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曹魏天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见龙在田

曹魏天子 幽灵徘徊 2054 2020.01.10 16:07

  然而这一切,就好似一场梦一般,终究化为了泡影,随这那轻风消逝。

  伴随着那个伟大朝代与那个朝代无数英雄人物的故事,一同埋进了那故纸堆中。

  事实上如果没有曹芳穿越过来,按照历史来说的话,这就是公羊春秋之绝唱了。

  那无数的人的努力,也只留给后人一本封尘许久的《公羊春秋传》,等待着一千多年以后的人们重新拾起。

  正当张其陷入伤感之时,耳边突然响起了颜夏的声音,“扶定,扶定!”

  慢慢回过神来,张其就闻到了面前那小碗之中传来的幽香。

  而此时坐在对面的颜夏正用着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看到张其回过神来,颜夏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只是说了一句“扶定请饮!”也没有多问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拿起自己面前的小碗欲饮之时,张其突然想起了,刚才庾峻的那句“陛下欲邀太学博士前往高平陵!”

  机会,这是自己与公羊春秋最后的机会了!

  不论此事有几分真,有几分假,这都是公羊春秋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如果,自己能让当今陛下对公羊春秋产生什么兴趣的话,那一切的事情都好办了。

  这十几年来,张其无数次在那恶梦中惊醒,梦见那公羊之学,彻底断于自己之手了。

  张其很怕,很怕如果真这样了,自己就算是去了九泉之下,以何面目去见那公羊的诸多大贤与自己的父亲啊!

  不过,这位新即位小陛下的手段也不简单啊!难道,这位小陛下的背后有高人指点不成?

  也不会啊,这么做对谁都没有好处啊,也只有这位小陛下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莫非,想到这里张其突然眉头紧蹙起来,难道是那宫内宦官搞的鬼?

  经历了十常侍之祸与党锢之后,张其对于宦官那是忌惮无比。

  正当张其为此事发愁之时,而在不经意间,张其就看到了对面颜夏那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带着些许疑惑的开口道:“不知,融德如何看待此事?”

  “如何看待什么事?”颜夏被张其这一问也有些傻了。

  刚才颜夏正在回想着,今天早上为自己卜的那一挂其中隐藏的含义呢。

  那一挂可是让颜夏疑惑了许久,卦辞乃是那乾卦第二爻,爻辞: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突然,颜夏也反应过来了,那句“陛下欲邀太学博士前往高平陵!”突然在颜夏脑海之中蹦了出来。

  而对面的张其看到颜夏神色的转变,内心暗道一声不妙。

  这老神棍让自己这么一提醒,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这可让张其后悔不已。

  而看向对面颜夏的眼神,也不由的微微一变,自己绝不能让这老神棍,给抢了先了。

  就算小陛下身边是有宦官蛊惑,那也只有自己才能拔剑诛之的。

  况且有没有阉贼从中蛊惑还要两说呢,说不定真的是陛下纯孝,自愿为父守孝呢?

  而第一个见到这位陛下的人,必定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嘛,嘿嘿....

  然而,坐在对面的颜夏看向张其的眼神也是闪烁不已。

  现在颜夏内心之中也是一样的想法,自己可不能让这脑袋一根筋的憨傻给抢了先了。

  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之下,两人相视一笑,突然两人齐齐开口,最后又齐齐闭口不言。

  此时厅内的两人显得纠结无比,很怕自己突然的话语,会让对方想起什么,从而导致不好的后果。

  坐在厅内两人也没心情品茶了,神色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张其先开口道:“吾突然忘记了,今日乃是授课之日,所以便不多做叨扰了。”

  说完就起身对着颜夏微微一礼,也没管对面颜夏的神色,转身就快步离去了。

  看着张其那愈行愈远的背影,颜夏冷笑了一声,感叹道:“七分真,三分假!确实是足够了,足够了啊!”

  放下手中的小碗,对着站在一旁两名长相差不多的弟子说道:“归啼、仁复,你们先去准备马车,我随后就到。”

  一旁两人也没多问,只是应和了一声,就恭敬的朝着门外退去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颜夏不由的点了点头,这两兄弟可是自己众多弟子中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了。

  对于这两人,颜夏可谓是亦师亦父了,这两兄弟原本是自己老友之子。

  只可惜那董贼入洛,强迁洛阳百姓,而这两兄弟的父母家族,在一场大疫之后皆都不幸离世。

  那时年幼的兄弟两人拿着他们父亲的绝笔与嘱托来找自己之时。

  自己可是伤心欲绝,加上自己那时候妻儿子女皆亡,颜夏便收养了这两兄弟,这一来二去也有四十余年来啊!

  叹了口气,快步走进了内厅,一阵窸窸窣窣的忙碌之后,颜夏很快就换上了一身孝服。

  摸着身上那粗糙无比的麻布,颜夏不自觉的回想起了,那亡于浩劫之中的妻儿子女。

  那时候被胁迫的百姓们到达长安之时,几乎就是家家披麻戴孝,而丧歌哀嚎不绝于耳。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在颜夏看来这天下迟早会重归于一,等到那时,就是自己等人和公羊学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所谓之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等到大一统之后,公羊学说也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想到这里,颜夏的步伐不由的就轻快了几分,快步朝着门外走去了。

  然而让颜夏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旁院子的门口也停着一辆马车。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那张其也正穿着丧服看向了自己。

  两人相视一眼,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懊恼之色。

  最后还是张其最先反应过来,率先快步走上了自己身前的马车。

  而颜夏看到张其的动作之后,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小跑向了那有些破旧的马车。

  腾的一下就跳上了马车,还没坐稳颜夏就大声催促着两兄弟,催促两人赶快驾车前往高平陵。

  然而一步晚,步步晚,颜夏这边话音刚落,旁边张其的马车,已经在那马鞭的催促之下,一骑绝尘的往着巷子外狂奔而去了。

  ---------------

  ps:网络抽风,没断推.....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