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淘江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急兔反噬(二合一)

淘江湖 吹万 3485 2019.09.12 22:21

  九月十三。

  “少爷,老爷让小的转告少爷一声,老爷今日要去设法营救孙叔,所以整日都不在家。少爷如果有事,晚上再说。”

  “哦。”

  一大早,梁松就跑来告知梁博这一消息。梁博看着梁松黯然的神情,开口安慰道:“放心,父亲肯定有办法将孙叔安全解救回来的。”

  经梁博一安慰,梁松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点头笑道:“嗯,老爷一定有办法的。少爷如果没事,小的就先去忙了。”

  梁博摆了摆手,梁松这才转身离开。

  梁博刚才虽然说得很有信心,其实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梁速毕竟只是一个做点生意的江湖人,孙管家却罪证确凿,哪里有这么容易救回来。所以梁速才交待要出门一整天。

  梁博站在廊前看着梁松拐过长廊,不见了身影,忽然心中一动。他咬了咬牙,面色一狠:“你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

  ******

  “吴妈,去看看少夫人在干嘛。这菜都上了好一会儿,都要冷了,怎么还不见她人,到底还要不要吃饭。”

  梁博一个人坐在一张宽大的方桌之前,桌上满满当当摆满了各色菜肴,色香俱全,一看就令人垂涎三尺。但梁博却没有吃饭的心思,正对着侍立一旁的吴妈发火。

  “要不少爷先吃着,少夫人可能有事耽误了。”

  “这怎么行,一家人,饭当然要一起吃。你快去找找她吧。”

  “好的,小的这就去找少夫人。”

  吴妈弓腰应声,正要离开,这时门外却传来了方菲的声音:“不劳吴妈,奴刚才路上耽搁,倒让夫君费心了。”

  梁博转过头就看到方菲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容走了进来,在梁博的侧面坐下。

  梁博哼了一声:“你早上去哪了,半天都没见到你的人影。”

  方菲一边接过吴妈递过来的装好米饭的瓷碗,一边对梁博说道:“孙叔被王叔父关进大牢,奴担心牢房脏乱简陋,便带了些衣物被褥还有吃食到大牢探望孙叔去了。”

  梁博原本还想借题发挥,指责方菲几句,听到她这么说,再不好意思开口,顿时沉默下来。倒是一旁的吴妈见气氛有些古怪,开口对方菲道:“少夫人,这些菜都是您爱吃的。一大早少爷就让厨房准备着,特别是这乌鸡汤,可是用文火慢炖了足足两个多时辰。少夫人一定要好好尝尝。”

  “哦,夫君对奴真是太好了,我一定好好尝尝。”方菲朝梁博粲然一笑,拿起汤匙朝放在桌子中间的乌鸡汤伸去。

  “吴妈,这里不用你伺候,你也下去吃饭吧。”梁博转头朝一旁的吴妈吩咐道。

  “多谢少爷。小的就在偏房,少爷,少夫人如果有事,呼唤一声就行。”吴妈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方菲舀了一勺鸡汤,樱唇轻启,正要送入口中,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不吃,莫非是太淡了?我特意让厨房炖的清淡一点,吃太多的盐对身体不好。”梁博见方菲忽然停了下来,马上开口问道。

  “夫君别光看着奴,夫君也吃啊。”

  “哦哦,我这就吃,我不是想看看这鸡汤合不合你口味吗?”梁博一边说着,一边端起碗来。

  “嗯,这个豆腐不错,这个肉也很好吃……”梁博先夹了一块离他最近的麻婆豆腐,就着饭送入嘴里,还没嚼上两下,又伸出手去夹桌上的水晶肴肉。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桌上七八道菜肴都有他动过的痕迹。

  “夫君别光吃菜,也喝口汤润润嗓子。”

  “嗯嗯,你放着,我自己来就行。”

  梁博埋头吃着,眼角余光却偷偷瞥向身侧的方菲。刚才梁博一通猛吃,方菲就在一旁看着,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饭菜。

  这时,方菲眼见桌上的菜肴梁博都吃过一遍,似乎终于放下了戒备之心,重新拿起汤勺,舀了一勺鸡汤送向嘴里。

  眼看着方菲红润的嘴唇张开,汤勺越来越近,梁博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全部心思都到了方菲手中的白瓷汤匙上。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看来我来得真是时候,正好赶上饭口。”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带着一阵大笑走了进来。梁博转头一看,来人却是王捕头,不由皱起了眉。他怎么来了?他还好意思来梁府吃饭?

  梁博正要开口询问,一旁的方菲已经抢先一步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一边拉着王捕头在她刚才坐的位置坐下,一边说道:“王叔父来啦。王叔父还没用饭的话,还请这边坐下。这碗饭奴还没动过,王叔父请先用,奴自己再去装一碗。”

  梁博眼见王捕头顺着方菲的话在他身旁坐了下来,然后伸手接过方菲递过来的碗筷,惊得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急忙伸手去拦:“这饭你不能吃!”

  王捕头和方菲都被梁博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等听到梁博说的话后,王捕头的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略带尴尬道:“我是抓了孙管家,但那也是我职责所在,贤侄不至于连饭都不让我吃了吧。”

  “是啊夫君。王叔父一定会秉公办理,如果孙叔的确没有杀人,相信王叔父很快就会将孙叔放回来的。”

  “对,这是当然。”

  梁博嘴角一抽,面色有些不自然:“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碗饭已经冷了。王大人来者是客,还是换一碗吧。”

  梁博说着,就要去抢王捕头手中的饭碗。但王捕头只是一让,梁博就扑了个空。

  “贤侄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贤侄连饭都不让我吃了。”王捕头伸手夹起一片肉来,口中说道,“我这人好养活,不挑食,这碗饭就行,贤侄不用这么客气。嗯嗯,贤侄府里的大厨手艺真是不错,这肉做的比五福楼好吃多了。”

  噗的一声轻响,一旁的梁博颓然坐下,王捕头奇怪地转过头来,见梁博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问道:“贤侄这是怎……”

  但他话未说完,忽然感觉腹中一股剧痛传来,手中一松,瓷碗顿时掉落于地,啪的一声碎裂开来。

  “你……你……毒……”

  王捕头一手指着梁博,一手撑着桌子,费尽全力想要朝梁博扑过来。但他才站起身来,忽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身子一软,顷刻倒在了地上。

  对面的梁博猛然看见面色青黑,脸上因为肌肉抽搐显得恐怖无比的王捕头向他扑来,立刻往后躲去。但他此刻坐在椅子上,身后空无一物,随着砰的一声,便仰着摔在地上。他座下的椅子也被他的动作一起带翻。

  “王叔父!王叔父!”一旁的方菲也被这情景惊呆了,她在王捕头身旁蹲下身,用力摇晃了几下,但王捕头只是抽搐两下便再无动静。

  方菲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梁博:“夫君竟真的才饭菜里下毒!”

  梁博一脸惨白,双眼还在看着王捕头,听到方菲的话下意识回答:“我没想毒死王大人的!”

  方菲语气更冷:“奴没记错的话,这一碗本来是为奴准备的。这么说来,夫君原本是想毒死奴的!”

  梁博闻言,视线上移,便看见方菲冷着脸看着他,目光间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可是夫君刚才不是也吃了嘛,夫君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我……我把毒药涂在你的碗筷上。”

  “就是那一瓶和信一起送来的毒药?”

  梁博咽了口唾沫,艰难地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他实在无话可说。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先下手为强,毒死方菲,可哪里想到这时王捕头突然来了,将梁博为方菲准备的特殊饭菜吃了,梁博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王捕头可是六扇门江南六省的总捕头,他现在死在梁博的毒下,他该如何是好?

  梁博正慌神间,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方菲已经站在他的身前。她的一只手五指成爪,正抓着梁博胸前的衣服,力透指尖,梁博的胸膛立刻被方菲的指甲抓伤,鲜血很快将他胸前的衣服染红。

  梁博刚才慌神之下,根本没注意方菲近前,金刚不坏神功自然没能生效。

  “夫君和奴可是拜过天地的夫妻,夫君竟然真的狠心对奴下毒!”

  梁博再抬头就看到方菲的脸近在眼前,原本清秀的脸庞此时看上去竟有些狰狞。

  “是你不仁在先,这怎么能怪我!”最初的惊慌过后,梁博逐渐冷静下来。如今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没有退路,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方菲被梁博这一句话气笑了:“哦?奴如何对夫君不仁了?”

  “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和我合作拿回你父亲寄给我父亲的秘籍?”

  “没错。”

  “你原本就不是真心和我成亲的。”梁博哂笑一声,道“如今秘籍既然已经到手,你为何还要赖在我梁家不走?难道这梁家媳妇你还真想一直当下去不成?既然你没安好心,难道我还不能先下手?”

  方菲听了梁博的叱骂非但不恼,反而笑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这话如果是原来的梁博说的,奴还真的信了,只可惜……。”

  方菲话未说完,忽然脸色大变,身体猛地向一旁闪去。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梁博的手里忽然多了一柄匕首,趁着方菲说话的当口,突然出手偷袭。

  梁博今早决定下手之前,就想过方菲可能不会中毒。方菲武功比他高了不知多少倍,一旦没有中毒,他和方菲真正动起手来,他可能连方菲的衣角都碰不到。所以他只有想办法示敌以弱,等他和方菲近在咫尺,他再出手偷袭,这时就算方菲想躲恐怕也来不及了。

  梁博一手用力扯住方菲抓在他胸前的那只手,不让方菲逃走,另一只手则从背后拔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偷袭。方菲和梁博之间此时距离不足一臂,梁博原本以为这样定然万无一失,只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方菲的武功和反应。

  只见方菲身子一侧,另一只空着的手往前一架,就架住了梁博拿着匕首的右手,不管梁博怎么使劲,匕首都再不能寸进。梁博转动手腕,想要再从其他方向进攻,方菲却比他先了一步,手腕一转,将梁博的右手牢牢抓住。

  “可恶!”梁博看着匕首只是刺破方菲胸前的衣服,愤恨出声。

  “夫君真是好狠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