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应征者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101 2005.05.12 16:04

    十一月下旬的某一天,在号称有着“自由之国”的普罗休斯帝国的国都凯伦芬堡,忽然变得特别热闹与喧哗起来,原因是众多的“有识之士”找到了一个推荐自己的机会。

  帕拉达.约瑟夫,依旧是一件白的有些褪色的粗布衣裳,骑着匹马,腰间插着自己的那把铁笛,正在队列中东张西望着。

  在接近内城时,人群分作了两道门进入皇宫,所有的人都必须步行。不过在尊重“自由”这个说法上,皇帝同意了应征者携带自己的防身武器,在当时这个年代来说,拥有这种思想的君主或许已经可以被人们呼作“明君”了。

  人群被分成了“有过作战经验”与“没有作战经验”两部分。“大陆第一吟游诗人”作为身后为数很少的“有作战经验的”应征者“领队”似乎显得坐立不安起来,恰恰在他身后的正是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和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两位麻烦人物。即使在在应征大厅现场,两人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又开始了无谓的吵闹与打斗。

  “明明是我比你靠前,你就该拿着十三号!”

  “小破孩子,一边玩去,论什么也轮不到你来插我的队啊!”

  ……

  紧接着是一阵轰乱的打斗声,确实,在别国皇帝的宫殿内械斗这种事情也只有这两人可以干得出来了。

  “各位,请肃静!”在禁军头领的呵斥声中,打闹与围观者才又重新列好了队型,等待接下来的应对。

  “请各位将自己的履历与经历过的战事一一向我国皇帝陛下呈报!”随着这声宣告,人们不禁骚动起来,因为这里真正有作战经验的人还是少数,在这个战乱的年代中,真正有经验的早就去参加正规军了,残留下来的不过是些想混口剩饭吃的人而已。但是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了,皇帝与众多重臣都陆续到达了这个偏殿,普罗休斯的皇帝似乎是躲在了房子的最高处,前面还低垂着黄金丝帘,隐隐约约的,连脸都不甚看得清楚。

  “南拉卡小民,帕拉达.约瑟夫,只参加了不久前的对卡那基一战,地点是奥斯卡尔。完毕!”此次的汇报简明而扼要,似乎不太像其本来罗嗦的风格了,就连声音的主人自己也在不断的抚mo着自己下巴底下的一些短须,自大的露着一个笑脸。

  精神上受到骚乱的是在场的两部分人,其中之一是普罗休斯帝国的那些皇帝与朝臣们,纷纷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之二是站在帕拉达身后的那些人,经过那一战,确实“帕拉达.约瑟夫”在南方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名号了。众人纷纷在猜测,或许这一次的最高官职应该就是他了。

  随之,是一些人杜撰的与非杜撰的信息被大声的传达出来,宫廷的书记官在一边奋笔疾书着。

  “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天生的为战争而生之人,剑术高超,指挥能力超强……”“砰”的一声结束了吹牛声。

  “请原谅这个白痴的无礼!”金发的青年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同伴摁在了皇宫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也不管对方是否因为自己用力过猛而使脸部不断变化着表情。

  “阁下是?”那位禁军将领疑惑的问道,因为罗杰特拉达.奈哲尔的名号在此时甚至超越了帕拉达.约瑟夫,在平头百姓看来如此年轻并参加了前几个月里一系列的战役并且都存活了下来确实是个奇迹。

  “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参加过几次战役而已!”说着昂然挺立着,眼睛带着些许傲气注视着在最高处的普罗休斯帝国的皇帝。

  当这两人先后报出自己的名字后,众人已经将对第一位报名者的崇拜移植到这两人身上了,弄得大陆“诗人”本来那种露骨的微笑变得万分尴尬起来。

  “他是南拉卡弗雷里德家族的小殿下!”在垂帘后面的皇帝,耳朵边响起了提醒的声音。

  “恩!”皇帝若有所思起来,确实有着这层复杂的身份后,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个棘手的问题,特别是在外交上。

  经过了若干时间段的等待,在没有经过任何比试与考验的情况下,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就被宣布成为了此次应征者们组合后的最高指挥官。此时或许留在罗杰特拉达.奈哲尔脑海中飞旋的只有卡斯罗尔曾经告诉过他的一句话:“社会关系学是一门相对战争来说更重要的学问!”

  反正无关帕拉达.约瑟夫的名号,也不需要去关注小罗脑海中在思考的一些东西,地位与权力实在而且确实的被赋予了希斯里克。但在这个授命后边所隐藏的东西,三个人都拥有的猎犬般的嗅觉倒是可以闻到一些什么的,毕竟这种应征的模式不是太正常的。

  “那么按照我们自己的计划实施吧!”普罗休斯的皇帝有些高兴的说道,因为他所征集到的所谓的“支援者”远远超越了自己的预期计划。

  “我皇宣布将给诸位颁发‘私掠许可证’!也即是说,凡是在兰罗人控制范围内,所以劫掠行为将被《撒卡特一二七七夏季宣言》的同盟国视为合法行为!自由之都凯伦芬堡的城门永远为诸位敞开!旅途过后这里将是诸位安逸的家园!那么,为了梦想!前进吧!”宣令官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颁布的正是将一些原本善良的民众引向邪恶的命令。

  “真是个阴险的注意啊!”帕拉达在一边鼓掌一边啧啧的轻声称赞着,脸上的微笑依旧。旁人肯定以为他是在真心赞颂着。

  “虽然有些阴险,我们只能利用!”希斯里克的眼眸中存流露出杀气,但话语依旧冷冰冰的。

  “政治吗?”罗杰特拉达用力抬起头,昂首想看清楚一些东西,却总觉得永远是那么的模糊。

  “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位置上那老头有便秘啊?自己无法通畅的东西总是需要借助工具来解决呢?”罗杰特拉达拉了拉同伴的衣服。

  “很不幸!耐哲尔先生!您这次已经成了工具!”希斯里克眼中在思考着一些东西,但也没有忘记挖苦对方。

  就这样,“自由骑士团”成立了!历史对于它的评价目前无法体现,因为很多东西还没有被铺陈开来,反正有些是可以借鉴的,“铁笔”对提出“自由”设想者也毫不客气的称之为“伪自由”、“自私者”,对于以上事件,他亦之能在若干年后这样记录:“作为政治与战争为主体,再辅以在位者自私本质的话,通常的产物往往是畸形的或者邪恶的!甚至就是毫无人性的!‘自由骑士团’的产生本身就是这种畸形社会中的邪恶产物而已!”

  “该利用的就要去利用!”成为第一代“自由骑士团”名誉领导者的希斯里克将自己的心声如是传达给了罗杰特拉达。

  河川堡,对于卡那基来说就是耻辱的代名词,曾经的最后一任守备长就经常如是形容其为“国家栋梁的陷阱”。

  此时,一队打着兰罗旗帜的黑骑兵正沿着斯沃德河的边缘慢慢向着河畔的工地前行着,领头的人正是有着“兰罗第一智将”称号的吉肯.梅奥辛。

  “看到了吗?阁下!”菲穆轻声提醒着吉肯,他的视线随之慢慢移向不远处的一人。

  “加油!加油!”那人正在和苦力们一起将很重的花岗岩从马车上抬向工地,短促而有节奏地带领着大伙喊着口号。

  “卢茨.艾蒙多阁下吗?”吉肯突然高声叫了起来,“阁下还记得我吗?”

  刚刚卸掉重担的卢茨.艾蒙多颤了一下,思量着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了,因为在河川的流放者中,自我的代号只有数字了。所以,他的整个身体像是被什么物质刺激了一下似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与河泥,抬起了依旧炯炯的双目,望向那声音的来源……

  一如数月前在皇宫回头的一刹那,正是那双令自己熟悉的眼睛,同样的矛盾的眼神落入自己的心坎之中激起无数浪花……

  “阁下应该还记得我!”吉肯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下马,轻轻说道。

  “吉肯.梅奥辛元帅?!”卢茨将整个身体附在了大地的表面,恭敬的程度远超过皇家所要求的礼仪。随之,身后众多的监工、苦力以及曾经的贵族们都跪地行礼起来,因为在他们眼前的这个人,具有着无与伦比的震撼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