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啖瓜者多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42 2020.01.24 23:28

  坐在车厢内,曹信有些无语的,看着曹启的举动,与那被曹启气得七窍生烟的张泰。

  幸好,此时还有董胄在一旁安抚,而且在曹启的那两位舅父连连道歉之下,也算是给张泰一个台阶下了。

  看着曹启所在的那辆马车,曹信张了张口,本想打声招呼的。

  但在曹信看到,那刚刚平复下心情,脸色已经僵硬的张泰之后,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正当曹信准备放下车帘,假装无事发生之时,那曾想,张泰正好也看了过来。

  两人相视一眼,还是张泰先点了点头,对于这位济北王世子,张泰还是挺满意的。

  而曹信在看到,张泰看了过来之后,连忙像做贼似的,偷偷一笑以表示友好。

  随后,曹信就假装不认识这老头,赶紧把车帘放了下来。

  脑海中浮现出想临行前父亲的嘱托“吾儿此去,切莫要节外生枝,多惹事端;

  切记,要把书信亲自呈给陛下,之后陛下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切莫藏私;

  要记住,当今陛下乃是圣明之君,切勿要以普通孩童对待!”

  所以对于这老头,曹信还是不想有过多接触,以免节外生枝。

  然而,张泰对于曹信的印象可是很好的,相比于现在已经混吃等死的诸侯王们。

  那位济北王,可谓是隐藏在这群沙尘石碎里的明珠了,只可惜,唉!

  想到这,张泰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那个站在邺城三台上饮酒赋诗,意气风发的身影了。

  只可惜,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啊!那位陈思王的几次改封,可都少不了自己的参与。

  只是,张泰每一次见到那位陈王之后,就会发现,那位陈思王,从第一次见到自己身影之时,明亮而又充满期待的眼神。

  随着那一次又一次的改封,渐渐暗淡了下来,直至张泰,最后亲眼在床榻边看着那位,时常以酒浇愁的陈王,因为悲愤,死不瞑目的双眼之时。

  张泰终于深刻的理解到了,当初,这位陈王说出,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时的心情了。

  在自己,亲手合上那双,紧瞪着天花板无声的双眼之后,回头看着那一旁痛哭着的曹志,张泰第一次有了“乞骸骨”的想法。

  但,在张泰回想起了,曹植临终时,因为一旁的陈王相国的监视。

  只好偷偷在自己手上,写的那个“求”字,和在看到自己点头之后,那位陈王脸上的解脱神情。

  张泰放弃了这个想法,自己既然答应了,那就一定要做到!

  虽然,张泰也不知道,陈思王在临终之时求了自己什么事.....

  再那之后,张泰就一直明里暗里的帮助着曹志,而朝堂上的诸公和那洛阳宫的主人,对于这件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张泰可是严格按照规矩来办事的,而且那位的死,自己也是参与者,所以先帝对于这件事,也没在意。

  当然,也可能是朝堂诸公,确实对于那位才华横溢的陈王感到惋惜,谁知道呢?

  这也是董箕向曹芳推荐,要张泰送信的缘故,在亲自听完,董箕转达陛下的口谕,和拿到太后的懿旨之后。

  张泰可是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看着曹信那稚嫩的脸庞,张泰就有些感叹这位世子的好运了。

  不,只能感叹于这位世子的父亲的好运了,说不定,一年之内陈王的愿望,将要在自己子嗣手上实现了呢?

  回想着这些,在一旁的董胄安抚之下,张泰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

  清了清嗓子,无视了一旁连连道歉的两人,继续说道:“还请诸位跟着我车后,切莫乱跑!”

  说完就对着旁边的拱了拱手,独自前往自己的马车车厢里了,依旧没理车外的两人。

  看到张泰的动作,两人也是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就算过去了,感激的对着马车拱了拱手。

  两人连忙跑到了自己的马车之上,两兄弟一人执缰,一人执鞭倒是显得默契无比。

  当然,如果此时车厢里,没有时不时传来东西破损的声音,那就更好了,两兄弟依旧没理车厢内咆哮着的曹启。

  而车队里的其他人,经过曹启这么一闹,也都是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倒是显得秩序井然了起来。

  这样一来,可让隔老远的看热闹的洛阳百姓失望无比,然而,想看热闹的百姓们可不会满足。

  人群之中的一些好事者,甚至都开始起哄了,什么“老怂包”、“老匹夫”一股脑的冲着张泰骂去了。

  听到外面那闹哄哄的骂声,这可让坐在车厢内的张泰气坏了,本来,张泰是不想理这些暴民的。

  毕竟,这也是洛阳的老传统了,不对,应该说整个天下的老传统了。

  所谓之三月蚕桑,六月收瓜。将是瓜车,来到还家;

  瓜车反覆,助我者少,啖瓜者多,所以对于这些啖瓜百姓,张泰明智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要知道,现在的娱乐方式可是很少的,这群没事干的人,当然就看热闹不嫌事大咯。

  难道,自己还能命人,把这些啖瓜之人一个一个锁起来不成?

  就不提,自己要是这么干了,兰台那群和疯狗似得,御史们会作何反应了。

  只怕明天的洛阳,怕是要流传出自己的各种小故事了。

  张泰在心中感叹一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正准备走,却听见那群人越骂越难听了。

  听着这些人的骂声,张泰冷笑一声,自己虽然对付不了这些诸侯世子。

  但,这群泥腿子,莫非真当自己这当朝九卿是个空头衔了?

  走出车门,叫住了刚准备要走的董胄,对着董胄附耳低言了几句。

  在见到董胄点了点头之后,张泰有些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之后,张泰对着董箕拱了拱手,便大摇大摆的回到了自己的车厢里。

  坐在车厢内的张泰,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声,马车就缓缓着朝着太学方向走去了。

  -----------

  ps:祝各位书友除夕快乐~

  辞旧迎新,在这一年里还要多谢各位支持!!!

  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真的很感谢各位的支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