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以自由的名义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231 2005.05.14 06:45

    自由骑士团,由普罗休斯国王提议——实质是所有南方联盟的默许下,终于在十二月初正式成立了。其本身只是一个雇佣性质的军事团体,用罗杰特拉达的话来说:“不过是由和本天才差不多在老家实在混不下去的哥们组成的一个所谓的组织而已!”

  然而,由于一张空头的“私掠许可证”的承诺,完全改变了这个“合法”组织的性质。掠夺使人能够联想到的东西毕竟不可能是高尚的。

  更为可悲的是,原本就已经成为贝斯纳斯的“工具”的两人,又被政客们再次转手使用,使得他们身上的剩余价值可以被更多的压榨出来而已。后世的史学家大多这样评价着:“如果希斯里克在若干年后能坚决的带走这支部队的名号,那么也绝对不可能使其在历史上背负无数不该由其背负的污名!或许它将真的走向相反的道路——自由与光明吧!”可惜,历史往往没有假设存在。

  不过,幸好很多东西并不需要用绝对悲观的态度去看待,假设有一个可以使人振奋的事情的话——注意,这种振奋或许只是相对于其他方面来说的,好比现在可以相对于后人来说,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已经不再孤单,因为再加上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帕拉达.约瑟夫这两个名字的话,接下来的一切都将会是有趣的。

  撒卡特历1277年12月6日,自由骑士团在凯伦芬堡热情的且有些无知的民众的夹道欢迎下开始了自己的征程,民众永远是单纯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统治者们在考虑些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在这个年代中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才是有价值的。这一天因为骑士团的成立而被记录进了史册。

  “呼……”金发的少年似乎有些疲惫的叹息着,回过头来望了望那些满脸似乎有些麻木笑容的单纯民众们,他只能这样叹息着。表面憔悴的希斯里克并没有停止脑子中的运转:自由骑士团,总共应征到合适与不合适的从军人员一千三百二十八名,军马二百匹,按照普罗休斯的大臣的理解只发放了能够维持一个月开销的粮饷。再看部队的装备,各地的农民朋友们似乎不约而同的加入了以“自由”名义组建的军队中!装备有可以称呼为“武器”的人肯定不超过总数的五分之一。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啊!今后也是一团之长,跟着自己的人可以称呼为“同志”、“兄弟”,如何将他们带向遥远的未来呢?或者任其一部分向强盗的道路发展下去?

  “肩上的担子似乎很重哦!”帕拉达.约瑟夫友好的向自己的团长拉着近乎,友好的招牌式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有些东西该想的就去想,不该想的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啊!”

  希斯里克朝着比自己年长许多岁的大陆诗人报以一个礼仪性的微笑,没有说什么。

  “嘿!你好,很高兴我们成为战友了!以后有福一定要一齐享哦!哥们你的成名之战如今在撒卡特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啊……”罗杰特拉达挂着笑容从后面骑马赶了上来,马屁之声便立即不绝于耳起来。

  “哈哈……是吗?兄弟你的大名我也是早有耳闻啦……”无聊的吟游诗人感觉到自己将会有好的吹牛旅伴而哈哈大笑起来。

  “天那!这个白痴!”希斯里克不自觉的抚了抚自己的流海,心中暗暗念道,“恐怕有福是肯定一齐享的,有难一定不要让我当就是了!一路走来为你背的那么多口黑锅还算少吗?”

  “那么,团长!您认为我们目前该往哪里去呢?”诗人问起了目前最受人关注的问题,队列中的一些人们也不禁扭头想听听自己接下来将会被安排到什么样的命运。

  “先到城外扎营吧!帕拉达.约瑟夫,从今天您就是副团长,如果可以的话晚上请过来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希斯里克很有礼貌的回应着。

  “请叫我帕拉达就可以了,团长!呵呵!谢谢阁下的栽培!”诗人夸张的在马上行起大礼来,“那么,鄙人先去选择安营之地!先走一步了!”

  “谢谢!”

  顺着马蹄声响起,诗人带着五名骑马的农民离开了队列。尘土中,又响起了吵闹与打斗声:

  “你这金毛!副团长该是我的职位啊!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啊?”

  “就你这个白痴,行吗?我从来没有认为我们共同属于内部战友!”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做团长,来来来,我们来比划比划!”

  “难道我会怕你吗?”

  ……接下来是每天例行共事般的比武决斗。

  夜间,凯伦芬堡郊外篝火点点,映衬着天空的蒙胧的星光,由于天气转凉的缘故,使人看来格外温馨。诗人的组织、统筹能力果然也是出众的,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将一千多人安顿完毕,并且扎了一个还算令人满意的军营,即使军营是没有营帐的。

  一千多名刚刚宣誓成为军人的百姓早已呼呼大睡起来,打鼾之声此起彼伏,仔细听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请允许我称呼您为阁下吧!优雅的团长!”依旧是诗人般的开场白,同时带着有些狡黠的眼神,“我想知道您对我们这些勇士们未来的计划!”

  “计划吗?先生认为我们何去何从呢?”希斯里克带着贵族式的微笑反问着。

  “呵呵!那恕在下直言了!”诗人解开了披在身上的白色粗布衣服,让已经有些刺骨的北风吹着自己裸露出来的身体,“你们两位是从生死里走出来的人,大概是那种与我有着共同语言的人吧!”

  接着,他顿了顿,眼睛扫视了两人一遍,当然也是带着狡黠的那种扫视,但声音略有提高起来。

  “未来?命运?生死?如何掌握!相信各位已经比我清楚得多了!从死亡的边缘线走过来的人应该看透了这一切!那自由呢?两位朋友,有没有想过?如鸟儿的翅膀般快乐的自由,每天可以接受清新的空气,灿烂的阳光……”

  帕拉达此时已经有些神经质般站了起来,双手高举着,抬起了头,仰望着蒙胧的夜空。

  “人生!应该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自由的味道,你们闻到过吗?”敞开白衣的诗人放下自己略微有些发抖的双手,深呼吸,忽然转过头来,用力盯着两个青年。

  “撒卡特啊!她缺少的不正是自由吗?”

  “您能告诉我您真的是为了自由吗?”一直沉默的罗杰特拉达抚mo着被希斯里克打得跟猪头一样浮肿的脸颊问道。

  “当然!自由是任何人都喜欢的!她包括很多东西!生命!美女!上好的葡萄酒……哈哈!”诗人又开始微笑起来。

  “从您的身上我可以闻到浓厚的古代吟游者与当代探险者的味道!您说的很正确,撒卡特缺少的正是自由!如果光只是改朝换代,开拓疆土那么简单的话,她并不是一个重病之人!”希斯里克改变了贵族的微笑,“哈!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您真的是个浪漫主义者呀!大凡诗人都浪漫!那么,我也找到通向未来的道路了!”希斯里克笑了起来。

  “恩!我会竭尽所能的!”诗人说着伸出了自己细腻的手掌,握住了其他四只手。

  “为了跟着我们的一千三百二十八条生命……”希斯里克突然觉得兴奋起来。

  “以自由的名义吧!”诗人说道。

  “为了美女!为了美酒!为了自由!”罗杰特拉达配合着,“同时也为了希斯里克的米莉亚!”

  “砰”的金属与肉体撞击声过后,不合时宜,破坏氛围的打斗声再次响了起来。

  “哈哈!”帕拉达一边看着笑话,一边开始穿起衣服,继续道,“前方与兰罗控制区接壤的地方有一个叫夫利德曼的遗弃要塞,我们可以以那里为基地!”

  东方的天空,绽露出了一片鱼肚白,启明星也在这一刻升了起来……

  夫利德曼这个地方,曾经是古代南拉卡,卡那基,普罗休斯接壤的国境线边缘荒原地区中的一个重要要塞,但经过蹉跎的岁月,这个曾经辉煌的要塞也被抹掉了昔日的光环,因为很多后代的人已经无法真正去理解前世的东西了!不过,这一年过后,它将重现光芒,也就是撒卡特历1278年开始后,夫利德曼、“自由骑士团”这两个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名称将会因为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以及帕拉达.约瑟夫和他们心中自由之梦而被再次牵扯进这个生与死、剑与火的乱世之中。同时,与他们拥有同样梦想的人们,或许在某天的夜空下,也可以感受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