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七爵之乱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543 2007.07.22 23:59

    “索拉摩尔攻防战役最后的结果令整个撒卡特感到了震动,战局的开端与前几十年的边境历史一样平淡,可以说,兰罗帝国的索拉摩尔领主迪斯丁.冯.费尔南德斯公爵的部队节节胜利,一度已经将敌军逼向崩溃的边缘。然而,北方三国联军却在最后使用了他们的秘密武器——芒特圣国的大批神秘僧侣部队以及米尔多斯三千人的火枪部队。胜利的天平也在那一刹那遭到了逆转……”

  “关于这场战争,由于牵扯进了太多的神秘因素,导致最后没有任何详细的文字记录,完全是依靠当时人们的一些传闻来记载历史。不过可以推测的东西是:神秘僧侣部队肯定是能够进行精神控制的,如果以个体行动恐怕最多使人有些幻觉,上万人的僧侣或许还有更多精神控制力更强的巫师加入并同时施放法力的时候可以想象那是多么可怕!”后世的历史学家总是对于这段没有太多详细文字记载的战争极有兴趣,哪怕时间流逝几百年后依然有人喜欢深入研究。

  “相对于整个大陆遭受的灾难,索拉摩尔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始,包括费尔南德斯公爵及其所有家族、亲属在内的所有领内兰罗人全部遭受到了抹杀,从此‘死地’的传说便在整个大陆流传起来……只有一人在当时失踪了,公爵收养之人圣.克鲁斯。”无论真假,当代的史书多多少少也有些记载。

  撒卡特历1278年2月2日,本已经准备讨伐兰罗女王的六大公爵中又加入了艾尔洛斯领的比尔博姆.冯.本尼迪克特(Beerbohm.F.Benedict)公爵,由于该领地直接连接着东去兰罗国都的公路,可以说,本身用来作为门户的分封领地,如今已成了逆反引狼入室的捷径。本尼迪克特公爵也是世受皇恩,然而在国难出现之时以较快的速度顺应了历史的潮流,本身以他自己的话说:“兰罗的繁荣远没有本尼迪克特持续着艾尔洛斯的繁荣来得重要!”

  “伯尼领的蔡尔德.冯.乔瑟(Childe.F.Chaucer)、菲拉萨斯领的道尔顿.冯.克洛宁(Dalton.F.Cronin)、比勒斯堡的伊利克特拉.冯.埃利诺(Electra.F.Elinor)、铁风堡的费利克斯.冯.费迪南德(Felix.F.Ferdinand)、布尔特斯尔领的盖洛普.冯.吉布森(Gallup.F.Gibson)、河川堡的戈斯.冯.格雷沙姆(Gosse.F.Gresham)。孩子,牢记这几个人的名字,当然,今天仍然需要加入比尔博姆.冯.本尼迪克特,因为这几头衣冠禽兽或许将残害兰罗众多善良之心,身为王子,你要有牺牲的觉悟,更要将国事作为一生之追求目标!你且将此卷收下,日后每天饭前念三遍。”议事厅中,兰罗女皇凯瑟琳.勃朗特二世捏着一张羊皮卷,语气沉重的对着其唯一的儿子念道,一旁显得有些孱弱的王子希克斯.冯.勃朗特(Hicks.F.Brownte)默默的点了点头。

  “陛下!据传回国都的消息,各地的叛军先锋已经进入了中央省,有些地方的驻军已奋起反抗,但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恐怕今日午后便能在城墙上看到他们肮脏的旗帜了!”禁军最高指挥官法里奥.冯.卡多索轻声提醒着女皇目前的态势。

  “可以了,不就区区数十万人马吗?顺其自然吧!爱卿目前有何抵御之良策?一切都将等梅奥辛卿回来将自有定夺!”目前看来,女皇是在强撑着最后一丝希望。

  “有一人可用,不过……”法里奥犹豫着。

  “此时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计策只管放手一试了,朕认为兰罗的命运不可能断在今次。”女皇勉励似的朝禁军最高指挥看了看。

  “那么下官就斗胆向陛下推荐一人,此人便是卡那基的降将——卢茨.艾蒙多,梅奥辛阁下离开之时曾嘱咐一切****之时可用此人,并给予其最大的军事指挥权。”

  “哦……既是梅奥辛卿推荐之人,那就给予其围城之时所有军事方便行事之权,当然其公职隶属于爱卿你,若此人一旦有反意,立即就地格杀,国事之艰难也请爱卿多操劳了!”思维只在脑海中停留的电光火石间,女皇便用其超人的魄力对此作出了决定。

  中午,卢茨.艾蒙多被授予了兰罗功勋骑士特有的“女皇之剑”,并被给予了指挥梅部分奥辛皇家骑士军以及菲穆.冯.利曼家族的“银狼兵团”的临时指挥权。南城门口,在众多黑白分明的铠甲反射着耀眼光芒的时刻,一个全身黑甲的男人深沉的眼光默默注视了一会黑色狼旗后,坚定的眼神一一扫过路边前来给予祝福的人们……

  历史再次将卢茨.艾蒙多卷入主旋律中,可笑的是曾经的敌人却成了自己最终托付忠诚的对象,而且他再也无法回头,因为《撒卡特史》记载的转折点——“兰罗七公之乱”已经开始,而1278年2月2日这平凡的一天也被历史永远的记住,因为这一天在乱流的中心,“七爵围城”的序曲也将响起,中间跳跃的是众多名将的英灵与逝去的灵魂。

  冬日午后的太阳令所有的生命体感到温暖,树林里繁茂的枝叶用绿色点缀着大雪覆盖之地,从国都城头望向地平线边,已经有一队身着白色铠甲,外面套着深红色的亚麻衫的骑兵急驰而来。

  “从他们奔放的速度都能够看得出贪婪啊!”呆在城墙观望哨塔中的法里奥喃喃着,似乎对一些东西有些担心。

  随着奔放的马蹄声逐渐接近,清晰的曾经代表着艾尔洛斯无数光荣的深红双头狮鹫旗帜已经映入了埋伏在密林深处的人们眼中。在卢茨.艾蒙多果断的发出“全军突击”的命令后,公路两旁飞驰出数千骑黑、白两色的骑兵,刹时间如两把利仞切入惊魂未定的深红色肉体中。未有太多的拖延,便将所有的敌人全部解决,并且都按照临时总指挥的命令,砍掉了所有艾尔洛斯入侵者的脑袋,一时间红黑色的液体浸透了白色的雪地,到处都是没有脑袋的尸体,甚至还在流血的大窟窿里不时有着人类存活前的热气冒出。

  “一千多敌人就这么轻松的被解决了吗?不愧是梅奥辛阁下推荐的人啊!”看过刚刚的单方面屠杀,法里奥独自赞赏道。

  可是此时另一个人的心情却截然相反,伊格纳兹.冯.本尼迪克特(Ignatz.F.Benedict),艾尔洛斯下任领主继承人,比尔博姆的长子,身着朱红色的铠甲,曾经被兰罗女皇喻为“兰罗之盾”的男子,今日已作为反叛者的急先锋,带着特有的贵族傲气与贪婪舍弃了往昔的荣誉。然而,现实经常与人开玩笑,当其看到满地横尸的一千余无头士兵后,愤怒的气息不断的从他的鼻子里喷出,低沉着问道:“难道是吉肯.梅奥辛阁下回到国都了?”

  “不可能啊,根据情报与推断,他目前应该刚刚进入菲拉萨斯领啊!”身边阴柔的声音附和着,令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不,汤米,嘘!不要把敌人看得过于简单,这一次,已经牵涉到太多的东西了,父亲那里我输不起,即使今天梅奥辛不来,总会有直面他的一天,战场上,我同样输不起,我所需要得到的就是权力!权利,你懂吗?”伊格纳兹用寒霜般的冰冷熄灭了内心的火焰,仿佛眼中注视地上死掉的不是人命,只是简单的一些牲畜一般。

  “遵命,阁下”阴柔的声音唯唯诺诺的继续符合着,声音主人的躯体是骨瘦如柴之人,用朱红色的斗篷覆盖着骷髅一样的头颅。

  对于这个人,在历史中也曾有记载:“汤米.蒂莫西(Tommy.Timothy),肮脏的躯体号称是撒卡特遗臭万年的男侍象征,号称曾经同时用不同的方式侍奉着比尔博姆与伊格纳兹。但其智商过人,经常能谋划令人觉得恶心的诡计,甚至艾尔洛斯突然加入反叛者的行列也与其有着一定的关联……另有一说,其本身是个断根之人,故未有后代。”

  瓦斯科.冯.勃朗特,女皇陛下的宠臣,“臭虫”与“毒蛇”是该公爵特有的称号,目前正身处于安斯顿拉城中安详的闭目养神,厚重的窗帘不让任何一丝光线进入昏暗的房间,勃朗特公爵舒服的用干涩的嘴唇抿着琉璃杯中的葡萄酒,自言自语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呵呵……”

  几乎在公爵自语的同一时间内,另一间密室内,烛光幽幽,罗伊.卡塞尔一边为逐渐熄灭的油灯加了些上等的灯油,一边轻声回答着斯科特.迪克明四世刚才的提问:“这个乱局或许来的过于快了,下官认为此时陛下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一、致力于国内发展,清除一切阻碍者,包括那条毒蛇,掌控所有的主导权;二、立即组织南方联军投入北上勤王的行动,充分做好两手准备,到时如果出现变数,我们一定要将主动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这是陛下人生中唯一的可以用来大逆转的机会,不可错失啊!”

  皇帝定了定神,用锐利的眼光盯着罗伊看了数秒后转向了另一边的哈利.福特后,默默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就照卿的意思办吧!哈利.福特卿,你必须去找一个能够作为我们的牵线木偶之人,我觉得人选你应该已经清楚了!”

  而同样在初冬的季节里,罗杰特拉达.奈哲尔一行人享受过旅行的快乐后即将再一次光临安斯顿拉,何去何从的想法更多的烦扰着他们,成了挥之不去的困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