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淘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毒(卷终,二合一)

淘江湖 吹万 3954 2019.09.19 21:18

  梁府。

  梁博正在后院练剑,忽然看到梁松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少爷,王大人来了。”

  梁博动作不停,抽空回了一声:“你让王大人先在客厅等着,我马上就来。”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王捕头果然已从院门走了进来,笑着道,“几日不见,贤侄的剑法精进不少啊。”

  “王大人说笑了。”

  梁博长剑一收,一旁的梁松连忙接过,将剑插入剑鞘,挂到了柱子上。

  梁博引着王捕头到一旁的石凳坐下。

  这一会的功夫,侍立一旁的丫鬟已然清洗好茶杯,倒上两杯热茶,分别放在梁博和王捕头面前。

  梁博接过丫鬟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汗,才开口问道:“王大人公务繁忙,今日怎么有空到我梁府。”

  王捕头举着杯子正要喝茶,闻言将茶杯放回桌上,叹了口气:“今天早上,朱富贵和富贵赌坊的其他人都死了。”

  梁博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惊呼道:“怎么可能!六个人都死了?”

  王捕头沉重点头,脸上一片阴沉:“没错,包括朱富贵在内,昨天没死的六个人,无一幸免。”

  “怎么死的?”梁博皱眉坐下。

  “都是中毒死的,中的和孙管家一样的毒。”

  梁博刚刚坐下,一听这话,又从石凳上蹦了起来。

  “孙管家果然是这伙人毒死的。”王捕头叹道。

  “下毒的人抓到了吗?”

  王捕头摇了摇头,赶在梁博发问之前抢先说道:“孙管家在大牢被人毒死之后,我们已经在大牢里加派了一倍的人手,日夜都有人看守。今天他们刚一中毒,我便带人到了牢房。不过彻底搜查一番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会不会是衙门的人?”梁博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

  “不可能。”王捕头见梁博还是怀疑,解释道,“我不是有意包庇。负责看守的人两个时辰一换,每一组都有已经跟了我十几年的属下带队,我不相信他们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下毒。”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王捕头叹了口气,点头道:“这些人早就在身上藏着毒药。”

  两人顿时沉默下来。

  梁博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王大人,还不知孙叔和朱富贵他们中的都是什么毒?”

  “是唐门的五毒散。”

  梁博眉头一皱,怎么不是魔教的离魂散?梁博到现在还有些怀疑方菲和雷疾,朱富贵他们是一伙的,因为那天梁博想要对方菲下的毒就是魔教的离魂散,这毒药可是来自朱富贵偷偷藏在他身上的瓷瓶。

  王捕头见梁博沉吟不语,眼珠一转,似乎猜到了梁博在想什么:“贤侄是不是怀疑这背后下毒的是唐门的人?”

  梁博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可不是嘛,既然这毒是唐门的五毒散,下毒的岂不极有可能是唐门的人。

  王捕头却是摇了摇头:“我也不是没有这个怀疑。只是唐门多年前的那一场大乱之后,其门人已经很少在江湖之中行走。况且之前的那次大乱,唐门有许多毒药暗器落入外人手中。单凭五毒散不足以确定下毒的就是唐门中人。再说,要真是唐门的人,唐门不为人知的毒药众多,想来他们也不会傻到用五毒散。”

  梁博听了不由点了点头,但是他心中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

  “对了贤侄。我今天来还有件事要告诉你。”王捕头正色道,“如今朱富贵等人既然已经死了,这案子也就结束了。你明日可以安排人到衙门将这次赢来的钱财运回来。”

  梁博一怔,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真的要给我一千万两?”

  王捕头笑道:“这本来就是贤侄拼着性命赢回来的,契约上有贤侄和朱富贵双方的签字盖印,还有十几位公证人。之前只是因为案子未结,这些钱财也算是证物。现在案子已结,当然要归还给贤侄。”

  梁博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王大人之前不是说过,这几年江湖上发生了好几起类似的案子,好多豪绅富户家破人亡。这些钱财里应该有不少是那些人阴谋谋夺来的,这不用退还补偿给他们吗?”

  王捕头长叹一声:“贤侄也说他们大多都家破人亡,就算我们想要补偿,也不知道要补偿给谁。再说,这次多亏了贤侄才能将富贵赌坊一网打尽。除了这一千万两,我们收缴的已经足够补偿给那些能找得到的苦主。”

  梁博听了心里也有些难受,若不是他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梁博,想必梁家如今也同王捕头所说的其他苦主一般家破人亡,所有家业都落入朱富贵的手里了吧。这么说起来,梁博总算为梁速做了点好事,他心里好受了些。若不然梁速因他而死,他却还心安理得的占用梁家偌大的家业,他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可是王大人。”梁博又想起一事,开口问道,“我之前听朱富贵说,富贵赌坊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他要不是有同伙,就是背后还有其他人。这案子还不算完吧。”

  “我们当然知道这朱富贵不过是个马前卒,其他几个案子的苦主根本就没人见过他。所以其他的案子恐怕是朱富贵的同伙做的,而且他的同伙可能还不少。只可惜他们如今都已身死,我们想问也问不出来了。”

  梁博听了只能叹息一声。

  “自从四年前金陵沈家,林家,贾家相继突然被人灭门,我们直到快一年之后,才发觉事有蹊跷。上头因此让我负责追查这案子。但我追查了三年,除了眼看着许多豪绅富户不断家破人亡,却什么也没查到。只有等他们阴谋成功,钱财都被转移走了,才知道他们又做下一案。但等我们追上门去,他们早已人去楼空。”

  王捕头说完顿了一下,尽力掩去脸上的愤怒和不甘,转而对梁博感激道:“也不怕贤侄笑话,如果不是这次在贤侄的帮助下成功抓获朱富贵这一伙人,说不定过几天我就要被撤职查办,关进大牢。所以我还要多谢贤侄。”

  梁博连忙谦虚道:“王大人哪里话,若不是王大人,梁家恐怕早就没了。”

  两人客套几句后,王捕头郑重说道,“贤侄往后可要千万小心。贤侄这次坏了他们好事,让这些人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梁博顿时想起朱富贵最后对他说的话。

  “不该你拿的,你总要吐出来的。”

  但就算让梁博重新选择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做的。

  “好了,正事说完,我衙门中还有许多公务,就不叨扰贤侄了。”

  王捕头站起身往外走去,梁博正要出言挽留,王捕头忽然又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梁博听的:“对了,朱富贵临死之前好像说梁博已经不是梁博,他们很快会回来拿回这一切。”

  梁博这时欠身刚要站起,听到王捕头的话顿时呆若木鸡。

  “这些人之前做下的十几起案子,主家的人都死伤殆尽。这次我们收缴的财物想要补偿,到头来也只能补偿给他们宗族的其他人。”王捕头说到这里,猛地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弓着身子的梁博,“这样说来,贤侄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呢!”

  在王捕头的逼视之下,梁博后背顷刻间被冷汗湿透,他张嘴正想找个理由解释,就在这时,他看到方菲迎面走来,对他嫣然一笑,然后说道:“王叔父难道是怀疑奴的夫君是别人冒充的不成?”

  “哈哈,侄媳妇说笑了。”王捕头大笑道,“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只是有些奇怪朱富贵为什么要在临死前说这个。”

  方菲歪头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朱富贵的阴谋被夫君一手破坏,人财两失,他这么说可能是想引起王叔父对夫君的怀疑,最好能借王叔父的手除去夫君,报仇雪恨。王叔父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还是侄媳妇聪明,若是没有侄媳妇提醒,我差点就真的上了这贼子的当了。”王捕头一脸庆幸,又客套了几句,才转身离开。

  梁博看着王捕头走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松了口气,对方菲说道:“刚才多谢你了。”

  “夫君说这些干嘛,奴与夫君本就是夫妻。”

  梁博撇了撇嘴,没有说话,重新在石凳坐下。

  方菲也在对面坐下,她见梁博不说话,便开口道:“说起来,奴也该谢谢夫君才是。”

  梁博一愣,不由奇怪地望向方菲:“你为什么谢我?”

  “因为昨天夫君第二次救了奴啊!”

  梁博眨了眨眼。方菲说梁博两次救她,第一次说的应该是他侥幸从胡孙手里救了她,但哪有第二次?

  “昨天要不是王大人来得及时,我自己都差点死在朱富贵手里,怎么可能救得了你。再说,你明明是自己脱身的啊?”

  “若不是夫君将大部分人都引到大堂里,奴哪有机会解开所中之毒。”

  “对了。”方菲这么一说,梁博顿时想起一事,马上问道,“朱富贵明显不是你的对手,富贵赌坊里的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你怎么会被他们绑架?”

  方菲难得脸上一红:“奴哪会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阴险,竟然在奴的被褥上下毒。奴一时不慎,就着了他们的道。”

  “他们还对你下毒了!你没事吧?”梁博听到方菲也中过朱富贵的毒,马上想起孙管家和朱富贵等人都是中毒而死,脸上不由露出忧心之色。

  方菲眨了眨眼,莞尔一笑:“夫君莫非傻了,奴要是有事,怎么还能在这里和你说话。”

  “也对。”梁博有些尴尬,伸手挠了挠头。

  “夫君大可安心,朱富贵给奴下的毒可和给孙叔的不一样。呐,奴中的毒就是这个,夫君应该认得才是。”方菲说着将一个白瓷瓶子放在石桌上,接着道,“他们想用奴来要挟夫君,怎么会置奴于死地。所以对奴下的毒和之前想让夫君对爹爹下的毒一样。”

  梁博不由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瓷瓶,这不就是那天朱富贵偷偷藏在他身上的毒药吗?但是梁博明明记得他已经将它藏了起来,怎么又到了方菲手里?

  梁博心中一沉:“你怎么找到它的?”

  “这可不是夫君的那一瓶。”

  梁博看了一眼桌上的瓷瓶,又看了看方菲,他不是很明白方菲的意思。

  “夫君忘啦。”方菲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就像是做了个恶作剧却没人发现一般,“夫君之前对奴下的,被王叔父不小心吃了的毒可是奴圣教的离魂散。其实奴早就料到夫君可能对奴下毒,便找了个机会将毒药偷偷掉包。这样夫君就算对奴下毒,奴也随身带着解药。”

  梁博眼睛一瞪,随即转为苦笑。他终于想起那天晚上方菲见到这个瓷瓶就站得远远的。如果这瓷瓶里装的毒药真的是魔教的离魂散,方菲肯定有解药,她根本不用这么戒备。恐怕正是因为忌惮这毒药,方菲才暗里将它掉包。

  结果梁博就真的如方菲预料一般想要对她下毒。

  这么说来,即使那天王捕头没有出现,梁博就算下毒成功,方菲也不会真的中毒。

  想到这里,梁博不禁长叹一声。

  同时,梁博心中的最后一个疑惑也终于解开——原本的毒药既然不是魔教的离魂散,那方菲自然不会和雷疾,朱富贵是一伙的。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毒药?”

  “绕指柔。”方菲严肃道,“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只要中了这毒,就算是夫君这般身怀金刚不坏神功,也不过是土鸡瓦狗。想来他们原本的计划是要让爹爹的追风剑追不起风,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夫君会突然叛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