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夜袭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577 2003.07.08 11:00

    撒卡特历1277年7月19日,卡那基的凡勒赛领主帕特里克.冯.亚力山大公爵与南拉卡的讨北大元帅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率领的总人数为十二万三千四百人的联军已经分别开始进攻斯萨克尔与匹特堡了。他们这次迅速的行动在这几天进展得较为顺利,斯萨克尔岌岌可危,不过原以为很轻松就能攻下的匹特堡却在两城总督洛森.冯.纽博柯侯爵老爷的拼死抵抗下守得如铁桶一般。

  “本期望国都陷落前这两支援军能够有一支可以及时赶到。呵呵!出人意料的是战争完全没有胜算的时候却奇迹般出现在我们眼前了,先生您说对吗?”莫多克等人带着五百骑奉命驰援匹特堡,此时正走在官道之上。

  “本人不过问政治!”老酒鬼的回答非常干脆。

  “老家伙,这黄头发的小子为什么要跟着我们?”罗杰特拉达的眼中充满了敌意。

  “哦,对了!您为何跟着我们,不会是督军吧?”莫多克也好奇起来。

  “弗雷里德家族之人以战场为家!”希斯里克冷冷地回了一句。

  正说着间,背后开来一支庞大地队伍,与他们的可怜的五百人相比,简直是云雀比之于雄鹰。一万人的部队走着整齐的步伐,盔甲有节奏的发出阵阵撞击声,即使是经过凹凸不平的丘陵之时队型亦保持得非常完整,毫无零散之感。领头的两个将军最为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头上所插着的一根羽毛--只有一个国家的高级禁卫军将领才能够有资格佩带这种饰物。

  “喂!把你们的队伍拉到一边去!”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胖一点的将军喊道。

  “哈!哈!哈!”罗杰特拉达故意装疯卖傻起来,回头低声说道:“什么东西嘛?不知道咱们是上面的直属部队吗?”

  “白痴!”希斯里克在一边嘀咕道。

  莫多克与卡斯罗尔在此时似乎也完全无视对方的命令一般,抬头看着天空,继续着他们的行进路线。

  “混蛋!误了大事要将你们就地正法!”胖将军发怒道,刚想拉出一部分部队干一仗的时候却被旁边的另一位年龄与其相仿的将军拉住了。

  “请问贵部是哪一部分的?下官莱因克.谬休,凡勒赛第六军军长,奉命挺进。不知贵部可否让一下道让我部通过,在此万分感激!下官为同僚加多索.冯.凯乐尼将军的冒犯道歉。”莱因克军长显得彬彬有礼的说道。

  “呵呵!小人卡斯罗尔.里肯,这位是莫多克.冯.伯格特,我们奉命驰援匹特堡。将军以礼相待,怎有不让之礼?”卡斯罗尔说着就将部队撤往一边,下令原地待命。

  “两位的大名早就如雷灌耳,下官尚有军事公务在身,先此别过,以后如有麻烦,尽可找下官帮忙!”刚说完,两人便已经策马率部狂奔而去。

  由于战争的火焰不断地蔓延,其走向与趋势在外行人眼中只是存在于卡那基本国,内行之人却早已看透兰罗人进攻卡那基只是南侵的一个序章而已。

  “这块跳板早晚会成为威胁北拉卡的毒剑,下官以为只有趁兰罗尚未立足,早日出兵,方可保得陛下之国土和平!”这是撒卡特历1277年7月3日凌晨上奏给北拉卡国王科西嘉.波拿马一世的,然而与卡那基国王有着同样共性的仁慈君主下达了流放此奏章之人的命令,并且再次向兰罗上贡后勤物资,以求得和平。

  “臣以为,陛下有必要注意兰罗军队的动向,目前我国边境已经出现了兰罗正规部队了!”几天前的早朝,又一位以国家利益为重的老将军再次上柬提示皇帝。可是得到的结果还是流放,不过这次由于皇帝感觉到他的命令臣下无法正确且坚决的进行实施,恼火的皇帝觉得有必要在非常时期实施一些非常手段了,加大处罚的力度,以敬效尤。于是,这位老将军全家得到皇帝的恩赐,从而集体前往拉卡山脉进行为期二十年的登山运动。

  有了以上两位的后果,皇帝的想法终于彻底得到了实施,官吏中的成风跟进现象得到进一步的体现,百官中再无人去思索那些烦人的战事,也再无人敢于冒着要带全家进行爬山运动的危险而进行直言不讳的柬言,皇帝的第一感觉是耳朵清净了许多,有利于增加早朝后处理洗澡、宴会、贸易等一系列与金钱有关的活动的精力。

  即使是被后世称为“铁笔”的现任北拉卡宫廷书记官拉博.冯.凯明威侯爵,在这种非常时期亦不敢多说废话了,最有效的办法是用他自己的精致鹅毛笔在深夜时处于自己的密室内悄悄记录下白天所发生的一切。拉博对此的解释是:“习惯于官僚机构工作后,自然而然会学会见风使舵,如果不这样,下官家中八十岁的老母明天就可陪同下官进行为期二十年以上的所谓的拉卡山脉攀登运动了。”

  提及卡那基斯科特.迪克明四世的改革,拉博的见解是:“在卡那基毫无民主生气的社会现实之下,真正推动了社会发展的强制措施往往就被百姓所接受,被认为是民主政治的部分体现,甚至就被错误认为成民主政治的开端,然而没有人可以真正去了解透彻民主一词能够真正摆放于国家、社会中哪个位置之上。正如我等官吏,食国家之皇粮,然而很多人心中所思考的改革政策起初都是为自己服务的,人心是自私的载体之一,往往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先想到了打着改革的幌子进行招摇撞骗。真正想要为国民谋福利的那种改革政策早已在出台时或多或少的进行了福利受益者的偏向改变,或者是刚被有爱民之心的人提出就已经淹殁于皇帝与众多所谓重臣的口舌与唾液之中。全撒卡特想进行改革的国家很多,而真正完全、彻底成功的确实很少,‘太阳王’的改革虽然彻底,却不完美……”

  7月21日,卡斯罗尔等人如度假般结束了他们从亚罕特至匹特堡一百多公里的行程。而正当他们想要继续这种旅行似的休假时,帕特里克.冯.亚力山大公爵的亲笔书信命令已经早于他们到达了凡勒赛中央骑士军的大营之中了。

  “呵呵,其实卡斯罗尔先生大可不必那么匆忙赶来,区区一个匹特堡下官还是有信心攻克的。不过既然公爵大人有了亲笔命令,那就只能牢烦先生亲自出马了。”一位自称是中央骑士军第一团团长左拉.冯.利修的人迎接了卡斯罗尔。

  “那么我就不再打扰,立即动身。不过主攻城门的行动还要仰仗将军啊!”卡斯罗尔拿了亲王的命令转身便去集结散乱的队伍。

  “杂牌军也来打仗吗?公爵未免太欣赏这个人了!哼!”左拉望着远处正在集结的部队冷哼道。

  “先生,命令怎么说?”莫多克在马上问道。

  “要我们夜袭匹特堡,呵呵!我就说过公爵的任务往往都是变态的。来,研究一下吧!匹特堡不大,人口为六万左右,人们大多以农业为生。现在东、南、西三个城门分别由凡勒赛第五、七、八军主攻,北门敞开,意思是放着让他们走,可是不知道城内守将是怎么想的,不至于愚蠢到与城共存亡吧?我的意思是我们就从北门攻进去!不知大家如何想的?”

  莫多克凝视了一下手中的地图,会意一笑,说道:“攻北门的话,有危险,但在现在来看是比较好的一个办法了。速度是一个问题,如果速度快,可以打击敌军的士气,做到兵不血仞就拿下此城。但第二个问题是,敌军城内的到底还有多少人,如果守军众多的话,我们进去了也别想活着出来。该死,怎么没有问问那些早早就在这里攻城的家伙呢?”

  “大不了我们无敌三剑客杀进城去,直接把那守将干掉不就行了吗?”罗杰特拉达想当然起来。

  “放心吧!他们是不会说的,我早问过了,不是说不清楚就是说斥候还未侦察到详细数目。”卡斯罗尔无奈的瞟了他一眼说道。

  “敌人人数绝对不会超过五千了,你们自己看吧,三个城门的死守的部队加起来能有三千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守将开始斩杀退后之人,证明士气已经低落。我们只有强攻北门,不成功,便成仁!”一直没有说话的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随着众人到达了离城五里的一座小丘之上,指着城头说道。

  莫多克心中一震,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观察得如此细致,应声道:“那么,就入夜后进攻吧!”

  远处城池边的壕沟里,依旧填满了尸体,如蝼蚁般的士兵被身后的剑指挥着向前冲着,麻木的手不断挥砍着武器斩杀着敌人。直到黄昏,当暗红的如血色般的夕阳的光芒降临大地后,又一次扔下了几百具尸体的联军部队还是没有攻上城去,无奈之下指挥官们只能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城中,正是洛森.冯.纽博柯侯爵亲自进行督战,对于怕死不前,战斗不勇猛的士兵他总是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的斩杀掉。即使他现在手里只剩三千不到的士兵。他本可以早早离开,但为了城中众多刚刚搜刮来的财宝以及皇帝陛下的死令,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站在城头指挥着部队进行防守。总督脸上的被火熏得黝黑的色彩与满身血迹说明了每场防守战的残酷。

  “哼!放着北门不攻,明摆着让我去钻套子,当我是白痴吗?如果他们不攻过来,那我也只在北门放少量兵力,本来兵力就不多了。”谋略上总督是这样思考,但是这次出现的是他没有想象到的状况,不多的五百人的夜袭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卡斯罗尔是第一个爬上城头的,接下来是莫多克与两个小鬼。跟着,身后的五百人都悄悄爬上了城头,在上面放起火来,一部分人也占领了北城门,这样一来,匹特堡守军就被完全包围在自己的城堡中了。

  “立即分散行动,对敌人进行偷袭,然后放火并且要高声嚷叫‘守将已被打死’。”卡斯罗尔简要分配了一下任务后就带着二百五十人向东门冲去。

  莫多克带了一百五十人奔向西门,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带了剩余的部队守在北门等待援军的到来。此时,城外再次响起了喊杀声,三个城门同时受到联军的进攻。听到敌军已经进城的消息,总督再也坐不住了,带了一百多骑匆匆向北门退去。

  “来了个大家伙,上次吃牢饭就是这个猴子害的啊!”罗杰特拉达等到洛森走近后看清楚了也不问话,提剑便上,直接将总督砍下马来。

  罗杰特拉达身边的士兵刚要补上一剑之时,他们身后忽然又响起喊杀声,人群中冲出一骑,挺剑直抵罗杰特拉达的脖子,眼看就要被咔嚓时,希斯里克挺身而出,硬接了这一剑--他直感觉身子向后倒飞出去,力量之大出忽自己的意料。不过幸好那骑士不再缠斗,策马揪起倒地的总督逃出城去。门口的士兵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连连砍翻几人后便无人再敢上前,目送着他逃出城门与城外的部队回合后往北撤去。

  不过大局却不是一个人便可以改变的,本来就精疲力尽的守军在强攻之下很快就全部投降了,经过四、五天的狂攻,匹特堡也被攻克了。但国都安斯顿拉的反应却显得过于平静,到目前为止为什么还没有派出真正意义上的部队进行野战,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莫多克的头脑中。

  “敌人的行动太平静了,难道没有感觉到吗?”莫多克与卡斯罗尔讨论起来,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灵感。

  “我也奇怪呢!不可能会那么平静啊,兰罗的部队一贯作风不是这样的啊!除非,指挥这次战役的人是……”卡斯罗尔猜测着。

  莫多克似乎也猜到了是谁,刚刚攻下城池的成就感立刻被那个人的恐怖感所取代了:“如果真的是他,那么就要小心我们的后面了!他总是像条泥鳅一样,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就钻到你的后方,然后对你进行突然袭击。”

  “快去报告公爵,让他小心亚罕特城,失了亚罕特,后路就被截断了!”卡斯罗尔高声叫唤着手下的传令兵。

  吉肯.梅奥辛的黑色骑兵已经出现在了大地之上,他静静观望着眼前的城堡,慢慢抽出配剑,凝视着剑仞后,发出了进攻的命令,如春雷般的号角响了起来,身边无数的黑骑兵如箭般离弦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