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弃卒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925 2005.07.21 23:29

    《撒卡特战史》中描述的著名的“夫利德曼云雀林突袭战”结束了兰罗名将富兰.冯.曾登高傲的一生,距离他刚刚登上兰罗第一集团军最高指挥官的位置仅仅几天的时间。对于整个南方众国来说,这是个忧喜参半的消息;而对于作为兰罗骑士的富兰.冯.曾登本人来说牺牲于战场亦可说是死得其所了。

  经历了云雀林一战后,自由骑士团五百轻骑仅仅以伤亡五十六骑的代价奇袭兰罗第一集团军总指挥的后方营帐,从而创造了兰罗直接撤军的奇迹,在正面战场上,这是南方联盟的第一次胜利。撒卡特历1278年1月10日,希斯里克所率领的自由骑士团出现在了凡勒塞地区的拉可西里大森林边缘,在他们看来,目前已经基本脱离了敌人斥候的侦察范围了,已经可以返回夫利德曼古要塞了。

  “小罗,你在干什么呢?”诗人好奇的看着咖啡色头发的少年。

  “本天才决定了,今后每操掉一个有实力的对手,就会在这把小刀上刻上一刀。”罗杰特拉达晃了晃手中的一把小刀,黄铜铸造而成,不是很锋利,像是贵族的装饰品。小刀的刀柄做得极精美,镶着钻石,黄金被刻成浮雕拼装在钻石周边,然而其中一面的黄金已经被硬物抠掉了一块,此时刀柄的末端也已经被划了一道难看的刀痕了。

  “傻瓜!”希斯里克再次以尖酸的结束语回击道。

  “这把刀看样子是兰罗的名师所铸啊!”帕拉达看着被虐待成如此模样的黄金小刀,不觉后背一阵冷汗。

  “您以前去过兰罗吗?为何我在我国的图书馆中始终无法找到相关兰罗具体地理的介绍书籍?”希斯里克有些好奇的问道。

  “去过,好几年以前的事了,不然能叫吟游诗人吗?哈哈!兰罗有句古语叫:‘不到兰罗,不识撒卡特之大!’也就是说,区区南方诸国的国土与兰罗相比,是大巫见小巫了。兰罗的国土是南方各国的十倍有余,不过有净三分之一的土地在北方,与米尔多斯接壤,是个冰天雪地覆盖的地方。他们对于南方的侵略,完全是因为资源的匮乏,南方诸多的矿产、牧场、渔业、林木等等应该都是他们的既定目标吧!南人往往有些夜郎自大,总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够强了,国土已经够大了,国库也已经够丰富了。”诗人说着眨了眨眼睛。

  “十倍有余?”罗杰特拉达有些惊讶的张开嘴巴,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家伙,或许真的无法知道天地之大的含义。

  “不光是兰罗,据传说与预言,除了撒卡特大陆,这个世界中还存在着其他大陆与国家,不过是因为每次派出的船队都无法回来,而显得更加神秘,也就令很多人都没有那个胆量去冒险了。但是很多占星师与神甫们却都有某些预言与感应。”诗人更进一步的解释了一下。

  “另外还有其他的大陆与国家?”希斯里克来了兴趣自问道……

  “相对于兰罗人的侵略行径,南人更应该反省自我,是否在文化上有足够的包容性与开放性。兰罗人通过侵略带给南方的文化等各方面的交流与流通是必然的一个进程罢了。”一些所谓的兰罗历史的记录者们如是说,尽其所能大言不惭的掩饰着无耻而丑陋的侵略行径,甚至给这种行为加上了神圣的光环。

  夜色再次笼罩了整个森林,希斯里克一行四百余骑已经能够看到古要塞的城墙了。寂静寒冷的冬夜,随着阵阵刺骨的寒风吹过,不禁让所有骑士们都裹了裹身上的皮甲,有些在傍晚时因为渡过小河时进了水的剑鞘,周围都结了一圈冰。

  “今天的城里真是安静啊!”罗杰特拉达抬头打了个呵欠。

  “呵呵!连赌博的声音都听不到哦,不过总感觉过于安静了!”帕拉达眯起眼睛看了看城墙上星星点点的火把,用手擦了擦下巴上的短须。

  “先派些人去看看吧!毕竟兰罗人在此地还有六万多人的撤退部队。”希斯里克说着,下令让身边的数十骑先一步前去侦察。

  数十轻骑很快便到达城墙下,离开主力约数百米距离,突然,一阵巨响,数十骑都同时落入了要塞城门的陷坑之中,顿时,城头一阵口号与命令声,接着亮起无数火把,方圆数百米内顿时一片光明,七百多留守的自由骑士团的成员被兰罗士兵押在了城头上。同时,城中一下子冲出数千骑兵,然后是左右的小坡,树林后也突出无数人马,领头的将领挥刀直指罗杰特拉达他们而来。

  “有埋伏!撤!”在自己的侦察部队陷落之时,帕拉达头一个便呼喊起来,手中僵绳一紧,一个精彩的急转,领着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向北而去。

  可是,兰罗的正规军并不是如此容易摆脱的,加上双方马匹的实力差距,四百余黑衣自由骑士们始终被咬得很紧,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少,而且树林中还在不时的穿出兰罗的伏兵。

  不多时,罗杰特拉达回头一望,急道:“根本无法摆脱,这群家伙杀得太紧了,部队被分割了!我们身后只剩数十骑了!”

  “该死的,你们听左右两边的马蹄声,树林后头也是兰罗骑兵,看样子他们打算绕到我们前面围歼我们了!”希斯里克有些紧张起来。

  “你们先走,不管如何,一定请突围出去,在下为两位挡上这一阵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记得我所说过的,为了自由……”说话间,自封为“大陆第一吟游诗人”的帕拉达.约瑟夫再次用精彩的原地掉转马头,抽出腰间的铁笛剑,并且剥掉了身上的黑衣,露出了白色粗布衣裳,飞奔间高喊着:“帕拉达.约瑟夫来也!”夜色中,一道如闪电般的影子穿插在兰罗骑士中,惨叫混乱声立即蔓延开来……

  罗杰特拉达与希斯里克两人默默对望了一眼,同时都咬了咬牙齿,拉紧缰绳急驰而去,在被包围的一刹那间带着身后仅剩的三名骑兵直冲向黑夜的尽头,带着无奈的眼神目送他们而去的是兰罗将军德.莱纳,以及曾经放过他们一马的“三角尺”马克司.费德勒。

  帕拉达在斩杀了数十名兰罗骑兵后,感觉背上一股压力,直接掉下马来,接着喉咙便被一把长枪顶住,枪的主人脸上有条狰狞的刀痕,开口道:“阁下确实英勇不凡,也耳闻过关于您奥斯卡尔城的成名之战,可惜的是您应该荣幸的感觉到败在了我的枪下!”

  “谢谢!但若论到单挑,阁下可未必是我的对手,趁人之危罢了!”诗人平淡的说道。

  “押到要塞中再说!”

  不多时,战场被清理完毕,双方各战死数十骑,也就是说以贫民与佣兵组建的自由骑士团大部分被俘虏了。德.莱纳与“刀疤将军”亲自将所有的俘虏押到了要塞空地,然后开口问道:“阁下该是领头人之一吧?刚刚逃出去的两个也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可惜每次都像泥鳅一样溜掉,运气总是这么好!”

  “呵呵,上天眷顾的人总是运气特别好!”诗人回答道。

  “目前来说上天没有眷顾阁下,就不怕死吗?”“刀疤将军”反问着。

  “如是怕死刚才便不会回头了。”诗人平视着对方道。

  “但是本将想告诉阁下,普罗休斯帝国已经发出诏告檄文,没有承认你们的合法性!”德.莱纳接着说道,“也就是说,你们是属于被抛弃的那部分人了。生死权操控在我们手里而已。连俘虏都不如。”

  “什么?”诗人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啊!我们就如那杀人的凶器,用完之后当然得扔掉!”

  “个人来说,佩服阁下的战术,这次你们的奇袭,令我们都没有想到!”“刀疤将军”继续说道。

  “阁下能找到我们的本营,并且打了个漂亮的伏击,也令在下佩服!”诗人客气的回答道,然后两人相互对视,哈哈一笑。

  “那么阁下想好投降还是……”德.莱纳不失时机的问道。

  “在下认为自由大于生命,何况是向侵略者投降?要杀头还是坐牢悉听尊便吧!”帕拉达猛得昂起了头,闭上眼睛。

  “那便得罪了,你们都得押回卡那基的国都安斯顿拉听候处理了。得罪了!”“刀疤将军”一挥手,兰罗的骑士们推上来单人推车,上面还有个木笼,帕拉达便被押上了车。

  贝斯纳斯,多尔菲港口,中午时分,虽是冬季,却也阳光灿烂。众多的南方联盟国家开始了会议,作为名义上合法的凡勒塞领土继承者,米莉娜.冯.亚历山大这位美丽而温柔的公爵却未被受到邀请。但是在为那两名效忠自己的骑士担心所驱使下,米莉娜轻轻来到了会议室的侧室,发现侧门并没有完全关闭,还露出了一条缝隙,但是她便听到的结果却令她大吃一惊:

  “……如此做法并不道义,毕竟他们曾经是以同盟国普罗休斯的名义进行战斗的……”

  “但是阁下要搞清楚的是,为了区区一支雇佣部队便要同兰罗全面开战,在目前来说是不可取的,毕竟我等同盟还没完全作好应对准备,目前创造出来的间隙正是可以利用,况且兰罗元帅吉肯.梅奥辛也被解除了南方指挥权,这可以说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个天大的喜讯啊!如果硬是承认了间接指挥了自由骑士团的这次行动,那么,接下来的灾难是什么,大家也不是不知道,目前,我们只有等待北边的人一起行动,而在这以前最宝贵的东西是时间,时间懂吗?诸位……”一个苍老的声音驳回了承认自由骑士团合法性与归属性的提议。

  “……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投票看一下,最后的结果是是什么吧?我同意拒绝承认自由骑士团的合法性!”会议主持者正是商国首相“钥匙商人”维克多.费多索。

  “我同意,有时候抛弃小卒,倒是可以保全大局……”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商国的军权拥有者——乔.巴斯腾。

  接下来,所有的与会人都举起手来以“同意”通过。

  “但是,我们要知道,还有个凡勒塞公爵的问题如何解决……”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讨论者们却没有太多人发表话语,整个会议室中的讨论声突然安静了下来。

  “公爵大人,对不起,里面正在举行重要会议,您不可以在这里停留!”一名侍从不知何时出现在米莉娜身边。

  “哦,对不起……”女公爵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慢慢离开了会议室,心中默念道:“这世界中,难道仅剩你们两个真诚的对待我了吗?你们一定要活着来见我啊!千万不能死……因为你们曾经答应要永远保护我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