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十面埋伏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654 2003.06.27 10:26

    “梅奥辛皇家骑士军?无愧于这个称号啊!”叹息声的发出者便是卢茨.艾蒙多。此时,他的眼帘中已经依稀印进了鲜红旗帜的色彩。

  “哎,麻烦啊!弗兰克那老头子怎么是做大将军的料啊?一个作战计划没有的情况下,只给了我们三千兵力就要我们抵抗在第一阵线,哈!我这个天生的用兵天才都感觉到失败的气息了啊!”黄发友人也开始了抱怨。

  “来了!准备!”卢茨前半句话是说给友人听的,后半句则是对手下部队所发出的作战命令。

  黑色的骑兵如天空中满布的乌云般遍野飘来,仿佛今夜的天空的幽暗色彩般逐渐侵袭着卡那基士兵的肉体与灵魂,产生的震撼力是可想而知的。闷雷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这种郁闷的“雷声”往往比真正的打雷更压迫着人类的鼓膜。

  战场东南的小丘上,便是佣兵们驻扎的阵地了。此时离黑骑兵虽然很远,却也依稀看见了一排排的人影与刀光若有若无的反射。

  “如此快的行军,依旧能保持住这么整齐的队型。罗杰特拉达,对方将领该是个厉害的角色,从今天起,你的学习场所就是战场,所有对你有意义的东西你应该尽可能的去学,明白吗?”老酒鬼此时一身戎装,再也没有平时的那种糊涂的眼神了。

  “是的,不过打不过可以跑吗?”罗杰特拉达忘不了的依旧是逃跑。

  “那么,你先探出一点头,看看我方阵地最远处的那几排弓弩手,我想他们是抵挡不了多久的,你如果不能以自己实力取胜,逃跑固然可以,但是……”

  借着乌云中漏下的些许亮光看去,卡斯罗尔所指向的战场上,黑甲骑兵在付出了几十人落马的代价后,迅速的突破了敌人的弓弩阵地,那些弓弩手在来不及拔出手中的剑的时候就被黑甲骑兵砍下了脑袋或者刺中了身体。生命的价值在战场上就等同于换取胜利的棋子而已。

  “看吧!如果你逃不掉呢?”卡斯罗尔凝望了死去的尸体,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意。

  罗杰特拉达再无话可说了,这一次他忽然理解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正如卡斯罗尔以前所说的那样:“残酷的现实就是你必须要杀死一切可能会令你死去的东西,保护你的东西只有手中的配剑。”

  “中部是敌人进攻的主力,不过为何兵力却只有几千?希望我们的陷阱对他们有一定的迟滞作用!不然就真的要从侧面突击一下,与敌人短兵相交了啊!”卡斯罗尔冷静的分析着眼前的战况,“你还要记得,作战时以少胜多是在万不得以的情况下才作出的决定,别指望自己是个天才,这个世界没有不打败仗的将军。真正的兵法该是要以优势兵力对付敌人的弱势兵力,加以围剿,对于一个好的将军来说,手下的兵力只有越多才是越好的,但指挥调度能力每个人也是有其极限的,希望你以后要在每个方面都勤加努力。”

  在距离卢茨与莫多克率领的卡那基部队只有五百米时,黑色的旋风已经停下了它吞噬的脚步。吉肯.梅奥辛策马立于鲜红色的战旗之下,旗上赫然绣着一头张开爪子的狰狞黑狼,令人为之不寒而栗。他身后的骑兵没有任何响动,即使是战马,在此时也被骑士们控制着,不曾有丝毫混乱的迹象。

  吉肯.梅奥辛嘲讽似的静静的看着五百米外的隐约的敌人,偶尔在口中轻轻发出一些声响,好象在咀嚼着什么。

  “敌人的次序真是井井有条啊,丝毫不见凌乱的迹象,如果你我有这样的部队……这是作为武将的梦想之一啊!”卢茨丝毫不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感叹着敌将及其军队的气势与阵容。

  “敌将据说是兰罗年轻统帅吉肯.梅奥辛,果然是个非常高明的人啊!该是看出了我们的陷阱了吧?那么久了,还没有攻来,一定是看破了。”在军事上,莫多克确实是个人才,极高的洞察力与判断力在全卡那基也是无人可出其右的。然而,由于在道德上得不到肯定--不洁身自好的原因,本国君臣对他的评价并不高。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会发动什么样的行动呢?”卢茨对此时的友人的想法是最为好奇的,用他的说法是此时的伯格特子爵的心才是真正可爱有趣的,可谓碧玉无瑕。

  “第一种若用正兵之术:则等待更多的后续部队,以一鼓作气之势冲散我们。第二种若为奇兵之术:则两翼包抄,出现于我们身后,切断退路,那样的话……”莫多克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样的话如果不投降,活着的机率,可能是零。以你父亲伯格特公爵的尊贵,这次怎可钦点你出战,而令你身犯险境?像我这样贫民出身的将领,在这个国家中想要出仕的人加起来可以超过陛下的城墙,死了也不令人惋惜。最好的打算也只能指望在皇家众多谥号中随便扔个给我便不枉此生了。”卢茨接着问道。

  “我并非是老头子的亲生儿子,他很早就怀疑我是他的正室与其他男人所生,而这件事也快要渐渐得到证实了,就是说证据已经快被一件一件呈列到眼前了。我想也是,如果那么胖的老子能生出我这么潇洒的儿子,可要算天下荒谬的事情了。此次派我出征,外人看来是为我晋升提供机会,但我们父子两人都知道其中内在含义是什么的,说好听就是为了家族不至于染上污名,说得直观些就是要我死吧!要我死,偏不随你的愿。哼……”莫多克顿了一顿,生出怨恨的眼神续道:“身后既无援军,敌军该是在等待合围了,是否可以考虑往东南方突围呢?那里还有个实力很强的佣兵团,我还有兵部的机密告诉他们呢!嘿!如果运气好的话,同样是牺牲品的他们可以帮助我脱离这个国家也说不定哦!黑色的夜是最好的帮助。”

  黑色的天空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雷声,战马都为之发出了骚乱。

  “梅奥辛军的人数该是在一万二千左右……你想和我一起背上叛国罪离开这个毫无生气的国家吗?”莫多克脑子在计算着敌军的数量,而拽着缰绳的手也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好象急于想知道友人的答案。

  “快要下雨了啊!该是一场暴风雨的来临!”卢茨疑惑地凝视着眼前的友人,并未直面友人的问话,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眼前这人,这几年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是足以使任何正常人崩溃的,而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他再也看不透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但现在的状况不容他去思考太多的事情了。作为这支部队统帅的卢茨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目标便是罗杰特拉达他们所身处的东南小丘。

  “呵!猜到了吗?”望着有条不紊地撤退的卡那基士兵,吉肯.梅奥辛的嘴角挂上了一串笑容,“有趣啊!菲穆将军,您认为我们这次有几层胜算呢?”

  被问话的人是个年龄看上去与吉肯差不多的人,一直策骑侍奉于吉肯的右侧,清秀的外表与他腰间的银灰色配剑一般,决不会多说一句废话,此时在接到问话后恭敬地行礼,以沉稳的音调说道:“以此看来敌人中并非完全都是蠢材,接下来可能会在战术实施时遭到一定的阻碍,敌人与我军相比,战略上是完全处于下风,我看他们打仗是假,投降是真吧?照部署来看,我军应该集结到位了,接下来就看将军‘十面埋伏’之计的具体实施情况了。不过,将军需要注意的地方应该就是刚刚那支部队的退却的方向了。元帅曾告诉过将军:消灭了外围有生力量后,安斯顿拉就是我们的了。”

  “谢谢,您每次总是能给予我必要的提醒与帮助,菲穆将军,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携手开创新世界的,那该是属于我们的梦想吧?”吉肯的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忽然,远方的灰色夜空接二连三地升起了一朵朵烟火,之后,漫山遍野的山林都好象动了起来,到处是人影与火把的光影在夜色中闪动着。

  “时间到了,放信号吧!”吉肯下达总攻的命令了。“菲穆.冯.利曼将军,命阁下带三千骑于天亮前到达安斯顿拉南城门,只围不歼,不得放漏城内一人。此役若胜,首功便是阁下了。”

  “是!”菲穆将腰中的银灰色配剑拔出,灰暗的剑身在暗夜中显得霸气十足,不等他下令,身后便齐刷刷的跟出了三千骑。

  随着一声尖锐的响声刺破安静的原野,一颗红色的烟火在空中爆出了美丽的火花,照亮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大地、灰色的流水过后,整个平原似乎都响起了兰罗士兵激昂的喊杀声。震天撼地的声音传到了安斯顿拉,整座城在此时都好象开始颤动了,因为距离城池不远处不知从哪冒出了一大片黑压压的兰罗旗号的骑兵,他们在何时到达的便无人知晓了。

  “城西发现敌军!数目不详。”

  “城东发先敌军!人数约为八千。”

  “西北角也发现敌军!人数在一万左右。”

  “东北角也发现敌军!我军第二道防线迪克明第一军团被包围在敌军阵中了。”

  一道接一道的急报将安斯顿拉的议事厅炸开了锅,骂声、吵声、怨恨声、鬼叫声让人怀疑这里是城郊的破落小酒馆,而不是聚集卡那基最有绅士风范、最有矜持力的贵族们的皇家议事厅。

  “叫那些笨蛋给我顶住,决对不能让敌人靠近国都,陛下目前尚在就寝之中,他是决不希望看到一夜间防线就推移到了国都的门口。”高声大叫的是平时最为受人尊敬的宰相万撒尼.冯.荷西姆公爵。

  “莫多克那小子,这么轻松就让敌人突破了防线,回来后我一定要军法处置,即使是我的儿子,在王法面前也是不会轻饶的。”魏拉姆.冯.伯格特公爵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对儿子的厌恨之意,一边用绢制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悻悻地嚷道。

  “本人不才,可部署的防线也不可能被敌人无声无息地突破啊?难道兰罗人会飞吗?”大将军弗兰克依旧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说道,不知道他的话算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议事厅门口,正在与一名将领交谈的皇帝的表弟斯科特.冯.迪克明公爵听到这句话后,如毒蛇般的眼神愤恨地盯住了大将军,狠狠地说道:“大将军的言下之意是,我们这里有人透露了开会时部署的防线啦?哈,可笑啊,那么,我们就应该要弄清楚这个内奸是谁?然后将他凌迟示众啦?”

  “本……本将军不是这个意思,亲王殿下误会了。”弗兰克赶紧辩解着,可舌头似乎总是打着冷颤。

  “报--敌军已经开始进攻西城门了!”斥候的飞报等同于又一桶冷水浇进了滚热的油锅中。议事厅大大小小众多卡那基的重臣们再也坐不住了,甚至有的在内心已经考虑是否该向南退却了,不过在此种情景下不能坦诚提出而已。

  “弗兰克.冯.查尔斯伯爵,如若战败,整个责任便是在您,法王厅的大门将要向您敞开。”在众人皆黯然的情况下,宰相头一个想到了事先准备好的替罪羊。

  提醒似的一句话使众人如梦初醒,将指责的矛头统统指向了大将军。无辜的老人在无法接受众多恶毒语言攻击的情况下,砰的一声从座位上跌落下来,当场不醒人事。

  “宰相大人,既然大将军不能再行使职权,本王认为有必要暂代指挥大权,不知宰相大人可否赋予本王使命。”斯科特似乎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当着在场众多人说道。

  “陛下曾经说过,在陛下不在场的情况下,军权、国事均由本相直接对陛下负责。本相以为亲王殿下无须多加烦扰。此是老臣不可推卸之职责所在。”万撒尼在重多大臣与将军的面前为了坚持原则与尊严,即使是面对卡那基最为阴险的斯科特.冯.迪克明亲王也毫不退让。

  亲王听到这些话,露出了些许尴尬的微笑,毒蛇般的眼神朝着后排座位的将军们扫了一扫。

  “我们同意!”

  “我支持殿下!”在末尾最后两排将领站立起来,看他们的装束,是皇帝的近卫军中的高级将领。在他们站起的同一时间,议事厅门口好象多了几十名近卫士兵。

  “不得妄动!”万撒尼握紧了他的黄金拐杖,颤抖着呼叫着。

  “哼!本,你不该与我争皇位的!”斯科特.冯.迪克明亲王缓缓地拔出了腰间如装饰品般的宝剑,而后嘀咕了一句令当时在场众人都听到的颇具震撼力的话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