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叛逆之心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902 2003.07.09 09:34

    撒卡特历1277年7月14日,在这一天,斯科特亲王举行了隆重的登基议事,改年号为“朝光元年”,意为太阳的光芒。而吉肯.梅奥辛则因安斯顿拉一役被兰罗女皇凯瑟琳.勃朗特二世授予了元帅官衔,命他统帅南侵的所有部队,而且还有了直接出入军部的资格。封赏的圣旨是与庆贺斯科特即位的贺礼一起送入安斯顿拉的。很多人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努力都不能攀登到的高峰,吉肯却在他的生命年轮刚刚划出三十一圈的时候达到了,从而使他的人生迈向了另一个起点。历史上关于吉肯.梅奥辛的故事很多,有一个是这样讲的:“吉肯.梅奥辛年二十七,精骑射,通兵法。系为兰罗王族旁支,早年家道中落,流离失所,故女皇下令封为伯爵,吉肯推卸不受。后女皇三授其封,吉肯三次辞谢。王不得已,作罢。”

  关于自己不接受爵位的传闻,吉肯自有他的说法:“被灌上一个贵族式的头衔,当别人叫喊你的名字的时候总是要加上一个‘冯’,无形中是给喊你名字的人增添压力,而且还消耗了别人宝贵的唾液。”

  对于吉肯.梅奥辛的高升,由于其一贯的作风与谦逊的个性,使得很多本应一有人高升便感到心中不快的人大大减少了,前任统帅利奇.冯.弗朗多将军更是对吉肯赞赏有加,临走时交代道:“吉肯啊!既然已经在三十出头时坐上了这个位置,那么可要学会些做人的圆滑世故了哦!哎!如果你真的学不会的话,老师我也没有办法了,不可能总是看在你的身边吧?今后自己可要多加留意身边的一切人啊!这个世界对你来说是不可以相信太多的人的,包括老师我在内哦!因为你如果不是在战场上就显得过于稚嫩了,记住了吗?”

  “是的,老师,您也要多加保重啊!”吉肯恭敬的向着自己的老师离去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

  “吉肯卿,恭喜高升啊!像卿这般年轻就坐上元帅位置的在全撒卡特都是不多见的。”斯科特.迪克明四世举杯庆贺道。

  “陛下抬举了!下官只是尽了职责而已,至于官职的尊卑,则是陛下的厚爱了!”吉肯依旧保持着谦逊的态度。

  “呵呵!卿的谦逊美德是我等所应学习的啊!是否可以告知下面的行动呢?”皇帝再次发问道。

  “愿意效劳!不过如果陛下想重新夺回凡勒赛的控制权的话,下官只想向陛下借两座城池,战后一定无条件归还。”吉肯低声说道。

  斯科特看着眼前这名将领的眼光又变得闪亮起来,点了点头,示意左右闲杂退下,而皇帝的心中却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问题:“如果他能为我所用,卡那基复兴的大业又增添了一分力量啊!”

  ……

  对于上次国都的战役有人作了一份的记录:“兰罗军十万四千军侵攻卡那基国都安斯顿拉,战死一千多人,伤三千多人,以极小的代价换得了丰硕的战果,不能不说是战争史上的又一奇迹!”

  而此时,吉肯.梅奥辛所指挥的已经不是区区一万黑骑兵了,兰罗除却上一场战役伤亡的部队都由他统辖了。这支部队,本来军纪懒散,在吉肯的不懈管理之下,成为了兰罗在后来的乱世争斗中战斗力最为强大的一支部队,是为兰罗第一集团军,亦被后世称为梅奥辛集团军。其主力为兰罗第一军至第九军,以及精锐中的精锐--改编后的梅奥辛皇家骑士军。

  回到撒卡特历1277年7月22日,亚罕特城,数万兰罗军在吉肯的心腹黑骑兵的率领下狂攻西南两门。仍旧喜欢在战场上咀嚼橄榄叶的吉肯指挥若定,几乎不给守城的部队任何喘息的机会,连续的车轮作战使得对方部队伤亡惨重,疲惫不堪。

  “那么,现在,只有撤退了。命令部队,全体撤向匹特堡。传令:主攻斯萨克尔的西路军如能攻下便给我死守城池,如果在今天入夜后还未攻克,立即向匹特堡转进。”一脸颓废的帕特里克.冯.亚力山大公爵下达了命令,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有撤退了,因为他所有的主力都用在了前线,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就是后路已经被人端掉了。

  “公爵,不可,眼下我们只有死守啊!倘若撤退,对于元帅他们前线的士气打击太大了。失去了这座城池,我们想再回去也是不可能了啊!我的意见是派人往匹特堡求援,再多等一会儿,南拉卡的援军很快就会到的。”留在后方的参谋多戈.冯.弗雷里德死死哀求着。

  “援军!援军!援军!你们的援军到底在哪里啊?说得好听,16日说是三天后到达,可是现在呢?全体撤退,我要为将士的生命考虑。如有违抗者,军法处置!”公爵显然是被气炸了,整个人像是吃了zha药一样高声咆哮着。

  “那么……是的,将军!”退下的参谋显得非常无奈,甚至有些恼怒的神色。

  如此一来,公爵的部队刚刚守了一个星期的亚罕特又吐出来还给了以前的主人,狼狈的公爵率领着残留的部队如丧家之犬一样仓皇向东北方逃去,可能是由于他不再留意太多的其他个体的关系,多戈.冯.弗雷里德已经不在撤退的阵营之中了……

  “什么?已经被攻破了?”接到消息的卡斯罗尔呆立在营帐中,半天说不出话来。

  “哎!其实我们早该想到那家伙还是会钻到我们屁股后面去的,只是没想到速度这么快而已。”莫多克叹着气说道,“罗杰特拉达啊!记住了,以后碰到穿着黑甲的骑兵的时候有多远跑多远吧!除非你的人数十倍于敌军,可以将他们包围得密不透风才可以选择进攻哦!”

  罗杰特拉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始练习挥剑,由于前面几次战斗中的险情,老酒鬼觉得又必要从基础开始培养罗杰特拉达了。他开始以为以前是个痞子的家伙, 多多少少总该有些基本功的,可是现状令他失望。而罗杰特拉达的基本功训练为每天挥剑砍树桩一千次。

  “那个人,很厉害吗?”希斯里克又像在问话又像在自语似的说道。

  亚罕特城中,刚刚夺回的城堡还没有完全恢复生气,百姓在战乱频繁的乱世已经无法清楚的预测是否能够安安静静坐在酒馆喝酒了。而不管怎样,酒馆却始终是开着的,一个短发的中年人坐在了酒馆最为阴暗的角落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突然,五个兰罗的骑士出现在了中年人的眼中,端着酒杯的手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阁下是多戈.冯.弗雷里德吗?”带头的骑士问道。

  “是的!”说话的人正是多戈,假装冷静的话语中还是能听到一丝颤音。

  “元帅让我前来迎接阁下,并负责阁下的人生安全,我是兰罗第一军军长德.莱纳。”骑士很有风度的行了一礼。

  多戈.冯.弗雷里德被带到了吉肯临时的处理事物的旁厅之中,炎热的暑气不断从窗口侵袭入房间之内,再加上盔甲本身的厚重,使得屋子里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汗水。

  “多戈.冯.弗雷里德阁下吗?见到您很高兴!”在菲穆.冯.利曼的陪同下刚刚走进厅中的吉肯.梅奥辛向眼前的投诚者微笑着,并挥手示意德.莱纳等人暂时退下。

  “是的!见到元帅是下官的荣幸,下官一介降臣,却劳动您的大架,深表不安。”多戈觉得有必要让自己不那么奴颜卑膝,因为自己手中毕竟握着一份相当有用的情报,可伪装的声音依旧有些发颤。

  “阁下可以说明见本帅的原因了!”吉肯单刀直入的说道。

  “前次下官不识大体,竟随同叛军冒犯天威,还请将军海涵。下官将要献上的是此次联军的全部部署,相信对元帅您是有一定作用的。”多戈直接挑明了话题,不过说起话来却有些吞吞吐吐。

  “阁下的条件是?”吉肯觉得没有必要饶太大的弯子,便独自提了出来。

  “我的祖先本是北方米尔多斯的商人,我的祖父这一辈经商到了南拉卡,而我则入赘了弗雷里德家族。我的意思简单明了的说就是元帅可以保证我人生安全的前提下将我护送回米尔多斯,我已经厌恶了像狗一般的入赘人生了。”多戈说完后似乎显得有些激动,连连喘着粗气。

  “我接受阁下的投诚了。至于何时动身回北方的祖国由您自己决定,好了,您可以退下回驿馆休息了。”吉肯轻松的回答着。

  “是的,谢谢元帅!”多戈大大叹了口气后,躬身退了出去。

  “原来只是个上门的女婿啊!我说呢,弗雷里德家族何时出现此等卑劣的嘴脸!”菲穆.冯.利曼在多戈退去后不屑的说道。

  “菲穆,你错了!一个人由选择怎样生存的权力,我们不可以以自己个人的意志去定向他人的人生,即使他人选择的路线以我们的道德品质范围看来是何等卑劣,作为处于世界的个体,我们只有将自己尽善尽美,而没有去批判他人的权力,因为你无法肯定的回答我你的精神世界或者说道德品质方面是完美无暇的。同样的人生出现在你我的身上,你会如何选择呢?性格的形成都是因为环境的造就,后天如果太过勉强,也是得不到任何效果的。这个人并不能用卑劣来形容,他既没有讨要官职,也没有邀功领赏。哎!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多元的啊!”吉肯.梅奥辛觉得眼前的这位将军是最为理解自己的人之一,他内心想着的另一位“或许还在河川做着苦力呢!”

  “是的!我明白了!”菲穆点了点头,“那么元帅阁下准备如何处理部署图的问题呢?”

  “呵呵!了解你的还是我啊!”吉肯拿起了依旧卷着的羊皮,看也没看便扔进了手边放置垃圾的铁桶中,“等等将里面的东西都烧掉吧!我可不想在战争开始以前就知道了结果,这样的话我们存在于战争里的价值就等于零了。为什么人们每次总是在寻找等价交换呢?这个世界难道就没有心与心的沟通呢?”

  “呵呵!遵命,元帅!”菲穆会心的朝吉肯笑了一笑,“至于没有等价交换是因为人们的心总是盖着一层揭不掉的薄膜,脸上的面具一旦被撕毁的时候,他们就无法正常生活于这个社会之中了!也许,是这样吧?下官的猜测而已!”

  后来所有人评价吉肯.梅奥辛这一举动时都称之为“真正的军人”、“撒卡特的君子”……,不过也有贬义的,是“将战争作为游戏的狂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