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宿命之剑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138 2004.12.28 17:08

    谁都无法相信,在利益与胁迫等手段相互利用同时压迫在一个焦点上的时候,非常时期所体现出来的效果是如此的明显与强烈——南拉卡的弗雷里德家族单方面决定了撤出联军中所有的南拉卡士兵,并且通过皇帝发表宣言:南拉卡向兰罗帝国投降,日期为撒卡特历1277年8月4日,并且将最高军政统帅弗雷里德家族族长肖恩.冯.弗雷里德的投降密令偷偷传入被围困的匹特堡中,所以才出现了南拉卡大元帅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带领所有士兵投降的一幕。

  “按照整个南方的投降事件的时间设定来看,我国皇帝科西嘉.波拿马一世确实有先见之明,其他诸多事物未有赶超他国之势的北拉卡这次的行动确实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了!”号称“铁笔”的拉博.冯.凯明威正躺在密室舒适的软床上记录并且评价着目前的可以给将来作为历史的一些事件。

  然而,游侠卡斯罗尔.里肯、卡那基子爵莫多克.冯.伯格特以及作为弗雷里德家族一名底级成员却未遵守密令投降的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还有罗杰特拉达.奈哲尔此刻却深陷在两万多兰罗骑兵如铁桶般的围困中,无论游侠与子爵的剑术多么高超,左冲右突之下始终未曾打开任何缺口。两万骑的外围,整排整排的弓箭手集结着,要不是因为敌军才四人以及吉肯.梅奥辛“不准再用弓箭”的命令下,四人的下场怕早就与莱因克.谬休一样了。

  兰罗的骑士似乎有着游戏一般的心思,无论这四人会产生多么强大的攻势,会造成多少不必要的伤亡,都如老鹰捉小鸡一般随着四人的活动方向而移动着阵势。

  “呼……好累,这次……恐怕……真的很难了!”子爵莫多克喘着粗气与卡斯罗尔背对背,中间的一个小范围内掩护着两名被视为孩子的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

  满身是血与伤痕的卡斯罗尔举着满是剑痕的铁盾回头看了看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子爵以及咖啡色和金色头发的小鬼,凝重的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腥臭与血汗的味道从他口中喷出:“坚持住,我在想办法,即使那样也不能让他们这样简单的就逮住了我们,不然河川守备长大人的名号可就真的要遗臭万年了哦!小鬼们,撕些你们的布衣帮我们包扎,罗杰特拉达,把盾牌举高些,防止敌人的弓箭!”

  “恩!”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同时应道,同时两人又对望一眼。希斯里克在此刻冷酷到极点的眼神令罗杰特拉达的全身变得僵硬起来,思绪飞跃了战场,隐隐发觉这么多天来,自己的命运确实在改变着……

  “那么……倘若这次真的可以突围……我似乎……不,是必须要有些改变了,很可怕的一个世界啊!”罗杰特拉达暗暗想着,握剑的铁制护手与剑柄的摩擦发出了微微的金属的摩擦声。

  兰罗骑兵看到四人不再有任何动静,也同样静静的将阵势保持着,没有任何的响动,数万双眼睛齐齐盯着四人,几万把剑与枪并未放下,时刻等待着也许是下一道的命令,就是要将四人剁成肉水。

  “呼……”连绵不断的战马的呼吸与嘶鸣声揉杂在一起……

  同时,在兰罗骑兵用极慢的速度一步、两步、三步……逐渐缩小包围圈的时候,中央四骑都背对着背的,用凝重及冷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周围的兰罗骑兵,座下的战马似乎快要无法支撑背上的重量了,不断的吐着热气与些许白沫。

  “喂,老家伙,我们该怎么办?”罗杰特拉达头也不回,用很严肃的声音问道。

  “死孩子,不要吵……”卡斯罗尔发出怒吼,“让我好好想想!”

  “喂,罗!你好象很怕死的样子啊?”希斯里克嘲笑着的语气说道

  “不要你管!”

  突然,兰罗军营中奔出百余骑向着战场上唯一的包围圈而来,走近之时希斯里克一看旗帜与服饰正是南拉卡弗雷里德家族的亲兵骑士,领头的正是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不过当家族的金色雄鹰旗与兰罗的紫色黑狼旗混在一起之时是如此扎眼。

  “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小殿下,肖恩大人的命令已到,我等不知此次战役小殿下亦混迹于军团之中。请小殿下按照大人密令,下马受降于兰罗天国,保得弗雷里德之名誉啊!”迪利唯安看来正是前来做说客的,但他似乎对其他四人的命运不屑一顾。

  “啊?他是小殿下?”在场的还有随同凡勒赛部队被迫投降的女将詹妮芙.冯.洛兰达心头一惊,迷茫的眼神偷偷的望向金发少年,毕竟,事情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是谁也不曾想象到的,也无法掌控的。

  中间三骑同时一惊,卡斯罗尔说道:“原来希斯里克您还是南拉卡弗雷里德家族的小殿下,那么肖恩大人一定是您的爷爷了?哈!有趣!”

  “弗雷里德家族都集体投降了,看来南拉卡已经完了,呵呵!”莫多克不经意间的话语似乎深深刺激了希斯里克那高傲的心灵。

  “哼……”只见金发少年顺手将后背背囊中的黄金折弓拿出,几秒间便从折叠状恢复到了一把强弓的模样,正在众人好奇的一刹那,“嗖嗖……”两声破风之声后,金色雄鹰旗与黑狼旗的旗杆上都插上了两枝箭。

  “嗖……”又是一声,目的地不再是旗杆,却成了迪利唯安的头盔,不偏不倚正中头盔上最顶端的一个凸起的地方。

  “我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在此发誓:从今开始,我要重振弗雷里德家风!凡是本家成为兰罗走狗者,与本人势不两立!”在众人的惊叹声中,金色少年第一次作出了人生决定。声音似乎震天盖地,方圆两里之人似乎都听见了。

  “你……你……”迪利唯安在惊吓与气愤中说不出话来,但神秘的一抹微笑却划过脸面,“那等待小殿下您的可就是……”

  “哼……”希斯里克轻蔑的望着眼前族中长辈的狼狈摸样。

  “哎……”远方土坡上看着战事发展的吉肯.梅奥辛轻叹着。

  “元帅为何叹气?此四人既不投降,乱箭射杀也罢!”宽脸将军富兰.冯.曾登依旧批着自己喜欢的红色披风,不过从铠甲肩部装饰的兽形来看,似乎已经官升几级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几人如能归顺兰罗,必能为我所用,对其他国家亦可作为一个借鉴典范啊!”吉肯轻声道出缘由,“尔等且记,日后行南方之事,攻心为上!人心所向,方可所向披靡啊!”

  “是!将军!”身后一众数十名将领齐声低头道。

  看着希斯里克的那几箭射完,卡斯罗尔像是受到了启发似的,急忙卸去自己的一只臂膀胡甲,伸手探进内衣中掏出一块六角型的淡紫色石块,急忙回头说道:“罗杰特拉达,将亚力山大公爵给我们的那把剑拿来!看看是否会有奇迹发生?”

  其他三人一片茫然,直到那把被多重厚布包裹的锈迹斑斑的铁剑被完全展示出来之时,莫多克眼睛顿时发亮起来:“哈!从外型及装饰来看这不是‘光明皇帝’当年屠龙立国之剑吗?卡那基也有一把遗留之剑,我曾经在图书馆的典籍中见到过!对了,似乎这该是亚力山大家族的传家立世之宝——凡勒赛领主的信物啊!啊,原来公爵是要公主继承自己的爵位啊!”

  “恩!不过守备长大人答对了一半!希斯里克殿下割些您的血液到此剑柄之上,闲话少叙,日后再与你们解释吧!”看着离自己只有二十多米的兰罗骑士,卡斯罗尔不想多说。希斯里克也不多问,将自己的剑仞在白皙的手背上一横,几滴鲜红的血液便滴到剑柄之上。卡斯罗尔也迅速将那块紫色石块蘸着血液在剑身上摩挲起来……

  怪异的景象逐渐产生了,原本长满了铁锈的长剑慢慢的闪起金色的光芒来,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都定格了……

  慢慢的,金光越来越亮,以至于在近处的兰罗骑兵开始无法睁开双眼,旋风般的剑气带动着风的转动起来……

  “啊?怎么回事?”稍远些的兰罗骑兵对于处于包围圈中间突然出现的那刺目的金茫与旋风感到万分惊讶。

  “等等记得当我挥出几剑以后立即突围,能跑多远跑多远,因为……”随即而来的“轰隆”的雷声将卡斯罗尔的话全部掩盖掉了。

  “看……剑……”卡斯罗尔使出全身力气挥出了第一剑,金茫忽然达到了最盛的状况,在离得最近的兰罗几十余骑被剑气横扫得凌空而起,然后整个身体被金茫斩成两断,无数的血水如下雨般洒落下来,卡斯罗尔趁势再挥出了第二剑,又是近百余骑被一扫凌空,马匹失去了骑士的控制后,在杀气的逼迫下,乱做一团,死马与活马搅成一片。周围的士兵似乎被震撼住了,无法想象眼前的一切是属于真实世界中的。但是,在一些凡勒赛以及南拉卡部队作出后撤举动的时候,兰罗骑兵却没有一个后退的,虽然被压迫在原地无法动弹,外围的部队依旧保持着比较完整的队型。

  “那么,就趁现在,走……啊哈!今天真是开眼了啊,怪不得先生被称为大陆第一游侠啊!”同样被震惊的莫多克缓过神来,大叫一声,在被号称“大陆第一游侠”的卡斯罗尔挥动的剑气与金茫后急驰而去。

  “啊……那是怎么回事?”小丘上一向镇定的吉肯.梅奥辛看着眼前的异样也有些疑惑起来,稍稍在马上动了动手臂。

  随着金茫一次又一次的闪过,成排的兰罗士兵与马匹、地上的杂草花木如搅肉机中的肉块般被一扫而空,凌空向远处飞去,那一瞬间围困的缺口也基本被打开了……

  “可能是传说中的剑吧?以前的一些古老图书中记载过关于传说之剑的威力,与今天极为相似!”所有人中唯一镇定的似乎只有吉肯身边的菲穆.冯.利曼了。

  “哦?”其他将领还是不太相信眼睛中看的一切……

  在爆长起的一片金茫中,眼看着已经是囊中之物的唯一抵抗的四骑在此时如风一般消失在了远方的丘陵中……

  “卡斯罗尔先生,请带着它,也许以后您用得着!”已经精疲力尽伏在马背上的卡斯罗尔脑海深处一直在盘旋着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占卜师的身影,打开记忆之门后,才发现思想已经将自己带回到了三十岁之时,在最北方寒冷的米尔多斯,他接过了自己曾经救过一命之人送来的谢礼——那块六角型的淡紫色石块,看了看便当作护身符般塞进内衣中。“用这块圣石,受过诅咒的武器或者是传说中的武器配上一些撒卡特古代即已存在的贵族及其传人的鲜血便可使这些武器发挥出被封印的威力!”卡斯罗尔对这些话都是权当消遣,况且没有任何人见过那种力量。

  占卜师的脸又兜上了斗篷,身边的水晶球浮在了半空中,不断显现出七种颜色石块:

  “红色——代表忠义!”

  “橙色——代表热情!”

  “黄色——代表勇气!”

  “绿色——代表智慧!”

  “青色——代表罪恶!”

  “蓝色——代表纯洁!”

  “紫色——代表权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