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2234 2003.06.27 10:22

    初夏的风吹抚着岩石与沙滩,海浪哗哗地冲向岸边。海风中除却带来海水的咸涩味外,似乎还夹杂着血一般的腥味……

  仰望碧色的晴空,白云朵朵,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惬意。掠过海边不算太高的岩石,背后的海风会将你推向更远的内河,那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平原、丘陵、高山、冰川甚至是与海一样广阔无垠的沙漠。广袤的土地是属于各个王国与公国,边界的分界点依旧定格得那么清晰,让人产生不出一丝违背的意思,因为那种界碑或界牌一旦确定下来后便是王者立在大地上最为永远的誓言。然而当人们手中有足够的力量来俯瞰这块富饶而美丽的土地时,通常立下誓言的王者便会以种种借口来加以修改、掩饰--“在此时,立下的誓言通常成为了人们不约而同用来抛弃的东西。”

  无论正义抑或是邪恶的东西,在前世无法预测,今世无法完全看透的前提下,后世的评论似乎再也不重要了,因为后世亦无法找到真正可以用天平来称量的答案。公理虽然永远在人的心中,然而人心的种类实在太多了,在你无法正确估计自己时你也没有完全的特殊的权利去评判历史,或是评判别的存在于世间的某个个体。然而历史学家却在毫无非议的状况下记录了以下的一段历史:“撒卡特历1277年……”

  无论是怎样的评价与批判,历史终归是过去的真实,大凡后世所陈列出来的终归有其杜撰性,一切的事实才足以令人信服,那么--继续伴随着背后的风向前飞掠过去吧!

  终于,到达了安斯顿拉平原了,历史的扉页也要在此时被揭开了……

  撒卡特历1289年6月11日,撒卡特大陆从其自身历史意义上最为重大的战争展开了。“不管这场战争是为了争夺何种权利或者是土地,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与罗杰特拉达.奈哲尔两个对立而知己的英雄所引导的战争终究是搅乱了当时落后而紊乱的社会制度,更直接些讲他们俩也许被迫推动了历史车轮的前进,从而在地上碾出了新的轨迹。毕竟,战争在某些意义上是实现英雄梦想与推动社会发展的唯一的必然的途径吧?”或者只有在此次战争中存活的人才能这样理智而客观的去回忆与评判那个时代。

  当清晨的第一滴露水接受阳光的照射而被蒸发之后,双方总计超过八十万的军队在号角声中陆续开到了安斯顿拉这个古老平原的中央。如此众多的武装力量在同一时间集结到了同一地点为了彼此心中统一的目的而要展开厮杀,不得不说是个血腥灾难的开始,毕竟杀戮过后总是痛苦、悲伤、鲜血以及不可追悔的死亡。没人会自愿选择死亡。

  若从纯军事艺术的角度来看,战争开场的壮观是不容质疑的,双方的士兵以及将军们都在一声声传令声中擎出了自己的武器,那一瞬间,就连初夏的暑气也被整片整片刺目的寒霜驱散了。接着,是两股弓矢如雨般的射向双方的阵中,前边的士兵在未有厚实盾牌的掩护下蓬射出阵阵血雾,然后是尸体和即将成为尸体的伤者的众多肉体与大地接触的声响。尸体的身后传来的是无数战马的嘶鸣,万马奔腾的气势令山岳的豪迈都为之低头。战马上的骑士都无畏的策马向前,他们并非无畏死亡:或许心中尚有梦想;或许战况的发展不容他们有一秒思索的时间;或许在退后同样是斩首的情况下,不如冒着矢石与箭雨搏一下了。冲在最前方的人无疑是最为勇猛的,但无疑也是敌方的最明显的箭靶。骑兵冲锋时的危险是到处存在着的:或被射死;或掉下后被身后的无数战马踩为肉泥;就算可以勇猛地冲到了敌阵,在没有以一对百的武力与智慧时,依然会被围在刀枪箭矢之中不得善终……

  发石车在晨露中投放出几朵火红的光球迎着朝霞的色彩照亮了人们内心的恐惧,激起的是片片模糊的血肉与手足……

  双方的主将凝视着整个战场的焦点,似乎是习惯了战场的气味,因此暑气中飘来的人血的气息并未让他们感到任何的不适与不舒服。

  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一头飘逸的金发随着战士的悲鸣、武器的撞击及马蹄的雷鸣所造成的声波微微摆动着。白皙的脸庞似乎从不曾遭受阳光的直射。浅绿色忧郁的瞳孔散发着比深潭更为幽深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的便是那双瞳孔--似乎能看穿世间任何的事物一般。精巧而笔直的鼻梁下是一张同样精巧的嘴唇,唇线似乎是被造物者刻意的勾勒过,是那么深刻,让人看过一眼便无法忘却一般。修长的身材外套着一副纯金夺目的铠甲。一切是如此安详,唯一在这种安详上体现出的便是他瞳孔中折射出的光芒。

  顺着希斯里克那深邃的瞳孔中散发出的光芒向远望去,便可以看见人间所谓的另外一种美男子--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全身散发着男子的刚性美,如锥子雕琢过的脸庞与突兀在衣服底下的肌肉。不长的微倦的咖啡色头发印称着他那招牌式的微笑。微黑的肌肤展示着男性的阳刚与健康。与希斯里克完全不同的眼神似乎要证明着他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青黑色战甲的大将军如山般在马上微笑着,似乎他亦感觉到了从远处传来的光芒,笑容顿时凝滞了些,浓眉下的虎目同样闪烁着霸气的精光迎上对方的光芒--

  刹那间,一切都为之定格,气与风、生与死、剑与火、善良与邪恶、快乐与痛苦、成功与失败……这时,十二载春秋的经历再无牵挂,即使有,也只能埋植于内心最为幽暗的角落。

  “这或许是宿命,无人可以解脱的。”罗杰特拉达对着天空喃喃地说道。

  远方的山丘上是一名白衣女子静静的看着这炼狱,含泪诉说的尽是凄婉与迷惘:

  “为何终究选择的是这样的了结呢?罗,为什么?你曾说过,为了他,你愿付出你的生命的!”

  只有风,依旧吹着,继续吹着。以及翱翔的雄鹰,盘旋在青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