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淘江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温家大哥

淘江湖 吹万 2069 2019.08.30 21:11

  梁博怀中的红衣女子,脸上虽然有点脏,头上的发丝也有些乱,却难掩其天生丽质。就算是梁博这样在电影电视里看惯了各种各样美女的人,心中都不禁一动。

  这难道就是他那未见过面的妻子方菲?一想到这,梁博嘴角不禁多了一丝笑容。他想要说些什么,一张口,却又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最后只蹦出了几个字。

  “你……你怎么样?”

  方菲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仍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看得梁博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梁博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不像是被绑架的妻子看到来解救她的丈夫的眼神。

  或许,她只是被吓坏了。梁博想起她这一天的经历,忽然有些心疼。

  不远处忽然传来啊的一声惨叫,终于将梁博的注意力从怀中女子的身上转移开来。

  梁博一抬头,刚好看见胡虎身作飞扑之势,跌落在地。胡虎钵盂一般大的拳头离白衣剑客不足一尺,却再也不能寸进。因为,他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把长剑。

  白衣剑客看到地上的胡虎抽搐了一下,终于不再动了,这才长出一口气。他的武功虽然比胡虎厉害一些。但胡虎一身横练硬功,他若不使足气力,连胡虎的皮肤都刺不破。更何况胡虎眼见兄弟惨死,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好在,最后的胜者还是他。

  白衣剑客收剑回鞘,又整理了一下身上因为激战被弄乱的衣服,这才朝梁博这边走来。

  “我知道你们两夫妻经此一难,都有很多话要说,但也不能不管我这个大哥吧。”白衣剑客一边走一边笑道。

  梁博眨了眨眼,脸上有些尴尬,他是真不认识这位啊!

  白衣剑客看梁博没有回应,像是不认识他一般,故作色变,却仍旧笑道:“怎么?多年不见,贤弟已经忘了我这个大哥了嘛?”

  梁博早已不是原来的梁博,连昨天上午发生的事他都不知道,何况是几年前的事。梁博正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怀里的方菲忽然轻轻挣脱了他,站稳之后朝白衣剑客行了一礼。

  “莫不是温家大哥。夫君刚才怕是吓坏了,奴还未多谢温家大哥救命之恩呢!”

  声若黄莺出谷,佳人未语先笑,梁博看得不由一呆。

  “哎呀。”

  方菲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向一边倒去。

  “弟妹小心。”一旁的白衣剑客连忙出手将她扶住。

  “多谢温家大哥。无碍的,奴只是有些乏力。”方菲站稳之后,连忙轻轻挣脱开来。

  “那就好,那就好。”

  白衣剑客语气里竟有些不舍,一旁的梁博看得眼角直跳,不由咳嗽一声。

  白衣剑客咧嘴一笑,道:“我就说嘛,江湖传言不可轻信。刚才的情景,贤弟可吓了为兄一大跳。想不到多年不见,贤弟的武功精进若斯,为兄恐怕都不是对手。却不想江湖中人孤陋寡闻,都说贤弟是个绣花枕头。来日若还有人敢这么说,为兄一定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大哥谬赞,刚才只不过是那胡孙一时大意,再加上他还带着一人,才让小弟侥幸躲过一死。真要打起来,恐怕我连胡孙三招都挨不过。大哥却能力战他们两兄弟,我怎么敢和大哥比较。”梁博虽然不知道他这大哥是哪里冒出来的,但他妻子既然知道这人,这人恐怕还真是他大哥。

  “诶,贤弟过谦了。为兄的武功连梁叔父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刚才也不过是取巧罢了。”白衣剑客虽然说得客气,梁博还是能从他的话里听出得意。不过事实如此,梁博就算想要埋汰他,都找不到借口。

  梁博越来越看这个一副人模狗样,却要装作风度翩翩的白衣剑客不顺眼了。

  “贤弟,此地不宜久留,弟媳又刚刚从绑匪手里解救出来,我们还是尽快回梁府吧。”白衣剑客虽然在和梁博说话,却将大半注意力放在方菲身上。

  “多谢温家大哥体谅。”

  一旁的方菲立刻行礼答谢。

  梁博只能点头。

  “好在贤弟是骑马来的,弟媳既然身有不适,何不坐到马上。”白衣剑客又建议道。

  “夫君……”方菲听了,转头朝梁博看来。

  梁博双拳一紧,差点忍不住一拳打在白衣剑客惹人生厌的脸上。你可搞清楚了,她可是我妻子,她可是有夫之妇!

  梁博当然没这么做。白衣剑客实际上并没有过分的举动,只是比梁博这个做丈夫的还关心他的妻子罢了。梁博其实也想表示关心,只是对于方菲,他们虽然有夫妻之名,今天却是梁博和她第一次见面,还是有些疏远,有些话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梁博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将方菲扶上了马。方菲看着和他差不多高,想不到身子却极轻。梁博原本还以为他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将她扶上马,没想到他只是轻轻一托,方菲已经坐在马背上。

  方菲双脚轻轻一磕马腹,骏马便当先行去。梁博靠着骏马,白衣剑客在梁博的另一边,同时跟上。三人一时无话,气氛似乎有点尴尬。

  “贤弟不会还没想起为兄,你该不会是有了妻子就忘了大哥吧。”白衣剑客见梁博一直不说话,开口打破了安静,“贤弟忘了,家母是洛阳李家当代家主,家传的剑法连武当掌门都赞叹不已。”

  白衣剑客脸上得意之色更浓。

  那是你母亲,又不是你,梁博暗暗撇嘴。

  不过,他只说他的母亲,却没说父亲,莫非他的父亲已经不在了?难怪他这般没有礼貌。

  一旁的方菲见梁博仍然没有说话,似乎猜到梁博还是没有想起这人是谁,于是出声道:“夫君忘了,温家大哥的父亲可是武当高徒,与爹爹还有先父可是有金兰之义。”

  金兰之义?那不是说梁博他那便宜父亲,这个白衣剑客的父亲,还有他妻子的父亲,三人是结拜兄弟?难怪这白衣剑客一直贤弟贤弟叫得这么亲近。

  可是奇怪,既然他们关系这么亲近,又怎么会好几年没有来往。听他这么说,好像就连十几天前梁博成亲,他也没有及时参加,反而过了十几天才赶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