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裂痕

风殇残卷之飘零的星仞 阿尔斯兰 3967 2005.01.07 10:19

    魏拉姆.冯.伯格特公爵以一种极为舒坦的姿势横躺在摇椅之上的时候,脸上掩饰不了的笑容与喜悦将肥胖的脸型都修饰出些许皱纹,但家中的仆人每个都看得出来,如今公爵的心情是自上个月以来最好的。按照这头老狐狸的打算,皇帝在获得大权的同时,对于自己的关注程度也大大减低了,那么,转移皇帝视线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不仅如此,自己的新收的养子——罗伊也出任了手握部分京城兵权的皇宫长史的职位。真是个快乐的下午啊!

  而另一头,刚从投降的南拉卡回到安斯顿拉的吉肯.梅奥辛在听了菲穆等大将关于新皇的官职改革方案的汇报后,不禁皱了皱眉头,右手轻轻放下葡萄酒杯,然后抬起摩挲着自己尖尖的下巴,默然的在思考着什么。

  “下官认为需要立即让皇帝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他必须明白他的主人是谁!”帕多拉.利特曼宁这名“刀疤将军”刚从前线撤回,便听到了这种无视兰罗人存在的行为便悻悻怨恨起来。

  “是啊!我们该去皇帝那边问清楚!早知如此以前就该直接杀光这卡那基皇族之人了!”“反了!反了!”众将官顿时响起了众多抱怨之声。

  “够了!元帅自有他的见解!”菲穆的声音响起后,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

  “诸位!大家的怨恨我能理解!其实关于卡那基皇帝此次的改革方案,单就方案的实质内容看,是非常不错的一种制度,可以说即使是贝斯纳斯的集会领袖制在现今这种状态下也没有这种制度来得更为有效。但是,对于如何处理它的产生,在下必须请示女皇!本人的观点是,既然可以推动整个社会向前迈进一步的东西,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摧毁它,而应该去利用它的出现。好了,各位去做自己的事情吧!也许,过几天,各位都会有一个卡那基的官职哦!呵呵!”许久没有出声的兰罗元帅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喝了口酒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

  “是!”众将行礼后便依次离去。

  “菲穆,稍等一下!”吉肯在会议后总是有与菲穆共同探讨的习惯。

  “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菲穆在会议室只剩两人的状况下,试探着询问以求得到吉肯的答案。

  “请示了女皇吧!不过本人的想法是,目前南方的同盟关系明亡实存,各个国家间依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其中,那么,也许卡那基这个制度是给这些同盟以毁灭性打击的时候了!虽然阴谋这东西不是我所常用的,然而在国家利益产生冲突的时候不得不选择后者。”吉肯微笑着透露出一点自己的看法。

  “哈!下官明白了!元帅的意思是否是将此制度以卡那基的名义辅以我国的威名强制性的加于其他所谓的盟国?”菲穆其实脑海中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在没有女皇的首肯前是不能轻易透露的。

  “知我者将军也!不过不是威名,借助的行为类似于‘狐假虎威’。”吉肯呵呵一笑。

  于是,在等待女皇信笺的同时,兰罗的众多将军们按照其元帅的命令,统统呆在了各自的官邸之中,不曾有任何冲突性的事件发生。

  国都宽阔的马道上,一辆装饰得极为华美的马车由两匹马拉着朝皇宫方向飞驰而去,身后的尘土中跟着数十名骁骑护卫。繁荣的安斯顿拉在经历了战争以后,没过几天便恢复了生机,到处是集市商贩,贸易集中地方圆两里内游人车马络绎不绝。所以,即使再华美的马车也吸引不了太多的眼球。

  “皇宫长史一等侍卫罗伊.冯.伯格特男爵奉诏入宫晋见皇帝!”罗伊此时以一种大贵族特有的极为矜持的姿态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丝毫不去管同样要入宫的其他人那些异样的,特殊的眼神,在放行后带着自己的骁骑护卫风一般离去,此种威风与排场似乎在安斯顿拉无人再出其右了。

  然而,皇帝似乎非常看重这个相貌奇丑之人,毕竟一介布衣一受重用便封为正三品领一等侍卫之事在前朝是无法想象的。在朝政结束之后,皇帝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与事物扔给了现任太师,随后便招哈利.福特——新上任的提督国都统领以及罗伊.冯.伯格特男爵进寝宫。

  在皇帝与被宣诏的两人离去后,公爵偷偷望向离去的三人的背影,此刻朝中大部分臣子都不约而同的围拢到太师之前,而公爵此时也笑得合不拢嘴——马屁与恭维声不绝于耳。而马屁与恭维并非所有人都学得会的,有拥护的自然就有反对的,旧贵族的大权自从旁落以后,因为生存的必要,原本古怪的老头们也都自然的结成了另一个圈子,此刻这些人正冷冷的观望着肥胖的身影,每张脸都变得阴冷起来……

  在寝宫中,并非是正大光明的会谈,而是在一个秘密的石室中,几盏油灯,三个人分君臣之位分坐在一张大桌边。

  “两位爱卿,朕要你们宣誓,将你们的命交给我斯科特!”皇帝似乎在这一刻放下了所有的面具,恢复了本来的自我一般。

  “小人的命早就是陛下的了!”提督国都统领丝毫不犹豫的作出了自己的承诺。

  “陛下,很多时候怎可轻信未曾了解之人呢?”皇宫长史那独眼中似乎透露出一丝狡黠,很有兴趣的看着接下来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然而矜持的姿态却在此刻变成了无限的虔诚。

  “因为,我从您的眼神中看出来了您的抱负!有人碌碌一生,有人青史留名!相信应该了解封卿为皇宫长史的意义”皇帝一边说一边按住了身边提督就要拔出的长剑。

  “哈哈……”随后得到的是有如疯狂状态的笑声,烛光在笑声中摇曳着。

  “是的,从今天开始,下臣的命就是斯科特陛下您的了!”独眼中此刻显现出来的是无限的坚毅之情,四目相对之下,所有男人的承诺都在这一刻达成了,没有任何声息,只有依旧闪烁的烛光与三条刚毅的身影。

  在这间石室之中,卡那基中兴的两位名臣与“太阳王”的君子协议便在无声中达成了,这个协议的代价其实就是三条性命与灵魂的相融合。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们,三人真正遇到的第一次挑战就在眼前了。

  “元帅!女皇的旨意已经下来了,同意您的想法!特使已经在昨天分别派往南拉卡与北拉卡了!”菲穆一大早就兴冲冲的敲开了元帅的官邸大门,不等护卫的通报就径直闯进了吉肯的寝室。

  “呵呵!真是令人兴奋的消息哦!这样,南方的很多事情就不需要我们去动脑子解决了!有一阵乱子了!不过我们一月来睡眠不足的问题可以解决了!”吉肯将埋在天鹅绒被中的头抬了出来,将惺忪的睡眼拼命的睁开。

  “原谅下官的唐突!嘿嘿!”此时,菲穆才了解到自己的举动超过了官阶允许的范围,无奈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

  “哈哈……”兰罗元帅的寝室中传来了一阵调侃的笑声。

  今后的几天里,南、北拉卡纷纷向卡那基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原因就是他们将自己国家的制度强加到了各国头上。此事将斯科特.迪克明四世搞得焦头烂额。“突发的事件总是让朕措手不及啊!”在不了解事件起因经过结果的情况下,外交的交涉似乎迫切需要起来,然而使节人选问题也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卡那基的这份《通告》,肖恩.冯.弗雷里德的白头发似乎在一夜间便得有些枯萎,因为《通告》的署名第一位写着卡那基帝国皇帝斯科特.迪克明四世,而第二位的显要位置上署着兰罗帝国女皇凯瑟琳.勃朗特二世的大名。如果说可以忽略第一位的署名,那么第二位的署名似乎是以一种胁迫的方式存在着。而《通告》的内容却是让肖恩.冯.弗雷里德这位家族的族长所无法接受的:名义上南拉卡受着皇帝提亚戈.菲力普斯一世的统治,实际上弗雷里德家族摄政三十年这个事实是所有大陆上的人都知道的。而如今的这份东西等于是将君权提高到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那么,家族三十多年来的努力就将要寿终正寝了。这是这位拥有无上权力的族长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情,可是望着窗子外面众多的兰罗国旗,白发老人又陷入了一阵沉思中,叹息着:“希斯里克啊!很多事情你无法理解的……”

  相对于南拉卡,北拉卡的反映似乎稍微微弱一些,但并不代表不愤怒,“本国的国事变成了同为投降国、摇尾乞怜的卡那基皇帝讨好主子的政治资本了!”一向行事谨慎懦弱的科西嘉.波拿马一世也发泄出了自己的怒吼,毕竟换了任何一家人被他人对自己的家事的安排进行指手画脚是谁都无法容忍的。

  “起初,所有人都认定了这件事情是由卡那基本国商议提出的,但也有人出来提醒是否是兰罗人的阴谋。但在怒火与非理智的状况下,冷静者的谏言往往如耳边风般被众人抛到了九宵云外。”“铁笔”在郁郁不得志的状态下,惟一能做的事也就是记录下历史的进程了。

  “走狗”、“败类”之说在贝斯纳斯等“另外的”一些同盟国接到《通告》后便不径而走,而《通告》的内容更是被许多道听途说者加以恶毒的修改,诸如“倘若贵国不曾遵守此通告,得到的回复必将是卡那基的血与火的洗礼!”“倘若贵国阴奉阳违我国之旨意,冬天之后,战火将烧遍南方所有的土地!”比比皆是。原本处在被同情者位置上的卡那基这个国家,在一夜之间成了南方几乎所有国家的公敌,包括投降的与未投降的所有国家。

  “……可以说,兰罗人的阴险狡诈与阴谋在这一次的使用上所收到的效果是不言而喻的,无奈南方众多冷静的声音早已经被淹没在一片讨伐卡那基的大潮声中了!……”无奈的拉博.冯.凯明威侯爵依旧奋笔疾书着,他的远大抱负与政治理想的自从被兰罗人的铁骑挫败以来,惟有将愤怒都发泄到鹅毛笔与纸张之上了。

  然而卡那基此时唯一能做到冷静且具有能力去解决这次危机的人自从上次从皇帝的密室出来后,却在默默的呆在家中,成天与书为伴,瘸着一条腿毫无顾忌的翘在椅子上,身边的一条大狗懒懒着伏着,不时从嘴巴中发出低沉“呜呜”声

  “乖一点!宝贝!会咬人的狗是不会乱叫的!现在还轮不到我们叫的时候呢!”男人用独眼看狗的一刹那变得极为温柔起来。“记住,锋利的牙齿只能用一次,一击致胜!放心,危险的气息只是暂时的,相信皇帝不会让我失望的,即使有了裂痕同样可以利用,正如兰罗人利用我们的制度一样!‘以子之矛,攻彼之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