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历史舞台的帷幕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077 2005.05.08 06:00

    当秋风渐渐吹起,片片落叶悄然洒落在大地,森林中众多的动物开始大肆觅食,然后为着过冬作最后的准备.动物的社会中,有着一条极为平衡的食物链,并不会因为某一物种过于强大而能够成为链条的最顶端,它们拥有的,永远是必须无条件的去循环在这条自然的法则中,无论自身的意志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冥冥中自有那不可抗拒的力量在维护着这一切.

  深秋的安斯顿拉,仿佛令人置身在了一片紫红色的眩影都市之中,半熟或完全成熟的葡萄沉甸甸的挂在了枝头上,城中的人们满是笑脸,在这一刻中逐渐淡忘着不久前因为战火带来的哀伤,似乎化脓的伤口也渐渐的结出了伤疤.

  在这些紫色中隐藏着的另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植物——紫荆,虽然在春季之时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但在秋季的蛰伏期,特别是蛰伏于同样是紫色的葡萄园中的时刻,依旧显示出自我的高贵,即使只剩下一些枯萎的笔直的枝干。

  此刻,菲穆.冯.利曼以他特有的眼神欣赏着一切的美景,脚下是踩在枯叶和松土上时所发出特有的桫椤的“沙沙”声。“呵呵,吉肯,你现在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美丽吗?正如我们当年见面的秋季?你还能记得吗?”穿着贫民便服的菲穆轻轻的喃喃着,一切令人看来是那么的美好与自然。

  这一天,兰罗与卡那基两国皇帝的手谕同时颁布下来,一份是关于对罗伊的处罚:革去一切官职,两年内不得录用,仅保留贵族之“伯格特男爵”的称号。赔偿死者家属所有生活所需费用。如果从仁义与公平来看,对于罗伊的处罚是相当有倾向性的了,毕竟首先提出“法”这一词的光明皇帝也动用了贵族与统治集团拥有的特权,从而达到了完全凌驾于法律的目的。而相对于卡那基皇帝本身来说,这个决定是痛苦的,相对于在那时并不算被重视的家奴性命来说,这一被迫性的惩罚完全是旧贵族集团压力的产物,使得皇帝眼睁睁的在一年内失去了一条可以办很多事情的臂膀。迪克明四世越来越感觉到宫廷气氛的凝重,原本借用兰罗人达到宫廷集权的手段反被对手所制约了,这种时刻的心情不光只是用遗憾与泄气可以解释得清楚了。“女皇不是一个普通人啊!”卡那基皇帝的喉头再次发出那种有些嘶哑的音调,令人听来不觉汗毛林立起来。

  相对于上一个事件,在这一天中,另一条爆炸性消息则是刚刚才接过兰罗第一集团军元帅手杖的吉肯.梅奥辛将会被兰罗女皇转调回北方国都汇报南线战事。明眼人一看能明白了,其实这中间所经历的一些东西多多少少让人嗅出阴谋的气味了。但相对于压力过大的南方盟军来说,这一条消息被证实后,绝对是振奋人心的,也就是说,他们或许拥有了第一次击败兰罗帝国的机会。至于这个机会由谁去创造再去完成则是另一回事情了。

  “菲穆!”随着一身轻唤,年轻的菲穆浑身显得激动起来,转回身来,对视着正在叫喊自己名字之人的眼睛,同样是有着无限矛盾的双眼,两个男人的眼睛就这样凝视了很久。

  “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我们要回趟国都,我希望你与我同行!”

  “是的,阁下!”

  无须更多的话语了,两个人已经可以解读出对方心里的一切,或许这种默契,在很多书籍中的解释就是“知己”二字吧?

  阳光中,两人同时微笑着,很灿烂,因为历史已经纪录了,这两个人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灿烂,因为他们心中有着一个共同的梦想。

  同样是在深秋灿烂的光辉中,兰罗人在安斯顿拉专用的房子里,一间屋子的厚实的黑色的窗帘却一直封闭着,几天来一直没有打开过……

  “罗!你这个笨蛋!这么快就倒下了,还谈什么去应征军官?”金色头发的少年大声呼喊着,傲气的挥动着身中的剑,凌厉的攻势将自己口中的那个“笨蛋”逼到了海边。

  “哎哟……”在希斯里克全力的攻击下,即使成长得飞快的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先生还是一屁股倒在了湛蓝的海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想回击一些什么东西却又因为过于吃力,肺活量无法承受其他压力了。

  “哼!”傲慢的如同他的金发一样的希斯里克优雅的收起了他的长剑。

  “笨……笨……蛋!”依旧是喘气声,“我……我是……天才!总有……一天……会让你领教的!”

  依旧在不远处,米莉娜静静的看着两人,发出了难得的灿烂笑容,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处境所担忧一样。普罗休斯帝国的应征令一出以后,“钥匙商人”立即命人传令给这两个少年,作为交换保护凡勒赛合法继承人的附加条件,他们必须去参加应征,并且手中要握有一定的兵权,在关键时刻还要完全服从于他的指挥。

  “那个该死的东西!……”暗地里,小罗已经将费多索家族所有的女性问候了无数次了,并且连带他有可能出生的子女甚至孙女曾孙女等等一起涵盖进了那个范围内。

  随着海浪扑打岩石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希斯里克突然改变了姿势,缓缓坐在了罗杰特拉达的身边,悄悄的问他:“你觉得我们为什么没有正面反抗费多索的话语呢?”

  咖啡色头发的少年陷入了深思,拿起了剑,然后模糊的眼眸中变得逐渐清晰起来,闪动着的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东西:“我们没有力量!”

  “是的!那么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力量!为了她!”希斯里克用手直接指向了身后的米莉娜。

  “恩!”咖啡色头发的罗杰特拉达狠狠的点了点头,“那么,从今起我们一起保护她!”

  身后的柔弱少女显得十分错愕,突然其来的对白将她放在了被保护者的地位上,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又使得她变得万分激动起来——

  “我,希斯里克.冯.弗雷里德……”金色的少年首先单膝跪在了沙滩上,一手用自己的配剑插在了沙子里。

  “我,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咖啡色的少年慌忙学着,同样以单膝跪地,行着作为一个骑士对君主发誓效忠才有的最高礼仪。

  “从今日起,将会用尽全力,不惜生命来保护米莉娜.冯.亚历山大公爵!”简短的话语铿锵而有力,随着海风、浪潮以及那把插在沙滩中的剑深深震撼着在场的唯一女子。

  柔弱的脸庞上,满带着微笑,双眸不断的颤动着,但是泪水依旧悄然滑落了下来,这一刻,令这名女子将是永生难忘的,因为在这样一个乱世大潮流中,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离去,以及身负的家族使命感,使她变得那么孤独与寂寞……在这两人突如其来的举动下,隐藏于心中很久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刹那爆发了。

  撒卡特最南边的大海边,一个三人心中永恒的誓言被开启了,或许永远只是这三个人的秘密而已。

  撒卡特历1277年11月初,在时间静静流淌中,没有谁会知道,历史舞台的帷幕已经被人提前拉开了,用的是自己的骑士之心。同样在这个深秋的月份中,兰罗的两位将军吉肯与菲穆也踏上了归国的旅程,这一去是福是祸无人知晓,他们自己也不去做任何的猜测。只是在马蹄踏出安斯顿拉这座繁华都市的一刻,吉肯轻轻的对菲穆耳语着:“我们先去河川堡……会一个人!”

  河川堡的修筑工程中,一个衣裳褴褛,双眼炯炯的人物正用尽自己生命中的一切力量与命运抗争着。在皮鞭与咒骂声中,抛弃了自己原有的一切富贵与荣华,因为他此刻还不会知道,自己拥有一个被后世牢记的骄傲名字——卢茨.艾蒙多。

  “哈哈,普罗休斯的美女们啊!我来啦!永远的河川剑神保佑着我这幸运的……诗人!”普罗休斯国都的城门前,人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一个外国人,并不是因为他的样貌,更多的是因为他口中所发出的那些令人耳朵无法承受的“唧唧喳喳”……那么看来,帕拉达.约瑟夫——这个自封的“大陆第一吟游诗人”真的活着离开了南拉卡,并且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又开始了他的发迹以及追寻美女的梦想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