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奥斯卡尔城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400 2005.01.14 17:14

    奥斯卡尔,南拉卡的国都,虽然在地理位置上远没有安斯顿拉那么具有优势,但是其作为南拉卡公国的首府,依然有其自身的特色。西靠德拉曼多山脉,北御北拉卡的拉卡丘陵地带,东面与南面皆为平原,四通八达的宽阔的马道与公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想去的其他国家,偏东北面则有一条斯沃德河的支流奥斯卡尔河穿城而过。由于奥斯卡尔背靠德拉曼多山脉,其地理在西部的广袤土地里形成了一个椭圆的凹进的态势,使得奥斯卡尔地区一般是平原,另一半则属于盆地地貌。由于盆地气候和水土优良的原因,使得南拉卡的国都盛产鲜花,传闻南拉卡的少女的美丽也同样是属一属二的。每到秋季总是会吸引无数贵族的子弟争相借着赏花的名义进行泡妞的实际演练。

  当然,今年也不例外,众多的吟游诗人和歌女们都不约而同的在这个季节来到奥斯卡尔来讨些生活。但无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9月9日这天上午,南拉卡的国都在这个繁华的季节发出了关闭城门,城内外没有特殊通行证就不能进出的命令。这一命令的实施,立即引来了众多的抱怨之声,其中不乏其他国家的游客与贵族,当即很贵族子弟都去弗雷里德家族肖恩大人的府邸请求特殊通行证,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概不见。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得到了一些关于南拉卡出兵的消息,而道听途说的消息在非常时期的传播速度更始令人惊讶,一瞬间“花都”奥斯卡尔便陷入了少有的混乱之中,虽然每天的集市与贸易照旧,但繁华的市场上给人更多的感觉是烦躁与不安。

  “听说了吗?卡那基的军队在前天已经攻陷三座要塞了,但这奥斯卡尔却不开城门,不是让我们在这里等死吗?”

  “谁知道那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呢?还有南方,那个‘钥匙商人’也在搞事情呢,其他没有趋附兰罗的国家都结成同盟准备反攻了!所以我着急呢,贝斯纳斯如果一打起来,我那一仓库的货就完了!”

  “要手这些事情那!就应该怪那该死的兰罗人和那猪狗不如的卡那基皇帝斯科特.迪克明四世!真是个为虎作伥的家伙哦!”

  ……

  就在众人唧唧喳喳的传播着自己所听到的消息、与事情真实有巨大差距的传闻的同时,一名身着朴素衣装,但气质十分高雅的年轻人骑着马儿溜达在众人之中,饶有兴致的听着一切,眼珠子不断的搜索着美女的存在,每当发现合适的猎物之时,不觉口水一咽,“咕嘟”的声音令旁边的路人好奇的注视着他。

  “哈哈!生活真是美丽啊!啊!美丽而壮观的奥斯卡尔城……你……是……花都,所有的……姑娘,也是……如此的……美丽!我……真是万般的高兴啊!赞美撒卡特的美神比特伏尔斯!是您创造了这一切啊!”当这名年轻人当着众人即兴大声念出自己那蹩脚的诗歌时,立即引来了众人一阵嘲讽的笑声,甚至有一个杂货铺的老板扔出了臭臭的鸡蛋高声怒吼着:“帕达拉,你这个笨蛋!不要影响我的生意,每次你在这里放着你那一窍不通的东西的时候,总是会吓走一大群外地人!”

  “大叔!真是个不懂艺术的家伙啊!”年轻男子尴尬的抓了抓头发,鄙夷的望着那老板。

  “你小子啊!我说!你应该去参军,卡那基那群杂种打过来了知道吗?或者干脆去做你的老本行,本来就是个戏子,根本没有艺术细胞的家伙却成天装成个吟游诗人的样子去拐骗良家妇女啊?你这个游手好闲的东西!”似乎杂货铺的老板希望他战死沙场,从此给周围邻居的耳根以清净,才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

  “打过来了?不是吧?那么快?”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对于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却是一个如惊雷般的消息。

  “是啊!你这笨蛋!城门都已经被关闭了,据说敌人的大军就快打到国都了!哎,这该死的卡那基人,打兰罗狗的时候就怎么跟失去生殖器的男人一样呢?”杂货铺的老板似乎也开始关心自己的生意是否会因战争而冷淡,逐渐寻根刨底的找到怨恨的根源,“你还不快给我滚!别妨碍我做生意啊!”

  “谢谢!”年轻人用嘴巴接住老板如流星般砸来的西红柿便拍马离开。

  这天下午,就在双方都认为幸福安详的日子还能有段时间的时候,卡那基的军队已经开到奥斯卡尔城外了,并且靠着东北部的奥斯卡尔河上流扎营了。两天多一点的时间,还得除去行军的时间,在9日的下午,两支卡那基的军队终于汇合了!皇宫长史与提督大人约在了大营中见面了。

  “提督大人的速度也是够快的啊!饶远路都已经赶来了啊!下官在此恭候了!众位将军,下官有礼!”罗伊按官职的大小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坐下吧!”冷俊的提督还是不喜欢多说什么废话。

  “将军两天时间攻陷南拉卡三座要塞、六座城池以及小镇若干的光辉战绩相信是空前绝后的了!众将当以皇宫长史为我军之楷模啊!”众多其他将领的赞美与揶揄之言立即包围了罗伊,此时男爵的自尊心得到了无数倍的满足,特有的矜持神态更加露骨。但只有那独眼中散发的光芒依旧有些茫然。

  “好了!研究一下作战计划吧!目前的问题如何解决?”提督的脑子里似乎装满了战争一般,对接下来的行动他需要征集一些其他意见。

  “下官认为:这场仗将很快结束!只要南拉卡领教了我卡那基皇帝的君威便达到目的!但目前有两个问题:一、北拉卡的攻略也必须用和现在同样的速度完成。二、是否真的要攻陷奥斯卡尔,因为一旦城破,很多事情解决的方式又是不一样了!说法上也将没有余地了!最后,还需作好被敌人反包围的准备,毕竟目前是敌人的部队还未完全调动起来。”罗伊看着这个卡那基新上任的大将军,正在尽着自己正参谋官的职责,但心里对提督的冷俊都有一丝寒意泛起。

  “奥斯卡尔城无须攻陷,但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北上的问题交给本督解决,突击骑兵休整后将在明日北上!听令:奥斯卡尔城的围困问题交予伯格特男爵!吃过午饭的部队马上进行第一次试探性进攻,本督将亲自上阵!”说完,提督就宣布了散会,各将开始回营整备。

  “卡那基此次仅以三千轻骑,新式战车二百辆便在三日之内连下南拉卡边防要塞三座、大小城池六座之多,此次行动当真是雷霆一击,如闪电一般令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虽说南、北拉卡都有了兰罗人提供的准确的军事情报,但如此神速却是任何人始料不及的!但令人同样惊讶的事情在两日后由卡那基的另一名大将哈利.福特复制在了北拉卡身上!仅以总兵力五千四百人便在一星期内接连在两个国家的国都外扎营,这对于边防军加起来超过五万人的两国确实是莫大的耻辱啊!可以说,光以调动军队的机动力而论,撒卡特除去吉肯.梅奥辛元帅的亲卫黑骑军无人能在此二人的伯仲间了!”郁闷的更有些幸灾乐祸的拉博.冯.凯明威侯爵以一种耻笑的态度高度赞扬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但虽说两国的边防军确实超过五万,由于卡那基此次有利的使用了时间差与高机动这两个概念,使得空有五万边防军而无用武之地。而创造了这种战术模式的两位将军由于作战时的那种野蛮不讲理而且盯人的方式——都如同群狼或猎狗般一样——从而他们的对手以一种复杂的心理给他们取了“安斯顿拉之狼”与“碧眼之狗”的称号。

  “嘟……”随着罗伊让人特制的大型喇叭发出沉闷切震撼的音符后,随着夕阳的光芒渐渐柔和起来,“花都”外的平原响起了一阵喊杀之声,在城头看到数百辆有如巨兽般的战车夹杂着几千精锐的骑士,闷雷般的马蹄在耳边逐渐清晰起来。“朝之花”的旗帜倒印在奥斯卡尔河流中显得那么的耀眼。

  而奥斯卡尔城中的骑士们也被迫出来抵御,数千重甲骑兵同样精神抖擞的出城迎接敌军的到来,身后是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大元帅率领着家族的亲卫军登上了城池督战。

  南拉卡在气势上有些偏弱,摆出防守阵势,中间以强弩厚盾护着将军,两翼重装骑兵分头待命。而卡那基在罗伊的指挥下,同样形成守势:五十辆战车同时扭转马头,横向摆开,将顶蓬掀开,无数弓弩手在车侧的重盾后严阵以待。除此之外两翼再以五十两战车形成四方之阵,中间立着的是哈利.福特的三千轻骑与剩下的用作冲锋的数十辆战车。这样一来,进可攻,退可守,巨型战车在阵地战中忽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此具有攻击力的防御阵型令众多在城头观战的南拉卡将军们也叹为观止。

  此时,哈利.福特眼见天色将晚,主动纵马到阵前叫战:“本督乃卡那基一品提督国都统领!无知的南拉卡还不快快迎我等进城,向我皇请那冒犯之罪!”

  “无知的家伙!”南拉卡重骑兵中忽然冲出一将,也不说话便举剑冲来。

  到了眼前,提督也不答话,稍微搁挡一下后反手一剑,便将那将斩于马下,然后以一种挑衅的姿态举剑朝向城头的将军们:“南拉卡的骑士都是如此无用的草包吗?”

  接下来“看剑”“看枪”的叫阵之声不绝于耳,直到提督斩杀了八名南拉卡挑战的将军后,用身后的披风擦了擦满是鲜血剑仞。蔑视的眼神扫过满是恐惧的南拉卡骑士们,随之,将剑一指向城池。“进攻!”的号令刚刚落下,身后无数的骑士与战车便一齐掩杀过去。提督更是一马当先,直杀得南拉卡的骑士们狼狈的退入城中。他也不去追赶,下令己方也后撤至敌人的弓箭范围之外。

  “本将再给你们一夜时间,倘若无人可以胜得本将手中的剑!明日定当全力攻城!”话虽如此说,但明天提督就要率部北上了,他要达到的目的是给南拉卡的人以心理上的压力,促使他们不敢出城作战而导致计划失败。

  “不可失了我国的军威啊!还有谁能出战?”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转过头去问道。不知他是否在想,倘若凡勒塞的莱因克.谬休还活着,说不定还能与这恐怖的提督有得一战。

  “远帅无须着急,眼下只须等待援军,看那敌军不超过万人,如今先避其锋芒,等待几天后,援军一到,他们自然要撤!”身边的将领提醒着,按照他们的思路看来,卡那基的皇帝也是脑子进水了,派了区区不到万人的军队就想攻下有着“花都”美称的奥斯卡尔,这些骑士是否嫌自己的命太长啦?虽说那提督剑术高超,但也不至于以一抵数十万的南拉卡全国之兵吧?这本身是个可以理解的逻辑,但在计谋后面却是不一样的逻辑存在着。卡那基此次可并非需要南拉卡的任何一块土地,而是要立威,立那太阳王的威仪。

  等到天色渐渐黑起来的时候,两军的对峙还未结束,哈利一直这样立马于城前,希望城中可以出现一个能与自己一战之人。但令他遗憾的是直到两边都换过一次火把的时候,仍然没有动静,有的只是双方沉重的呼吸声与南拉卡的骑士们无奈的眼神。但就在此刻,谁都没有注意,一名素衣男子在偏远的城池角落里悄悄用绳索吊下城头来,然后以讯雷般的速度用铁笛敲昏了一名南拉卡的士兵,抢了一匹快马朝着哈利.福特这边奔驰而来,并大声叫着:

  “无知的家伙!不要那么目中无人!让你看看我大陆第一的吟游诗人、南拉卡的帕拉达.约瑟夫来会会你!愿那个……斯沃德战神之剑刺入你那……无耻的胸膛,愿……那个……没词了!打了再说啦!”

  听着那乱七八糟的诗歌,两边众多的将领都发出些许嘲讽的笑声,觉得有些愤怒的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大声吼叫着:“这个白痴是哪里冒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