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开始后撤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455 2005.03.24 16:24

    撒卡特历1277年的金色十月,兰罗旋风再次刮向大陆更南方之时,丝丝的血腥味道弥漫在所有抚面而过的风中。没人去怀疑兰罗的铁骑能否走到南部的海端,因为在一些悲观的思想中那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光是吉肯.梅奥辛这个名字就已经可以视作是胜利的奠基石了。

  马克司.费德勒,吉肯手下的优秀参谋官之一,这一年的十月,他三十八岁。作为提出偷袭辎重提案的发起人亲自指挥这一次行动,同时也是这一名所谓的文职武官的初阵。足够成熟的脸庞下隐藏着的似乎是被岁月的痕迹磨得几乎没有棱角的性格与处世方式。但是就在这一刻,也因为人生中的第一次峰回路转而变得微微有些激动,曾经同样拥有青春骚动的激情似乎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在自信的笑容之中。毕竟,身后已经有可以直接指挥的一千骑兵了,而且还是兰罗军队精锐中的精锐,每念及此,微笑总是又一次挂上了这个快近不惑的男人脸上,似乎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了。

  后世对于马克司.费德勒的评价,在此战中急于作出判断与定论似乎还为时过早,反正“铁笔”对于他也是有一定涉及的:“精确的战术指挥者,有着极强的算术能力,早年作为吉肯麾下重要的幕僚之一,其精确的计算能力就使众人叹服,因为只要有他存在的时候,兰罗的指挥者们总是可以非常准确的判断出对方部队存在的范围。”于是乎,同一时代的人们给了他一个有趣的称号——“三角尺”。

  罗杰特拉达.奈哲尔,这一年的十月,他十六岁……

  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这一年的十月,他十七岁……

  围绕着这三人的第一次会面,也即将在接下来的晨风中展开。正如那些如群星般耀眼的名将会面一样的令人激动却又平淡的早晨即将到来了。

  清晨,露水还粘在灌木叶之上时,斥候送来的最新消息:帕多拉.利特曼宁的兰罗第四军八千骑兵已经击溃了准备迂回的普罗休斯帝国的骑兵部队。当然,这个消息几乎就在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的早期计算中。但是,另一头不在他们计算中甚至连斥候也无法得到情报的计谋也在逐步展开着。

  德.莱纳,这个成熟而职业的将军,率领着他的第四军部分四千人,将诱敌深入的伎俩演绎到了极点。普罗休斯帝国军的主力部队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脱出了拉可西里大森林北部,已经成了吉肯眼前的盘中餐了。“这个时代中可以拯救自己的,或许只有自己了。”每每感叹之时,吉肯总是带着许多的无奈。

  “那么如此看来,我的想法很正确哦!我真是个天才!”罗杰特拉达继续着自我的吹捧。

  “哎,瞎掉的猫也有捉到猪一般老鼠的时候!”希斯里克很不爽的回道。

  “哼!”

  “不过我想提醒你的是,既然已经了解到了目前的状况,那么就该为接下来作准备了啊!首先,最坏的打算是兰罗袭击我们辎重的部队就要接近了,因为这是吉肯的风格!”希斯里克继续道。

  “恩?”罗杰特拉达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树叶,这一带的树木高耸矗立,遮天蔽日,脚边到处是荆棘与缠绕的低矮灌木丛。“倘若兰罗人真的在此时袭击,那么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吧?”

  “你不是很笨嘛!”希斯里克下马后轻轻闭起眼睛,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哼!”罗杰特拉达再次转过头去,也开始闭目养神起来。然而,他背上的“范特斯.魔恩”却不安分的稍稍颤动了一下……

  就在“范特斯.魔恩”有着一些些预示的同时,马克司.费德勒率领的一千精锐黑骑兵也离他们并不远了。可是越来越多的疑惑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而且原本一直挂着笑容的脸也逐渐黯淡下来,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大:“按照我的测算,按照一般行军路线,在昨天夜间就该接触敌军。即使是够聪明的将领,也该在天亮前相遇,即使是笨到家的人也不会用这种速度运转补给辎重部队吧?除非……”问号越来越多,而他却越来越不敢去想了。

  确实,如果按照不是傻瓜的想法,这个时候是该有一次短兵相接了,姑且不论胜败,对于普罗休斯军来说,如果辎重被袭击的消息再被传到前线被围困部队的话,对于士气的是可以想象的。而如果围困军队的情报再次被传到后方,那么后方同样会遭受打击,主动权就牢牢握在了兰罗人手中了。

  明白吉肯.梅奥辛的部署后,众多将领包括卡那基人罗伊在内不得不由衷的叹息着:“绝妙的攻击性防守啊!”但,唯一对此不屑一顾的人同样也存在着,这个人就是瓦斯科.冯.勃朗特公爵,怨毒且傲慢的眼神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有敌人,虽然隐藏的很好!不过……哼!”希斯里克悄悄的道,“传令,全体进入战斗状态,辎重部队全力后退!”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又睡了回笼觉的罗杰特拉达睡眼惺忪的呆坐在那里反驳着。“我是总指挥啊!”

  “白痴,没工夫跟你废话,穿上你的铠甲,准备战斗了!”希斯里克贵族的霸气突然以一种无从抗拒的力量发散出来。

  “你认为老家伙把我们这样就放出来,是不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啊?”

  “自己心里清楚,别跟我废话!我们要和他们捉迷藏了!记得要用最快速度的,而且用跑的哦!”在两人的小声讨论中,只有两百人的小部队开始运动起来,因为大多数部队都在负责把辎重往回运送了。

  经过了一整天的猫捉老鼠般的游戏后,双方在急行军过后都显得人困马乏,两支部队逐渐靠近拉可西里大森林南部出口之时,“三角尺”马克司.费德勒已经率领着他的一千黑骑兵守侯在那里了,当他看到领头的两人竟然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时,自信心显然受到了严重的戳伤,眼神也不知是否因为辛苦而显得有些颓废。

  “恭候大驾多时了!”横剑立马的马克司.费德勒又一次疑惑起来,这哪是辎重部队,根本就是清一色的骑兵小部队嘛!“难道本身的情报有错误?”

  “还是被截住了么?很讨厌的男人哦!”罗杰特拉达似乎对眼前之人有些恼火的同时也有些敬畏,毕竟绕了那么大圈子依然能够堵截住他们的人非同一般。

  “当心这个人!幸好已经让辎重部队全体以最快的速度撤退了!”希斯里克心中想来仍然觉得有些侥幸,如果没有罗杰特拉达,现在的局面如何他不敢想象。但透过这个人的铠甲装束,并不是兰罗部队的高级将领,只是那种很普通的将官,吉肯手下到底还有多少厉害的角色呢?无人可以回答此时的希斯里克。

  “我的背上有些凉凉的,吉肯的人格魅力太可怕了,你看他手下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把我们搞得很狼狈哦!我第一次对人有些恐惧感!”

  “那又如何?反正一定要活着,给老家伙去报信!当然,还有你那公爵公主哦!哈哈哈!”罗杰特拉达在说话的时候顺手从后背拔出那传说中的魔剑“范特斯.魔恩”,眼神也在这时变得有些判若两人,显得自信满满起来。

  在身后望着罗杰特拉达,希斯里克忽然觉得无比的安全起来,因为是什么他现在也总是说不清楚,反正在他看来,感觉是不会错的。

  “为了活下去!为了撤退!”罗杰特拉达拔出的剑的英姿顿时无限的挺拔起来,无与伦比的略带磁性的声音感动着己方所有士兵的神经。就连一向冷漠的希斯里克也在此时静静的举起黄金弓,瞄准的对象正是敌方的主将——马克司.费德勒。

  站在罗杰特拉达.奈哲尔这一边的士兵突然都感觉到了,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热血沸腾是那么的激动人心,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简单的话语中包含了很多很多,他所经历过的一些东西他们都了解。每个战士的眼神在此刻变得无比坚毅起来,即使知道面对的是比己方多出五倍的敌军。他们已经忘却了死亡、恐惧、失败之为何物!

  反正从1277年撒卡特最为动荡的时代开始的时候,注定了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这两人将始终处在漩涡的中心点里。

  “马克司那边还没有太多消息传来吗?”吉肯回身问着。

  “是的,至今还没有消息!也许出现了一些小麻烦吧!”德.莱纳在身边轻轻回答道。

  “可能又碰到了上次那几个人吧?”随着夜风的吹抚,吉肯静静的看着山崖下普罗休斯帝国军的士兵驻扎的营寨与其中的点点篝火。此刻,他们似乎还没有感受到身边三方已经被兰罗的骑兵们包围了。

  “那么,听天由命吧!传令富兰.冯.曾登:进攻!”吉肯的这句话不知道是为“三角尺”的祈祷还是为眼前的这些敌对士兵呢?

  “嘀”的一声响箭划过黑色的天空,无数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从普罗休斯军营寨的四面八方响了起来,无数的兰罗士兵像是从地底钻出一般向前冲杀着。

  作为岗哨的普罗休斯帝国军的骑士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时候,直接顺手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一屁股瘫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