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暗流涌动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749 2005.01.11 17:26

    撒卡特历,大陆后世的通用的纪年历法,在时光的轮回到达1277年的时候,卡那基与撒卡特大陆本身在这一年中所受到的震荡与****是众多身为后世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先前的兰罗南侵因为卡那基的内变,南、北拉卡的投降而告一段落。然而,南方众多国家与地区在贝斯纳斯公国的领袖,有着“钥匙商人”称号的维克多.费拉索草拟的被后世多称呼为《撒卡特一二七七夏季宣言》的号召下,终于团结到了同一面旗帜之下。《宣言》一竟发布以后,几乎越来越多的南人都以嘹亮的口号与檄文开始了反侵略的战斗。兰罗帝国自南下以来的初期优势在这份《夏季宣言》下逐渐消失了。或许对峙的时期将要到来,而这个时期将要持续多久,没有人可以在现在去预测与判断。

  目前看来,对于各国皇帝最为头痛的事情莫过于卡那基的军政改革,由于兰罗人的计谋,本身的盟国开始有彻底发出决裂的意向。但似乎有着极大野心的卡那基皇帝将兰罗人都只当作是完成使命的棋子而已,对于兰罗人的计谋与盟国的决裂意图,完全不在乎一样。在得到罗伊.冯.伯格特男爵的效忠誓言后,“太阳王”终于要在一年还为结束之时做出另一项令众人目瞪口呆的举动了。对于这一举动,兰罗的女皇本已猜测到,但却没有想到结果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而对于实施兰罗“阴谋”的始作俑者吉肯.梅奥新元帅来说,另一场流血之争因为他的一个计划而产生了,厌恶了鲜血与杀戮的他似乎永远都无法摆脱这场宿命了。其他的一些人,依旧按照自己的模式与轨迹生存在这个需要勇气与智慧的大潮流中,不过他们当中却很多是无法判断潮流流向的,因为那过于扑朔迷离了。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太阳王”篡位的第一年继续展开着。卡那基自建国以来皇帝的年号被正式用作纪年历法也是这一年,撒卡特历1277年,卡那基迪克明四世元年。

  对于卡那基凡勒塞的已故领主来说,生前的yu望促使他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从而断送了自己的生命,而死后有关继承爵位的摊子却又因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关系变得愈来愈困难了。而凡勒塞“自古出忠义”这句话的内涵也因为帕特里克.冯.亚力山大的冲动及新皇的篡位模糊得无法判断了。乱世的女人似乎永远都要背负着被利用的使命,或被婚嫁、或被赠与,出身于贵族家庭后,这一矛盾尤为突出,而米莉娜.冯.亚历山大却因为父亲的去世逃脱了以上的宿命,甚至因为可能是父亲大人在临终时的灵光闪现,家族的爵位亦落到了这个刚刚年满十六岁的少女身上。然而命运弄人,除却得到了这个虚无的称号外,由于女人往往是权力的牺牲品,自己的同胞兄长考虑到人身安危后,执意找了两个陌生的男人要带自己离开故乡。

  “哎……”名叫米莉娜.冯.亚历山大公爵的少女突然想到战死的父亲与早逝的母亲,幽幽叹了口气,泪水不禁潸然。马车的帘子由于少女的抽泣而被愿河川的守备长,莫多克子爵掀开了。

  “小姐,无须过分感怀伤心!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有八九,过得几年回头望望便只觉得无奈而已了!”子爵或许是由于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不觉安慰起来。

  此时,一旁的金发少年希斯里克,南拉卡弗雷里德家族的小殿下,只朝车站看了一眼,依旧控制着战马的缰绳在边上跟着。“世事弄人”一说,果然存在着。护送的眼前这个少女,希斯里克似乎也无法回避这句名言了,因为她正是当日他们四人在亚罕特城门口邂逅的那位美貌无暇的少女。“这世界真的有神吗?冥冥中难道有安排?”想到这里,希斯里克白皙的脸部路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恩!谢谢安慰!”如带雨海棠般美貌的米莉娜用手接住帘子,探到车外,回头望了一眼逐渐在平原的地平线上消失的故土,等待她的是遥远的旅程。那高耸的凡勒塞大苯钟钟楼上的一个人影,在少女的眼中渐渐模糊了起来……就这样,完成了公爵临终托付的莫多克与希斯里克带着这个凡勒塞的主人向多尔菲港出发了。

  卡那基皇帝寝宫密室中,安斯顿拉的最高军队统帅提督国都统领哈利.福特、皇宫长史罗伊.冯.伯格特男爵以及皇帝本人又聚在了一起,此次的商议决定了卡那基自杰.迪克明三世的治世以来第一次扩张领土的计划。不知道一生都在割地赔款与声色犬马中度过的先皇此刻在阴间,又是如何评价自己的表弟呢?

  “两为卿家,朕的子嗣已经被带去兰罗的国都了!兰罗对于我国的行动至今未曾首肯,但也未反对,所以说,目前如果出兵的第一大准则——速度!便是一切的焦点所在了,解决了这个,一切都好办了!”皇帝的双眼在今天格外有神,因为被压抑了几十年的外交神经,终于可以在以后的日子中得到一定的舒缓了。

  “臣下认为:‘铁甲兵团’的装备可以稍作改动,由于此次作战的速度要求!可以在马车上装一帆布,如船帆一般,那么突袭的速度将会更快了!轮子上可装上合成铜制的履带,这样碰到恶劣的天气也可以在复杂的地形中进退自如了!”罗伊轻轻的道出了自己的灵感。他瞎去的右眼带着碧玉的眼套,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碧眼之狗”的称号也正是因为这眼套而来的。

  “下官手下的三千铁骑,可以去除所有铠甲,轻装出击,如果能够在对方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相信可以起到奇兵的效果!下官绝对信任他们的战斗能力与忠诚度!”提督国都统领也道出自己的想法。

  “恩!呵呵!有两位爱卿相助,朕何愁大业不成呢?”皇帝兴奋地注视着自己的臣子,对于他来说,朝廷中目前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他们两个了。“那么,这次行动的代号就是‘朝之花’!干杯!预祝两位马到成功!”

  “叮!”三个杯子轻轻碰在了一起,然后杯中的美酒被一饮而尽!

  “朝之花”便是太阳花,撒卡特的吟游诗人经常将它歌唱成“如早晨初升太阳般的美丽花朵”!行动代号似乎也预示着“太阳王”霸业的开始如那早晨升起的太阳般富有朝气。在今后的岁月里,用太阳花标志作旗帜的军队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太阳花也成了大陆平原上最有统治力的标志。

  而在同一时刻,由于现任宰相,魏拉姆.冯.伯格特公爵的权力越来越大,气焰的嚣张令众多年迈的老头无法适应,对于权力的渴望与自身生存的必要,他们认为,有必要聚集到一起做些事情了。

  “皇帝的做法与那家伙的排挤令我等无法容忍了,所以,今天找大家来,正是要商讨如何将自己的家族延续生存下去!神明在上,我等除此之外绝无二心!”说话的老人有着矍铄的精神,仍旧可以掩盖住自己干巴巴的皱纹,颤抖的音符令人听来如鬼哭一般。

  “卡尔法伯爵啊!您有什么法子吗?”众人此时都开始发问起来,也许是因为年纪过大的原因,脑子的转动速度只能依靠着为首的仅存精神活力的人来维持了。

  “我有一个计划!嘿嘿嘿嘿……”伯爵嘴巴上的皱纹在笑声中显得令人有呕吐的感觉,“还有一个人选,他可是曾经的卡那基第一剑手哦!”

  “难道是他?”众人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一个人……

  就在众人的思考浮现出影像的时候,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缓缓走进了伯爵府的会议室中。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下,个子高大而且魁梧的、有着很挺的鹰钩鼻子的男人静悄悄的坐到了众人中间。

  “就是他了!呵呵……”伯爵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这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呵……他最危难的时候,也是我救了他!嘿嘿……”

  在伯爵令人反胃的干笑中,众人的神经在这一刻被触动了,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在当日兰罗帝国进攻国都,迪克明四世篡位时杀掉的旧宰相的唯一儿子——迪克.冯.荷西姆!这个人确实事实当年号称卡那基第一剑手的人!不过由于父亲本身位居宰相,本身也就不求进取,终日扮作吟游诗人云游四方。国都之乱时,迪克明四世上位后铲除曾经在篡位时反对自己的人,连着宰相的一家全部处死,迪克当日侥幸逃脱,躲藏于自己父亲当年的好友杰斯.冯.卡尔法伯爵的府邸之中。

  “我决定——刺杀皇帝与宰相!”当伯爵一字一字吐露出来,“请诸位选择!如若赞同,就请满饮!”众人的神经再次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因为谁都知道,倘若失败,按照目前皇帝的手段,肯定是有灭门之罪!就在众人飞快的考虑选择方式的时候,门外响起了铠甲碰撞的声响,似乎有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士朝这个会议室中过来。迪克.冯.荷西姆如秃鹫般的眼神一个一个扫过所有的人,直到他们喝下了杯中的结盟之酒……

  卡那基迪克明四世元年的9月初,卡那基城外的“铁甲兵团”军营中大军开始川流不息起来,一辆又一辆铁甲战车被调动起来,好象平原上的帆船一般壮观。白底的金黄色“朝之花”旗帜阴风飘动着,猎猎作响,一个时代的起点也在这些旗帜下开创了……点将台之上,全副武装的将军们调度着一切,银灰色的铠甲反射着刺目的阳光,豪迈的笑声不断传来。一个碧玉眼套在众人与铠甲中格外引人注目。

  “哎!又一场战争啊!谁知道这一切又是出自我的‘阴谋’呢?本意不是如此的啊!”吉肯.梅奥辛静静的看着远方的一切,喃喃的自责起来。

  “很多事情,也许选择不是我们所决定的吧!元帅无须如此!下官认为眼下只有真诚的为亡灵祈祷了!”菲穆.冯.利曼轻轻的安慰着,似乎吉肯如今的心声只有他一人能倾听明白一样。

  “卡那基真的是卧虎藏龙啊!如果当日有这样军容,相信我们要取胜也非易事啊!走吧!回去等待吧!”吉肯轻轻叹着,抚了抚自己的头发,觉得万般无奈。

  随着一声召唤,阳光下,两名黑骑士慢慢扭过马头,朝着安斯顿拉的方向行去。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