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长信的启示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331 2005.07.31 23:57

    “吉肯.梅奥辛元帅亲启:

  年前承蒙阁下的大恩大德,小人终拣得一条性命回归故土,时下以商贾为生,苟且偷生于人世。得米尔多斯皇帝之赏识,前日封为御用商人。虽以商人身份为表,却行间谍刺探之实,对此,小人也无须过多隐瞒于阁下。

  目前放眼整个撒卡特,兰罗帝国之强大,自古似已是不变之逻辑,然现今兰罗集重兵南侵,各国纷争且各怀鬼胎,实是多事之秋:卡那基新皇的野心非止于附首从属于兰罗,南、北拉卡也不过是见机而动,普罗休斯及最南部的尚未卷入纷争的国家大多为贝斯纳斯商国的首相费多索.维克多的附属商品。综观兰罗,整个国家也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外戚掌实权,众多大公手握重兵,只需有人相机一动,登高一呼便可使大乱纷至,以女皇之智慧未必不曾顾虑,实是权力在兰罗传统的习惯中已经形成了分封的制度。再看北方众国,与兰罗接壤有芒特、云德斯、米尔多斯三国,其中以海运经商为主的小人故国米尔多斯国力最强,亦最具野心,近年来因为实行新法改革,注重工业建设,激进人文思想与爱国情节已经深扎于国民内心。芒特圣国为信奉雷克真神的异国之民,与我等长期深受斯沃德大神熏陶者定有众多之分歧。云德斯帝国与我米尔多斯百年来便是唇齿相依,可以说,一旦米尔多斯有变,云德斯必会响应。如此看来,此时如若有一触发点稍有动作,威兰格陵必会有那战乱之灾,传说中永世屹立的城墙是否能挺过这个劫难到那时不过是一未知之数而已。

  另悉,兰罗之‘毒蛇’已经在米尔多斯重金订购了一批新型的武器:其中包括火炮(中间有一圆形大铁筒,以双轮移动,火yao硝石为弹药,每炮轰击必达三百米远,受击目标范围直径约为两米,威力之大,实比上古魔法更令人恐惧。)两门、火铳(原理与火炮有些许类似,射程远超于目前的普通箭枝,且能在百步内直接穿透皮甲)两百余枝。此批物品如若装备于精锐之部,昼夜操练,假以时日,投于关键之战事,必可凭借火器的威力一战而定江山。小人感念阁下之恩德,尚可给阁下透露一二,以望日后提防:米尔多斯以此类武器装备的部队已达三千之重,由于制造繁琐与材料珍贵,目前还无法全部装备。而且与米尔多斯同样具有海上优势的贝斯纳斯也肯定拥有了此类先进武器与制造技术,不过是从未拿出示人,否则以商国区区雇佣之兵,如何敢与兰罗直面叫板?从阁下祖国的‘毒蛇’外交之作风与一贯行事,相信此后必会有大动作,而矛头指向,小人无法猜度,万望阁下多留一份心思。

  近期,各国都知晓兰罗南进受阻,阁下被革去军权,米尔多斯、云德斯、贝斯纳斯私下联络更甚。愚见认为,如若有变,必是不远……

  ……

  因经商之耳闻,这个世界上尚存在着另一块大陆,虽说是各国图书馆都有些凌乱无章的记录,但米尔多斯与贝斯纳斯却在每年的年末都实施着一些秘密的计划,即分派船队穿越无垠的大海去探索未知的世界,目前虽是经历了数十年的失败,总结给后人的经验却是令我等受益菲浅。倘若撒卡特有一个国家与另一个世界能建立起了贸易交易权的话,可以想象,大陆的所有势力必将遭受重新洗牌的局面,毕竟牌中之‘王’只有一张啊!而米尔多斯的确切消息,商国去年所派遣的探险队有两支,一只是每年固定的船队,而另一支是游侠卡斯罗尔.里肯与卡那基子爵莫多克.冯.伯格特率领的……

  ……

  芒特圣国亦有传来消息,说已经有修道之僧侣可以解开上古神器上的封印,元帅因记得前次战役中有一咖啡色头发的少年曾经用那神器只一次便杀的阁下精锐部队溃不成军。可以预见,如若真有人完全掌握了此种力量的话,也是具有了争霸世界的力量……

  ……

  小人因阁下之再生恩惠再次泣拜,人生剩余的年月将冒用阁下家族之尊姓,以记后世。如有唐突,望海涵冒犯。最后,谨祝阁下身体安康,一切顺利。

  多戈.梅奥辛

  新年缄”

  “阁下就不怕此是米尔多斯反间之计吗?”看了整封信件大致内容的菲穆仍然存在着一丝担心,因为毕竟以对立的身份以及自己所理解的国家与私人感情对比来看,多戈的举动实在令人有些匪夷所思,因为信件之中,光是情报这一项就已经令人惊讶不已了,或者对于一般人来说用闻所未闻形容更为贴切。

  “卢茨,你的意见呢?”吉肯看了看坐在对面客座上的人,脑海中又闪烁过了多戈见到自己时那满是沧桑与落魄的眼神。

  “以本人的观点来看,此人是真心实意想为阁下做些事情来弥补对他的恩惠吧!否则,以这些价值连城的情报来看,这个大陆上能得到的人不超过十个,包括各国最有权势的人在内。”卢茨抿了一口几上的红茶,来到兰罗后,他整个人的生活习惯也有些改变了,变得讨厌葡萄酒而改喝红茶了。除了这些,卢茨的铠甲上赫然已经在右臂上印上了代表“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的红色黑狼标志。

  “那么,你们认为我需要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女皇陛下吗?”吉肯再次面对着两位友人,发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阁下,不可大意,不过一切请您自己定夺吧!下官对此不能发表个人观点,毕竟事关国家体制。”菲穆开始有些矛盾的说道。

  “在下认为不可禀报女皇,相信如果上报,阁下将会得到更大的猜忌,本来多戈的善意却变成了真正的反间之计,阴毒小人此时更是无须出手,在一旁稍稍加些调料,阁下的处境将会更糟糕。何况,此些情报女皇如若得知,只会令乱臣们加快叛变的步伐,我等本身就没有作好接受挑战的准备啊!何况,在下对于兰罗国内各大公的关系情报也不是太了解,兰罗太大了啊!”卢茨按照菲穆思考中的逻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么,依照卢茨你的看法,兰罗真的会出现重大的危机了吗?或者说比危机更……”吉肯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想象下去了,如果一切真的如同多戈所说,再加以目前形势来看,按照自我缜密的推断与大胆的假设,那么,国家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了。虽然,时至今日一切显得依旧那么严谨而平静,一如皇城中威兰格陵大帝面南的大理石雕塑一般。

  “我了解阁下的难处,我们所做的便是在危机关头将皇室正统全部保全!”菲穆轻轻叹了口气道,“怪不得,我已经可以清楚的猜到了,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南侵卡那基也是整个大计划中的一小步而已啊!按理说,以契约问题而言,完全可以通过手中握有的河川堡对卡那基加以要挟,我本就疑惑驻守于皇城的第一集团军的远征参战,而且各个分封诸侯们所体现出来的强烈的拒绝派兵的意向也是受到了某个人的控制罢了,以此看来,女皇虽能看透一些东西,却是真的无能为力了。年底将阁下的‘梅奥辛皇家骑士军’调回也是为防万一的举动啊,不过如果真的陷入了阴谋的话,我等这点实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了。”菲穆突然站了起来,少有的发表着激动的言辞。

  “哦,将军,我想知道您所说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一说从何而来?因为在下对兰罗具体的情况真的不清楚!”在卢茨的脑海中似乎还停留在卡那基时兰罗人一个集团军的军事力量上的思考范畴。

  “兰罗除中央省外共有十二公国,均为古皇室血脉继承,至今说是正统血脉其实已经非常牵强了,每个公国皆有领公爵封号的大公统一领导自治,以年贡等方式向中央分类上缴各类税款与实物。按照经济与军事实力划分,有些夸大的说法吧,兰罗十二公国中最弱的行省都可以抵得上卡那基啊!”菲穆将一些国家体制问题稍稍解释了一下。

  “难怪!卡那基的失败也就不光是内部的腐化与叛变了!”似乎是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一般,卢茨不断转动着手中的红茶茶杯,只是眼神显得十分黯然。

  “将军不必太过感伤,过去的东西无法忘怀就尽量深埋吧!”吉肯看着了卢茨的眼神,与曾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多戈是如此的相似,不觉安慰道,“据我们所知,与毒蛇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公国多达六个,所以说,一旦了解问题本源的话,试着向下设想得到的结果总是令人觉得可怕了!”

  “阁下无须安慰,如若没有您,这个世界中也就永远没有卢茨.艾蒙多这个名字了。”卢茨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我觉得令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新式火器的出现,如果我们今天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的话,今后在战场上恐怕真的就要吃大亏了。”

  “阁下,我认为卢茨将军说的有理!局势虽已到了一触即发的情况,但是总是要尽我等最大的努力啊,作为武人最大的心愿就是令国家的完整性得以保全啊!”菲穆不失时机的说道,因为在他心中似乎吉肯的信心远比什么都重要,他深深的知道,目前也只有吉肯才能够力挽狂澜于不倒了。

  “恩,那么,我任命……”吉肯站了起来,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道,“从今天起,卢茨.艾蒙多为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第一团团长。菲穆.冯.利曼为第二团团长,同时在必要的时刻需要你家族的‘银狼兵团’协助出战。今后一旦战事一起,必须做到召之即战!”

  “是!”两名乱世的武人,不同的出身,不同的国籍,却因为吉肯.梅奥辛而成为了后世历史评价极高的名将与并肩作战的战友,用笔直的身材与威严的礼仪完成了自我的效忠。

  “对于两位,区区职位是有些屈才,但此是危急之冬,也是没办法了!菲穆,你立即与我动身前往米尔多斯。我们要去看一下新式武器。至于皇都这一边,卢茨,拜托你了!如若有紧急情况,你可以拿着这块兵符直接调动所有的梅奥辛皇家骑士军。同时,你可以去找法里奥.冯.卡多索,就是上次庆典上你见过几次的人——威兰格陵禁卫军的最高指挥官。”吉肯立即展开自己的思维,按照脑海中的步骤计划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是的,阁下!那么我这就去准备行装吧!”菲穆立即起身离开。

  “是的,定不辜负阁下的期望!”接过兵符的卢茨显得非常激动,眼眶中满是湿润的色彩闪烁的光芒。

  离开了吉肯.梅奥辛的元帅官邸,卢茨.艾蒙多依旧显得无法平静,独自一人静静的策马于郊外,望着群山起伏,心胸中有一股不可言语的感情撞击着自己的脑海,感觉是那么的波澜壮阔,似乎人生的一世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一般。

  “莫多克啊!若干年前你所期盼的乱世真的要到来了,而你却置身事外,远去海外了。我卢茨在今天才了解了我们输给了吉肯.梅奥辛的真正原因了,那不在于国力,不在于军事实力,而是他那颗足以包容得下世间万物的心,我已经决定将我的有生之年全部奉献于他了,因为他,我才有了重生的感觉。我也终于可以感受到如你离开国都时即使背负叛国罪名时那份解脱快乐的心情了。或许,我们以后还会相见,如果真的是在战场,那么我也决不会因为过去的友谊而手下留情的,因为我所背负的东西已经是武人的最高理想——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的称号了……”

  等到脑海中将所有的一切都思考完毕以后,卢茨.艾蒙多收敛起了因为亡国而变得黯淡的眼神,转而换之的是真实的自我的复活,这种真实随着他重重的叹出的那一口热气而徘徊在雄伟的威兰格陵城上空,直到永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