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毒蛇之牙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4653 2005.05.06 21:07

    “按照军法与国法,卿是死罪!”吉肯轻轻的说道,并且双眼仔细的盯着费德勒。

  “下官知罪!”费德勒的眼神中似乎有着一些矛盾,但是却没有辩解什么,反正他的脑海中一直在盘旋着的东西只有一个问题——“我们帝国的此次南下,真的是处于国民们对自由的向往吗?女皇的荣誉与权柄与那么临近死亡或已经死亡的生命相比到底有多重要?”

  “那么,这件事情且先记下吧!是罪是罚,等待国都定夺吧!下去吧!”吉肯说完便转身离去了,但他从费德勒那矛盾的眼神中似乎也找到了些许共鸣似的。

  “呵呵,元帅没有对将军重罚充分证明了您的好运!”德.莱纳友善的拍了拍战友的肩膀。

  “谢谢!”费德勒似乎没怎么在意似的,精神状态并没有任何的波动。确实,从没多久以前初战的兴奋到如今充满矛盾的疑惑,心路的历程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

  然而,令谁都没有想象到的是,吉肯没有处罚费德勒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被传回了卡那基的国都安斯顿拉——那个令所有兰罗人都感到恶心的兰罗公爵瓦斯科.冯.勃朗特的耳朵里,光是“毒蛇”这个称呼恐怕还无法说明他人格的缺陷,那另一个所谓的“臭虫”则填补了他不止是人格缺陷的空白。

  “呵呵,女皇需要的是绝对的忠诚啊!”光从面貌来判断,油光发亮的脑袋顶有些秃,周围的头发梳理得非常整齐,公爵完全是个慈祥善良且有礼貌的皇家老贵族。陌生人看来,比肥胖的卡那基伯格特公爵要好得多,排除“毒蛇”的称号与以前的事迹,人们也不可能去将他与洛森.冯.纽博柯进行类比,甚至做事的手段后者更是无法望其项背的。“那么,将这些消息一起用快马传回给女皇吧!无须在中间添加任何对吉肯不利的东西,记住!女皇自己会去判断的!当然,吉肯扩编的‘梅奥辛皇家骑士军’的具体数目需要通过那些尊敬的国库管理者们上报给女皇陛下的。”

  挥手示意手下退下后,勃朗特公爵直身而起,端着刚刚被侍从倒满葡萄酒的杯子,惬意的端详着窗户外的白云,眼光过处,不觉由衷赞叹着:“南方是个好地方啊!”突然,街道上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印入了眼帘,公爵稍微眯起了自己的双眼,脑袋中以光速计算着,闪着些许怨恨光芒,自语道:“哼!菲穆为何会留在了这里……这个国家中让我操心的事情还真是多啊!”

  “你给我让开!”安斯顿拉繁华的街道上,一阵杂吵声同时吸引了楼上的公爵与楼下的菲穆.冯.利曼。

  “快看,又有贵族在吵架啦!”周围的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刚从别处而来的移民的孩子们都围拢了过去。

  “让开!伯格特子爵是你们这种狗腿可以挡道的吗?”手下的一些仆人们用一种有些狗腿的口气冲着对方的狗腿呼叫着的同时似乎也忘记了自我的身份。

  “呵呵!”一边的那批小孩子中有一个像领头的轻轻笑了一声,引发了周围很多人的哄笑。

  “混蛋,把你那狗嘴巴闭上,不看看车子上坐的是哪位大人?卡尔法伯爵是尔等可以阻拦的吗?还不快给我滚开!”另一名仆人也开始用狗腿的形式回击着。

  忽然,伯格特男爵罗伊从马车中钻了出来——出现的速度让所有认识他的人认为他的腿好了,不认识他的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的一条腿有些不方便——拔出配剑,猛的刺入了那名正在“哇哇”乱叫的仆人心脏的位置上,再用力拔出,顺手用绢制的白布擦干剑身上的血迹,用不是很响亮的声音说道:“我讨厌乱叫挡道的狗!”那声音再次将他特有的矜持放大到了无数倍,使得地上死去那人的惨状也显得渺小起来。

  “杀人啦!”街道上像炸了锅似的疯狂起来,无数混乱在瞬间产生,也在接下的一秒中结束。留下的人中有当事双方与街右边的身穿便服的菲穆.冯.利曼,以及左边几个胆子很大的孩子。

  几个胆大的也去叫来了国都的皇城禁卫。禁卫中的一个小队长听说闹出了人命,在这个多事之秋也不敢怠慢,带了五名骑士匆匆赶来。看到禁卫的到来,百姓的胆子似乎也大了起来,又逐渐的在周围围成了一个圈子,人类的共性本身就是好奇。

  “这位将军有礼了!本爵要求法办此事!”刚刚一直不露面的卡尔法伯爵带着他晦涩恶心的音调下了马车。

  “哼!”高傲的罗伊也不多说一句废话,确实,以他今日的身份是不需要作任何解释,相信皇帝的判决已经倾向他了。

  “这个,这个……”禁卫中的那名小队长开始抓耳挠腮起来,后悔自己不该那么着急的赶过来,这份好“差事”算是给自己摊上了,一名是国家老贵族集团的首领,一名是现任宰相的养子,皇帝身边的红人,甚至自己的顶头上司哈利.福特与他的关系密切到什么程度现在也猜测不出。“真是麻烦哦!”除了继续嘀咕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哈哈!”街道左边那个领头的孩子又一次笑了起来。

  “滚一边去,老子打不死你们这群猪一样的东西!”原本觉得自己已经够尴尬的小队长被这一声笑又一次触怒了,反手扇了那小孩一个耳光。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孩子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忿忿的看着这个人,眼睛里充满了怒火与仇恨:“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自己的国家都保不住,却要抓我们这些贫民百姓的家人去当替死鬼!”

  “恩?”在场的所有人显然是被这句话震撼了,都显现出了众多复杂的表情。然后觉得特别丢脸的还是那个小队长,无视于国家法律的情况下,拔出了自己的利剑,用无数所谓的骑士们重复无数次的动作向那孩子砍去。

  “住手!”当罗伊意识到自己的矜持将引起目前的状况时,他愤怒了,怒吼着,然而一切无济于事了,那把剑已经出手了。

  “啊……”顺着一些孩子的惨叫声,周围的百姓们开始闭起双眼。那个被砍的对象却用一种坚毅与仇恨夹杂在一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快接近自己的死神,毫无恐惧感一样……

  “住手!”当当那名小队长感觉被另一股力量撞翻在地时,一个声音响起来了,“卡那基的法律中没有可以随便刺杀贫民这一条吧?”

  “你是谁?敢管老子的闲事?”小队长也不管摔地很狼狈的样子,用剑指向了刚才对自己无礼的那人。

  “菲穆.冯.利曼,现编属于兰罗第一集团军,留驻安斯顿拉!”菲穆认为不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实在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毕竟在异国的土地上,这是一种侵略者的挑衅行为。不过从目前的事态发展来看,这样的透露方式也是颇具震撼效果的。

  “将……将……将军!”小队长无法想象自己今天到底是倒了什么八辈子霉运了,接连的一个个大人物都被自己撞上了,而且还用自己的剑直接指着目前兰罗军队驻留的最大武官,于是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竟都是兰罗人的种种恐怖可怕的酷刑了。紧接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赔罪道:“小人知罪!请将军饶恕小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啊!……”

  “哦?”罗伊微微扬了扬眉毛,确实是换了便装的菲穆,自己在一些宴会上见过,不过未曾和这个人接触过而已,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了。

  “嘿嘿!将军,那么请您定夺目前的事件吧!您可是目击者啊!”干涩的声音再次响起,卡尔法伯爵狡猾的转着自己的眼珠,行了一个很隆重的礼仪道。

  “恩,此事我是属于目击者,将会将实情禀告贵国皇帝,至于如何处理属于贵国之事,下官实在无法插手!”菲穆也回礼道。接着他跑去拉过那个小孩说:“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你要学会隐忍,那同样是一种修行!”

  小孩挣脱了他的手,一如对他母亲说“不哭”时倔强的眼睛,朝着自己的救命恩人狠狠瞪了瞪,在一群孩子的簇拥下离开了。

  “请您立即着手处理吧!疏散人群!”菲穆提醒着已经因为害怕而有些痴呆的禁卫小队长,然后和罗伊望了望,行了个礼,便又离开了。

  剩下的事,小队长也不敢私自作主,先让手下疏散了人群,接着又通知当事双方各自回府邸等候事情的处理方式。于是,一场风波就这样结束了高潮……

  当然,所有的一切已经被临街楼上的兰罗公爵仔细的看在了眼里:“呵呵,真是善良的人啊!不过陛下的玩具我已经找到人选了!”自言自语间将窗帘拉了起来,遮挡了一切外来的光线,暗暗的厚重的窗帘在这个秋季中使用总是让人心中有一些不舒服。

  拉可西里大森林秋季战役已经结束,普罗休斯帝国在得知本国无故在一月时间内损失了几万正规部队的同时,有些急噪不安的因素也从他们的皇宫中向外流露着。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消息是,“普罗休斯帝国由于危机感的存在,也开始向外重金聘请优秀的指挥人才了。”得知这个消息最为高兴的人是一个名叫帕拉达 .约瑟夫的南拉卡人,自封的“大陆第一吟游诗人”,当然,诗词写和唱都很蹩脚就是了。因为有人已经看到他去应征的身影了。

  “不过好在粮草辎重算是保全下来了,费多索自会有他的解释方式,他的外交辞令本身就已经在明知战败前就想好的了!”卡斯罗尔此刻正与莫多克惬意的躺在贝斯纳斯商国的港口城市——多尔菲港外的一艘小商船的甲板上,两人就这样肆意的赤膊躺在甲板上,也不管桅杆观察台上那些水手暧mei的眼神。

  “您觉得我们这样只留一封信不辞而别可以吗?”莫多克说话的时候,天空开始飘动起来——这艘小商船已经升帆起航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过我似乎有些感觉他们已经到了!”

  两个赤膊的有些憔悴的男人站了起来,船栏杆的对面港口上,背上背着一个口袋的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已经骑着马到了。不是很远的距离还能听见罗杰特拉达的臭骂声随着有些咸味的海风上下飘动着,两个在船上的家伙坏坏的对着他挥手道别,大声回答道:“对不起,距离太远了,我听不见啊!”

  然而,就在两人刚刚说完“听不见”的同时,右脸和左脸上分别被贴上了一个臭鸡蛋和烂番茄,紧接着,同样或类似的东西如下雨般的砸在两人的头上,莫多克喃喃说道:“幸好听我的赤膊了,省去了找人洗衣服的钱啊!”

  “天下间分分合合都是很正常的事啊!”希斯里克看着这一幕,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感动:“或许这个白痴将是陪伴自己度过这一段无聊岁月的人了!”接着,他第一用尽全力朝着两人挥了挥手,金色的长发随风摆动着,很美很帅气的脸庞有些感动的色彩被海水倒影着,手中的那封绢制信纸被风吹到天空中上下飘动着,那些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是出自卡斯罗尔之手——

  “罗,希斯里克: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子爵大人可能已经在离开这块大陆的探险商船上了!作出这个决定的不是我们的本意,而是那个该死的‘钥匙商人’费多索。至于下次再见的时间我们自己也没有办法判断了!因为你们很好的为费多索解决了白吃饭的人口问题和辎重未损失的情况下,女公爵已经作为流亡者可以呆在贝斯纳斯了,你们要好好保护她哦!你们的性格需要互补,两个人如果团结了将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当然如果哪天为了同时喜欢的老婆需要动手的话,权当本人以上的话皆为放屁!——不过尽量保持正常单挑放对的规格,以免损伤生殖器导致绝后。正如子爵大人所说的,分分合合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啊!好了,不多说了,每天多一些感动吧!生活需要积极的面对啊!明天会好起来的!”

  落款是卡斯罗尔.里肯与莫多克.冯.伯格特。外加两人贱贱的笑脸图。

  随风飘动的绢布条落在了离希斯里克不远处的女公爵米莉娜的脚边沙滩上,她轻轻拣起来,看了看,微微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对着自己还是对着前方不远的两人说道:“每天需要多一些感动啊!谢谢你们!”双桅的小商船的速度相当快,顺着风如箭一般离三人越来越远,直到海平线的地方只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的时候,罗杰特拉达才用力的挥了挥手,说道:“老家伙,子爵大人!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