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怀乡之曲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673 2003.07.16 09:04

    7月24日,当吉肯.梅奥辛听到了吕班普莱.福库莱牺牲的消息,第一次以一种近似怒吼的声音冲着刀疤将军帕多拉.利特曼宁发泄着:“您作为身经百战的将领,难道就不明白险地不可冒进这个道理吗?”

  刀疤将军低垂着头颅,拖着满身的伤痕低声说道:“此战失利非战士不用命,亦非敌军诡计有多阴险,所有的责任完全应由下官一人承担。但……”

  “按军令,阁下将要被施以绞刑,有什么疑问吗?”吉肯无奈且悲哀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大将,“您的家属我可以帮助安排!”

  “元帅,请听下官一句话,您若觉得无理,下官死而无憾。吕班普莱.福库莱因下官的冒进而死,而使用诡计的人我还认识,一脸的络腮胡,整个脸像是充满酒气。下官的这条命是福库莱将军所救,理应归属于他,但是如若不手仞敌将,下官死不瞑目!”

  “原来如此,阁下的建议也并非全无道理,您的命先记着。日后手仞仇人后再还于福库莱将军吧!”吉肯稍稍平了点气,“请您先去督军官那里领二十刑杖。”

  “是!”帕多拉领命后就转身离去。

  “将军,您可知那络腮胡子之人便是大陆有名的游侠卡斯罗尔.里肯?”吉肯提醒道。

  “那又如何?即便他是卡那基的国王下官亦不会手软!”帕多拉没有回头,继续走出了大帐。

  “我们侵略的本质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不过是为我们自己的丑陋行为加上了一层遮羞的类似尿布的东西而已。”吉肯于战后在史书上留下了如是的一句话。

  23日的傍晚,匹特堡的西城门,太阳依旧西落,晚霞落在了打了胜仗却没有兴奋神色的骑士脸上。罗杰特拉达等人并未按照原有的计划脱离战场,依旧带着两千人回到了匹特堡,迤俪的人马一个接一个钻进了开了半扇门的城门。而事情的发展则是这样的:战斗结束后便开始了就地休整,莫多克的提议是马上带领现有的人马朝西南方突围,而希斯里克第一个迈出了往回走的脚步,紧接着是卡斯罗尔。莫多克与罗杰特拉达对望一眼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了回去……

  “为何我们不按原计划行事呢?”罗杰特拉达好奇的问着。

  “如果从军事角度分析,我们消灭了敌军那么多有生力量,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会处于敌军的最大程度的监控中,逃跑的难度可想而知了。我以前想得太过简单,因为没有考虑一把火烧死了那么多,本以为一放火他们都该逃走的!” 莫多克无奈说道。

  “还有!罗杰特拉达.奈哲尔先生,请您记住,虽然您至今还没有摆脱流氓这个定义。但是,大义这种东西您应该从现在起就要了解。希斯里克曾经救了我们,有恩于我们。公爵的部队如果没有攻下亚罕特,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容易获救,即使公爵身边很多人都很讨厌,却同样有恩于我们。大义者,便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次就算搭上我一条性命……”卡斯罗尔说着哽咽了一下,便拍马穿过宁静的大街,朝着公爵的议事官邸驰去。

  罗杰特拉达看着卡斯罗尔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晚霞之中,点了点头,笑了笑,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

  匹特堡虽不是一座太大的城堡,但是依然有着一定的规模,最为标志的建筑物便是城中心的一座喷水池,里面一座高大的卡那基“光明皇帝”的大理石雕像格外引人注目。四周是几片居民住宅的区域夹杂着一些杂货店,公爵用于军议的官邸则处于城市的西南方。

  月亮在今夜显得格外美丽,虽然有了一些残缺。皎洁而单纯的月华之光下面,一位红发的女子朝东侧坐于喷水池的外围,闭着美目,叹了一口气后,拿起了竖笛,幽幽的吹奏起来。美妙的旋律随着女子柔美的手指不断变幻着、起伏着,如泣如诉,如幽如怨,催人泪下。悠扬的笛声随着寂静的夜色越传越远,似乎要落进每个人的耳中一般。

  帕特里克.冯.亚力山大公爵打开了窗子,整个身子俯在了窗户上,静静倾听着,同样叹了口气。几天没有睡好觉的公爵似乎显得苍老了许多,额上的皱折越来越多,本来保养得不错的皮肤亦被风沙吹得凹凸不平。

  迪利唯安.冯.弗雷里德元帅在此时亦悄悄来到了窗前,没有说什么,递上了一杯卡那基的葡萄酒。两人对视一眼后,笑了笑,继续聆听着美妙的音乐。

  乐章再次到达了高峰,一切悠扬而美丽的旋律在红发少女的手指中传出,组合的音符不断跳动变化,震撼与净化着所有听到它的心灵与灵魂。在柔美的音色中,大理石雕像亦反射着月华的白光,粼粼的水中的倒影是那么的安详与恬静。

  希斯里克与罗杰特拉达一起从西边走了过来,没有发出任何的脚步声,在喷水池的对面停下了脚步。

  悠扬的曲目似乎吹奏了很久很久,仿若几个世纪的长度一般,当乐曲停下的一刻,喷水池周围的民宅与暂时的军用房舍中的窗户都打开了,人们都或站或俯在窗户之上,等待着另一个开始。

  红发女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扭过头去,轻轻说道:“原来是你啊!希斯里克!”

  希斯里克脸一红,低声说道:“你的笛声依旧那么美妙!”

  “过奖了!这位是?”红发女子这才发现希斯里克身边还多了一位咖啡色头发的少年。

  “哈哈!我是罗杰特拉达.奈哲尔,我记得没错的话,小姐应该和我们在亚罕特城破之时见过一面吧?小姐的笛声真是人间仙乐,凡世的焚音啊!”罗杰特拉达看见美丽女子后眼神便产生了不知不觉的特有的变化,同样顺口而出的马屁充斥了整个喷水池的四周,如果“光明皇帝”在天有灵的话,亲自睁眼看看眼前这个少年也是说不定的。

  “您真是讨女孩子喜欢啊!不像有些人,哎!”女子扭头幽幽叹道。

  “还未请教小姐芳名呢?”罗杰特拉达开始趁热打铁起来。

  “呵呵!”女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詹妮芙.冯.洛兰达!”

  “詹妮芙你眼下格外要小心某个白痴色狼哦!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希斯里克扔下了一句话后便转身离开朝城南的武器店走去。

  “希斯里克是从来都没有什么朋友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詹妮芙看着比自己还矮的罗杰特拉达,抚了抚被风吹乱的红发,好奇的问道。

  “他吗?呵呵!我可从来没把他当成朋友!不过看在他今天帮我买剑的份上就暂时承认一天吧!”罗杰特拉达无奈的说道。

  “是吗?他还为你买剑,真的是改变了很多啊!”红发女子看来很激动。

  “哦,不过是打赌输了而已!哈哈!跟老子比赌博,他还嫩着呢!”罗杰特拉达双手撑腰,摆出一副横睨天下一切的姿态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或许是由于裤子太紧的原因,在这个比较有魅力的动作表演过后还是顺手揪了揪屁股。

  “你,或许是他唯一的朋友吧!他的心总是让人无法猜透!呵!”詹妮芙露出了一个幽怨的笑容。

  “罗杰特拉达!一千次挥剑做了没有?如果还没有的话,今天再加罚两百个俯卧撑!晚餐同样也要取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飘来了卡斯罗尔那恐怖的吼声。

  罗杰特拉达习惯性的从背后抽出短剑,开始机械性的挥砍起来,惹得红发女子前仰后合……

  一批又一批宫廷乐师打扮的人被带进了兰罗人的军营中,不详的气氛围绕在联军的斥候身边。

  “他们为什么派来那么多乐师啊?如果是军营歌舞怎么需要那么多人呢?”

  “大概有两百多人呢!搞不好他们真的是要搞大型歌舞哦!”两名斥候对起话来。

  吉肯.梅奥辛的大营之中,几十个灯笼与几十支蜡烛将营帐照得灯火通明,随风摇曳的光亮下,只剩下吉肯与菲穆两人。吉肯坐在元帅的宽椅上,菲穆一边翻弄着身前大堆的书籍。

  “卡那基的乐谱还真是多啊!”菲穆的一边翻书一边赞叹着,有时还停下专门研究着,甚至轻轻哼唱着。

  “南方的文化素养与文化底蕴本就是我们所望尘莫及的,我们的宫廷中除了特有的一些乐谱外,从来就没有太多专门的人去创作拓新。这是北方文化的悲哀啊!”吉肯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不过反过来说,如果享乐的文化过于发达,对于文化本身是一个莫大的益处,而对于政治与国家君主来说则是一个莫大的灾难。同样在文化的纯洁上养育出的卑鄙或者龌龊的事情同样很多,昨天正法的人当中就有一大部分是曾经的宫廷乐师,罪名是贪污以及进献谗言并参与国政。听说杰.迪克明三世每个月至少听五次歌剧,这样算来,消耗在五次歌剧里的时间一年是多少,十年又是多少?卡那基的民众怪不得会反感,更多的东西恐怕还不只是歌剧所消耗的时间所能相提并论的!”菲穆的眼神停在了一页羊皮纸上,饶有兴致的看着。

  “小人与贪官的繁衍并不能归结于文化的纯洁程度哦!”吉肯笑了笑,摇头说道。

  “好了,就这首如何?《明日风依旧》,南方的有名的怀乡曲哦!”菲穆如获至宝的说道。

  “你认为用这个方法真的可以感化那些联军的部队,让他们投降于我们吗?”吉肯轻声问道。

  “目前除了这个办法,出来杀戮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挽救那些生命了啊!人类的愚蒙很多时候就是崇尚君权与神权,如果我们能找出他们更向往的东西,也许他们会珍惜自己的生命的。”菲穆望着既为上司又是不可多得的友人的眼睛肯定的回答道。

  “希望如此!”吉肯也不再说些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