不是。

  我:“那你是设计内衣的?”

  它还是左右摇摆。

  还不是。

  我:“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它看了我一眼,用带之指着自己,道:“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我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从山上下来的啊!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不就是女性的贴身衣物嘛!”

  它也翻了个白眼,应该,因为它整个眼珠都变白了。

  它道:“我是问你你认识这是什么牌子吗?”

  我:“切,早说嘛!”

  在它大概是期待的目光下,我理所当然地道:“不认识。”

  它:“……”

  我:“我不认识不是很正常吗?”

  它绕我一圈,要是在现室中,说不定它这动作会引起龙卷风。

  它:“光棍?”

  我:“请用‘单身’这个词,谢谢!”

  它:“切!”

  我:“大叔你到底是干啥的?”

  它:“你问那么多干啥?”

  我:“帮你探究你变这东西的迷啊!当然,如果你不想知道我就不问了。”

  它:“我不想知道。小子你是又干什么的来着?”

  我:“见习死神。”

  它:“具体是做什么的?搬砖的?”

  我:“放牛的。”

  它:“呵呵!”

  我耸耸肩:“呵呵!送灵魂转世的,灵魂也就是俗称的鬼。”

  它:“哦,等等,我们一开始讨论的好像是我的死因吧?”

  我挠挠头:“额,抱歉!”话说不是转世更重要吗?不是常说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吗?

  它甩甩带子:“没事,话说既然你是死神,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那我得触摸一下你才知道?”

  它又围绕我转了一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小老弟,你想干嘛?”

  我翻翻白眼:“只需要摸摸你的带子就行了,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它:“君子?是君子的话,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嘿嘿!”

  听到它猥琐而难听的笑,我淡定地道:“我会读心术!”

  它:“切!咯。”

  它把它那巨大的带子递了过来,我用手指轻轻一点,然后赶紧缩手。

  嗯……

  它迫不及待地问道:“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摇摇头。

  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口道:“不知道也没事,我带你转世吧!”

  它:“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一个楼顶,它还是飘着的,太大的形体高楼盛不下。

  我打开轮回门:“从门里进去,就可以转世了。”

  它打量着像骨头一样白得渗人的轮回门,不确定地问:“你确定?”

  我点点头:“确定以及肯定!”

  它:“但是,我这么大,怎么进去?”

  我倒是忘了考虑这点:“你试着想象一下自己生前的样子。”

  它闭目想象,然后变成了一个看起来猥琐的中年男子,不过我没有惊讶,看见那巨大物品的时候,我已经用阴阳眼看过真身了。

  他飞向轮回门,露出了他自认为爽朗而在我看来是猥琐的笑容,道:“再见了,小子。”

  说完话,他就一头扎入了轮回门。

  ……

  我仍未知道那天飞在夜空中的内衣灵魂本来的职业?

  不,我知道他是一个喜欢把内衣装裱起来的内衣大盗。

  我不知道的,只是那天他为何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