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狂奔的太学祭酒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28 2020.01.07 12:31

  尤其是现在还是在先帝崩殂,司马仲达更是两位辅政大臣之一,恐怕这太学里又要风起云涌暗流涌动了。

  不,是已经开始掀起滔天巨浪了,想到此处庾骏就又拿起案几上的书简,反复观看了起来。

  书简上只有寥寥的两句话“帝为父守孝一月半,望祭酒前来崇文观一叙。”

  翻来覆去的看着这书简上的最后一行字,庾峻站在大堂之内只能以踱步来表达内心的焦虑了。

  想着这几行字传达出的意味,庾峻只感觉头疼无比啊,难怪当初那几个老头不想当这太学祭酒啊!

  几个老狐狸啊,老狐狸!自己还是太过于年轻了啊!

  而现在庾峻终于理解了,在自己探访那几个老头时,那几人看向自己的奇怪眼神中隐藏的含义了。

  当初自己还傻傻的认为自己的机遇来了,现在可倒好,据庾峻所知,这位崇文馆祭酒可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啊!

  自己要是不去赴那王肃的约,可就彻底得罪了这位崇文馆祭酒,得罪了这位崇文馆祭酒之后,那自己可就得考虑隐退还乡了。

  毕竟在这关键时刻,王肃可不会让一个外人掌控着这太学祭酒的位置。

  而自己要是贸然去赴这崇文馆祭酒的约话,那在外人看来,自己可就算是彻底打上了王学的印记了。

  其中风险还是太大啊,尤其是庾峻听说了,现在那以曹爽、夏侯玄为首的宗室在鼓捣着老子之学,美曰其名“玄学”。

  好像是在玩什么清谈与吹嘘所谓的名士,而这太学内的士子们被吸引的也不在少数了,看那架势隐隐是要重现那黄老之说了。

  正在庾峻在堂内踱步,为这件事头疼不已之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叩门之声,并且还伴随着几个士子慌张的呼喊声。

  只不过门外那呼喊声实在是太过嘈杂与慌张,所以庾峻并没有听清门外那几人所说的话语。

  不过庾峻的反应还算快,只是楞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先是两步并作一步的连忙拿起几案上的书简,匆忙的藏在了怀里。

  最后整了整身上有些凌乱的衣冠,板起了脸皱着眉头打开了堂门,内心有些恼怒的想到,最好是真的有急事找自己。

  不然的话,呵呵,自己这太学祭酒虽然对付不了王肃,难道还对付不了几个士子?

  不过在看见了门外那几个士子那狼狈的模样之后,庾骏也被吓了一跳。

  只见那门外几人个个都是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甚至还有一人那脚下的鞋履都只剩下一个了。

  内心深处微微一沉知道大事不妙,在强行忍受着那几个士子如同妇人一般的叽叽喳喳的叙说之后,庾骏终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这几名士子的诉说之后,庾峻只感觉心闷气短,差点一头栽到在地了,真是祸不单行啊。

  喘了几口粗气,强行压制住了想晕过去的欲望,明白事情重要性,顾不得与门外这几名士子多说。

  连忙回头匆匆穿上了木履,往着堂外狂奔而去了,抛下了站在门口发呆的几个士子,同时内心还在暗暗祈祷着可别在这关键时候出人命啊。

  所以今天路过这的太学生们,也见到了一个让他们永生难忘的场景。

  平时总是板着脸的太学祭酒,现在正光着脚在这太学年狂奔着,那速度之快叫人咋舌不已。

  而庾峻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与颜面了,恨不得背生双翅立马飞到那两人身前。

  要是这两老头其中的任何一人真要是死在了这太学内,自己绝对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真要按照那群学公羊春秋门人的性格,到时候在那子复父仇、徒复师仇的观念影响之下,这太学里怕是要血流成河了啊!

  而自己作为这太学祭酒肯定要担负起大部分责任的,想到自己以后那凄惨的下场,庾峻脚下步伐不由的又加快了几分。

  庾峻内心已经打定主意,与其像自己这样当个墙头草,还不如彻底投靠那王肃。

  毕竟有了王肃的影响力之后,那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必这么担惊受怕了。

  说不定借着这个机会自己还能搭上司马太尉,到时候也能远离这是非之地啊。

  一边想着这些,庾峻就来到了那公羊学馆所在的一条破旧的巷子里了。

  看着面前这破落的巷子,庾峻眼中就闪过几分厌恶之色,可以说这条巷子就是这太学的左闾了。

  这巷子里的建筑可都是在前朝废墟的基础上“重建”的,反正学宫能在这个巷子的学派要么得罪人了,要么就是真的日落西山了。

  而公羊春秋那群人恰恰两者全都得罪光了,毕竟古文学派也算是终于翻身了,对于以前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老大哥自然没有啥好脸色。

  所以公羊春秋理所当然的被安排进了这“左闾”之中,而刚刚来到那两座破落的“学府”外,庾峻就听见里面传来的那剑相交发出的金铁交击之声。

  听到那声音庾峻内心的大石头也算是终于放下了,还在打,说明两人之间还是没有出什么大事的。

  庾峻刚刚走到门口一串明晃晃的火星就铺面而来,随着两道锋芒也顺着自己的胡须险险擦过。

  看着自己眼前擦肩而过的那两把锋利无比的长剑,庾峻只感觉毛骨悚然,冷汗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而持剑的两人显然也是被眼前是变故吓了一跳,回过头来见到来人是庾峻,两人皆都是冷哼一声。

  站在门口处的庾峻看到院内瑟瑟发抖的众人与那两人大有再战三百回合的神态,只感觉棘手无比。

  对这两老头,自己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能在内心深处腹诽一下了。

  正想抚捋顺一下堵在心口的闷气,突然摸到了自己怀中的那封书简,眼睛一亮忽然计上心来。

  既然这两老头要打,看这架势自己也拉不住,但只要这两人别死在太学,那发生何事不都与自己无关了吗?

  --------------

  ps:感谢天道酬勤大佬的200起点币的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