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一触即发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832 2005.01.25 17:11

    金色十月,大地开始迎来丰收的季节,无论对于战争的任何一方,军备的贮备在这一个月中成了头等大事。而卡那基的分封领地凡勒塞省在这个季节却注定了要比往年贮备更多的军备,因为兰罗第一集团军的进驻与自己原有的近十万部队的补给成了头等大事。因为这些,这一年的税收又增加了,民众的心理自然是无法承受的,本身已经处于水深火热,却又要将自己的劳动所得成倍的投入到无休止的战端中去,是任谁也无法平静的接受的。

  在接着的不到五天的时间内,凡勒塞接连发声了数起农民暴乱事件,而处理的方式则非常简单,就是——镇压!“目前是树立本爵威仪的时刻,一旦有人企图谋反叛乱,杀无赦!本爵要让他们明白用农具与利剑对抗的后果!”博那多.冯.亚力山大公爵的话自从传到了吉肯.梅奥辛耳中以后,这名以仁义著称的元帅轻轻摇动着他的头颅,喟叹着这种愚昧的行为将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压力。

  同样对于南方联盟来说,此时也并不是一个非常好过的时期,由于集结的数十万大军,后勤补给早就将“钥匙商人”的头都搞炸了。平素贝斯纳斯公国的风气是,闲时为商,战时为兵,而商兵结合的方式给这个国家的贸易带来无限的好处,但这会工夫,由于自己的一纸宣言,却从周遍各个国家引来了众多吃白饭的家伙。平白添出的一天数十万斤的粮食供应,使得原本精于计算的商人们心痛的看着逐渐干瘪的荷包。

  “我们尊敬而智慧的首相大人,您认为目前此种方式如何解决?”成了监督会反费拉索家族中呼叫地最为响亮的声音。

  “哼!”头发明显比以前更白的维克多.费拉索心中很窝火的看着这些准备看自己好戏的人,环顾了一下左右,其右首的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穿着同样华美精致的人俯身到其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逐渐的,首相脸上的紧甭的肌肉慢慢舒展开来,原本很明显的鱼尾纹也消散起来。

  “本相宣布,明日即可派普罗休斯帝国五万部队相北挺进至凡勒塞地区,作试探性前进!北进事务由乔.巴斯腾全权负责。”“钥匙商人”关于战争的各个方面都可说是一个新手,而作为其首席军事参谋的这名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可以说是这方面最好的依托。

  乔.巴斯腾,微黑的皮肤,强健的体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战场上的勇士大于商人,然而其眼光的尖锐使得其本身的职业又暴露无遗。作为公国内的军方总指挥,头顶上的这个职务使得他成为了监督会中各个家族所争夺的对象,因为在贝斯纳斯有这样一句话——“得乔.巴斯腾者得全国!”对于费拉索家族如何将其收买,从而达到为我所用的秘密,也是很多其他家族所急于探听的,然而却一直没有任何内情让外人探听得到。

  “如此急切的兴兵恐怕多有不利吧?”一时间这个问题顺理成章的又被众人提起。

  “既然粮草补给不足,那就只有先让吃白饭的人向前挺进啦!先生们,请记得我们是商人!”维克多.费拉索重重的将拳头敲击在桌面上,心中的一团怒火实在是非常想找个人发泄一下啦!“也许是因为作为这个国家首相的缘故,面对着一群比你更狡猾的狐狸的眼神与智慧,就好象每天都躺在火上烤一样!”这是这位著名的商人兼宰相经常在家中发起的牢骚。

  “是的,首相大人!”在触怒首相神经以后,这群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人才不得不闭嘴。

  ……

  接到紧急命令的普罗休斯帝国的某个集团军五万余人开始慢吞吞的上路了,原本从商国的边境到凡勒塞急行军一天的路程,却被他们拖沓了三天多。从而使得他们的调动情报早早的被兰罗的斥候们掌握了,而吉肯判断他们的目的地终究是凡勒塞,这块通往卡那基国都最近的必须通道。

  “从情报来看,他们的进攻肯定是试探性的,或许那么多的部队调动,却又不急于进攻,肯定是内部或补给上出问题了!”吉肯心中默默念道,随后召集了所有的将官与参谋们开始了战前紧急军事会议,以谋划整个战局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战事……

  “老家伙,还有子爵与那该死的商人谈了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罗杰特拉达有些无聊的说道。毕竟在没有卡斯罗尔的情况下,陪着一个公主和另一个有着贵族头衔的小子喝酒是一件在他看来很无聊的事情。

  “请你安静一些!”希斯里克浅绿色的眼眸中发出些许抱怨的色彩。在他看来,有公主在场的情况下,这个乡下的小子不该如此无礼。

  “小子!我有吵着你了吗?”说话间咖啡色头发的少年已经站起身来,用屁股翘起对着希斯里克,然后用手的拍打着,“有意见打我啊,打我啊!”

  “砰!”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罗杰特拉达果真被踢了出去。抚mo着受伤的屁股,罗杰特拉达愈加强健的体魄下是压碎的木桌。“老爷们!这已经小店在这几天内损坏的第十样家具了!”酒馆的老板已经是十分肉痛了,对着首相的贵客又没有发泄的权力,委屈的表情在脸上一览无余。

  “哈哈哈……”周围的其他顾客们已经对眼前这一幕见怪不怪了,住得长的旅客都已经把它当作是每天必须演出的一场活剧了。

  “先生们,请不要这样!”以米莉娜的立场来说,她认为这样的行为是粗暴的,令人看笑话的。

  “失礼了!公爵大人!”希斯里克以一个非常礼貌的姿势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那么,对不起!”罗杰特拉达则悻悻的离开了,习惯性的去做他那已经增加到一万次一天的挥剑。卡斯罗尔目前对于他的教导越来越严格起来,除了每天的剑术基础练习外,还必须与希斯里克甚至莫多克交锋一次。然后是深夜,哪怕是罗杰特拉达满嘴口水的时候也必须默记完所有要求的兵书与文字。这种好比地狱般的训练却真的使罗杰特拉达成熟了许多,当然指的是外在的,而非以上的行为与心理上的。

  直到深夜,卡斯罗尔与子爵终于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工会旅馆中。四个人除去女性外都聚集在了一起,讨论起下一步该怎么走。

  “那商人已经同意收留公爵大人了,不过是有交换条件的!”卡斯罗尔有些头痛的说道。

  “先生,那也是没办法的,毕竟目前我等是寄人篱下!”莫多克无奈的摊开手道。

  “那这次的条件不会又是去完成什么该死的任务吧?”希斯里克说道。

  “呵呵,任务倒不是该死的,是人比较该死而已!那商人谈完就离开了,他手下的一位武官给了我们去普罗休斯帝国为前线作战的军队筹集粮草!也就是说商国目前并不想出粮供应前方,而是让那联盟军队自己的国家来解决这个难题。而我们就成了夹在中间的那种……”莫多克解释着。

  “里外不是人了对吧?”罗杰特拉达插嘴道。

  “恩,不错!你小子现在反映越来越快了嘛!”莫多克呵呵笑道。

  “有拒绝的可能吗?”罗杰特拉达似乎心中总是想着逃避。

  “请记住,奈哲尔先生,目前是我们有求于他人,而且我们也需要日用的开销!报酬是一千枚商国银币以及两年的免费食宿供应。”卡斯罗尔斜了一眼不说话的希斯里克说道。

  “那不错哦!可以吃白食啊!”罗杰特拉达已经心花怒放了。

  “是啊!很不错!”莫多克又有些“阴险”对着他笑道。

  “那为了将来的白食!你们两个小鬼这次也要出力哦!我们去普罗休斯帝国卖脸借粮,你们负责押运,中途出了问题是要负军事责任的哦!好了,就这么定了!”卡斯罗尔兴奋的朝子爵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这两个小鬼实在是太好骗了。

  “我……”刚喝下一口水的罗杰特拉达不喷了众人一脸。

  “你这个笨蛋,都是你钻了他们的圈套,把我也陷进去了!”希斯里克不顾是否影响到隔壁其他人的睡眠和罗杰特拉达扭打成一团。

  “哈哈!先生,还是您的提议正确,一切都要从实战出发去考虑哦!”子爵笑眯眯的和卡斯罗尔碰了碰杯,似乎两人都能从对方的眼中明白用这种方式迫使两人快速成长的重要性。毕竟,战争发展的速度是不允许他们来操控的,这种“拔苗助长”的方式也只有他们这么疯狂的人可以使用了。

  就在撒卡特历1277年10月的开端,代表着南方联盟的罗休斯帝国的军队开向北边方向的凡勒塞地区的时候,以吉肯.梅奥辛为首的兰罗第一集团军也开始悄悄调动起来了。左右两翼分别是德.莱纳的兰罗第一军,“刀疤将军”帕多拉.利特曼宁的兰罗第四军。但这两支部队都在中军整体队形之后。中间是吉肯.梅奥辛率领剩余的其他部队为主力,辅以凡勒塞新领主的心腹加多索.冯.凯乐尼率领的整编中央集团军。而在地图上吉肯用黑碳涂抹了一块地方,那地方正是领地以南的拉可西里大森林北部边缘。

  看来,吉肯.梅奥辛的新一个计划就要展开了,而他手下的黑骑兵们都已经做好了整装待命的准备。连绵的秋雨似乎也在两支部队碰面的前一天停住了。“这又是给我军的一个胜利的信号啊!有了……”吉肯轻轻挑了挑眉头,叫来身边的主要参谋官商议起来……反正,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而已。

  “对手的五万军队约有三万多步兵已经进入拉可西里大森林,另有一万多骑兵正在企图绕过森林。但他们的粮草补给在此时却还未跟上。”斥候的又带回的一个极有价值的战报给了吉肯又一个必胜的把握。毕竟,以兵力而言,除却防守不说,自己第一次与敌人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毕竟凡勒塞新整编的士兵们还未从以往的失败阴影中走出,是不可靠的。

  “元帅是个长胜者,因为他只以自己的力量引领我们前往胜利,从不打无谓之败仗!”这就是猛将“刀疤将军”对自己主帅的评价。对于后世的人们来说吉肯.梅奥辛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个完人了,出色的计谋、完美的统帅,以及用自己的真诚赢得的周遍无数出色属下的忠诚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