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北疆攻防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925 2005.10.23 12:45

    撒卡特历1278年的新春,风依旧轻抚,流水依旧东流,无数的没有任何迹象体现的暗流却已经在这个新春爆发了,快得令大多数人都没有作好心理准备。

  事件的发展也是非常的迅速,在2月1日这一天,兰罗十大分封公爵中的六名大公同时发表了讨伐兰罗女皇的檄文,以下犯上的时代终于在众多不安定因素的刺激下爆发了。而其他四名大公中,只有一名镇守北方与米尔多斯交界的索拉摩尔领主,有着“地狱苍鹰”称号的迪斯丁.冯.费尔南德斯公爵明确发誓永远效忠女皇,其他三名都表示出不置可否的样子,因为一旦局势发展有利于哪一方,这三方将立即倾斜自我的意向与判断。这名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老公爵此刻正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将凝重的面孔隐藏在陪伴他度过无数峥嵘岁月的苍鹰盔甲中,被封得严严的头盔下依然可以感觉到从主人眼睛里射出的寒光。幽蓝色的“苍鹰之甲”被誉为索拉摩尔领的胜利之盾,因为费尔南德斯家族自从兰罗建国以来,世代领主都穿着这套由兰罗开国君主赐予的铠甲镇守帝国的最北方,也因为这种荣誉在十大公爵的家族中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享有的更显得弥足珍贵。

  从兰罗皇家宗谱上可以查询到,费尔南德斯家早期就是皇族的旁支,按照血缘算来,也可以说是当今女皇的表兄。

  “陛下啊!今天就让费尔南德斯家族来体现臣子的忠心吧!”有着皇族相连血脉的老人依旧注视着城墙外的米尔多斯军队,但是从严肃的声线中可以听出兰罗帝国确实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了。索拉摩尔从早晨收到帝国六大公爵叛乱的消息,本要发兵回援国都,但却在大军动身的前一刻传来了米尔多斯大军越过国境线的消息,并且接连攻占了边境地区的三座要塞。

  “冲锋!”在米尔多斯橙黄色的先头部队进入索拉摩尔身着幽蓝色铠甲骑兵的冲击范围后,索拉摩尔未来的领主,迪斯丁的长子克鲁菲特.冯.费尔南德斯男爵统领着他的亲兵率先发起了冲锋。按照以前的作战经验,米尔多斯总是会用步兵纠缠作战,但如果是打到目前这种集团军会战的时候,他们通常撑不过三天时间。

  克鲁菲特.冯.费尔南德斯,现年四十八岁,自幼就跟随着父亲镇守着兰罗最南方的边境,经历着数十年战火的考验,使他从一个柔弱的白面小生变成了坚强的中年男子,随着帝国历史的不断翻新,他始终可以感受到父亲那个象征荣耀的称号将在经过无数的鲜血洗礼后落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由自己的肩膀传承给之后费尔南德斯的光荣子孙们。

  “快看,大哥!”说话的人是费尔南德斯家族的次子,虽然已到了年近不惑的年龄,依旧有着顽童心思的奥斯特.冯.费尔南德斯男爵,“看来这次不简单啊,西北面又有了援军,看!是云德斯帝国的军队!”卤莽的语气中除了有些意外之外更多的体现的是一种不屑。毕竟,不是任何骑士都能拥有“索拉摩尔银枪”的称号的。

  “停止攻击!”排列成三支锥型阵的四千余幽蓝色骑士们在不断的命令声中停止了纷纷放慢狂奔的速度,渐渐发现,靠近地平线的山脉与峡谷中是越来越的旌旗开始呈现出来,单单从人数上估计已经超过了五万。

  这一幕,令“地狱苍鹰”都为之动容起来,盔甲下雪白眉头的皱纹已经呈现了三叠,无比冷静的判断使的公爵心中再也升腾不起怒火,当他确实的看见在云德斯帝国旗帜之后依然还连着芒特圣国的雷克真神大旗时,他终于发现,他目前所要做的仅仅是将帝国的荣誉如何保持完整,而以前所考虑的如何前去营救国都的计划似乎也显得有些虚无飘渺了。他的判断力也使他确实的可以感受到:兰罗帝国的危难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完全解决得了的了,或许在今天过后,索拉摩尔经历了数百年辉煌荣耀的岁月后也将在兰罗帝国的国土上抹掉了。不过,在战役还没有结束之前,公爵也不想去做任何判断,他的一生坎坷使他永远充满勇气去面对敌人与死亡,甚至是连根拔起般的破灭。

  “主公,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敌人的数量确实超过了十万。”一名柔弱的银发少年在领主的身边行过礼后,轻声说道,即便有些人生平第一次能够有幸看到数十万大军的对垒,压抑的氛围早就使他们失去了欣赏的心态,而这名少年则相反,眼神依旧保持着清澈见底,连一贯的礼仪都在此时谨守着。

  “恩!确实如此!”老公爵脱掉了头上的盔甲,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顾左右数十名亲卫将领的阻拦,爬到了了望塔的最高处,通过特制的大型传声筒开始说出内心中犹豫了半天的话语:

  “诸位索拉摩尔领的兰罗子民们,今天,当我们因为帝国的荣誉与权柄站在敌人的刀枪之前时,我们可以发现,我们依然充满勇气,依然可以高傲的告诉任何人:兰罗所经历的光荣不可以让一些爬虫般的家伙所玷污!我要确实的告诉你们,今天,我们确实没有被斯沃德之神庇护,但是他依然赐予我们勇气与力量,依然可以观望我们用手中神圣的武器来保卫自我的家园,当我们陷入黑暗,众人们,请牢记我们永远是兰罗的子民,永远的受着帝国‘战神’威兰格陵陛下的庇护。我们所要做的是,让如今数倍于我们的可耻的侵略者们尝试失败的痛苦,当他们明白需要用数十倍于我等的力量才能击败我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注定失败。最后,为了兰罗,为了威兰格陵先皇的尊严,为了索拉摩尔世代的繁荣昌盛,拿起手中的武器直面死亡——虽然它并不可怕——我们将要倾尽所有的力量!而我——迪斯丁.冯.费尔南德斯将带领我所有忠臣的下属以及我的家族向众神发出天命之誓言——今日踏入此地之人将永世不得超升,今日死于此地的众人们将永远获得胜利,永生属于所有的勇士!”

  士气开始无比的高涨起来,众人都感觉到背后所依靠的是号称“地狱苍鹰”的男人,即使他已经年过七十,但其一生辉煌的经历与没有失败的记录,以及他身上“苍鹰之甲”所散发出来的冰冷的色彩,都使的他们有理由将自我的信仰完全交付于斯沃德神,因为他们有理由相信,在公爵人生最后若干年的阶段中,经验与沉稳将带他们走出所有的挫折与危机。

  “胜利与光荣属于我们!”长子克鲁菲特男爵适时的再次高举长剑,身后四千余骑集体高吼起来,随着双方阵阵战鼓之声响起,身处于战场之上的每一个人都开始感觉到热血沸腾起来。身后的城墙后再次冲出无数支部队,最右边的是领主的三子帝穆.冯.费尔南德斯子爵所率领的一万索拉摩尔精锐重步兵,左边是费尔南德斯家的一众侍奉家族们所率领的亲兵,人数也超过了八千,最右边仅仅领有三十六骑的银发少年显得特别显眼,悠然清澈的眼神让人感觉其不是身处战场,如新春踏青般的轻松舞动着手中的两杆长柄战斧,粗狂线条的斧头与其身材也显得极不协调。然后,身着幽蓝色铠甲的四千轻骑兵们也投入到了克鲁菲特男爵的骑兵部队中间。

  “新春的第一天早晨,在朝晖的祝福下,兰罗费尔南德斯家族的长子克鲁菲特男爵率领着当时索拉摩尔领主城中能够调动的所有部队,约两万六千人迎战米尔多斯、云德斯、芒特圣国三国联盟超过十万的军队。这一战中,一些人们未曾有过想象与探索的未知力量主宰了胜负的天平!”《撒卡特战史》如是记载着。

  很快,属于前锋箭头的有着“索拉摩尔银枪”称号的奥斯特.冯.费尔南德斯男爵的骑兵部队与敌人接触了,在男爵不断舞动的粗壮的枪杆下,无数因为没有祈祷神灵庇佑的肉体都失去了生命。经过无数战争锤炼出来的兰罗骑士在遭遇战中所体现出来的杀气也是令人惧怕的,加之对手不过是有过些许作战经验的米尔多斯国家亲卫队,职业与非职业的区分也就在于用刀枪杀掉对手的速度与专业度了。

  “哈哈……诸位,是否后悔来到我国一日游啦?”奥斯特男爵一边嘲讽着对手,一边将手中的长枪再次舞动着,如死神般豪爽的笑声随着血水不断传遍米尔多斯的先头部队。

  “银枪大人,注意身旁!”伴随着骑兵冲锋也不断加快进攻速度的帝穆.冯.费尔南德斯子爵所率领的步兵也已经加入了战圈,“没有想到敌人那么脆弱,等等只需要让家臣们的部队从左翼突破一下也就可以稳操胜卷了,如果那些傻瓜认为光光依靠人数就可以占领土地的话,可就是一种悲哀的思考方式了!”

  “传令,左翼全力进攻敌人的侧面,迫使敌军全线后撤!”克鲁菲特男爵再次挥手。

  随着时间默默的流淌,伴随着战场上不断发出的哀号、喊杀与悲鸣,战况发展到中午时分,以三国联盟居多的死尸不断堆积在了这片美丽肥沃的土地上,费尔南德斯家族直属家臣们的嫡系部队也在这一刻从左翼发起了进攻。

  这一刻,令索拉摩尔所有的骑士们感到振奋的事情发生了,当攻击的命令才从战鼓中体现的一刹那,冲在最前面的银发少年以一种肉眼无法判断的速度从马上腾空而起,闪电般直飞向云德斯的军队,双手的两柄长战斧同时在空中划出银光——因为肉眼只看到了两道银光——直接将两排纵向约四十名骑兵直接拦腰斩成两段,最后收斧,银发少年身前剩下的是一具仍然在喷出热血的骑士尸体,从铠甲及马匹的装饰来判断,最后被两斧同时砍下脑袋的确实是云德斯帝国前线的最高指挥官。所有的距离数百米内的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直到马上的尸体跌落到了地上,云德斯的士兵们开始喃喃自语起来,似乎懊恼早先没有向神明作出最为虔诚的祷告,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银发少年的眼神依旧清澈,点点的血滴分散在他独特颜色的头发上,显出些许苍凉的美丽。

  之后,通过伴随着战场上一名传令官“诸位,云德斯帝国的皇太子皇家第一集团军总指挥耐森.冯.萨卡姆为‘游猎者’圣.克鲁斯所斩!”的欢呼号叫声过后,每个兰罗骑士的眼中似乎都在散发出一种无比高傲的蔑视,转而化为手中更及不留情面的杀戮,在同样的话语被传达到所有兰罗士兵耳朵中的过程中,索拉摩尔军队的杀戮力量与速度成倍增长起来,直到在银发少年与身后三十六骑不停手的追杀下,三国同盟的军队在这一刻同时崩溃了,数十万大军崩溃确实是一种令人无法控制的场面。

  “胜利属于我们,永远伴随侵略者的只是深渊般的地狱!”奥斯特男爵再次率领已经被一种力量感动到几尽疯狂的部队不断对着敌人逃跑的屁股冲击起来。

  “杀!”几乎所有在场的兰罗人——克鲁菲特男爵的中军,甚至包括索拉摩尔主城的预备队都冲出城去加入追击的行列了,而迪斯丁.冯.费尔南德斯公爵发出的收兵号角也被喧嚣的喊杀声所湮没了。

  老公爵在此时并没有一丝的放松,从过去一辈子的经验看来,有如此大动作进攻兰罗的国境,过去数百年内都不可能单单准备区区数十万部队而已,一定还有其他的阴谋包含在未知的角落内,是什么呢?公爵努力去思考,却发现脑袋再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好使,如果仅仅是能够在战场上看透的计谋的话,还稍微好一些。

  “圣.克鲁斯,猎户出生,擅使双手长柄战斧,生于撒卡特历1259年,为迪斯丁.冯.费尔南德斯公爵于其十岁之年收养,后授兵法,视同己出。因其在十六岁之时斩杀猛虎两头,故有‘游猎者’之称号。其生平参与第一次会战为撒卡特历1278年的‘索拉摩尔攻防战役’,初战即将云德斯前线指挥官,亦为云德斯帝国皇太子的耐森.冯.萨卡姆斩杀,后又在追逐中斩杀数千人,此后‘银魔游猎者’的称号在撒卡特不径而走……”《撒卡特战史.圣.克鲁斯传》如是描绘了神秘的银发少年的初期生平,至于今后他的命运会如何走向,惟有去问历史的记载者了。

  “太轻敌了,战争的风向或许要改变了!”高山之上,用白色棉皮袄包裹着全身的一行数骑在山顶观察着山下的战况,说话之人正是吉肯.梅奥辛。在他刚刚与菲穆到达米尔多斯境内后,花高价买得了一支火器,本想继续收购一门火炮,国内传来消息已经突发大异变,临走之时却又碰上了索拉摩尔境内大规模的会战,不得已只能稍作停留。

  “阁下,地狱苍鹰确实有些老了,连军令都无法很好的执行了,相信这一次,他们的火枪队一定来了!而且还有芒特圣国神秘的僧侣部队!”说到这里,菲穆才感觉到原来局势的发展真的如多戈所预料的一样了,紧了紧背上的缰绳,生怕自己背负命运的火器丢落。

  “菲穆,这一次,我突然感觉到无能为力了,整个大局势已经容不得我们再回头来帮助他们了,我们目前只有回去镇守国都!上天保佑他们可以镇守住兰罗最北方的疆土吧!”吉肯的眼神再黯然起来,毕竟作出的选择令他感到痛苦。

  说完,一众人等策马悄悄离去,只留下了一排马蹄印记在山中厚厚的积雪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