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刑罚之争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151 2005.07.26 13:39

    撒卡特历1278年初,在兰罗第一集团军两大名将德.莱纳与“刀疤将军”帕多拉.利特曼宁的计谋之下,逼迫在古要塞夫利德曼刚刚拥有了独立部队的希斯里克与罗杰特拉达在自我的回忆中添加了一次战败的记录。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在所结交的那位号称“大陆第一吟游诗人”帕拉达.约瑟夫的舍命断后下,再次逃过了被俘之劫。

  “他们可真是如泥鳅一般刁滑啊!”这一天,德.莱纳与帕多拉.利特曼宁率领着各自的第一军与第四军返回安斯顿拉,押解着致使富兰.冯.曾登丧命的“罪魁”之一与其手下几百雇佣之兵。而兰罗其余各军均回返各自的驻防之地。

  “喂,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么做是于公还是于私呢?或者说把在下这个诗人在安斯顿拉的大广场上斩首以报你们那位死去的将军吗?在下认为自己的小命虽然不算什么,但相对于名誉来说,刀疤你却是偷袭我在先的啊!传扬出去你脸面何在啊?来来来,我要和你再挑一盘!”诗人即使是坐在囚车里,依旧“滔滔不绝”。

  “呵呵!古语云:败军之将,无以言勇!于公也好,于私也罢,阁下已经是我的俘虏了!”德.莱纳依旧没有说话,一路上走来,可以交谈的对象都是帕多拉.利特曼宁。

  “在下也不知如何向您解释了!或许说这与我们身上所披之铠甲有关系吧!”德.莱纳说完便与身边的唯一留在南方的拥有“梅奥辛皇家骑士军”身份的马克司.费德勒向着安斯顿拉南城门外的马道上疾驰而去。

  “德.莱纳将军的解释颇为合理了!不过老实说,以私人的见地来看,富兰不是我所喜欢的那类人!哈哈……”说完,帕多拉.利特曼宁也带着亲卫骑兵纵马飞奔向安斯顿拉,因为他的怀中尚揣着自己所尊崇的顶头上司吉肯.梅奥辛的一张便条。

  “啊哈!刀疤……有趣的家伙!”囚车中的“人犯”似乎从没有担心过自己的生命。

  安斯顿拉雄伟高大的南城门口,聚集了众多兰罗与卡那基的达官显贵,已经早一步运到的是富兰.冯.曾登的棺木。这位高傲的将军此时恐怕也只有在阴间自嘲的苦笑了,最终的下场也不过是戏剧般的死在了自己的营帐中,不能不说历史的进程与个体的命运似乎永远无法去琢磨。

  作为兰罗官爵最高的瓦斯科.冯.勃朗特公爵率领着一众兰罗文武官员立于城门一侧,另一侧是卡那基的皇帝在先,后面依次紧跟着魏拉姆.冯.伯格特公爵、以国都最高守备长官名义出席的哈利.福特、凡勒塞的新领主博那多.冯.亚历山大“公爵”一干人等,以及以马克.冯.卡尔法伯爵为首的一批老贵族。而因为杀人事件被停止了一切国家职务的罗伊.冯.伯格特男爵此时也只能静静立于城墙之上,以一种看戏的心态观察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因为在他看来,兰罗人既然已经准备好了刑架,就肯定会有人命惨案发生。

  “就是此人害了我兰罗帝国的将军之命?”“毒蛇”眯起了眼睛,以一种极为愤怒的眼光注视着囚车中的人,“押出来!”

  “哈哈……哈利.福特——”一袭白衣的诗人下车之后挥手直接叫喊起起来。

  “卿与其相识?”卡那基的皇帝有些好奇的向哈利望去。

  “此人正是去年南拉卡奥斯卡尔城与下官一战之人——帕拉达.约瑟夫!”哈利有些意外的回答道。

  “呵呵,正好!陛下,那就由您处置他吧!毕竟我兰罗帝国将军的性命不可白丢!”勃朗特公爵笑呵呵的眯起了眼睛,望向卡那基的皇帝。

  “按照法典,杀人者死罪……”卡那基皇帝接过话来,向着想要说话的哈利望了一下。

  “呵呵!陛下英明,来人啊!准备行刑!”接到命令的一批人开始摆弄起城门前的刑具,做着准备工作。

  德.莱纳有些无奈的回头望了望白衣诗人,毕竟如果以杀人罪名宣判,那么这个人似乎没有经历过审判,而且事实上富兰也并非是此人一人所杀。战争中各为其主的例子自古便有,而在战后真正的“指挥犯罪者”追究战争中的“作战工具”的罪名倒是令人觉得新鲜,头一回听见罢了。

  此时,“三角尺”被“刀疤”悄悄拉了过来,耳语了几句,然后将吉肯的便条塞了过去……

  “不是吧!这位想必就是有着仁慈嘴脸,险恶用心的兰罗,不,该是撒卡特恶心第一的毒蛇先生吧!在没有宣判的情况下就想直接剥夺在下的生命吗?况且在下不是卡那基人,陛下,事发于普罗休斯交界之地,那么卡那基的法典是否与南拉卡、普罗休斯帝国的国法等同呢?啊……我那崇敬的神那,人类的无知竟成了冒用您法典的借口……”

  一番理论令在场众人为之闭口,只有卡那基的皇帝饶有兴趣的朝他微笑了起来。

  “陛下!此人不可杀,以法刑之于人,必须有证据与审判的过程!”城墙上的罗伊忽然叫了起来,然后用他那单一的冷酷的眼神迎向了“毒蛇”的愤怒。罗伊身后顺着城墙石阶下去的正是马克司.费德勒。

  “陛下,按照我国的刑罚过程,可将此人暂时收监,然后由兰罗大公与我国官员共同通过审判再行刑不迟!”说到查颜观色,卡那基敢认第一的除了身躯特别肥胖的魏拉姆.冯.伯格特公爵还有何人?

  “各位爱卿说的有理,就此照办吧!罗伊,卿是带罪之人,速速离去!”皇帝也给出肯定的答复。

  “那么,陛下,本公向您推荐贵国一人与我国官员立即共审此人?”“毒蛇”公爵不知为何如此迁怒于帕拉达.约瑟夫,似是不杀他不罢休,“贵国的马克.冯.卡尔法伯爵,据本爵所知是名能臣,就由他协同我国办理此案吧!”

  “朕在此谢过大公的推荐,此事立即执行吧!”在兰罗人强硬的口吻下,皇帝也只能将衣袖中的拳头捏得紧紧的,然后悄悄向身后的哈利使了个眼色……

  接下来,恭送完皇帝后,众人都开始依次进城,而诗人帕拉达.约瑟夫与自由骑士团数百人等也被押入城内。就在马克.冯.卡尔法伯爵一干人等也上马进城之时,哈利.福特的眼中闪烁出些许警觉的寒光,顺着他的眼神延伸的目标正是伯爵身后一班身着铠甲的护卫群——其中一名身材修长的骑士。

  “用剑之人……杀气是掩盖不住的!”哈利.福特心中暗暗念道。

  “……在这一年的开始,注定就是不平凡的,越来越多的矛盾开始聚集到卡那基,以致于身处于安斯顿拉政治旋涡中的人们都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让人风声鹤唳。而加快今后的历史进程走向,使其变得更加混乱的正是因为要挽救‘大陆诗人’帕拉达.约瑟夫的性命……接下来的米尔多斯山脉战役、威兰格陵攻防战……乃至于今后十多年中无数的战争与波及整个撒卡特的更大的风暴,似乎都随着这个事件铺陈开来……”后世之人也经常在《撒卡特战史》中寻找着一丝足以理清思维脉络的东西。

  而在另一边,已经躲在林中许久的罗杰特拉达、希斯里克以及他们的三名手下正在商量着接下来的行程。罗杰特拉达一直在唠叨着:“为什么总是那么倒霉呢……天那……老家伙……你死在哪里啊?我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啊……”

  “该死的家伙,就不能清闲一点吗?”躺在大树下的希斯里克直接将卸下来的马鞍砸了过去,满是污泥的白皙脸庞显得有些愤怒,“你知道这几天来我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吗?”

  “……丧家之犬啦!”还没等希斯里克说出来,小罗就直接顺口接了出来。“老大,拜托,自由是需要代价的!自从这几天来,你别以为我也闲着,我也一直在考虑老家伙以前告诉我的很多很多东西,不过我仍然感觉到我够不到的东西可以感觉得很清楚,但是通向未来的那条道路却始终无法找到,依旧是很模糊啊!”

  “恩!我何尝不是呢!自从决定离开家族以来,我就觉得我的前路也很模糊,但是帕拉达的出现是我明白了希望的所在,虽然目前还在探索通向自由的道路,甚至在什么时候可以真正到达那里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啊!现在来看,我们似乎是被抛弃了,因为这么多天了,普罗休斯连一个侦察部队都没派出来,足以证明我们的价值了!接下来的何去何从一定要考虑清楚啊!”希斯里克每次都感觉到,一旦他与小罗能够认真的聊起来,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

  “先去救你的宝贝公主吧!去贝斯纳斯!她似乎是为了我们而甘愿做抵押人质的,我们不可以抛弃她!”小罗说的很坚决。

  “难道就我们几个吗?如何让她安全出来呢?而且等到出来以后呢?”希斯里克也开始有些头痛起来。

  “走一步,算一步啦!偷鸡摸狗的事我在行,嘿嘿!找个合适的晚上我们两个就足够了!谁让本天才跟着你总是倒霉呢?每次拉了屎总是我来擦屁股啊!这人那……”小罗习惯性的又开始耍起了嘴皮子,但是迎接他的仍然是硬硬的马鞍与充满了大自然气息的泥土。小罗背上的魔剑“范特斯.魔恩”在不经意间又一次微微颤动了一下……

  似乎是命中注定一般,这三人因为经历过的事情而被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孱弱的柔美佳人,此时也一直在为他们祈祷着,似乎是她已经习惯了命运的无奈与众多磨难,曾经尝试着去挣扎,却发现个体的力量真的是如此的渺小。

  而拥有着被称为兰罗最精锐部队的吉肯.梅奥辛此时在兰罗国都的威兰格陵大帝威严而巨大的大理石塑像前检阅着自己的骑士们,满街依旧是被疯狂的人民与无数的鲜花、掌声、欢呼与尖叫所湮没着……

  “阁下,为何如此不快!”身后的菲穆.冯.利曼悄悄问道。

  “你应该清楚的!我的军队中搀杂了无数的耻辱的污名,所有的骑士这一生的灵魂中都将沾染着这些污名。其实责任的归属问题总是需要有人承担的。”吉肯有些黯然道。

  “阁下,王命不可违啊!罪责不在您身上啊!”菲穆悄悄提醒着,因为离他们不远的侧面就是女皇与她无数的拥护者们。

  “劳您操心了!没有关系!只是觉得因为……因为这几个月来的事情,我失去了太多东西,曾经如此交心的吕班普莱.福库莱、令我们很多人不是很喜欢的有着高傲脾气的富兰.冯.曾登、以及众多生命远逝的骑士们,此情此景,令人想来总是感慨万千啊!”吉肯默默的说道,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时正在举行着欢迎凯旋的盛会。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啊!阁下,今天不可失态啊!”菲穆小心的上前一步,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侧面的视线。

  “多谢!我没有关系,一时有些感慨而已!”稍稍清醒过来的吉肯向菲穆点了点头,挺直了身着铠甲的身体,向着接受他检阅的黑骑兵们回敬着军礼。虽然此时的嘈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国都,但是吉肯的耳朵中似乎一点声音都没有,变得万般安静,他微微湿润的眼眸中,只剩下了无数远逝者们离去的背影与模糊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