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被封印的力量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486 2005.02.06 21:03

    撒卡特历1277年的10月13日,卡斯罗尔与莫多克卖掉了自己所有的面子,才换来了普罗休斯帝国同意对自己的部队进行补给。

  “不管怎么说,咱们的脸居然还能卖到那么多粮草,证明没在这世界上白活哦!”这是子爵的真实想法。

  “你要知道,战时的同盟其实是最为脆弱的东西,一切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前提的!所以,本人从来不赞成盟友一说!所谓的盟友不过是在一些奢侈的酒宴上大放阙词而已——无论国家制度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游侠似乎对体制的看法总是有些主观的东西夹杂着,不过事实是很多事情都被他所料到了。

  “对不起,打扰一下,两位!真的要我和这个白痴去做粮草押送这么重要的工作吗?”一旁的希斯里克插话道。

  “呵呵!殿下不要冲动嘛!”卡斯罗尔眯起了眼睛说道,“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那么听一听罗杰特拉达对这个工作的看法如何?”

  “是的!所谓的后勤补给,粮草押送,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因为粮草对前线的士气与战争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潜在作用!同时,敌人也会经常瞄准粮草的问题进行战术的安排……”罗杰特拉达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其实这些话都是昨晚临时学会的。

  看着莫多克与卡斯罗尔有些狡黠的笑容,希斯里克已经猜到了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然而罗杰特拉达的结尾却让他非常窝火——“这份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给本人请两位放上十份心,然而对于多出的这个陪衬物体的安危问题,本人不予负责其生命安全,如若有残破及部分坏死问题皆由卡斯罗尔.里肯与莫多克.冯.伯格特两位负责赔偿!”

  当然,接下来又是一阵拔剑比试。“哎!”连一边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的米莉娜都只能摇头叹气了。

  一众人等准备分道而行了,卡斯罗尔与莫多克将带着公主回去商国交付完成的任务,而两位年轻人将带着两千人的普罗休斯辎重部队往北面的凡勒塞边境进发了。

  就在此时,岔路口边,远方忽然走来了一个僧侣模样的人,灰色的斗篷印入卡斯罗尔的眼帘,感觉是如此的亲密与熟悉。

  “先生是否还认识我呢?”灰衣人掀起遮着头部的部分,整个面孔显得润滑光泽,唯一不同的是眼神显得十分沧桑。

  卡斯罗尔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一般,不禁再次陷入了迷茫的旋涡中,令人费解的是,他的眼睛里不断浮现的是曾经被他杀死的人与他曾经见到的死去的人。这种魔幻的梦寐一直困扰着他。

  “借一步说话,可以吗?请公爵与子爵也一起过来吧!”神秘的灰衣人伸手说道,然后转过头去对着希斯里克与罗杰特拉达二人非常恭敬的一鞠躬,“两位也请一起过来吧!”

  “哈哈!是叫我吗?”从来没有受过礼遇的罗杰特拉达不禁摸了摸屁股,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笨蛋!还不快走!”边上早有声音催促起来。

  一干六人走到路边稍远处的密林中,辎重部队全部原地休息待命。灰衣人带着众人来到了一片草地,四周是密布的齐人高的灌木丛,从周围的环境来看,这块草地很像是人为的建设出来的一般,但又和四周的环境如此和谐的映衬着,不可不说是巧夺天工。

  “安斯顿拉平原一战,我已听说了先生与子爵的英勇!”灰衣人看了看众人,自顾自的开口了,“然而我也知道了卡斯罗尔您开启过‘范特斯.魔恩’这把传说之剑了!”

  “废话!”罗杰特拉达想说的是整个撒卡特几乎都无人不知道了,然而就在眼神与眼前的这个老者相接触的一刹那,一股无形的力量却将他想张开的嘴巴完全的封住了,只见那灰衣人依旧微笑着,然后身上的斗篷却在没有任何其他力量的作用下飘动了起来。那颗在卡斯罗尔梦境中一样的水晶球也浮动在了半空中,其他人都屏气凝神起来,因为眼前的一幕确实是发生了,本来只在一些小说与神话时代发生的事情真的已经展现在众人眼前了。

  当众人的呼吸逐渐均匀起来以后,神秘僧侣才又向众人恭敬的鞠躬,缓缓道来:“古代的贤者与圣者们曾经说过,‘范特斯.魔恩’是上古魔王的神剑,一旦封印被解除,这个世界将要被毁灭,唯一可以阻止的人只有一个,也就暗合了古代魔法书中所规定的‘每一把神兵或被诅咒过的魔器只有一把可以开启的钥匙’,也就是说,我顺着圣贤们与传说之剑给我的指引,发现了它的‘钥匙’就在这一带了。”

  莫多克与希斯里克互相看了看,他们最大的兴趣似乎就是可以听到更多的故事了。唯一有些震惊的是凡勒塞的公爵公主,她没想到“光明皇帝”创世时所传下的宝剑竟然是上古的封印之器——“范特斯.魔恩”。

  “那么如此看来,一些国家图书馆中对于传说的记载都是有其实际的依据喽?怪不得,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把竟会是传说中权力之剑——‘范特斯.魔恩’。”

  “可是有一点我想问阁下的是,您究竟是人还是神呢?”看着连整个人都漂浮在半空中的灰衣人,莫多克实在是非常的好奇。

  “而且为何对我如此客气?”罗杰特拉达最想问的其实是这个问题了。

  “呵呵!我是什么并不重要,不过我的肉身虽然属于这个世界,是一个平凡的僧侣,精神是属于空间的徘徊者而已,也就是是上古圣贤们探听世间的耳朵而已!贤者与圣者们曾经在开天地之时创造了这个世界,当然其中也有众多你们所无法了解与知道的东西有待各位的开探,但是对于世间的走向他们是从来不过问的,因为每个活者的个体都有其选择的权力,用强制的手段并不能达到精神的强制,所以说权力的制恒也非创造者们的本意。但是,既然芸芸世间有其矛盾的存在,贤人圣者们也不例外,于是矛盾的激化使得创造者们也以灵肉的形式通过空间的转移进入世间进行普通的一生!”

  “啊!!!!!头都要炸了!!!!老伯,能不能尽量的拣简单的说,小弟我没念过几天书,对于您说的什么圣贤是一窍不通啊!”罗杰特拉达摸着内部快要被搅得乱七八糟的脑袋喃喃的抱怨着。

  “呵呵!简单的说,一切在这世间有所作为之人,不过是宿名从上古的延续而已,天上的星星是各位最后的归宿!”说完这些后,灰衣人默默的微笑着凝视着众人,从他的眼神走向看来,似乎最能引起他注意的正是罗杰特拉达.奈哲尔这个人。

  “天上的星星吗?呵!有趣的传说故事哦!”希斯里克冷笑了几声,不过依旧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僧侣。

  “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与宿名!今天的谈话止于自我,我将会为各位封锁掉心灵中的这一段经历,各位以后虽然可以知道、回忆,甚至去触碰,但是想要拿出来去告诉别人却是办不到的,不信的话过一会可以试一试。那么,看一下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先生,您尝试着使用一下‘范特斯.魔恩’。”

  “我吗?呵呵,算了吧,那玩意我很怕怕!”罗杰特拉达说着正想开溜,然而周围似乎有着一种无形的物质在阻挡着自己一般,强大的力量又将他推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望着欲哭无泪的罗杰特拉达,神秘僧侣笑了一笑,伸出了手,只见本来被米莉娜用布包裹着的传说之剑‘范特斯.魔恩’自主的飞了过来,然后剑已出鞘,不再是锈迹斑斑的样子了,那种泛着的金色光茫正和卡斯罗尔使用的时候一模一样,即使是纯金做的武器也不能显现出如此的光泽来。只见那剑只追着到处乱跑的罗杰特拉达而去,无论其如何躲藏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呵呵!一切尘土的归于尘土,天上的归于天上!无须躲藏!上古的预言早已说明了,您和您将是这个时代的王者!”僧侣继续说着,然后指了指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

  “王者?哼!我不稀罕!每个人的命运没有宿命,记住,靠的是自己!我从不信天命!老家伙也是这么告诉我的!”罗杰特拉达听了以后回道,就在此时,‘范特斯.魔恩’已经牢牢固定在了他的手中,甚至连他自己都没看清楚是怎么飞到手中的。

  “没有用的,逃脱不了的,您试着挥一挥剑!让神圣的力量永远祝福着你!”随后僧侣将一种奇特的光芒覆盖在罗杰特拉达的头顶,光芒之下,整个人与剑都似乎结合了一般,不分彼此。然而就在刚刚送出祝福以后,僧侣润泽的脸庞变得黯淡起来,渐渐的,皱纹越来越多,血管似乎也开始暴露在皮肤的外层。然后他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说道:“现实的世间没有永远的力量,这种神奇的力量不过赋予你们去完成使命的向导,正如我已经顺着圣贤们的教诲在此世间生存了二百多年了,今天是一个结束了!记住,没有永远的生存,也没有永远的力量!因为每一把传说之器也有自己的宿命,在使用的极限到达的时候也会随之毁灭!就像这一把‘范特斯.魔恩’,五是它的宿命!”

  就在众人看着这神奇而恐怖的一幕的时候,僧侣已经没有了身形,但大家依然可以看见他,似乎就是精神组成的一部分尚且存留在世间一般,继续说道:“卡斯罗尔.里肯!你的宿命是要接替我的位置!成为上古圣贤的仆人,去给这众生传道!你愿意吗?”

  “愿意!”卡斯罗尔在迷茫状态下坚定的答应了,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他没有拒绝的可能性,因为他感觉到一旦拒绝,自己也就面临黑暗的深渊了。

  “那么,看一下神器的威力吧!罗杰特拉达.奈哲尔本身就是一把钥匙,我已将他被封印之力完全解除了!”

  随着僧侣的话语,罗杰特拉达也不自觉的挥出了一剑,顿时,山崩地裂,雷声大作,整个晴朗的秋季天空似乎都显得阴暗起来,整个灌木丛都被笼罩在一片金茫之中。突然间,随着轰隆一声与刺眼的金光大盛后,罗杰特拉达北边的整个灌木丛都不易而飞了,就好像是新开了一条公路或马道似的平整路面,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线的尽头。

  对于眼睛可以直接目视的情景,众人都哑口无言了,毕竟什么都已经证明了。然后令人觉得有些诡秘的僧侣却还未消失,他的残影还留在众人的身边:“记住,没有永远的力量,没有永远的权力!这把封印的神器还有四次上限!那么,就让记忆的长河冲刷掉刚才的一幕吧!你们心中的净土将会记下我所说的话!知晓便是混沌,混沌便是光明之雾……散……”

  随着灰衣僧侣的一挥手,所有人又回到了刚刚进入灌木丛的入口,而放眼望去,什么都和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模一样,大地上没有任何受到神器开凿的痕迹。普罗休斯帝国的士兵们也趁着休息的机会在谈笑着。五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几乎都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又都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了,甚至连卡斯罗尔已经换了的灰色斗篷与衣兜中的水晶球都觉得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米莉娜一直带在身边的那把传说之剑——‘范特斯.魔恩’已经系在了罗杰特拉达的背上也令其他人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于是,按着起初的部署,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踏上了被人“诱拐”后的征程。

  而另一边,“兰罗第一智将”吉肯.梅奥辛的第一集团军也开始调动起来了,他的计划也正逐步实施着……

  “相对于后世来讲,无论这个时代中有多少值得与不值得去记录的传说而言,真正身处其中的人们才了解到战乱与分裂并不能仅仅靠着若干把传说中飘渺虚无的神器就能解决问题的!因为这丝毫没有改变历史的任何走向与潮流。真正的较量是人们的信念、勇气与智慧!”流传于后世的一些史书中如是记载着,它们的作者大多是一人——乱世的有着“铁笔”称号的拉博.冯.凯明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