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破剑之卵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144 2005.07.19 19:42

    “派出去的探子已经送回来了第一次情报!团长觉得我们这个计划能成功吗?”帕拉达.约瑟夫看到刚刚回来的希斯里克与罗杰特拉达,似乎目前这个阴沉沉的天气下也只有诗人的脸上挂着一惯的笑容了。

  “没有办法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冒险了!”罗杰特拉达以一种无所谓的姿态回答着。

  “从远方的积雨云来看,过不了多久就会来一场暴风雨的,如果那些探子的情报没错的话,我们还有一到两成的胜算!”希斯里克放眼向远处望去,“敌人或许也是寄希望于通过这场暴风雨进行奇袭吧!兰罗人一贯的作战风格啊!”

  “不过既然少了黑骑兵和他们的头领,一切都好办多了,我认为那可能是他们后院起火所造成的局面吧!”帕拉达猜想在这个时候是成立的。此时身在兰罗帝都威兰格陵的吉肯.梅奥辛元帅因为知道了前几天的屠杀俘虏事件,而向女皇申请将自己的直属武装部队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直接脱离第一集团军,班师回朝。

  “恩!那么我们就以没有完全装备起来的五百轻骑兵去博一下吧!如果现在那两个家伙在这里就能好多了,目前看来只能靠自己了。”罗杰特拉达已经开始做出征前的最后一次整备工作了。

  “小罗,记得我昨天教你的那几个剑招。另外就是记得在战场上的注意点,你以前总是太过用力的去刺杀,那是不对的,一旦刀剑无法拔出敌人身体时,你就会倒大霉了!尽量用剑仞去劈杀,同时注意不要以杀死对方为目的,而是以自己战场上的主目标为目的。”帕拉达再次语重心长的告诫着罗杰特拉达,“另外,我送你的那把长剑也是不错的东西,你背上那把剑在传统意义的战场上似乎派不上太大的作用哦!”

  “知道啦知道啦!你这家伙还真是罗嗦哦!”罗杰特拉达摇晃着咖啡色的脑袋,转过身来说着,“不过,如果本天才一不小心成功完成了今天晚上的任务的话,也是会请你喝酒的,或者看看兰罗营地有没有合适的娘们,俘虏一个送给你!啊哈哈哈哈哈……”

  “张狂的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希斯里克总是不忘加上一句最后的总结性语句。

  “这次敌人的部队起码也有三万左右,以五百对三万啊!能赢吗?”金发少年确实承受着无数的压力,肚子里所有的疑惑与不解只有等待时间来揭开了。

  按照命令,当然其中大部分是兰罗那个“毒蛇”公爵所暗示的东西,兰罗第一集团军倾所有驻扎于南部的兵力共计算约六万七千余人分三路进击普罗休斯帝国,按照军事会议的结果,兰罗第一集团军将会如剑般直插普罗休斯:

  左路军,以德.莱纳率领的兰罗第一军和兰罗第三军穿越拉可西里大森林西部进入普罗休斯帝国,并负责阻挡从商国而来的支援部队。

  右路军,以“刀疤将军”的第四军为主力,辅以身前好友吕班普莱.福库莱的旧部——尚不满员的兰罗第二军穿越凡勒塞后再饶道南拉卡南部地区,以奇兵的方式冲击普罗休斯帝国的西部要塞。

  中路军,则是兰罗第一集团军的主力,则是由目前的第一集团军最高指挥官曾登直接率领,兰罗第五、六、七、八军组成了此次南下的主力部队。而这支主力将要经过的范围又恰恰是目前“自由骑士团”所驻扎的古老要塞夫利德曼的边缘地带。

  夜色渐渐降下,加之是冬天的缘故,野外的寒风显得更加刺骨。但是在一队人马中,领头的富兰.冯.曾登将军却显得满不在乎,以一种高傲的神态傲然率部前行着。过了一会,他回过头来传令道:“看一下,附近是否有指挥部可以直接扎营休息的地方?看样子快要下雨了啊!命令前面的部队注意隐蔽行动!”

  “将军,前方一里处有一树林可扎营,凡勒塞地图上标明是叫云雀林,我认为我们可以在那里扎营。”经过搜索的斥候汇报了一些大概情报。

  而在夫利德曼这边,五百个被挑出来看上去还算是不错的“骑兵”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希斯里克也在第一声雷声响起的时候收到了关于曾登扎营具体位置的情报——云雀林。

  “哈哈,真是太棒了,这个地方又为我们增加了一点自信啊!”诗人看了看正在地图边研究的希斯里克。

  “恩,确实是个不错的突击地。据我曾经到现场的探测来看,一侧的地势高于另一侧,正是适合骑兵突击啊!不过不论是否得手以后如何返回要塞倒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啊!”希斯里克丝毫不敢托大,因为这次几乎是以贫民的生命作为代价来狙击兰罗的王牌集团军的心脏,即使是少了吉肯.梅奥辛,这支集团军的实力亦是兰罗帝国数一数二的。正如军事家们所说的“光是靠指挥者的优秀而没有很好的执行者的话,也是不可能得到胜利女神的垂青的。”

  “至于撤退路线,我们可以直接向北进入凡了塞地区边缘,然后借道进入拉可西里大森林,我与老家伙去商国时走过一条小路,相信只要时间计算得精确些,这次袭击应该能操掉个把兰罗军队的指挥者。运气好的话还能去凡勒塞城打个野食!让他们知道本天才的大名不是靠运气写出来的啊!”罗杰特拉达此时贱贱的样子几乎和民间流氓没什么两样了。

  “小孩子家不应该说粗话哦!都是谁教的啊?卡那基教育的失败啊!”诗人显得很惊讶的样子,用手大力的拍着小罗的脑袋。

  “不是教育的失败,而是应该探讨为何神会让某人诞生到人间的失败!”希斯里克再次摇了摇金色的头发,挖苦着说道。不过,罗杰特拉达的提议还是正确的,毕竟按照这样的撤退方式也是目前最安全可行的了。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轰隆”一声,雷声再次响起,大雨如倾盆般泻下,在大地上溅起无数水花,树林中更是遮起一片朦胧的雨雾。自由骑士团借着夜幕、大雨以及闪电雷声的掩护,五百轻骑兵在皮甲外都着夜行黑衣,马蹄裹厚布,人畜嘴中都含了根树枝。这支骑兵部队,从阵型上已经变得异常凌乱了,但是飞奔的速度在最前面三人的带领下变得越来越快。

  兰罗中军营帐中,曾登正在自己的营帐中边饮酒边看着地图,考虑着自己前面四个军的下一个步骤。突然,一阵如闷雷般的声音响起,这个高傲的贵族将军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然后呼叫营帐门口的护卫道:“外面是什么声音?”

  门口的骑士也有些疑惑的回答说:“或许是远方的闷雷吧!也可能是前方我军的斥候分队!”确实,当时离中军营帐最近的部队不过五公里左右,而且还是第八军的主力骑兵团。

  曾登皱紧了眉头,有些疑惑,但还是挥手示意那骑士出去,自己再次低头看起地图。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在雷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着黑衣的五百轻骑兵已经杀入兰罗营帐了,没有任何的喊杀声,所有的行动都如闪电般。第一个领头杀入的是罗杰特拉达,简短而利落的两下挥剑便已干掉了门口的两个守卫。由于是临时营帐,便也就没有建岗楼,只是有写临时搭建的木栅栏与游动岗哨。

  即使是没有经过太多训练与实战经历的部队,在这个时刻,因为考虑到自身的生命问题,也努力的去劈杀起来。相对来说,这个营帐中的守军人数也并不多,大概只有三百人左右,或许这是富兰.冯.曾登的计算失误。“铁笔”在记录这场战争的历史的时候也点出了这一点:“倘若以一个名将的称号来评价富兰.冯.曾登这个人的话,在他人生最后一场战争中他的最大失误在于没有一个名将该有的姿态来对待自己,对手以及战场上的一切!”

  没有过多久,被这场突袭搅晕头脑的兰罗骑士们大多成了自由骑士团的刀下鬼,即使能够俘虏,在这种突袭中也是危险的,不可避免的只能将所有的人杀光。此时只剩下浑身是血的二十余名兰罗骑士们独自守护着插着兰罗紫色黑狼旗的营帐。他们部队的总指挥富兰.冯.曾登,因为还没来得及穿铠甲的缘故,他只是右手拿了把长剑,左手端着一块钢盾,就站在了营帐门口,有些狼狈的凝视着突袭的部队。

  几百骑稍稍有些犹豫,但是在握着铁笛的领头者一个手势下,有数十骑刷的一下亮出了背后的弓弩,动作有些生疏的上箭,之后在没有话语警告的情况下一起射出了箭枝。那二十余名兰罗骑士们本身就没有马匹,逃命自不可能,也缺少掩护,一下就只剩两三人还能站立,惨叫声随即此起彼伏的响起。

  同一时间,一个领头者扯下黑色头巾,露出在闪电下令人有些眩目的金发,双眼的杀气一盛,再次挥手后身后数十骑便如闪电般冲向未死的兰罗人。马蹄虽然包裹着厚布,躺在地上的重伤者依旧被马匹踩得惨不忍睹,甚至在雨声中还能听到金属与骨骼随裂的声音。

  富兰.冯.曾登周围在骑兵冲击过后再没有任何一名活着的守卫,他自己在没有铠甲的状况下勉强斩杀了五名黑衣者,但右手肩膀上却被连砍三刀,甚至有一处已经露出了白色的骨头,肌肉翻卷在外面,看一眼都觉得令人作呕。

  不过,黑衣者们似乎并没有活捉他的意思,仅仅是两三秒的原地停留后再次发起了冲击。同一时间内,一枝黄金箭也向兰罗将军射去,富兰.冯.曾登依靠着还能抬起的左手用钢盾硬接了左边挥来的雷霆万钧的一剑。然而,就在他用尽全力格挡的一刹那,只觉得喉头一凉,瞳孔下意识的放大到极限,不能相信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个瞬间。

  收剑,剑是诗人所赠与的那把,然后在马上侧身拣起了兰罗第一集团军指挥官的头颅,罗杰特拉达的动作一气呵成,刹那间让人感觉到了要用英姿勃发来形容才匹配。由于突袭的胜利,引来了参加战斗的所有自由骑士团骑士们的举剑欢呼。

  “立即按照计划转移,敌人前面的部队如果发现了就大事不妙了!”希斯里克再次指挥部队向着北方的凡勒塞边缘地区转移,然而罗杰特拉达却感觉到仅仅停留了数天的古要塞夫利德曼在自己的眼睛里越来越模糊起来,而身后仅仅剩下了因为倾盆大雨冲刷过后无数变得模糊而黯红的血液,只有挂在紫色黑狼旗帜上的头颅的眼神仍然是如此真实……

  兰罗的中路军在发现自己的集团指挥官被干掉的时候已经是雨停了一个小时,由于需要请命下一步行动,离得最近的第八军斥候在发现自己集团军指挥官插在国旗上仍然张开眼睛的头颅与满地死尸时,吓得狼狈不堪,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同一天的时间内,兰罗刚刚出发了一天的左、右两路大军也接到了富兰.冯.曾登将军战死的消息,知道事态已经变得相当复杂了,于是匆匆带领部队回撤。“刀疤将军”帕多拉.利特曼宁下达撤退命令的同时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似的,在地图上都对着一个点沉思了一会,然后对着手下发出了命令……

  “刀疤将军”的右路军在到达夫利德曼的同时,也发现了已经有友军的旗帜插在了城头上,城墙上观望的正是德.莱纳与他的左路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