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腥风血雨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352 2005.01.22 18:21

    后世通常喜欢称为“朝光元年”的卡那基迪克明四世元年,发生的巨大波动使得无数的勇士为了国家的光荣与污名而献身,也使得无数的想要走进历史舞台中央的有志者们慢慢觉醒。随着撒卡特历1277年第一场秋雨的到来,无数的事物都变得烦躁不安起来,正如那丝丝连绵不绝的如牛毛般的细雨。卡那基的新皇帝急切企盼改革的希望在用了一付“猛药”之后,被老成事故的兰罗女皇制止了,她需要让这个年轻的皇帝明白的是,卡那基的主人现在是兰罗帝国。

  “罗伊我儿呀!切记,不要与君王的距离拉得过于密切,世间的君王都如同那吃人的猛兽般阴险狠毒,说不定哪天咬你一口你都不知道!”现任太师之职,掌宰相之权的伯格特公爵正开导着自己这个刚刚获得贵族籍贯的养子。

  “是的!父亲大人!不过这个皇帝,以儿子的眼光来看,他可以将我们带到一个前人无法达到的高度,您了解吗?”对于公爵的教导,作为养子的总是必恭必敬。

  “记住!世间的万物总是有极限的!爬得越高就意味着摔得越狠……好了!眼下我国的麻烦又来了,无缘无故的不可能将那兰罗帝国名声最臭的人招来了!看来,又有些风波了啊!”初秋的凉意,并不妨碍公爵因肥胖而渗出的汗水,依旧习惯性地用丝质的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而在宫廷之中,年轻的卡那基皇帝显得万般愤怒,望着眼前兰罗女皇送来的任免书,眼神如杀人一般,将那绢制的状书紧紧的握在了手中。可一会过后,那愤恨的如喷火毒龙的眼神逐渐黯淡,悻悻的颁布了诏令:

  “由于国事众多,百废待兴,太师无法身兼数职,操劳过度。故任命马克.冯.卡尔法伯爵即日起担任御前大博士!以解国家人才匮乏之急!”

  相对于旧贵族,皇帝是比较厌恶的,这些人几乎就是绊脚石的代名词。然而这一次任命,却又因为旧贵族得到的一些好处,使得原本准备发动的一些阴谋得以迟滞,不过想让他们停止阴谋的实施却是非常困难的。

  “暗杀计划稍缓!”这就是卡尔法伯爵对迪克.冯.荷西姆发布的命令。

  而对于兰罗的一个特使来说,他要做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瓦斯科.冯.勃朗特公爵作为女皇的宠臣,得到了相当大的权力,像草菅人命,肆意屠杀只不过都已经是他的生理特点了。然而君权在有时候需要血腥镇压的基础下,勃朗特公爵也有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当然,如果能将这种比较令人棘手的意义嫁祸于他国,本国又能得到实质的好处,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愿意做的一件事。

  “杀光所有的背叛者,陛下!包括背叛之存在于思想中的家伙们!您的朝廷需要宁静的环境,一些对于现有政治不满的家伙本爵认为得统统杀光!这个工作是女皇陛下亲自下的旨意,您必须去完成,由本爵监督!嘿嘿嘿……”满嘴充斥着恶心的话语使得卡那基年轻的皇帝也只能暂时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接下来需要去背这口黑锅的人选问题却又是一个大麻烦。

  “陛下,对于兰罗人的命令,下臣觉得就由我去完成吧!毕竟陛下苦心积攒的一些名望是不可以轻易损坏的!”“碧眼之狗”出乎意料的请求去背这口历史的黑锅,是多数人到后来都想不通的。然而事实在这一天就是发生了。也就是“朝光元年”的这一年秋季,卡那基全国近万名的******被下达了处死、斩首、灭族等等刑法的处罚。所有的惩罚事件都是在匹特堡城外的郊区进行的,配合行动的人是手段同样残酷的洛森.冯.纽博柯侯爵,从此,匹特堡“魔鬼之城”的称号也就形成了。但,历史也在这一年中将污名留在了罗伊的身上,亲手下达屠杀命令的“碧眼之狗”从此经常在噩梦中惊醒,因为总是能听到无数的冤魂对他进行索命的哭诉。

  而等到所有的事情按照兰罗人的要求做完以后,一时间“奸佞小人”、“猪狗不如”之类的名称响彻了整个卡那基,而罗伊一人却独自默默承受着,没有一丝怨言。同样,按照皇帝和男爵原先的约定,在事件结束以后,为了平息民众的逆反情绪,将罗伊革去皇宫长史之职,贬为七品宫廷赞礼郎。成天做些歌功颂德、礼乐安排、歌舞编修的杂事而已,实乃一闲职而已。

  “如果说哈利.福特的忠臣是表面的,可以给企图进行阴谋的人以震慑的效果;那么,罗伊.冯.伯格特男爵可以说是以内在忠诚始终在暗地里帮助皇帝去完成那不可能的任务,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其实,两种忠诚的心都是可见一斑的,不过由于进行的方式不同而使得最后历史对其有不同的评价而已!”对于“碧眼之狗”的人格,“铁笔”也是相当崇敬,毕竟在以后“太阳王”治世的时代能人辈出,而罗伊一直可以占据着内阁的首席,不是没有道理的。

  “朕现在要做的事,只能是暗地里的韬光养晦了!对于兰罗方面的计划,我们没有考虑周详,失策啊!罗伊此次将有数年无法翻身了!”由于朝廷中众多重要事物都变成了瓦斯科.冯.勃朗特在操纵卡尔法伯爵那批人来进行,皇帝的位置其实已经成了摆设,胸有大志的斯科特无奈之下,只得日日游玩于皇家园林之内。在其看来,对强敌以示弱,并非是失败,而是厚积勃发,寻找弱点,一击而中。

  然而,军队本身的体制却并没有停止下来,哈利.福特依旧遵循着皇帝的秘密旨意进行着训练与整编。其实原有的军团制相对于临场指挥并没有太大的障碍而保留下来了。皇帝的意思是可以参照兰罗人的军团编制稍稍改动后进行安排:以五人为一“伍”,设伍长一名;以十人为一“仕”,设仕长一名;以五十人为一“分队”,设分队长一名;以百人为一“大队”,设队长一名;以五百人为一“营”,设新编营司一名;以千人为一“团”,设团司一名;以五千人为一“军”,设军司一名;如有两万人以上者皆为集团军群,其指挥者多为国家的元帅。以吉肯.梅奥辛为例,其前身是独立部队“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的缔造与实际指挥者,尔后升任兰罗第一集团军总督、帝国元帅。通常有着独立名号的部队都是国家中的精锐,其指挥者的身份都比较特殊的。

  由于战事的紧张与人员的安排,按数据来看,吉肯.梅奥辛的兰罗第一集团军下辖十多个军,经过一些大小战事,并非都是满员。战线过长也是这名统帅目前所担忧的,毕竟南、北拉卡与卡那基三国的国土加起来占到了南方总面积的十分之三,以一个集团军的人数来占领,恐怕是有些捉襟见肘了。对于上位者思想的揣摩并非是这位智将的所长,他以军人服从命令的方式默默作战着,即使是对待自己厌恶的事件也以完成命令为前提。

  而就在今年的初秋,除了以上发生的“屠杀******”事件、“雷霆闪击”战事外,令大多数人最为头痛的事情当属凡勒塞领土的归属问题了。驻扎在匹特堡的兰罗第一集团军部分共四万两千三百人就是为了这块土地的归属而来,吉肯.梅奥辛目前在身边的主要将领是富兰.冯.曾登,新升任的第十二军军长;“刀疤将军”帕多拉.利特曼宁率领的第四军;德.莱纳,兰罗第一军军长……。可以说,从人员编制来看,兰罗第一集团军,贵族将领的数量是最少的,甚至连元帅本身也是三拒贵族头衔之人。

  敏感时期,作为特使之一的利奇.冯.弗朗多冒着流言蜚语来到了前线的军营中……

  许多人心中都有些先兆的凡勒塞领土争夺的兄弟之战,在初秋即将结束的这一天也正式开始了。随着次子戴维斯.冯.亚力山大候爵率领自己的亲卫军回到凡勒塞的第二天,政变的交锋正式开始了,而次子在走的第一步棋上就形成了僵局。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长,外表看来颇为善良的博那多.冯.亚力山大在撒卡特历1277年9月28日的这一天早晨率领着几乎是凡勒塞所有的军队包围了自己的府邸。众多明晃晃的刀剑都已经拔出。而支持长子并且已经作出过投降举动的人正是加多索.冯.凯乐尼。

  “弟弟,本爵给你最后的机会!出来宣布投降,可免一死!伟大的皇帝已经接受了凡勒塞的归属了!”曾经在莫多克面前口呼“僭王”的博那多改变之大真的是令人有些匪夷所思。或许真正给他施加压力的是凡勒塞北边的那支兰罗的第一集团军而已。

  “你这个无耻的兄长,你可知父亲至今尸骨未寒啊!本爵如今宁愿一死,以谢天下与先皇的恩宠!今日与尔等恩断义绝,鱼死网破!”坚强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钻牛角尖的次子拔出自己的配剑斩断了身边二楼阳台的木栏。

  然而,回顾自己的四周,亲兵不过寥寥数十人而已,抱着必死的信念,戴维斯.冯.亚力山大射出了第一箭,目标就是他的兄长——博那多.冯.亚力山大。突如其来的一箭让博那多直接跌下马来,部队立即出现了一阵骚乱。

  “放箭!给我放箭烧死他!”恼羞成怒的长子不顾自己的伤势,从地上爬起后怒吼着。

  “立即执行凡勒塞新领主的旨意!”加多索.冯.凯乐尼挥剑斩杀了两名尚在犹豫的低级将官后,震住了出现的骚乱。接着,无数的火箭划破空气,带着呼啸声扎进了次子的府邸中。

  火烧得越来越大,虽说天空还在下着绵绵的秋雨,却丝毫没有帮助减弱火势的增长。不一会,整座府邸就如祭祀中的柴堆般熊熊燃烧起来,站在近处的骑士们都感觉到脸上流淌下无数的汗水,似乎这一种残忍的火刑似乎是对忠诚的一种考验了。

  “父亲啊!您看着呀!这就是您的好儿子啊!曾经装得如此慈悲善良的儿子啊!我死不瞑目啊……”整个身体都融入火焰的次子凄厉的如鬼魅般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火场中,随着最后一口气的吐出,整个火场只剩下了“劈里啪啦”的木炭的声响。

  “当时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对火场中逃出来的人必须全部杀光。真的是非常惨烈,我亲眼看到了侯爵大人府中的三位女眷怀抱着一名婴儿奋力冲出火场,却都被我们的弓箭射杀了!最后尸体随着断裂的房屋掩埋在了火场中!全部百多口人,不是被射死,就是被大火活活的烧死!”凡勒塞的一名士兵将自己那永远铭记的回忆在后来的时代中诉说的时候,仍旧令人听来毛骨悚然。

  等到整个事件结束以后,权力争夺的胜利者命令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将此次屠杀总结成了民屋失火。然后下达了迎接兰罗帝国的军队进入领地的命令,手中捧着的赫然是斯科特.迪克明四世的诏书。

  对于权力与位置的争夺,其惨烈与悲痛的程度或许皇帝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因为他本身就曾经经历过,也许他那坚毅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向其先皇,也是其表兄的杰.迪克明三世深深的忏悔之心。如今,凡勒塞的兄弟却再次上演了这一幕惨绝人寰的悲剧。悲剧的直接制造者——

  博那多.冯.亚力山大也以自己残酷的手段使自我的个体开始迈进历史的大潮流中,无论如何,历史已经在这一天将他记住了。对于亚历山大家族来说,“朝光元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夺去的不仅仅是家族与领地中众多人的生命,更是这个伟大家族的光荣与英名!

  “放心吧!我会永远牢记着这一天的!”面貌慈善的新领主眼中显现出了无数的矛盾的目光,但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接下来的是其灵魂中令人无法窥透的不为人知的东西开始起主导作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