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傻瓜或是其他东西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767 2005.02.20 13:33

    1277年的10月份下旬,在南线战事又起之时,卡那基的国内又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国都安斯顿拉原本就拥有超过二十万的庞大人口,但是在寻求改革的“太阳王”看来,这个人口基数根本无法满足自己日后的需要,包括生产、经济、文化交流、战争等等各方面。但倘若直接去下令习惯了散居于各处的百姓强行迁徙到国都的话,相信只能招来民众更多的怨言。

  “那么,只能照罗伊的方法办了!虽说是有些劳民伤财,不得已啊!”在三人经常聚会的密室中,皇帝嘶哑着叹息着。目前各种不利的因素已经针对自己展开了,能庆幸的是军队的一部分算是牢牢掌握在手中了而已。

  “陛下,臣这就去办!”目前只有七品官衔的罗伊跪拜后悄然离去。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内,国都中便有了这样一条流言——兰罗人为了自己的部队得到更多的人员补充,将要抓国都方圆二百公里内所有的成年男丁加入军队,并且家眷都要迁徙到国都定居。同时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限制南部探子的活动范围与情报搜集。

  就在流言传出的第二天,卡尔法伯爵就接到了一个命令,下令的自然是有着“毒蛇”称号的瓦斯科.冯.勃朗特公爵:“既然你们的国都内已经形成了这种有预见性的意见,女皇感谢各位的恩德,那么,就按照民间那说法实施吧!向你们的皇帝上本,他必须要答应这个提议!”

  “于是儿子又被皇帝派下了这个任务了!”恭敬地站在魏拉姆面前的罗伊轻声说道。

  “恐怕这还是你们预先的计划吧?”伯格特公爵不愧是头老狐狸,“不过不要低估了那条蛇,他不是一般的坏,也许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哦!虽说他至今在国都尚未有实质性的动作出现!”

  “是的,父亲大人!儿子谨尊教诲!”说着恭敬的行礼后一瘸一拐的离去,身后跟着的是那条大狗。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啊,还没有养到听话呢!”望着罗伊离去的背影,公爵发出浑厚的男中音中明显带着一丝不快。

  于是,在这个战乱的年代里,流离失所成了百姓们习以为常的事情,带着兰罗公爵命书的罗伊又在暗中执意背起了这口历史的黑锅,当然表面行事的人却还是洛森.冯.纽博柯。

  后世的历史也记载了,几乎“太阳王”时代有关政治的阴暗面,都有这名身兼两城总督的侯爵大人的身影。“他是全国最忙碌的总督,‘魔鬼之城’的创始者!因为这个斯科特.迪克明四世的忠诚狗仆,使自己的双手沾满血与灵魂似乎是他来到人间的使命!”成了后世对其的唯一评价。

  浩大的迁徙工程开始了,撒卡特人习惯于分散群居的习惯也被迫改变着。往往一个城市只有十几万人口,周遍范围内的村落小镇的人口却能超过百万之多。从安斯顿拉到斯萨克尔两座大城市之间的路上,到处是颠沛流离的百姓。有时还经常出现众多成年男子突然被集体排到外面整队,直接应召入伍的情况。

  这次也不例外,百姓的大队伍边又出现了一队兰罗骑兵,手无寸铁的人们在利仞的淫威下,一个又一个被点到的男人们被迫全部站到了稻田旁。然后是妇女们与孩子们仇恨的眼神、轻轻的抽泣。

  “妈妈不哭!不哭!”一个十几岁左右的男孩静静擦去母亲脸上的泪水,坚强的安慰着身边的大人与伙伴,“我发誓:长大了会保护你们的,并且找到你们的父亲!”

  兰罗人当然在此时听不到这种坚毅的誓言,唯一可以听见的除了周边的同乡就只有那田间金色的麦子……

  当然,就在国都的许多人为即将到来的近一百五十万人口的吃饭、居住等等众多问题烦恼的时候,南线的普罗休斯帝国军队们却处在了危险的最前沿。

  “元帅到!”传令官的叫声使得会议室中众多兰罗高级将军们一齐起立,然后整齐的行礼,从将军们的神情看来——吉肯.梅奥辛就是胜利的代名词。

  “谢谢各位!那么传令,”吉肯此时也立得笔直,属下们也都一齐从稍息变为立正,铿锵的铠甲撞击声证明了众人心里都明白,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又到来了……

  “帕多拉.利特曼宁率领第四军计八千骑走西路,饶过森林,阻止敌军的骑兵的迂回,寻机歼敌!”吉肯轻轻摩挲着自己刚刚从老师那里得到的元帅手杖,一手将命令书下达给了“刀疤将军”。

  “德.莱纳将军,阁下领本部四千人南下进入拉可西里大森林边缘,如遇敌军主力,只可败,不可胜,立即撤退到我后方中军。”

  “马克司.费德勒,如今是阁下的初阵,将阁下从参谋中直接提拔到前线部队作战是对您的考验!那么,命您率领本部黑骑兵一千人轻装出击,寻找敌辎重部队进行致命打击!”

  “是!”两名成熟大将领命而去,叫马克司.费德勒的男子也异常激动的离去。

  “其余各将均按令而行!散吧!”吉肯.梅奥辛望着众人离去后,脑海中一直在回荡着自己的老师利奇.冯.弗朗多的话:“小心蛇!”对于已经可以安享晚年的老贵族来说,自己这个弟子恐怕是他唯一的牵挂了,不然不可能会冒着各种流言蜚语,与那兰罗最恶心之人同行前来前线给自己忠告了。

  “吉肯啊,你要小心啊!”站立在安斯顿拉城中自己官邸阳台的菲穆.冯.利曼对着星空悄悄叹道……

  另一头,罗杰特拉达和希斯里克在每天必行的斗嘴与打闹中率领着辎重部队用着比乌龟更慢的速度前进着。为此,熟悉战争的希斯里克多次用侮辱性的口气上诉,可得到的结果是“副将不可干预主帅的指挥权”。因为罗杰特拉达第一次成了主将,不卖弄自己的威风恐怕是不行了。

  “你这个白痴,等到你这样押送着粮草去前线,恐怕就成了给兰罗人送礼的行为了!”希斯里克的恼火是可见一斑的。

  “那你说我该如何是好?”罗杰特拉达贼笑着看着他。

  “立即加快前进的步伐,后勤补给怎么能超越补给的极限范围呢?你是猪脑袋啊!什么都不懂,真是搞不懂怎么会选你做主帅的!”一向不喜欢和人说话的希斯里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搞的,一见到罗杰特拉达,他不骂上几句或是打上几下,心里就有一种很不爽快的感觉,深夜自己也问过自己:“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可以吗?家族中还有很多事情要等我以后解决啊!修养也是一个人所需要锻炼的东西啊!”但每次等到见面了,又是无数次的重复以前的行为。

  “可是普罗休斯帝国的军队行动同样迟缓哦!”罗杰特拉达反问着。

  “我们不是已经有迂回的部队了吗?记得我们的职责只是负责押送粮草,前方的部队行为不得干涉。”希斯里克觉得自己的脑海中已经有爆发的前奏了,面对着这个白痴一样的人物,每天以十公里的推进速度前进,出征前还大言不惭什么后勤补给之道。

  “兰罗人的黑骑兵难道就不会迂回吗?”罗杰特拉达吹着口哨,欣赏着周围的景色,摇头晃脑起来。

  “哼!”希斯里克似乎是一下被点醒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确实一惊,如果敌人也用迂回战术,前面的部队的遭遇战能否获胜是个未知数,自己这辎重肯定是战争中双方都在计算在内的,何况对手又是赫赫有名的兰罗第一智将吉肯.梅奥辛呢?

  “你看,我把所有的粮草都从车上卸下来,然后用骑兵的马匹装载走在部队的最后面,并且我还时刻提醒着他们注意逃跑!哈哈哈哈,我发现自己真是个天才啊!”罗杰特拉达越来越得意起来,使得周围的普罗休斯帝国的士兵们有些奇异的看着他,觉得自己跟着的这个孩子官实在没什么太大的安全感,在他下达“随时注意逃跑”命令前就已经做好“最好”的打算了。

  “天生的蠢材!那么失去马匹的我们如果要逃跑的时候用两条腿能跑得过人家四条腿的吗?”希斯里克嘲笑着。

  “哎,这个,这个,这个……”罗杰特拉达突然醒悟过来,“呵呵,不好意思,忘记考虑进去了!”

  “传令!”希斯里克此时觉得跟这个白痴多说已经也没什么太大的益处了,“将驮运辎重的马匹分三分之一给士兵,骑兵稍稍加速向前,一有情报立即后撤,中军多准备弓箭,夜间休息兵器不得离身!”

  这天夜间,在辎重部队再次以十公里的速度推进结束以后,众人都扎营休息起来。

  罗杰特拉达主动找到了希斯里克,然后坐下说道:“你好象对那个公主有点那个那个哦?”随后发出“嘿嘿”“呵呵”的一连窜怪笑。

  “不是吧?我对公主只是有点好感啊?要说其他的想法,真的很少啊!”希斯里克白了他一眼,也不说话,默默在心里盘算着,“不过要说这个傻瓜都能看出来了,难道我真的对公主有一些什么想法了吗?哎……”

  “你废话很多哦!”希斯里克突然站起来,又和罗杰特拉达打了起来。周围的士兵们恐怕都觉得这两个人做自己的主帅,那么在战场上存活的可能性应该很小的吧!

  而名叫马克司.费德勒的男人所率领的兰罗一千精锐黑骑兵在此时已经趁着黑夜的遮掩,悄悄进入拉可西里大森林了!

  其实当时有很多关于罗杰特拉达是天才还是白痴的说法,但是在其真正成长起来之前并没有任何可以得到的依据。“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在其真正成年之前,虽说具有着对战争独特的天生的嗅觉,往往可以看穿战场上的关键,但却经常忽略掉战场中的基础与常识。”后世也有史书曾经这么记载过。可是希斯里克在当时却有着自己的最为精辟的一句话为后世的人们津津乐道:“人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战略军事家,或者是内政上的智者,往往正常思考的逻辑是避免不了的!而罗与他们恰恰相反的是——白痴的思考往往是不经过大脑的回路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