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牢中再会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744 2003.07.03 13:23

    阴森潮湿的地牢,充满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与霉菌发酵似的味道,再加上排泄物的恶心的味道实在是不能让人恭维。摇曳的烛光成了其中唯一的些许光芒,墙壁上各种刑具也随着牢房深处的撕心裂肺的叫声显现处狰狞的面目……

  这在后世的史书中多有记载的亚罕特地牢,也是卡那基国中反对王权统治者的坟墓,恐怖的代名词。洛森.冯.纽博柯由于其早期一贯使用的残酷、卑鄙的各种刑罚最后居然成了“太阳王”治世期间对背叛者的权威处罚。所以相对来说,由于当时众多价值观念、阶级差异与观察角度的不同,后世学者研究其统治时期的遗留物品时,总是能发现同一作者所撰写的赞同和声讨的历史遗留文献悄悄共存于一个遗迹中,即使其在位期间为卡那基与撒卡特大陆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卡那基境内统一货币的使用、水利事业的建设、通商公路的修建、国家制度的重新修订、君权的高度集中统一等,但残酷的刑法为其染上的污迹却也是无法洗净的,一切背叛与违抗者只有死路一条,无论你的思想中存在的是正确的或错误的意见,君权社会的强迫性与压制性的本质便在这里体现出来了。

  “你们三个就在这里了,进去!”一脸横肉的狱卒在罗杰特拉达一脚踢在屁股上飞了进去,接着,卡斯罗尔与莫多克也顺着罗杰特拉达的飞行轨迹被扔了进来。

  “哇……”罗杰特拉达感觉****被莫多克强健的身躯压迫得快受不了了,想高声叫唤时嘴巴已经在同一时间被卡斯罗尔的屁股硬生生摁进了牢房中发霉的泥土中。

  “真是对不起哦!小鬼!哈哈……”卡斯罗尔慢慢坐了起来,还故意将自己的屁股左右磨蹭着,险恶的用心可见一般了。

  “谢谢啦!不然我们的屁股就开花了啊!”莫多克也跟着打起了哈哈。

  “没关系!愿意效劳!呵呵……呵呵呵……”罗杰特拉达抬起一脸烂泥的头依旧傻笑着回答道,不过他的心中已经开始精确计算起老酒鬼的每一个习惯动作了:“死酒鬼,老不死的,活在人间真是人类的悲哀!死在阴间也是众鬼的负担!总有一次,会让你倒大霉,此仇不报非君……”

  “我是君子吗?”罗杰特拉达喃喃自问,“既然用这个词要惭愧的面对良心的谴责,那干脆不用了吧!”

  “你在嘀咕什么呀?”卡斯罗尔疑惑的看着罗杰特拉达。

  “哈哈,没……没什么!”罗杰特拉达觉得不可以太早泄露他的计划,赶紧掩饰起来。

  “这个地牢好大,跟迷宫一样啊!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花了大心血建造了这鬼地方啊!”在门口观察的莫多克失望的说道。

  “那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啊?”罗杰特拉达也开始害怕了。

  “哈哈,运气好明天就能出去。运气不好的话嘛,嘿嘿,一辈子!”老酒鬼似乎很想吓唬他一样。

  此时,深处的刑房里又传出了令人毛发竖立的叫声,听后不禁直起鸡皮疙瘩。过了一会儿,一阵铁链撞击的声音过后,一个满身血肉模糊的人被拖进了三人的隔壁那间牢房中。

  “好奇心来了,去看看!”卡斯罗尔等狱卒走远后头一个靠到铁栅栏边上。隔着栅栏看到的是个遍体鳞伤、血流满面的人,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群变态的家伙们。连面孔都无法确认了啊!”莫多克在卡斯罗尔身后看过一眼便回过头去,也许战争也永远不会刻意塑造出眼前这个人的样子。

  “老家伙,他穿的衣服怎么跟你那么像啊?”罗杰特拉达也凑了过来。

  听了罗杰特达所说的话,卡斯罗尔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隔壁的人,不禁身躯一颤,低声叫唤道:“墨拉甘!”

  隔壁那人听见喊声后也微微一颤,很吃力的睁开颓废的眼皮,如死鱼般的眼珠搜索了好一会儿才又定格在卡斯罗尔的身上,激动的说道:“卡……卡尔!你也被……被……抓……”由于浑身无力的原因又昏厥了过去……

  昏暗的地牢让人无法辨别黑夜与白天,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狱卒送来了进入地牢后的第一顿饭——浑浊的野菜汤——不禁让人联想起泥石流过后的小溪的色彩。

  “呸!简直不是人吃的,怎么还有一股子骚味啊?犯人的伙食也被这群变态的家伙剥削的差不多了吧?”卡斯罗尔愤恨的说道,然而他眼下最关心的就是在隔壁被他称作是墨拉甘的那个男人。

  此时,罗杰特拉达在一边却差点笑到气结,扭动着身躯又不能让身边稻草发出声音,难度是可以想象了。“让你再捆我啊?这次让你喝老子的尿!不过一定不能让他知道那是我的东西,不然这次就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变态的法子来整我了……”他一边想着,一边偷偷睁开双眼观察着两人。

  “先生啊,我看我们得赶快想个办法啊!这样下去不被打死也会被饿死的啊!”莫多克呆滞着目光停留在他那碗没有特殊骚味的泥汤中。

  “不过先得弄醒隔壁那人,我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卡斯罗尔的眼神中又恢复了些许熟悉的杀气。

  “那人是谁?”莫多克疑惑地问道。

  “我们的团长——墨拉甘.斐克逊。他现在本应该是在安斯顿拉才对!”卡斯罗尔说话间隔壁的人却醒了过来,发出了些许痛苦的呻吟。

  “墨拉甘!要喝酒吗?”卡斯罗尔关切的朝那人说道。

  “好……”说完墨拉甘不顾全身的伤痕,翻了个身,慢慢爬向铁栅栏边。

  “又是个要酒不要命的家伙,这年头的人,哎!臭味相投啊!”装睡的罗杰特拉达眯着眼睛想到。

  “迪曼拉说你一直在皇宫中呢!怎么会?”卡斯罗尔伸手扶住他孱弱的躯体,试探的问道。

  “呵呵!”墨拉甘喝了一口酒来了点精神,苦笑着,“我们三个最好的战友……出生入死,也就这样结束了吧?”

  卡斯罗尔没有问话,静静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迪曼拉.卡特背叛团体……我们都被他出卖了!我本就不想卷入那场阴谋似的战争……现在的国都,根据拷问我的人所说,斯科特.冯.迪克明亲王篡位成功……已经宣布举国投降了。本来我只要投降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的,但是我没有,真正的人,只有站着死的……没有跪着活的。”墨拉甘.斐克逊断断续续将话讲完,然后不知道是吃力或者是绝望就闭上了双眼。

  “可是,为什么你被带到这里呢?”卡斯罗尔的精神世界虽感到震惊,却没有崩溃,继续追问着。

  “呵呵!新皇登基,怎可在皇城杀人?当然要被带得越远越好啊!而我荣幸的成了新皇帝的第一位重犯……真是礼遇有佳……”墨拉甘闭着眼继续说着,可是呼吸却开始急促起来,“这……这是监狱的钥匙,希望我偷对了……本来只想耍耍那些人的……没办法……职业病在刚才又犯了!呵呵!我快……不行了!你要保重……”

  “别,别说了!你好好休息吧!等你伤好了,一起杀出去!”卡斯罗尔的眼眶中泪水一直在打转,“来,喝酒!喝酒!忘记一切难过的往事吧!”

  “没用的,卡尔,人生如梦……幻灭随天,你一直是最坚强的战士……原谅迪曼拉……他和我们不同……毕竟骨子里依旧有着王族的……傲气……能够和你们共同度过……这人生最后……十五年的光阴……此生无憾……无憾……了。”说完,墨拉甘沉重的呼吸停止了,闭着的眼睛再没有睁开,孱弱的躯体隔着铁栅栏躺在了卡斯罗尔的怀抱中。

  卡斯罗尔轻轻摩挲着友人的血肉模糊的脸庞,充满泪水的眼眶一下子山洪爆发了一样,泪水直流而下,友人的手中拿着的正是能够拯救他们三人生命的钥匙,然而在这时,卡斯罗尔却认为这是个多余的东西而顺手将它扔出了牢房。

  “先生,人死不能复生,节哀!”莫多克在一边安慰着卡斯罗尔。

  “啊……”卡斯罗尔突然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叫声,音波的空鸣如离群的野鹤的哀鸣一般盘旋在地牢中每一个角落里。

  刚想开骂的罗杰特拉达吓得摒住了呼吸,只能用两只手捂住了耳朵,眼睛却在到处搜索被扔掉的钥匙。“从没见过老家伙是这个样子啊!”罗杰特拉达吐了吐舌头,暗暗想道。

  地牢的门被打开了,传来了一阵沉重厚实的铁板的响动,两名狱卒又押来了一名少年,年纪与罗杰特拉达相仿,一头金色的长发比莫多克头发的颜色更为引人注目,全身穿着绸制的鲜艳衣服,傲然的样子使得狱卒居然没有给他戴上铁链。

  “鬼叫什么啊?”狱卒看了看地上的躺着的物体,“死个把人而已,鬼哭狼嚎的,再叫明天就把你……”当狱卒的目光与卡斯罗尔的眼神一接触后,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吞了进去。

  罗杰特拉达又睁开了双眼,瞄了瞄卡斯罗尔的脸,如野兽般的眼睛怒视着那两名狱卒,血丝充盈着整个眼珠,面部的络腮胡子顺着起伏的呼吸波动着,颤抖的双手依旧扶着那具尸体,拳头上的关节捏得“咯咯”作响,喉头的哽咽声清晰而明朗。

  “先生,小不忍则乱大谋啊!”莫多克悄悄的在卡斯罗尔耳朵边说道,双手已经在后面紧紧环抱住了他的手臂。

  “哈哈……”满脸泪水的卡斯罗尔又大笑起来,用劲的双手却没有挣脱开束缚。

  “人生如梦,幻灭随天……”

  卡斯罗尔一直合着韵律唱着这两句话,声音虽不悦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豪气干云。刚刚被押进来的金发少年亦回过头来看了看卡斯罗尔,心中默念道:“人生如梦,幻灭随天!”

  “哈哈!”

  随着一阵豪爽的笑声,莫多克第一次发觉自己真正窥视到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卢茨,本以为结交你就够了!看了,还是我错了!我有了新的朋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